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天的早餐时间,玛卡均是相当准时地出现在了赫奇帕奇的餐桌上。

    事实上,这是很难得的。经有心人士计算,玛卡按时就餐的几率一直都是呈逐年递减的趋势在进行的。

    而且每个学年都会出现几次断崖式下跌,其中套路,实在是让人捉摸不清。

    当然了,这种事情大家见得次数多了,也很快就习以为常了。

    要说今天早上的主角是谁,那估计就要数纳威了。

    因为纳威不仅把进入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口令用笔记了下来,更是把记着口令的纸给弄丢了。

    为此,小天狼星布莱克竟然就那么进到了格兰芬多学院的宿舍里!

    麦格教授为了这事气得不得了,当即就罚纳威以后不准再去霍格莫德村。

    不仅如此,她还关了纳威的禁闭,不准任何人把进入塔楼的口令给他。可怜的纳威只得每晚等在公共休息室里,看有谁能带他进去——每当这时,那些侏儒总会用令人不快的言辞揶揄他。

    然而,这些惩罚都还比不上他的祖母准备等着他的。

    在布莱克闯进塔楼两天以后,她给纳威寄去了东西,这是霍格沃兹的学生早餐时可能收到的最糟糕的东西——吼叫信。

    当日,学校的猫头鹰飞进大厅,像平时一样送来邮件。就在这时,一只巨大的谷仓猫头鹰停在他面前,叼着一个猩红色的信封,纳威傻眼了。

    哈利和罗恩正坐在他对面,马上就认出那是一封吼叫信——罗恩去年就从他妈妈那里得到过一封。

    “快跑,纳威!”罗恩急忙劝告他。

    纳威已经不需要他说第二次了。

    他一把抓住那信封,然后像捧着炸弹似的飞跑出大厅,斯莱特林院的学生看见他这副模样哄堂大笑。

    很快,大家就听见这封会吼叫的信在前厅说起话来——那是纳威祖母的声音,比通常的音量放大了足有一百倍,她尖声谴责纳威给整个家族带来了耻辱。

    哈利忙于替纳威感到遗憾,却不曾注意到自己也有一封信。海德薇在哈利手腕上狠啄了一口引起了他的注意。

    “哎哟!哦——谢谢,海德薇……”

    哈利撕开信封,这时海德薇不等他邀请就自己吃起了纳威餐盘里的玉米片。

    哈利看到,信封里的便条上写道……

    ——————

    亲爱的哈利和罗恩:

    今晚六点左右和我一起喝茶吗?我会到城堡来接你们,在大厅等我,你们是不可以自己出城堡的。

    海格

    ——————

    “他很可能想听听所有关于布莱克的事情呢!”罗恩凑在旁边看完后,立刻兴冲冲地说道。

    而就在此刻,玛卡那边也收到了一封信件。

    他的这份信一看就能发现,它和其他的信封有很大的差别——上面盖满了邮戳。

    将信封捎过来的猫头鹰玛法今天很少见的落在了玛卡旁边的桌沿上。说实话,玛卡也很久没有瞧见它了,不知道它最近又飞哪里去转悠了。

    不过它依旧羽毛油量,看起来生活应该还是很滋润的。

    “维莉?”玛卡直接把自己的餐盘放到了它的面前,左手顺便拿起信封看了起来。

    这是一封来自法国巴黎的跨国信件,也不知这种信究竟是以什么方式被送过来的,反正此刻信封上满是风尘仆仆的感觉。

    信摸起来很厚实,看来里头准是装了不少信纸。他撕开信封往里瞧了一眼,果然是厚厚的一叠。

    “维莉最近是迷上了写小说还是怎么的?”玛卡一边抽出信纸,一边随意地想着。

    等他一展开信纸便明白了,这一大叠整整齐齐折在一起的,居然绝大多数都是培育拉斐拉龙吻的日程记录!

    瞧着那密密麻麻的数据,还有细小精致的字体,显然是已然经过一番细心誉抄过了的。

    玛卡见维莉那么认真,不由按照顺序仔细翻看了一遍,一直到最后一张记录,他终于看到了成功开花的数据。

    而真正写着内容的信纸,就仅仅是一张而已。并且,上面就只有一句话——花开了,你什么时候,来看看。

    玛卡愣了半晌,然后果断地将培育记录和唯一一张信纸重新塞回了信封里。

    “……真是风格鲜明的一封信。”一边往里塞,他一边忍不住嘀咕道。

    然而下一刻,他却发现,那厚厚的一叠纸塞不进去——似乎有什么东西顶住了它们。

    他拎住信封的一角轻轻一抖,紧跟着,一张魔法相片倏然滑落在了桌面上。

    那是一张维莉和盛开的拉斐拉龙吻的合影。

    花朵和资料图片中展现的差不多:它开得宛如一头火龙的龙嘴,锯齿状的花瓣边缘就像龙的牙齿那样吓人,根茎须蔓纠缠在塔楼顶上,时不时还往外喷吐着火焰龙息,看起来一副十分嚣张的模样。

    而维莉就在高大的拉斐拉龙吻的旁边——和气势非常的花儿比起来,维莉就像是一个婴儿,她平静地看着照片外的玛卡,一如往常那般面无表情。

    “一动一静,还真是一对有趣的组合。”玛卡拿起照片看了会儿,可当他翻过来多看了一眼,却发现照片后面还有一行小字。

    ——温室里那些花开了吗?

    维莉指的,当然就是那些不知名的花种。近些时间以来,那些茎叶愈发地粗壮了,而且也更加容易吸引人的目光了,盯上了就挪不开眼睛的那种。

    玛卡和斯普劳特教授商量了一下之后,将它们搬到了最后一个温室里,以防止其他学生中招。

    可要说它们开花了没有,玛卡只能很遗憾地表示,并没有。

    已经过去很久了,可它们仍旧连花苞都还没长出来,更别提开花了——这不得不说是一件很令人惊奇的事情。

    回信的事情被玛卡安排到了晚上,而这会儿,又到了他继续研究的时间了。

    ……

    晚上六点,哈利和罗恩离开了格兰芬多学院的塔楼,小跑着通过了那些保安侏儒,直奔前厅——海格已经在那里等他们了。

    “你呀,海格!”罗恩说,“我想你是想听听星期六晚上发生的事情,对不对?”

    “我已经都听过了。”海格说着,打开大门领他们出了城堡。

    “哦。”罗恩说,有一点垂头丧气。

    他们走进海格的小屋之后,首先看见的是鹰马巴克比克。

    这会儿,它正躺在海格那打满了补丁的床单上,巨大的双翼紧紧地拢在身体两旁。

    他正在享受一盘死雪貂。

    哈利有意不去看这令人不快的景象,他看到海格的衣柜门上挂着一套巨大的、毛茸茸的棕色西服,还有一条黄色与橘黄色相间的、难看得可怕的领带。

    “这些东西是干吗用的,海格?”哈利问道。

    “巴克比克对处置危险生物委员会的案子,”海格说,“本星期五,我和它得一起到伦敦去。我已经订了骑士巴士上的两个铺位……”

    哈利心里立即涌起一阵很不舒服的负罪感——巴克比克的审判日期这么近了,可他却已经把这件事完全忘掉了;而从罗恩脸上的表情判断,他多半也忘了。

    自然,他们也忘记了自己许下的帮助准备巴克比克辩护词的诺言:火弩箭的到来让他们把这些事全都给忘记了。

    海格给他们倒了茶,还拿了一盘巴思果子面包请他们吃,但他们知道还是别吃的:他们对海格的手艺可是领教得够多的了。

    “我有些事情要和你们两人商量。”海格在他们两人之间坐下,表情看上去很严肃,至少和平时的态度很不一样。

    “什么事?”哈利问。

    “赫敏。”海格提起了她的名字。

    “她怎么啦?”罗恩问。

    “她情况正常,问题就在这里……圣诞节以后她来看过我多次,常常会说不知道该和玛卡说些什么——”海格突然又摇了摇头道,“不,不是这个……我是想说,她总说她很寂寞,因为你们先是为了火弩箭不理她,然后她改了主意没去和麦格说;可现在你们又不和她说话了,只是为了她的猫——”

    “——它吃了斑斑!”罗恩愤怒地打断了海格的话。

    “因为她的猫做了所有的猫都会做的事。”海格顽固地说了下去,“她哭了几次了。你们要知道,现在她日子不过,那是贪多嚼不烂……要是你问我的话,她想做的事太多了。可她确实不如玛卡那么聪明……可她仍旧挤出时间来帮我准备巴克比克的案子。”

    “要知道……她给我找了一些真正有用的资料,我想巴克比克现在有可能获胜……”

    “海格,我们本来也应该帮你的——抱歉——”哈利尴尬地说道。

    “我不是怪你们!”海格显然没有在意这些,“你们自己要忙的事已经不少了,我看到你们白天黑夜在魁地奇球场上训练——但是我一定要告诉你们,我认为你们两个应该把朋友看得比飞天扫帚和耗子更重些,这就是我要说的话。”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至少玛卡整天忙来忙去的,可还是会记得给大家送一些有帮助的药剂——连我都有份,我想你们应该也有收到吧?”

章节目录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弗洛伯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弗洛伯伯并收藏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