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多鱼:“我这哪里是在拍马屁,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好伐?”

    我从未见过像你这般厚颜无耻之人……张无忌嘴角微微地抽了抽,只觉得王多鱼的节操已经突破下限了。

    魂星孟:“但愿大姐头能想起开直播。

    她走的很突然,就当着我的面,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了,我都没有发现她是怎么消失的……太神奇了!”

    王多鱼:“魂老弟,大姐头用的是穿越符,从一个世界穿越去了另一个世界,你说能不神奇吗?”

    魂星孟:“我现在特别想知道穿越符的原理是什么?”

    王多鱼:“不光你想知道,我也想知道。

    如果能破解穿越符的原理,就能制造出穿越符,只要卖的比群商店里的穿越符便宜点,就能发财了!”

    张无忌:“王大哥,你怎么老是想着发财?

    这种想法是不对的。

    你应该放弃这种想法,专心于修炼,只要你突破到了2级,你就可以去接一些群任务,只要完成了任务,你就能得到积分……“

    王多鱼:“张小弟,你说的我也知道。

    但我这个世界吧……

    它排斥修炼者的存在,我好不容易修炼到了1级,还是最菜的1级,不说一个打十个了,来五个,我都会被打。

    你觉得我继续修炼下去,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提升到2级?

    一百年?

    还是两百年?

    这么长的时间,我能等下去,夏竹也等不了。“

    魂星孟:“说到了夏竹,王哥,你搞定她没有?什么时候办喜宴?我好去蹭吃蹭喝,顺便再给你一个大红包。”

    张无忌:“我觉得吧,王大哥都努力这么长时间了,他应该已经跟夏竹成亲了,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不要你觉得,要我觉得……

    你说的不对。

    夏竹有那么容易搞定,我王多鱼这两百亿就不要了!

    这几个沙雕群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一个个都是咸的要死……王多鱼忍不住腹诽了起来。

    纳兰嫣然:“你们关心的重点不对呀,现在不应该讨论王舞姐姐遇到了什么吗?为什么你们会扯到王大哥结没结婚上?”

    萧炎:“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沙雕们总会忍不住歪楼的。”

    魂星孟:“小炎子,你说谁是沙雕?”

    张无忌:“小炎子,你也是沙雕中的一员,为什么要这样说自己?”

    王多鱼没说话,而是偷着乐。

    让你们这些沙雕嘲笑我……

    现在好了,你们互相伤害吧。

    快点撕!

    快点打!

    苏昊也没有理会这几个沙雕之间的互相伤害,他早就习惯了,如果沙雕不互相伤害,那还是沙雕吗?

    他在静静地等待王舞或者岳老师开直播……

    现在也不知道岳老师那边的情况如何,但苏昊却不怎么担心,王舞这个聊天群里实力最强的人已经过去了,只要去的及时,岳老师就不会有事。

    但岳老师这是怎么回事?

    在我的大忽悠之下,岳老师早就偏移了最初的轨迹,没想着在江湖上将华山派发扬光大,而是去参加科举考试,甚至考了一个好名次,现在都当上官了……

    为什么这样的岳老师还会被人追杀?

    是他当官得罪了人,还是……

    苏昊想不清楚。

    只能等岳老师脱离危险后再向他询问了。

    然而。

    岳老师那边的情况,比苏昊想象的要严重的多,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如果王舞还没有出现,岳老师就要成为继嚣张的鳌拜之后,第二个扑街的聊天群成员了。

    而此时的王舞,刚刚使用穿越符来到了岳老师的世界,一恢复了意识,顿时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压力。

    “我靠!”

    王舞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这种情况,没在她的考虑之中。

    本以为是来救人的,结果刚过来,就被世界来了一个下马威。

    世界:我的地盘我做主。

    “啊哈,我被世界压制了,实力严重降低,现在能有……”王舞说着,搓了一个小火球出来,判断了一下力量,便将小火球扔了出去:“大概是筑基期左右吧。”

    “这方世界对我的压制太严重了,似乎不允许出现我这么厉害的人。”

    “哎呀,像我这么优秀这么厉害的人,现在也被世界嫉妒了,居然强行压制了我的实力……不过,这筑基期的实力对我来说已经够用了,毕竟我王舞可是个天才!”

    天才王舞小声的嘟囔了几句,然后就开始寻找岳老师的踪迹。

    使用穿越符后,只会出现在群员方圆五公里之内。

    王舞现在的实力受到了世界的压制,降低到了筑基期,神识扩散范围也受到了压制,只能覆盖方圆两公里。

    “我的运气一向不错,应该能及时找到的。”

    王舞嘀咕了一句,当即操控神识,扩散到方圆两公里,按照岳老师在群里说的话,寻找骑马的人。

    在神识笼罩的范围之内,一个人骑着马,还带着一个人,小马狂奔,这样奇异的组合,引起了王舞的注意。

    应该是要找的人……

    王舞也不是很确定,但她觉得自己运气不错,于是选择相信直觉,召唤出翠竹剑,掐指施决,御剑追了过去。

    虽然只能表现出筑基期的实力,但御剑而飞还是能做到的。

    而当王舞御剑追踪的时候,岳老师也骑着他的小马,带着一个人,拼命的狂奔。

    小马也是受罪了。

    带着一个人跑就算了,现在还要带着两个人,死沉死沉的……真想停下来休息一下,但那个可恶的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男人,一发现它跑的慢了,就一鞭子抽了过来!

    可恶!

    可恶!

    实在是可恶!

    居然这样对待一匹小马,他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

    “师父,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你放我下来,我来为你断后……”

    躺在马背上的年轻人脸色苍白,那不是吓的,而是失血过多造成的,现在他的右手还在滴血呢。

    “冲儿,说什么傻话,你是师父的弟子,遇到了危险,师父岂能丢下你不管?”岳老师严词拒绝,转而说道:“何况,他们不是冲着你,是冲着我来的。”

    “师父,我觉得吧,他们主要是冲着我来的。”令狐冲弱弱地说道。

    “冲儿,师父怎么教你的?”岳老师没好气地说道:“做人最重要的是要有自知之明!你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就算是我岳某人的弟子,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他们为什么要杀你?

    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是因为我做的某些事,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所以被派来杀我……冲儿,你是被我给牵连的。”

    “可是,师父,我……”令狐冲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却因为被颠了一下,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冲儿,不用说了,我已经向群主求救了,很快群主就会来救我们了。”岳老师说道。

    师父,我真觉得……他们不是冲着你来的,而是冲着我来的,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杀我?

    但你明显是被我给连累了的,现在却说这话来安慰我……

    师父,你对我真好,只要我今后还能活下来,我会好好对待小师妹的。

    令狐冲下定了决心。

    “冲儿,再坚持一下,只要群主来了,我们就得救了。”没听到令狐冲说话,岳老师还以为他这个徒弟失血过多晕过去了,于是连忙说道。

    “师父,我还能撑下去。”令狐冲咬牙坚持。

    “冲儿,不要硬撑,想睡就睡吧,等你醒过来,我们就安全了。”岳老师又说道。

    我到底是该坚持,还是不坚持?

    师父,你咋老是说这种自相矛盾的话呢?

    我都快被你给搞糊涂了……

    令狐冲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他发现师父今天怪怪的,哦不对,是被那些人追杀之后,师父就变得古怪了起来。

    想到了那些追杀者,令狐冲都感到了懵逼。

    他能够确定。

    那些追杀者是冲着他来的,才不是师父说的冲着他来的。

    虽然他也拿不出证据来,但他的直觉告诉他,没错,你想的都是对的,他们就是冲着你来的!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追杀我呢?

    没道理啊。

    我一直都在华山,过着与人为善的生活,平日里最远一次出门,就是去华山下面的镇子里买酒喝……

    自从师父开始读书后,我就越发的自由,幸运的结识了一个白胡子老爷爷,他跟我说,他叫风清扬,是华山剑宗的人。

    华山剑宗?

    有这个门派吗?

    风清扬老爷爷说他也是华山派的……

    好吧。

    就当他也是华山派的好了。

    毕竟人家都这么大把年纪了,可能是脑子出了点问题,我们要体谅老人家。

    总之,在我承认风清扬老爷爷也是华山派的弟子后,老爷爷传授给我一套剑法,说是什么孤独九剑,名字有点怪,呃,有可能是我记错了,那天喝的有点多……

    学会了孤独九剑,风清扬老爷爷就不见了,我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但却真的学会了一套剑法……

    我当时有点慌,就去告诉了师娘。

    师娘听到风清扬老爷爷的名字后,脸色变得有些奇怪,然后就打发我下山,让我讲这件事告诉师父……

    而在前往师父做官的路上,我也被人追杀过。

    我明明刚踏足江湖,什么都没做,既没有找个黑风寨去行侠仗义,也没有抓个大盗为民除害,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杀我呢?

    搞不清原因的我来到了师父做官的地方,刚见到了师父,又被人给追杀了……

    师父还以为是他的仇家。

    但我知道,他们是来杀我的……

    想要跟师父解释一下,但师父却不听,非说是来针对他的。

    唉……

    我也很无奈啊。

    该怎么办?

    令狐冲沉下心来思考要如何解释,而岳老师骑着小马夺命狂奔,他坚信一个道理,虽然我不是很强,但我的马儿跑的快……

    快马加鞭!

    小马疯狂奔跑,终于跑不动了,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岳老师当场被摔了下去,幸亏他反应及时,在空中灵活的旋转跳跃,最后平稳的落在了地上。

    而令狐冲……

    因为受伤太重的缘故,没来得及旋转跳跃,直接被小马压在了身下。

    “啊!”

    一声尖叫。

    令狐冲发出来的。

    虽说男儿有痛不轻叫,但被小马给压了,这痛苦超出了忍受限度,再加上本来就有伤在身,这声尖叫是必须叫出来的。

    “冲儿,你没事吧?”

    岳老师听到了这声尖叫,连忙过去讲小马掀开,将令狐冲拖了出来,然后关心地询问道。

    “师父,我没事……趁着他们没有追过来,你快点逃吧!”

    令狐冲倒吸了口凉气酱,虽然还是很痛,但他却忍了下来,苍白的脸上那忍痛的表情,却让岳老师看出了端倪。

    他这个徒弟受伤太重了,必须赶快找个大夫看看,否则的话,或许会留下残疾,要是变成了一个残疾人,他的女儿该怎么办?

    唉……

    珊儿这么好的姑娘,为什么就认准了他这个徒弟呢?

    “冲儿,你放心,师父会保护好你的。”

    岳老师承诺道。

    “师父,你对我真好……”令狐冲泪流满面,又说道:“他们真的是来追杀我的,你快点逃吧,只要我还在这儿,他们是不会去追杀你的。”

    “傻孩子,师父知道你的心意了,你是想让师父逃走,一个人面对他们吧?”岳老师目光柔和的看着令狐冲:“但你师父我也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何况你师父我的实力也是很强的,他们不见得是你师父我的对手!”

    “而且,你师父我已经向群主求救了,相信群主很快就能赶过来,到时候,就算你师父我打不过他们,群主也能保护我们的。”

    ”师父,我一直听你说群主群主的,不知道你说的群主是哪位前辈?“令狐冲好奇地问道。

    “冲儿,群主的身份可不简单,就算是珊儿,我也没有跟她说,但今天我就破例告诉你,群主他……”

    岳老师刚说到此处,远方突然传来整齐的马蹄声。

    光是听声音,就有七八骑。

    这是……

    追杀的人到了!

章节目录

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炫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炫荒并收藏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