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

    水银池之中,尹仲突然睁开双眼,射出两道异样的精光,他察觉到了有外人进入地下城,顿时冷喝道:

    “血蟒!”

    五百年前,尹仲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偷学了童氏一族禁止修炼的龙神功,事情暴露后,尹仲被童氏一族除名,不甘心的他,带兵追杀童氏一族,却被龙腾给打成重伤。

    尹仲偷学龙神功,并且结合童氏一族法术,练成了不死之身,但被龙腾打出来的重伤,却如同附骨之疽,寻常手段,很难治好。

    只有童氏一族的镇族之宝灵境,才能治好他这被龙腾打出来的重伤。

    而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尹仲开创了御剑山庄,然后每隔几十年,就杀掉一个尹家人,取代了被他所杀那人的身份。

    因为伤势难以痊愈,并且发作之时,还会万分痛苦,所以尹仲豢养了血蟒来为自己减轻痛苦,同时作为地下城的守卫,一旦有外人闯进来,血蟒就能提前预警。

    如果闯入者太弱,光靠血蟒便足以守卫地下城,将闯入者击杀,但要是闯入者太强,血蟒也能起到预警的作用,提醒尹仲有外人闯入地下城。

    但现在……明明有外人闯了进来,血蟒却没有提醒他,是因为闯入者太强了,将血蟒给击杀了么?

    “嘶~~~”

    血蟒虽然畏惧与苏昊所散发出的龙威,但得到了主人的召唤,却也只能大着胆子出来,只是它动作缓慢,一副吓破了胆的样子。

    而且血蟒出来的方向,也变成了苏昊和王舞的对面,隔着一整个水银池。

    “这小家伙害怕了。”王舞眼睛放光地看着血蟒,看她那垂涎欲滴的样子,就知道是没有放弃吃掉血蟒的想法。

    “它害怕很正常。”苏昊淡淡地开口道:“被你这么一个想吃掉它的人给盯着,它能不害怕么?”

    “呵呵……”王舞笑而不语,目光依旧放在血蟒身上。

    至于躺在水银池中的尹仲,反正她又不认识,也没说过话,这就说明没有交情,完全是陌生人。

    都是陌生人了,你的宠物要是攻击了我,那我把它打死烤着吃了,你应该不会有意见的吧?

    “你们是什么人?”

    尹仲躺在水银上,正在以毒攻毒,压制住龙腾将他打出重伤所带来的痛苦。

    这个时候,尹仲毫无还手之力,唯一能仰仗的就是血蟒,但看血蟒现在的状态,明显是畏惧……那两个闯入者做了什么?

    “喂,尹仲,你该不会把我给忘了吧?我好心给你剧透,让你知道你女儿还活着,也让你知道如何进入水月洞天,你倒好,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本宝宝生气了!”苏昊没好气地说道。

    “群主,你后面要是不说‘本宝宝’,我觉得气势会更足……”王舞小声地嘀咕道。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苏昊抬头看着王舞,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而小孩子凶人的眼神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好可爱喔,群主,你这是在卖萌么?”

    王舞眼睛笑成了月牙状。

    “……”

    苏昊无语了,这种节操值为负数的家伙要怎么对付?

    在线等。

    急!

    “你是群主?”尹仲也想起了在不久之前加入的次元聊天群。

    在聊天群之中,他不仅遇到了一个与童博长得非常像的家伙,只是没有泡面头而已,还从群主那里得知了一些对于自己特别重要的消息。

    “你总算记起来了,我就是群主啦,上次跟你说要来你的世界转转,我现在来了,不过,你这是怎么回事?”苏昊好奇地问道。

    “这个还用问,一看就知道是被人给打的。”王舞说道。

    “我能不知道是被人打的吗?”苏昊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反问了一句,然后看着尹仲问道:“你这是被童博,哦不对,应该说是龙博,你是被龙博给打的旧伤复发了吧?”

    “正如群主所言,我这确实是被龙博那小子给打伤的,我从群主那里得知消息后,本打算将龙博他们给抓起来,逼迫他们带我去水月洞天,然而我没想到,龙博居然也学会了龙神功,在与他交手的时候,我一时不察,被他给打伤了,但他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中了我的一招,此时应该也受了重伤。”

    尹仲缓缓地道。

    “原来是这样啊,你也太不小心了,我早就告诉过你了,龙博是龙腾的后人,你应该想到他会龙神功的。”苏昊说道。

    “群主,我确实低估了龙博,我本以为他从小在水月洞天长大,没有机会接触到龙神功,更不可能学会龙神功……是我错了,我低估了龙博,群主,求你助我一臂之力,将龙博他们给抓起来!”尹仲恳求道。

    “你这……”

    苏昊的话没说完,就被王舞扯了扯小胖手,不由停了下来,然后扭头看来过去,就见王舞蹲在他身后,此时正在挥手,示意他将耳朵凑过去。

    这是要跟我说悄悄话?

    苏昊不解的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王舞小声地道:“群主,你把耳朵凑过来,我要跟你说几句。”

    苏昊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你不会用神识传音么?”

    “呃……”

    王舞稍微愣了愣,过了一会儿,她从懵逼中清醒了过来,小声地嘀咕道:“也是啊,用神识传音就行了,我干嘛要这么做?”

    “我现在发现了,你除了没节操之外,智商还有点低。”苏昊用关爱脑残儿童的眼神看着王舞。

    “你才智商低呢!”王舞嘟囔了一句,然后连忙甩锅:“群主,你这小孩子的样子太有迷惑性了,我跟你相处了这么半天,我都被你给传染了……因为你的缘故,我的智商降低了,所以才忘记了用神识传音!”

    “哎呦,你这锅甩的挺熟练的,是不是经常甩锅?”苏昊问道。

    “没有的事啦,我这不是甩锅,而是实话实说,我忘记了使用神识传音,这都是群主你的错啦!”王舞笑呵呵的说道。

    “我算是服了你了!”苏昊没好气地嘟囔道:“你要跟我说什么,赶紧说吧,那边还躺着一个等我给他想办法呢。”

    “安啦安啦,就一个问题。”王舞笑着说道。

    “你问吧。”苏昊淡淡地道。

    王舞通过神识传音:“这个尹仲看起来不像是好人啊。”

    “你怎么看出来的?”

    苏昊同样通过神识传音问道。

    一般来说,第一次见面可判断不出好坏来,除非你是以貌取人。

    呃,王舞这个没节操的家伙似乎是个颜值党……所以真相出来了,她绝对是在以貌取人。

    因为尹仲长得比较凶恶,虽然没有鳌少保那豹子头零充的造型,但现在这个形象看起来也很凶恶,所以王舞这个颜值党就认定了尹仲是个坏人。

    嗯。

    在颜值党的眼中,好人都是长得好看的,坏人都是长得凶恶的……

    没毛病。

    “本仙子好歹活了这么多年,自然懂得一些察言观色之术,这个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王舞说道。

    “你是看的他长得凶恶,所以才觉得他不是好人的吧?”苏昊说道。

    “没有的事。”王舞连忙道:“本仙子岂是那种肤浅的人?”

    “你不肤浅才怪!”苏昊翻了个白眼,懒得再跟王舞神识传音下去了:“我要去帮他解决问题了。”

    “先等等,群主,我有话要说。”王舞连忙道。

    “你要说什么?不是说好了就一个问题的吗?你现在都说了几句了?”苏昊没好气地道。

    “嘿嘿,我确实只想问一个问题,后面不都是你在问我么?”王舞嘿嘿笑道。

    “快点说!”苏昊有点生气地道。

    “群主,你真的要帮他将那个叫龙博给抓起来吗?”王舞问道。

    “嗯,我确实考虑过,但我仔细一想,觉得抓人是不对的,我们可以跟他合作的。”苏昊说道。

    “合作?”王舞惊讶地道。

    “没错,就是合作啦,尹仲要的是童氏一族的灵镜,而龙博他们想要的是解除水月洞天的冰封,双方之间本来就没什么冲突,至于尹仲跟童氏一族的仇恨,这都过去五百多年了,多大的仇,多大的恨,也该消失了。”苏昊说道:“何况尹仲的女儿都没有死,现在是待在水月洞天里地狱岩之下,尹仲这个女儿控,要是见到了她女儿,还会有心思去报仇么?”

    “对于一个女儿控来说,没有什么比女儿更重要的了……王舞,你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呃,没看出来啊,这个长得如此凶恶的家伙,骨子里居然是个女儿控!”王舞惊叹道。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没听说过这句话么?”苏昊问道。

    “我还真没听说过。”王舞说道。

    “……”

    苏昊无语了半晌,然后对王舞神识传音道:“好了,我要去劝说他放下仇恨,选择与龙博合作,你别在旁边给我添乱哦!”

    “群主你就放心好了,我不会在关键时刻给你添乱的!不过,我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愿意回答就回答,不愿意回答就算了,我不强求的。”王舞说道。

    一个问题又一个问题,这都多少个问题了?

    你当我是十万个为什么,保证能回答出来你的所有问题么?

    苏昊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

    “你问吧。”

    “嘿嘿,群主,尹仲的女儿长得漂亮么?”

    “你想做什么?”

    “我就是好奇而已。”

    “你觉得尹天雪长得漂亮么?”

    “尹天雪是谁?”

    “就是咱们刚才遇到的那个小姐姐。”

    “她啊,长得还可以,虽然没有本仙子漂亮,哎呀,本仙子这是天生丽质,不是后天修炼出来的,她比不过本仙子,也是情有可原的,但她确实是个漂亮的美人。”王舞极其自恋地道。

    呕~~~

    苏昊有种想吐的冲动,真想拿王舞当初不修边幅的照片来给她看看,让她明白不能睁眼说瞎话。

    “尹仲的女儿跟尹天雪差不多。”苏昊说道。

    “她们俩长得一模一样?”王舞惊讶地道。

    “怎么可能呢?”苏昊翻了个白眼,说道:“我只是说长得像,没说长得一模一样,尹天雪也是尹仲的后代,尹仲的女儿也是尹仲的后代,算起来还是尹天雪的祖宗呢。”

    “她们长得像,也并非没有可能,但要说一模一样,就不可能了!正如这个世界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叶子,同样不存在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不管怎么说,她们都是两个人。生活方式不同,生活习惯也不同……不熟悉的人或许分辨不出来,但要是熟悉的人,绝对能看出她们的不同来。”

    “群主,我懂,你不需要给我解释的。”王舞说道。

    “我这才不是在给你解释,我只是一时嘴快说多了而已。”苏昊说道。

    “呵呵……”

    王舞笑而不语,似乎在无声的嘲笑着苏昊死鸭子嘴硬。

    笑吧,笑吧,你这个时候笑得开心,我到时候让你哭出来……哼,你就等着本宝宝爆你的黑历史吧!

    苏昊在心里腹诽了一句,没再理会王舞,而是重新回到水银池旁边,看着随着水银而动的尹仲说道:“尹仲,你在一开始就做错了,你不应该去抓龙博他们的,而是应该跟他们合作。”

    “群主,童氏一族的人都该死,我是不会跟他们合作的!”尹仲怒吼道。

    “你这就太极端了,想想你的女儿,你不想见她了么?”苏昊说道。

    “凤儿……”尹仲轻声呢喃道:“我的凤儿……”

    “你的女儿就在水月洞天地狱岩下面受苦呢,你早点找到她,她就不用受苦了,所以……你没必要将龙博他们抓起来,选择合作是最好的办法。”苏昊说道。

    “群主,现在我就算要跟他们合作,恐怕他们也不会答应了。”尹仲苦笑道。

    “没事,接下来就交给我了,不过在此之前,需要先把你的伤给治好了,你这副虚弱地样子,可没办法去水月洞天。”苏昊笑着说道。

    “我的伤只有灵镜才能治好,其他手段我这五百年都试过了,治标不治本,就算一时治好了,还是会复发的。”尹仲说道。

    “那是因为你没有遇到一个神医,现在这里就有一个神医……喂,王舞,接下来看你的了!”苏昊扭头看着王舞说道。

    “我?”王舞有点懵逼:“群主,我没学过医啊!”

    “没学过医不要紧,你会炼丹啊,看看有什么丹药能治好他的,我相信你哦。”苏昊说道。

    我不相信我自己啊……王舞在心里吐槽着,但却静下心来,仔细的回忆着各种丹药的功效。

    别说,真被她想起了一种丹药。

    “我想到了一种丹药,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用,先说好了,吃死人了不能怪我。”王舞说道。

    “你的丹药有毒啊,还能吃死人?”苏昊忍不住翻起了白眼。

    “药是不能乱吃的!”王舞说道:“谁知道他以前是怎么治病的?万一吃了我这丹药,跟他以前吃的药犯冲,那是会死人的。”

    “我觉得吧,你不用担心吃死人的问题了,尹仲他是不死人,只要在这个世界,他就是不死的。”苏昊说道。

    “这么厉害!”王舞惊讶地道。

    “呵呵,就是这么厉害,你快点拿出丹药来吧!”苏昊笑着说道。

    “我的丹药很贵的,总不能免费拿出来给他用吧?”王舞突然说道。

    “你想怎么样?”苏昊问道。

    “当然是要医药费了!”王舞理所当然地道。

    “只要能治好了我的伤,我愿意付医药费。”尹仲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哦。”王舞高兴的笑了笑,然后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个白瓷玉瓶,倒出一粒碧绿丹药:“张开嘴!”

    尹仲依言照做,张开了嘴。

    王舞操控着那粒丹药,缓缓地移动到了尹仲的嘴里。

章节目录

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炫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炫荒并收藏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