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王舞欢呼雀跃,就差没有当场跳起来了。

    也就是她还记得身边有人,否则肯定会不顾形象的像个小孩子似的跳来跳去。

    虽然她现在也没什么好形象……

    张无忌是个好同志啊。

    本仙子刚遇到了群管理的考核任务,这个好同志就主动站出来帮忙……

    啊哈,等本仙子完成了群管理的考核任务,正式成为次元聊天群的群管理后,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张无忌这个好同志。

    不能让好同志吃亏。

    王舞:“张无忌,你遇到了什么危险?”

    萧炎:“难道你也遇到了穿越者或者重生者?”

    王多鱼:“我刚才仔细的想了想,觉得我们可能都想错了,他遇到的危险,可能跟我们想的不太一样……”

    魂星孟:“王哥,什么意思?”

    王多鱼:“真要是生死存亡的大危险,次元聊天群早就发布任务了,就像是大姐头救了韩嘤嘤小姑娘的那一次。

    现在既然次元聊天群没有发布任务,只能说明张小兄弟没有遇到生死存亡的大危险。

    何况我心里有种预感,他所遇到的危险,绝对跟我们想的不是一回事。”

    王舞:“你的预感很准确吗?”

    王多鱼:“大姐头,不是我吹,我的预感真的特别准。

    上次我做梦梦到自己要变成亿万富翁,隔了三天,就有律师找我来继承两百亿财产。

    你看,我这预感是不是特别准?”

    萧炎:“我怎么觉得这就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呢?”

    王多鱼:“小燕子,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萧炎:“不要叫我小燕子,你再叫,我就跟你翻脸了,我再也不买你的冰阔乐了!”

    王多鱼:“好的,小炎子,只要你肯继续买我的冰阔乐,我就不叫你小燕子了。”

    你的节操呢?

    萧炎嘴角微微的抽了抽。

    王多鱼:“小炎子,这笔交易如何?”

    萧炎:“成交。”

    张无忌:“喂,我都快要死了,你们还在做交易?”

    王多鱼:“你现在中气十足的样子,不像是要死了,倒像是入洞房当新郎官了。”

    王舞:“@张无忌,你到底有没有遇到过生死危机?”

    王多鱼:“大姐头,不用问了,你看他这说话的样子,像是遇到了生死危机了吗?”

    魂星孟:“不太像。”

    萧炎:“看不出来,但我觉得吧,一个遇到了生死危机的人,不可能表现的如此平静。

    所以……

    张无忌说谎了,他没有遇到生死危机。”

    王多鱼:“不错,小炎子说的正是我要说的,我也是这样想的。”

    萧炎:“王哥,你要点脸好不好?”

    王多鱼:“小炎子你这是何意?我什么时候不要脸了?我一直都是要脸的好不好?”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萧炎实在是没忍住,一下子吐槽了出来。

    不过……

    萧炎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吐槽冲动,没有在次元聊天群里吐槽,而是在他的世界吐槽。

    张无忌:“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遇到了生死危机?”

    完了!

    我的考核任务……我的群管理……全都飞走了。

    该死的张无忌!

    这个坏小子,我还以为他是个好同志,结果……

    哼!

    这笔账,本仙子记住了!

    等本仙子成为群管理后,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王舞在心里暗道。

    王多鱼:“大姐头,你看,我说对了吧?”

    魂星孟:“王哥好神啊,一眼就能看出真假了,这是什么本事?”

    萧炎:“我也看出来了……”

    王多鱼:“我这本事,你们都学不会,这是天生的,男人的第六感……”

    王舞:“@张无忌,你到底遇到了什么?”

    张无忌:“还是大姐头好!

    他们都没有想到我,只有大姐头想到我了……

    我太感动了!

    大姐头,你是个好人。”

    王多鱼:“@张无忌,张小兄弟,你这意思是我们都是坏人咯?”

    魂星孟:“我确实是个坏人……”

    萧炎:“@魂星孟,星孟堂哥,你是个坏人?”

    魂星孟:“难道不像吗?”

    萧炎:“我明白了,星孟堂哥就是那种嘴上说说的人……”

    魂星孟:“原来在你的心中,我只是一个会耍嘴皮子的人啊。

    萧炎堂弟,你太天真了。

    我开始有点喜欢你了,但你说错了,我确实是个坏人,幕后黑手,反派导师,我可是要坑死另外一个你的人,你现在居然说我不是坏人……

    哈!

    真好笑。

    我忍不住了,要笑了,要笑了……”

    这有什么好笑的?

    我说的话……难道很可笑?

    不会……

    吧?

    萧炎蒙圈了。

    王多鱼:“@魂星孟,小老弟,你膨胀了啊。

    刚入群的你多么的老实,现在怎么也跟着那谁学坏了?

    吓唬人是不对的……

    你看你把小炎子给吓的,都不敢说话了。

    你赶紧给小炎子道个歉。

    @萧炎,小炎子,你别害怕,魂星孟那是在吓唬你呢,你也别当真,我这就让他向你道歉。”

    我哪里有被吓的不敢说话了?

    我只是……

    萧炎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吐槽什么了,一旦在次元聊天群里说话了,就算强调自己没有被吓到,估计王多鱼都能说“你这是怕了魂星孟”,关键我不害怕啊。

    说话不好,不说话也不好,到底该怎么办?

    萧炎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魂星孟:“王哥说的对,确实是我的错,我不该吓唬小炎子的,在这里,我要向小炎子道歉。”

    萧炎:“星孟堂哥,你不用向我道歉的,你并没有做错什么,我也没有被你给吓到,这都是王哥脑补出来的……”

    王多鱼:“什么叫我脑补出来的?”

    萧炎:“我没有被吓的不敢说话。”

    王多鱼:“小炎子,害怕一点都不可耻,你不敢承认害怕,这才是真的可耻。

    我跟你说啊,真男人就要勇于面对惨淡的人生,你不能选择逃避啊!

    好了,我言尽于此,你回去自己考虑吧”

    我考虑个大头鬼?

    什么面对惨淡的人生?什么选择逃避?

    你说的这是我吗?

    萧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在心里疯狂的吐槽了起来。

    不行了。

    我要压不住吐槽之魂了。

    如果他再说点什么,我怕会直接在次元聊天群里吐槽起来……

    张无忌:“你们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要说了,先来帮帮我,我就要死了。”

    王多鱼:“你这像是要死的样子吗?”

    张无忌:“我这只是一个比喻而已,表示自己现在特别的危险,急需你们的帮忙。”

    魂星孟:“你遇到了什么麻烦?”

    萧炎:“有道是,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我们这不止两个人,说出你遇到的麻烦,我们试着帮你解决。”

    王舞:“说来听听吧。

    我对你遇到的麻烦很感兴趣,这都上升到了要死了的程度,你遇到的麻烦肯定不小。

    是什么麻烦?”

    张无忌:“一个非常特别的麻烦……”

    王多鱼:“有多么特别?”

    张无忌:“我感觉自己要是解决不了这个麻烦,我今后绝对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

    魂星孟:“这么阔怕?”

    张无忌:“不是这么阔怕,是非常阔怕。”

    王多鱼:“请说出你的故事,我这有下酒小菜,你们谁要,也不贵,1积分。”

    萧炎:“王哥,你真会做生意,给我来一份。”

    魂星孟:“我也要一份。”

    王多鱼:“两份下酒小菜,我马上就给你们发红包……大姐头,你要吗?”

    王舞:“谢了,我不需要。”

    张无忌:“你们这也太过分了吧?”

    王多鱼:“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张小兄弟,你的付出是有回报的。”

    张无忌:“什么回报?”

    王多鱼:“我们来帮你解决麻烦。”

    张无忌:“真要能解决就好了,我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所以才到群里求助的。”

    魂星孟:“你遇到了什么麻烦?”

    萧炎:“不是生死危机,只能是儿女私情了,我说的对不对?”

    张无忌:“你说对了。”

    萧炎:“呵,我居然猜对了……”

    王多鱼:“这有什么好激动的?我早就知道了,也没有跟你一样激动……小炎子,你还是太年轻了。”

    我年轻?

    上一世加这一世,我也是活了三十多岁了,你居然说我年轻?

    好吧。

    转世重生之后,我确实挺年轻的,你这么说也没毛病。

    我认了。

    萧炎:“王哥,你是怎么猜到的?”

    王多鱼:“这个嘛,早加群的都知道,张无忌的桃花运很强……一开始有四个妹子都看上了他,后来崇祯皇帝送了一个女的去了张无忌所在的世界,结果又看上了张无忌,你说他的桃花运强不强?”

    张无忌:“@王多鱼,人艰不拆!”

    王多鱼:“我没拆你,我说的都是事实。”

    萧炎:“张大哥这桃花运真的挺强的,居然有五个妹子喜欢,真是令人羡慕啊。”

    魂星孟:“萧炎堂弟,你不用羡慕的,你的桃花运也很强,也有许多妹子喜欢你,数量嘛,马马虎虎十多个吧,我也没有具体计算过……”

    萧炎:“什,什么?

    星孟堂哥,你说我的桃花运也很强?

    这是真的吗?”

    魂星孟:“是真的,本座从不说谎。”

    王多鱼:“看到这里,我的眼泪突然流下来了。”

    张无忌:“大佬在上,求你的大腿给我抱,我要向你求救,如何周游在不同妹子之间?”

    王多鱼:“张小兄弟,你不是要远离女色么?

    为什么现在却咨询起了如何周游在不同妹纸之间的问题?

    你变卦了……准备娶了那五个妹子吗?”

    王舞:“渣男!”

    王多鱼:“大姐头说得对,乱搞男女关系的都是渣男!

    我就是个绝世好男人!

    我的心里只有夏竹,也只会有夏竹。

    从现在开始,我的座右铭就是——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好男人。”

    萧炎:“王哥,你用不着这样跟我们划清界限吧?”

    王多鱼:“我是好男人,你是渣男。”

    萧炎:“那是未来的我,现在的我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唯一的未婚妻,特喵的还是个男的……”

    王多鱼:“小炎子,你现在是苦了点,但将来你会飞起的,不过你也变成了渣男,我这个好男人不跟渣男说话。”

    萧炎:“星孟堂哥,你看看,这都是你的错,搞得王哥都不肯跟我说话了。”

    魂星孟:“小炎子,你别担心,就算你变成了渣男,我也会跟你继续说话的。”

    萧炎:“星孟堂哥,你确定我未来会变成渣男?”

    魂星孟:“你在未来当然不会变成渣男,你难道忘了你所在的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吗?

    层出不穷的穿越者,从未来回到现在的重生者……有这样两类人,你还想变成渣男?

    骚年,梦也该醒了,他们会把你的妹纸给抢光的,不会给你留下一个。

    你今后就是一只独自汪的单身狗了。”

    我不要做单身狗啊……萧炎在心里咆哮着,心念一转,想到自己都加入次元聊天群了,那些穿越者或者重生者还有什么好怕的?

    哼,我不怕你们,有本事就放马过来吧。

    萧炎:“星孟堂哥,你就别吓唬我了,我这都加入次元聊天群了,未来的命运都发生了改变,难道还会害怕他们?”

    魂星孟:“这么说,你是准备当渣男了?”

    萧炎:“我没说要当渣男啊。

    我现在还只是一个孩子,真想要变成渣男,怎么也得等我长大了以后吧?

    何况我也没想着当渣男?

    我现在的心里只有一个人,在我的三年颓废期,只有她陪在我的身边,对我不离不弃……

    我发誓,这辈子非她不娶!”

    魂星孟:“你说的是萧薰儿吧?”

    萧炎:“星孟堂哥,什么也瞒不过你啊。”

    魂星孟:“这是当然的了,我一直都在关注另一个你,当你抹黑去小loli的房间的时候,我也偷偷的观察你的所作所为,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熏儿的身份不简单。”

    萧炎:“我知道。”

    魂星孟:“不,你不知道,你知道熏儿今年多大了吗?”

    萧炎:“比我小一岁……”

    魂星孟:“错!

    她不是比你小一岁,是比你大了好几千岁!”

    萧炎:“星孟堂哥,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熏儿要是真的活了几千岁,为什么到了我家的时候,她是一个小loli的样子?

    而且,我大半夜偷偷跑去给熏儿温养经脉,她也没有拒绝……”

    魂星孟:“我也没说她真的活了几千岁啊。”

    萧炎:“星孟堂哥,请你不要卖关子了,快点告诉我吧。”

    魂星孟:“熏儿她在几千年前出生,一直被封印到了最近,直到为了当卧底,顺带着躲避麻烦,这才来到你们萧家……”

    萧炎:“星孟堂哥,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

    魂星孟:“因为我是个活了一万多年的老古董哦。”

章节目录

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炫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炫荒并收藏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