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山!

    某间看起来普通的房间里!

    在离开次元聊天群之前,涂山苏苏先是领取了苏昊发给她的红包,掌心上出现了一枚散发着浓郁香气的丹药。

    “这就是群主哥哥说的修为丹么?”

    涂山苏苏瞪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掌心上的修为丹,闻到那股浓郁的香气,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看起来有点像是糖果,这浓郁的香气,实在是太诱人了!”

    “苏苏忍不住了!”

    涂山苏苏将修为丹塞进了嘴里,当成糖果嘎嘣嘎嘣的嚼碎了,然后咽了下去。

    一口将修为丹给吃了,涂山苏苏有点意犹未尽,因为这修为丹太好吃了,甜甜的,嘎嘣脆,味道实在是好极了!

    “真好吃,道士哥哥如果看到的话,肯定也会喜欢的。”

    涂山苏苏说道。

    “小蠢货,你瞒着我偷偷地吃什么?”

    说曹操,曹操就到,白月初也不经念叨,突然出现在涂山苏苏的面前,嘴角流着哈喇子,眼睛在房间里四处乱瞄,寻找好吃的。

    他来到涂山苏苏家里后,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香味,便迫不及待地来了,但他似乎是来晚了,那股浓郁的香味消失了。

    “道士哥哥,我没偷吃。”

    涂山苏苏说道。

    “不可能。”白月初摇了摇头,盯着涂山苏苏说道:“小蠢货,我刚进来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香味,现在香味不见了,肯定是被你偷吃了!”

    “道士哥哥说的是修为丹么?”涂山苏苏问道。

    “修为丹是什么?某种丹药么?你们涂山还经营着丹药,这不是一气道盟的业务么?”白月初疑惑道。

    “道士哥哥,我们涂山没有经营丹药,修为丹是群主哥哥送给我的,说是能提升妖力……”涂山苏苏说道。

    “群主哥哥?”

    白月初疑惑的看着涂山苏苏。

    这小蠢货见谁都叫哥哥……

    这群主哥哥是谁?

    ”对呀,群主哥哥人可好了,也是群主哥哥让我找道士哥哥帮忙的。”涂山苏苏微笑着,眼睛都眯成了月牙状。

    “他让你找我帮忙?”白月初惊讶地道。

    能让小蠢货找我帮忙,这个群主肯定认识我,或许我也认识他……

    是谁?

    王富贵么?

    不不不,不可能是王富贵,就他那损样,也不可能是,那么群主是谁?

    “道士哥哥,你怎么发呆了?”涂山苏苏好奇地问道。

    “小蠢货,下次要是有了修为丹,你不要吃,记得给我留着哦。”白月初说道。

    “道士哥哥,为什么呀?”涂山苏苏问道。

    “小蠢货,那么好吃的东西,就你自己吃,我呢?”白月初苦着脸说道:“我可是保护过你的,没有我,你就成不了红线仙。”

    “好的,道士哥哥,下次有了修为丹,我一定给你留着。”涂山苏苏说道。

    “小蠢货,好样的,我没有白帮你。”白月初顿时换了副嘴脸。

    “道士哥哥,其实修为丹可以花积分在群商店里买的,但苏苏现在没有积分。”涂山苏苏沮丧地说道。

    “群商店?积分?”白月初想了想,便看着涂山苏苏问道:“你说的积分是钱么?”

    “不是钱。”涂山苏苏摇了摇头。

    “那么积分是什么东东?”白月初问道。

    “积分是可以在群商店里买东西的。”涂山苏苏说道。

    “这不还是钱嘛。”白月初说道。

    “可是积分不是钱呀。”涂山苏苏坚持道。

    算了。

    不跟小蠢货一般见识了。

    心累。

    她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白月初在心里吐槽着,然后抬头看向涂山苏苏,问道:“要怎么获得积分?”

    涂山苏苏回答道:“做任务,或者往群商店里卖东西。”

    白月初问道:“做什么任务?”

    涂山苏苏说道:“苏苏也不清楚。”

    哎呀,忘记你是个小蠢货了,你要是弄搞懂什么是做任务,我就把桌子给吃了……白月初默默地腹诽了两句,便对涂山苏苏说道:“小蠢货,往群商店里卖东西,什么东西都可以么?”

    如果可以的话,我把小蠢货给卖了,应该能得到不少的积分……

    呃。

    不行。

    要是把小蠢货给卖了,谁给我修为丹?

    小蠢货不能卖。

    那么能卖的只有……

    我那个坑儿子的老爹了。

    要是把握老爹给卖了,今后就没人抢我的糖果了!

    白月初想入非非,嘴角流出来的哈喇子越来越多了。

    “道士哥哥,道士哥哥,你衣服湿了。”涂山苏苏提醒道。

    “不要紧的啦。”白月初擦干了嘴角的哈喇子,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涂山苏苏,问道:“小蠢货,你还没说能往群商店里卖什么东西呢?”

    涂山苏苏说道:“道士哥哥,只能卖法术秘籍,或者是神奇道具,其他的都不能卖哦。”

    哎呀,我的计划失败了,不能把那个坑儿子的老爹给卖了,真是忧桑啊……白月初心情低落了许多,但想到了能卖的法术秘籍,他在一气道盟可是学了不少。

    “哈哈,这些发财了!”白月初高兴地道。

    “道士哥哥,你为什么要笑呀?”涂山苏苏问道。

    “因为你道士哥哥我要发财啦!”白月初对涂山苏苏使用了摸头杀,享受了一会儿撸猫的快感,便一本正经地说道:“小蠢货,现在我来说法术秘籍,你仔细听好了,然后全都卖到群商店里,得到的积分,全都给我买成修为丹!”

    “火云术……”

    “风行术……”

    “指地成钢符……”

    “大金刚符……”

    “……”

    白月初一口气将他记住的法术秘籍全都说了出来,然后看着两眼蒙圈,一脸懵逼的涂山苏苏,顿时怒了!

    “小蠢货,我说的你可都记住了?”

    “道士哥哥,你说的太快了,苏苏没有记住……”涂山苏苏摇头晃脑,一脸懵逼的亚子,简直萌到犯规。

    “小蠢货,我再说一遍哦,你要是没记住,嘿嘿,我就要给你点颜色瞧瞧啦!”白月初威胁道。

    “道士哥哥,你放心吧,苏苏这一次一定好好地记住。”涂山苏苏说道。

    然而,接下来又是重复的一幕。

    白月初懵逼了无数次,终于明白了过来,小蠢货这个名字不是白叫的,难道是因为自己叫她小蠢货的次数多了,所以导致她真的变成了小蠢货?

    呃。

    不可能。

    她本来就是个小蠢货。

    跟自己叫她小蠢货没有任何关系。

    白月初连忙甩锅。

    “小蠢货,我再说最最最后一遍,你……”

    白月初说到此处,突然顿住了,看着涂山苏苏异样的变化,稍微有点懵逼:“小蠢货,你这是怎么了?别吓我啊,你,你……”

    “道士哥哥,我……”

    涂山苏苏眼睛都睁不开了,视线也有点模糊。

    在她的目光之中,白月初摇摇晃晃的,都出现重影了……

    渐渐地,涂山苏苏失去了意识,眼睛也彻底的闭上了,但身体却站的稳稳的,一点都没有失去意识而倒下的迹象。

    “小蠢货,你,你这是……坚持住,我去找老板过来!”

    白月初被涂山苏苏的异样变化给吓到了,刚打算去喊涂山容容,涂山苏苏这边又发生了更加惊人的变化!

    火焰。

    炽热的火焰。

    从涂山苏苏身上冒了出来!

    一瞬间的功夫,涂山苏苏浑身上下都被点燃了……熊熊烈火之中,涂山苏苏恍若神女,前提是别被烧死!

    “这,这……”

    白月初瞪大了眼睛,嘴巴也张成了“o”形,彻底合不拢了。

    现在去叫老板是不是来不及了,要不给小蠢货泼几桶冷水降降温,看看是不是能灭了火?

    白月初在心里胡思乱想着,也准备这么去做了,但就在这个时候,涂山容容出现在房间里,瞅着被熊熊火焰笼罩的涂山苏苏,转头看着白月初问道:“白月初,苏苏是怎么回事?”

    “老板,冤枉啊!”

    白月初连忙喊冤:“不关我的事,我只是跟小蠢货聊了几句,她就突然着火了,我也懵逼着呢……”

    涂山容容闻言,没有理会白月初的意思,而是重新将目光放在涂山苏苏的身上。

    这笼罩了涂山苏苏全身的火焰……涂山容容一眼就看出来了,是灭妖神火,又名纯质阳炎,只有东方家族的血脉才能使用。

    不过,东方月初在涂山废弃的仓库里放了纯质阳炎的火球,所以涂山狐妖也能召唤纯质阳炎……

    但现在涂山苏苏身上的纯质阳炎,不是召唤而来的,而是从她身体里冒出来的,这是怎么回事?

    涂山容容也一脸懵逼,只能紧张地看着涂山苏苏,又不敢妄动。

    “小妹,不要有事啊。”

    涂山容容握紧了拳头,同时在心里考虑,要不要让离开涂山出去办事的二姐回来。

    “老板,我觉得吧,咱们是不是该给小蠢货泼几桶冷水?”白月初提议道。

    “白月初,你觉得泼水就能灭火么?”涂山容容问道。

    “呃,应该可以吧?”白月初也不太确定的说道。

    “……“

    涂山容容甩给白月初一个白眼。

    “呵呵。”

    白月初讪讪一笑,伸手摸了摸后脑勺,然后就站到了涂山容容的身后,大老板都没发话,他这个打工的也不敢行动呀。

    不过……

    不泼冷水的话,真的不会烧死么?

    小蠢货要是被烧死了的话,他的糖果该怎么办?

    哎呀。

    头痛呀。

    而在这个时候,涂山苏苏身上又发生了惊人的变化,明明是紧闭的双眼,看起来就像是失去了意识,但那熊熊火焰却被人操控着,从她的身上被抽了出来,最终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一条凶残的火龙!

    白月初瞪大了眼睛,只觉得这火焰有点眼熟,他似乎也玩过这种火……然而没等白月初回想起来,那条凶残的火龙就朝着白月初扑了过来,似乎要把白月初给吞掉!

    “老板救命啊!”

    白月初大喊一声,就躲到了涂山容容的身后。

    涂山容容倒是想替白月初挡住,但那凶残的火龙似乎有灵智,居然绕了个圈子,最后一头扎进了白月初的身体里。

    “完了!”

    白月初惨呼一声,双目呆滞的看着前方,仿佛傻了一般:“我要被烧死了,天哪,我还这么年轻,我还没有吃够,我不想死呀!”

    “行了,白月初,别哭丧着脸了,你没事死。”涂山容容时刻关注着涂山苏苏,但也分出一丝精力在白月初的身上。

    “我没死?”

    白月初伸手摸了摸自己,发现自己确实没事,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着,一个鬼主意冒上心头。

    “老板,你肯定是在骗我,我被火烧死了,我已经死了,咱们的债务是不是也该消了,有道是人死债消嘛。”白月初说道。

    “白月初,你想多了,不说你还没有死,就算是你死了,我们也能找到你的下一世,这笔债,你是逃不掉的!”涂山容容说道。

    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该死的前前前……前世,你们闲着没事干,在涂山花了那么多钱做什么?现在好了,轮到我来还债了……呃,能不能让下一世的我还债呢?

    白月初脑洞大开,但没敢问出来,他怕涂山容容揍他。

    涂山容容现在确实没心思关注白月初了,是因为涂山苏苏身上发生了更加惊人的异变!

    当纯质阳炎消失后,涂山苏苏依旧没有醒来,而她身上的气势在逐渐的变强,在涂山容容的感知之中,这都快赶上涂山红红了!

    “小妹身上的异变是怎么回事?现在看来,问题不大,没有危害到小妹的安全,但是这股强大的气势,都要超过红红姐了,难道说……”

    涂山容容似乎看出了些什么,眯眯眼也稍微睁大了点,脸上也露出了期待的表情。

    “小蠢货这是怎么了?”白月初也将目光放在涂山苏苏身上,当他看到涂山苏苏身上的异变后,脸上的表情变得奇怪了起来:“我怎么觉得小蠢货变大了……是我的错觉么?”

    不。

    不是错觉。

    是真的。

    红红姐又出现了。

    涂山容容眯着眼睛,笑呵呵的看着涂山苏苏……

    不,现在应该称呼她为涂山红红了。

    这一刻,五百多年前,涂山狐妖之王,史上最强的妖盟杠把子,涂山红红重现于世了!

章节目录

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炫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炫荒并收藏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