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相峰!

    小竹楼门前!

    三人回来后,没有马上进去,而是站在门口,如果说要有一个原因的话,王舞绝对不承认是因为小竹楼环境太差了的缘故,明明是在等着她的两个徒弟回来嘛!

    “群主,我刚才好像听到了一阵儿魔性的笑声,你有没有听到?”魂星孟低头看着苏昊问道。

    “没有,我没有听见什么笑声。”苏昊连忙摇头道:“你可以去问问王舞。”

    “大姐头,你有听到那魔性的笑声吗?”魂星孟看着王舞问道。

    “没有。”王舞摇头道:“我在你们的前面,什么都没有听见,你该不会是幻听了吧?”

    说着,她狐疑的看了魂星孟一眼。

    魂星孟说道:“大姐头,我是真的听见了魔性的笑声,好恐怖的,你这里该不会有鬼吧?”

    王舞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这里是我的洞府,是我的地盘,怎么会有鬼呢?”

    “说不定真的有……”

    魂星孟小声地嘀咕道。

    “你说啥?”

    王舞狠狠地瞪了魂星孟一眼,不带一丝感情的质问道:“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不敢。”魂星孟选择了从心

    嗯。

    真男人,该怂的时候就要怂。

    魂星孟深谙此道。

    “好了,你肯定是幻听了,哪里有魔性的笑声?估计是你的压力太大了,自己脑补出了魔性的笑声,你回去后要好好地休息啊,看,你都有少白头了!”苏昊说道。

    “群主,该不会是你发出的魔性笑声吧?”魂星孟找到了华点。

    “怎么可能是我?”苏昊连忙否认:“我是吃饱了撑着才发出你说的那魔性的笑声,而且,我也发不出来呀,你听,呵呵……这充满了童趣的笑声,你觉得是魔性的笑声吗?”

    魂星孟摇了摇头,说道:“呃,群主,可能是我误会你了,我向你道歉。”

    苏昊点了点头,然后控制身体飘了起来,与魂星孟视线平齐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

    王舞无语地看着苏昊这个戏精,她觉得吧,要是魂星孟真听到了魔性的笑声,十有**就是这家伙的,但现在……他却装作什么都没有的样子!

    呵呵,这演技真好!

    而就在这个时候,山下的小路口,为了方便弟子们前往其他地方,专门布置了一个缩地阵,此时缩地阵上出现了两个小孩子,正是王陆和韩嘤嘤。

    吃完了阿娅的黑暗料理后,这对师兄妹彻底崩溃了!

    黑暗料理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诞生黑暗料理这种东西呢?

    “大师兄,我想吐。”韩嘤嘤说道。

    “忍着。”王陆说道:“我们就要回去了,要吐也要在咱们那个没节操的师父面前吐!”

    “为什么呀?”韩嘤嘤问道。

    “因为这都是咱们那个师父的错,如果不是她克扣了我们的补贴,我们又怎么会去吃缥缈峰的食堂?不去吃缥缈峰的食堂,又怎么会遇上阿娅?不遇上阿娅,我们又怎么可能吃到黑暗料理?”

    “这都是咱们那个毫无节操可言的师父大人的错!”

    “虽然我也觉得大师兄你说的对,但你让我在师父面前吐,好像一点意义都没有。”韩嘤嘤说道。

    “我当然知道没意义了,但没意义,也能恶心她。”王陆说道。

    “呃,大师兄,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我要吐了,呕~~~~”韩嘤嘤一句话没说完,趴在路边吐了起来。

    “小师妹,不要冲动啊!”王陆连忙喊道。

    “呕~~~”

    韩嘤嘤吐完了,掏出手绢来,擦干净了嘴角,然后睁着无辜的大眼睛,一脸天真的表情,看着王陆道:“大师兄,已经迟了。”

    王陆无奈地说道:“嘤嘤啊,你太不给力了,现在只能看我一个人的了!”

    韩嘤嘤担心地道:“大师兄,你真要当着师父的面吐吗?”

    王陆点了点头,眼睛里闪过一抹精光,语气坚定地道:“如果不是我打不过她,我早就把她捆起来打了,现在只能恶心一下她了!”

    韩嘤嘤惊恐地看着王陆:“大师兄,你这是要欺师灭祖啊!”

    王陆翻了个白眼,说道:“小师妹,是谁给了你我是个尊师重道好孩子的错觉?”

    “呃……”

    韩嘤嘤沉默了。

    大师兄好像真的不是尊师重道的好孩子,他要是跟师父打起来了,我该站在哪一边呢?

    韩嘤嘤纠结的想着战队问题。

    “小师妹,走吧。”王陆说道。

    “好的,大师兄。”韩嘤嘤点了点头,跟在王陆的身后,朝着山顶而去。

    她实在是懒得再去想那个有点烧脑的战队问题了!

    她站在哪一边都不好,还是保持中立的好!

    两人很快就到了山顶,还没有回到小竹楼前面,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三个人。

    “小陆儿,小嘤嘤,你们总算是回来了。”王舞笑呵呵地道。

    “师父,我们可不像是你,睡的那么早,起的却那么晚!”王陆怨念十足地道。

    “大师兄!”韩嘤嘤扯了扯王陆的衣服,小声地提醒道。

    “小师妹,你大师兄我有分寸的。”王陆说道。

    你有分寸就怪了!

    师父这边还有客人在,你要是当着客人的面,让师父下不来台,我觉得吧,师父非得教训你一顿不可!

    韩嘤嘤在心里担心着。

    “大姐头,你这徒弟怨念十足啊,你到底对他做了些什么?”魂星孟有些幸灾乐祸地道。

    “没做什么呀,就是正常的教育徒弟啊,小陆儿平日里也挺正常的,今天怎么就不正常了呢?”王舞奇怪道。

    “师父,你还没有吃饭吧?”王陆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对呀,你师父我刚起来,就来了俩客人……”王舞说着,扭头看向魂星孟和苏昊:“说好的见面礼,也该拿出来了吧!”

    魂星孟掏出十多瓶丹药:“这是我炼制的丹药,送给你们了!”

    话音方落,十多瓶丹药,分别落入了王陆和韩嘤嘤的面前,只等着他们伸手去接了。

    “小陆儿,小嘤嘤,你们还不快点收下!”王舞说道。

    大师兄,要不要啊?

    韩嘤嘤瞅了瞅王陆,无声地质问道。

    白捡的东西,不要白不要!

    王陆无声的回了一句。

    两人果断伸手,将十多瓶丹药收了起来。

    “群主,该你了。”王舞眼神示意。

    苏昊翻了个白眼,将两团白光,打入了韩嘤嘤和王陆的识海之中,那两团白光,蕴含了一部分法术运用的经验。

    现在给了王陆和韩嘤嘤,只要他们融会贯通了,就能化为己用。

    苏昊算是送给他们一份大礼了。

    王陆和韩嘤嘤也很快反应了过来,看向苏昊的眼神也变了,一开始只以为他是魂星孟的徒弟,现在看来,这也是个高人啊。

    王陆更是松了口气。

    他本来打算调侃一下他那个没节操的师父的,什么未婚先孕,三天生子之类的话。

    幸好没说出口,否则就要倒霉了!

    “谢谢两位前辈。”王陆和韩嘤嘤恭敬地致谢。

    “不客气,不客气,大姐头的徒弟,就是我的后辈,我这点见面礼也不算什么,都是我自己炼制的丹药。”魂星孟说道。

    “努力吧,王陆。”苏昊说道。

    “小陆儿,你带着你师妹去修炼吧。”王舞故作严厉地说道:“不许偷懒哦!”

    “是,师父。”王陆闷闷地点了点头,然后带着韩嘤嘤走了,也没有离开多远,就在无相峰小竹楼的后面。

    在无相峰小竹楼的后面,原本栽种了许多灵植的,但因为王舞缺钱,所以将灵植给铲了,全都给卖了,现在后面光秃秃的一片,很是难看。

    当然,无相峰整个山峰都光秃秃的,这里的光秃秃就不是那么难看了。

    “大师兄,你不是说要当着师父的面吐吗?”韩嘤嘤说道。

    “小师妹,这也是要看情况的。”王陆说道。

    “大师兄,什么意思?”韩嘤嘤好奇地问道。

    “刚才那个时候,师父明显有客人在,我要是当着师父的面吐了出来,师父肯定颜面大损,虽然在灵剑山她早就没脸了,但那两位客人明显不是灵剑山的人,如果当着他们的面给师父难看了,不说师父丢脸,我灵剑山的颜面也不会很好看的。”王陆说道:“虽然我很想让咱们那个没节操的师父丢脸,但也不能让整个灵剑山都丢脸吧!”

    “灵剑山出了师父这么一个耻辱已经够可怜的了,我不能让灵剑山变得更加可怜,这是我这个灵剑山吉祥物该有的职业修养!”

    “大师兄,你一直在说你是灵剑山的吉祥物,但我也跟其他峰的师兄弟们打听过了,他们都不知道灵剑山有吉祥物了,你这个吉祥物该不会是自封的吧?”韩嘤嘤怀疑道。

    “嘤嘤啊,大师兄什么时候骗过你了?”王陆语重心长地道。

    “大师兄,你骗我药浴的时候不疼,结果都快把我疼死了,你还骗我的糖吃……大师兄,你骗了我好多次了,还说没骗过我?”韩嘤嘤嘟着嘴,心情不好地道:“大师兄,你就是个大骗子!”

    王陆郁闷地道:“嘤嘤啊,你记得也太清楚了吧,我就骗了你那么几次,你全都记在了心里,你这么小心眼,小心长大了找不到道侣!”

    韩嘤嘤说道:“找不到就找不到呗,一个人其实也挺好的,你看看师父也是一个人,她不过的也挺好的嘛。”

    王陆脸上露出了绝望的表情:“完了!小师妹,你被师父教坏了,我死守严防了这么多年,最后还是失败了……”

    韩嘤嘤不解的问道:“大师兄,我怎么就被师父教坏了?”

    王陆说道:“小师妹,你现在还小,也看不出来,等你到了咱们师父那个年纪,你就会发现自己早就没有节操这种东西了,师父真是害人不浅啊!”

    韩嘤嘤说道:“大师兄,我没有感觉到啊。”

    王陆深深地看了韩嘤嘤一眼,说道:“小师妹,你自己当然感觉不出来了,但你确实是中了师父的毒,你现在已经开始朝着没节操发展了。”

    韩嘤嘤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大师兄,我这都是跟你学的!”

    王陆摇头道:“不可能的,我这么正直、善良、有爱心的好孩子,怎么会跟师父大人一样没有节操呢?”

    韩嘤嘤说道:“大师兄,你爱信不信,我真是跟你学的。”

    王陆闻言,沉默了半晌,然后脸上露出了生无可恋的表情:“完了!我也中了师父的毒,我也要变得没节操了,我还是个孩子啊,为什么会这样?”

    韩嘤嘤说道:“大师兄,你想的太多了,可能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我觉得你就是误会师父了。”

    王陆摇了摇头,说道:“不!小师妹,你对咱们那个没节操的师父了解的不多,你觉得是师父救了你,把她当做救命恩人,所以觉得她很好,做什么都是有道理的,但我却不同,我经历了层层考验,最终拜入了灵剑山……其中有个试炼关卡,就是咱们那个没节操师父设计的,光是那一个试炼关卡吧,如果不是有我在,没人能顺利通关……”

    韩嘤嘤说道:“这只能说明师父的考核标准很严格。”

    王陆没好气地说道:“严格倒不是真的严格,我觉得吧,她当时就是想看我们这些试炼者能有多么的倒霉。”

    韩嘤嘤弱弱地道:“师父没有你想的那么无聊吧。”

    王陆反问道:“你觉得呢?”

    韩嘤嘤不说话了。

    从这些年的相处来看,她这个师父……

    该怎么说呢?

    一言难尽。

    “好了,小师妹,别说咱们那个无节操的师父了,咱们继续努力修炼吧。”王陆说道:“你早点筑基,我也早点到炼气巅峰!”

    韩嘤嘤点了点头,兴奋地道:“好的,大师兄,我会努力的,争取早日突破到筑基期!”

    两人开始了日常修炼。

    而在小竹楼里,王舞正在招待苏昊和魂星孟两人。

    “大姐头,你就给我喝凉白开啊。”魂星孟端着杯子,看着杯子里的凉白开,有些懵逼地问道。

    “凉白开不好吗?”王舞反问道。

    “好,挺好的。”魂星孟尬笑道:“比酒水好多了,大姐头用对了。”

    “你很有眼光嘛。”王舞说道。

    “呵呵。”魂星孟呵呵一笑,喝了一口凉白开。

    “我觉得你是在针对我。”苏昊闷闷不乐地道。

    “哦,群主,我哪里针对你了?”王舞问道。

    “为什么他是凉白开,你的是酒,我的就变成奶了呢?”苏昊不满的抱怨道。

    不要看我长得小,但我早就不喝奶了!

    你居然让我喝奶!

    这是什么意思?

    瞧不起我吗?

    “群主,为了招待你,我可是特意寻了一头生了孩子的妖兽,这都是上好的妖兽奶,你居然还不满意!”王舞没好气地道。

    “群主,大姐头也是辛苦了,你就体谅一下她吧,实在不行的话,你来喝我的凉白开,我来喝你的妖兽奶好了。”魂星孟说道。

    “喂,这是我专门给群主准备的,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断奶了吧?”王舞惊讶的看着魂星孟道。

    “大姐头,其实经常喝奶对身体好的。”魂星孟说道。

    “是么?”王舞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是真的。”魂星孟说道:“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做个研究。”

    “研究喝奶对身体有没有好处?我是得多么的没有节操,才会做这种研究?”王舞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

    “呃,大姐头,你的节操不都是负数了吗?”魂星孟弱弱地道。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做哑巴。”王舞说道。

    魂星孟果断闭口不言。

    从心到了心底。

    在魂星孟和王舞说话的时候,苏昊偷偷地喝了一口妖兽奶,只觉得味道不错。

    “啊哈,群主,你喝了啊,还说不喜欢,现在不也喝了吗?”

    王舞鄙视地看了苏昊一眼道:“男人啊,不管是老男人,还是小屁孩,都是满嘴谎言!”

    苏昊毫不愧疚地道:“你都给我准备好了,我要是不喝,一方面是浪费,另一方面就是瞧不起你了,为了你的脸面,也为了不浪费,我只能勉为其难的喝了。”

    王舞批了撇嘴:“说的比唱的都好听。”

    爱信不信,反正我自己信了。

    苏昊也没再说话,专心的对付起了这杯妖兽奶,以前怎么没有觉得妖兽奶好喝呢?

    难道是品种的问题?

    嗯。

    等返回主世界的时候,向王舞要走这只妖兽,今后就能一直有美味的要兽奶喝了。

    苏昊在心里浮想联翩,幻想着今后有美味妖兽奶喝的日子是多么的美好,而魂星孟也摆脱了从心状态,开口问道:“大姐头,你是东道主,能不能说说要如何招待我们?”

    “这个嘛……”

    王舞仔细地想了想,脸上也露出了纠结的表情,一时半会没有想好。

    过来好一会儿,王舞似乎是思考出了结果,脸上也没有了纠结的表情:“我要忙着自创功法,没时间招待你们,所以……”

章节目录

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炫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炫荒并收藏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