一头紫色发的人率先注意到秦苒,咬着烟,恶声恶气的开口,“看什么看——”

  脑子里一幕幕闪过,惨叫声,爆炸声,鲜血浸透大地……

  秦苒收回耳机,又将校服脱下,扔到一边,抬头,舔了舔唇,盯着被称为许哥的人:“许慎,你还记得,我让你以后绕着我点吗?”

  她往前一步,伸手,直接抓住了许慎手中的匕首。

  鲜血直接顺着她的掌心流下,那群小青年被这一幕吓到了,本来骂骂咧咧的少年们此时安静下来,全都看着她。

  许慎被惊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

  盯着她的那张脸看,神色变深,脸上掠过一道狠戾与侵略。

  他松开匕首,比划着跆拳道的姿势。

  “啪——”

  秦苒不急不缓的松开了手,匕首应声掉下,落在地上还晃了一下。

  她往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侧转着身一个回旋踢踢在许慎胸口。

  “砰——”

  人被撂下,其他人反应过来,一拥而上,秦苒抬起另一只手按着一人的脑袋,脚同时飞踢在另一人肚子上。

  “秦苒!”许慎撑着地,吐了一口血,想要爬,却没爬起来。

  不远处警笛声响起。

  秦苒捏着手右手,穿好外套,站在许慎身边,低头,拉链没拉,白色外套染了鲜红色的血。

  她半蹲着,踩着许慎的手,形状漂亮的眼睛微微眯起,伸出一根盈白的手指,按着许慎的喉咙,拖着尾音,语气悦耳,“你怎么就不听话呢?”

  不远处,秦语本来跟宁晴林婉一起走,只是李爱蓉要的资料她也还没买。

  便让司机停在路口。

  她先下来买书,司机先将宁晴二人送到不远处的酒店。

  秦语看到这一幕,她愣了一下,也没去书店,而是拿出电话给宁晴打了个电话。

  “妈,”秦语看着警察的车停在不远处,“姐姐好像跟人打架了,去了公安局。”

  电话那头,宁晴脸色变了变。

  她往包厢门外走了一步,确定林婉林麒他们听不到了,她才低声开口:“到底什么情况?”

  秦语也说不清,挺模糊的说了两句。

  “这件事你别跟你爸还有你小姑说,我先去一趟派出所。”

  **

  云城警察局分局。

  年轻的民警拿着笔跟本子坐在秦苒对面,“秦苒是吧,说吧,父母联系方式,还有为什么打人。”

  秦苒往椅背靠了靠,右手捏着,还有血迹隐隐渗出来,全被她染在了校服上。

  她脸上没什么表情,灯光下眉眼挺好看,也没看这个民警,只是低头把玩着自己左手的手指,翘着二郎腿,有些漫不经心的:“看他不爽。”

  派出就在学校附近,民警什么样的次头学生没见过,看秦苒这样子,就觉得她是惯犯,“看他不爽就把人打成那样?小姑娘你挺可以啊?”

  很快,一张伤情鉴定的单子就出来了。

  民警一看,那叫许慎的被打的最严重,要住几天院了。

  他一拍桌子,对这种青少年他见的多了,可打了人还不知悔改的,他还真没见过,冷笑一声,“行,你这样的学生我见的多了,一中的是吧,我已经通知学校那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一路烦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路烦花并收藏夫人,你马甲又掉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