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嘤嘤,你要记住了,这是你的大名!”王舞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严肃地说道:“你的小名就别往外说了,只有我知道就可以了,从今往后,你在外就以韩嘤嘤的大名行走,明白了吗?”

    别说,王舞这一本正经的样子,还真有点得道高人的风范,让韩幼娘,哦不对,是韩嘤嘤下意识的相信她。

    “师父,我知道了。”

    韩嘤嘤怯生生地道。

    王舞的正经样子只持续了一两分钟,然后又恢复了无节操状态,笑呵呵的看着韩嘤嘤道:“嘤嘤啊,你先在这里等着,为师有事要出去一趟。”

    “嗯。”

    韩嘤嘤乖巧地点了点头。

    “真懂事,比我那个大徒弟可爱多了。”

    王舞吐槽了一句,然后走出了房子,操控翠竹剑,御剑而飞,化作一道碧光,消失在了韩嘤嘤的视线之中。

    在王舞走后,韩嘤嘤回到了小屋子里,一个人悲伤的哭了起来。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她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知道自己恐怕很难见到爹娘了,一时悲上心头哭了起来。

    王舞给她的起的这个“嘤嘤”的名字还真是名副其实啊。

    “阿爹阿娘,我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嘤嘤嘤……”

    韩嘤嘤小声地啜泣着,发出了嘤嘤地声音。

    而就在这个时候,王陆晨练归来,刚来到了房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嘤嘤嘤”的声音。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房子里只有我一个人,那么……这‘嘤嘤嘤’的声音是谁的?”

    “难道是我那没节操的师父大人的?”

    “我了个去!”

    “没想到师父大人也会‘嘤嘤嘤’的哭,她这是怎么了?被人始乱终弃了吗?”

    王陆脑洞大开,然后推开了房门,入目所示的,不是“嘤嘤嘤”哭个不停的师父大人,而是一个小女孩。

    “呃……”王陆傻眼了。

    韩嘤嘤也傻眼了,哭声也就此戛然而止。

    “你是谁呀?”王陆问道:“怎么在我家里?”

    “我叫韩嘤嘤,是师父带我回来的。”韩嘤嘤擦干了眼泪,怯生生地说道。

    “师父?”王陆惊讶地道。

    “是一个漂亮的仙女姐姐,她让我管她叫师父……”韩嘤嘤如实道来。

    “我那个没节操的师父大人又收了一个徒弟,该不会有什么隐情吧?”王陆开了个脑洞,对韩嘤嘤的身份有了一个特别大胆的猜测。

    “你是师兄么?”韩嘤嘤低着头,偷偷地看了王陆一眼,然后小声地问道。

    “嗯。”王陆点了点头,说道:“我是你师兄,我叫王陆,你可以叫我的名字,也可以叫我大师兄,还可以叫我王陆师兄,随你喜欢啦,你叫什么?”

    “我叫韩嘤嘤。”

    韩嘤嘤怯生生地说道。

    “韩盈盈?”王陆赞叹道:“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是个好名字!”

    韩嘤嘤默然不语。

    “盈盈啊,我那无节操的师父大人,是怎么收你为徒的?”王陆好奇地问道。

    “他们要放火烧了我,师父救了我,带我来到这里,说要收我为徒……”韩嘤嘤小声地道。

    放火烧人?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玩这一套?

    王陆怜悯的看了韩嘤嘤一眼,然后我微笑着道:“盈盈,你受苦了,以后不会再遇到这种事了,我们那个师父是没节操了点,但人还是挺好的……”

    韩嘤嘤没说话,只是点着头。

    ……

    灵剑山巅。

    一座精致的竹子搭建的小屋之中,灵剑派的掌门风吟真人正在占卜。

    自从十多年前的那次占卜出错之后,风吟真人每年都会来此处占卜一次。

    “师兄,我回来了!”

    王舞御剑而来,落在了小竹屋前,收起翠竹剑,然后冲进了小竹屋。

    “师妹,你忘了敲门了。”风吟真人说道。

    “喂,师兄,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乎这些繁文缛节?我跟你说啊,出大事啦!”王舞说道。

    “师妹你借灵石不还被人追到灵剑山来讨债了?”风吟真人问道。

    “不是这个啦,我凭本事借到的灵石,不还又怎么了?何况我借灵石的时候用的是你的名字。”王舞说道。

    “什么?”风吟真人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骗你的啦,师兄,不过出大事是真的。”王舞笑着说道。

    “你说吧。”风吟真人淡然地道。

    “师兄,我这几天不在灵剑山是有原因的。”王舞说道。

    “我知道。”风吟真人点了点头,说道:“你偷偷地去了华师妹的逍遥峰,砍了十多棵古树……所以才跑路的。”

    “不是因为这个啦。”王舞摇头道。

    风吟真人看着王舞不说话。

    “好吧,我承认是想躲着华师妹,但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王舞说道。

    “主要原因是什么?”风吟真人问道。

    “我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王舞说道。

    “什么?”风吟真人又瞪大了眼睛,一脸懵逼的看着王舞:“师妹,你是认真的吗?”

    “我当然是认真的啦。”王舞说道。

    “你是怎么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的?”风吟真人问道。

    “先等等啊,我问问能不能说,然后再告诉你。”王舞说完这话就进入了次元聊天群。

    问问再说?

    师妹这是要问谁?

    风吟真人收起了心中的轻视,转而严肃地看着王舞。

    ……

    次元聊天群。

    王舞进群后,发现沙雕群员们都在,依旧在乐此不疲的水群,似乎这是个特别有意思的活动。

    岳不群:“我觉得王舞仙子是个挺好的人,群友遇到了危险,还能挺身而出,实在是我们聊天群的楷模啊,某人要好好地学学了!”

    张无忌:“王舞仙子满足了我心中的关于仙子的想象,仙子果然都是好人……”

    陆小凤:“人都没在群里,你们这么说是没用的。”

    张无忌:“我说的都是我的真实感受。”

    岳不群:“我也是真实感受。”

    王多鱼:“你们俩就做舔狗吧,舔狗到了最后还是一无所有,我觉得吧,我这没节操的老姐跟我是一样的,死要钱,不要脸,只要肯给钱,叫爸爸都是可以的。”

    陆小凤:“我给你100积分,你叫我一声爸爸好吗?”

    王多鱼:“你敢给,我就敢叫!”

    陆小凤:“算了吧,我现在是身无分文了,就算想让你叫爸爸,也付不起积分了,张兄哪里有积分,你找张兄叫爸爸吧。”

    张无忌:别开这种玩笑了,我是不会参与的。”

    王舞:“你们真是够无聊的,闲得蛋疼了是吧?

    @苏昊,群主,我找你有事,收到,请吱一声。”

    苏昊:“吱。”

    我只是让你出个声而已,没有让你真的吱啊!

    王舞:“群主,你好样的。”

    苏昊:“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王舞:“我就是想问问,我能不能把聊天群的事告诉别人?”

    苏昊:“当然可以了,你要说就说,聊天群没有限制不让告诉别人,还有其他的事吗?”

    王舞:“没有了。”

    苏昊:“韩幼娘在你哪里如何?”

    王舞:“挺好的啦,本仙子可是一代名师,还能照顾不好一个小丫头片子吗?”

    苏昊:“感觉你在胡说……”

    王舞:“群主,不要污蔑我啊,你要是不信的话,我让嘤嘤亲自来告诉你。”

    苏昊:“嘤嘤是什么鬼?”

    王舞:“我给韩幼娘起的新名字啊!总不能一直叫她的小名吧,所以我给她取了一个大名,就叫韩嘤嘤,你们说这个名字好不好听?”

    好听你个大头鬼啊!

    你这起的什么破名字?

    我突然有种预感,等韩嘤嘤长大后,绝对会拎着剑追杀你的!

    王舞,你就继续作吧!

    苏昊:“韩嘤嘤就韩嘤嘤吧,你高兴就好,不过你要小心了。”

    王舞:“我小心什么?”

    苏昊:“小心被韩嘤嘤追杀啊。”

    王舞:“群主,不要诅咒我好不好?”

    苏昊:“我这可不是诅咒,而是真心实意的告诫,谁让你给她起了这么一个坑的名字。”

    王舞:“我觉得不吭啊,肯定是群主你多想了……我要下线了,你们慢慢聊吧。”

    说完这话,王舞便下线走人了,表现在风吟真人面前的,就是王舞睁开了双眼。

    “好了,师兄,群主已经同意了,现在我要向你详细的说明一下我遇到的‘仙缘’。”王舞说道。

    重音在“仙缘”这两个字上。

    风吟真人点了点头,说道:“师妹你说吧,师兄撑得住。”

    王舞想了想,笑着说道:“师兄,你先把掌门之位传给我吧?”

    “师妹,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想要担任灵剑派的掌门,你要先戒了酒色财气,然后将修为提升到元婴期。”风吟真人说道。

    “呵呵,那还是算了吧。”王舞笑着说道:“我捡到了‘仙缘’,加入了一个神奇的聊天群,这里面的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都点乐不思蜀了……”

    “咳咳,师妹说重点。”风吟真人咳嗽了两声。

    “重点就是我在聊天群的商店里买了穿越符,然后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王舞说道。

    “你这重点好简单啊。”风吟真人忍不住吐槽道。

    “师兄你让我说重点的。”王舞说道。

    “你再说的详细点!”风吟真人说道。

    “要我说重点的是你,要我说详细点的也是你,师兄你是不是老年痴呆了?”王舞吐槽道。

    “你再这样下去,我就要你还借我的两万块灵石了。”风吟真人威胁道。

    “我们不是两清了吗?”王舞疑惑道。

    “有字据吗?”风吟真人问道。

    “我了个去!师兄,你好阴险!”王舞翻了个白眼,没忍住骂了一句。

    “呵呵……”风吟真人笑而不语。

    “好了,师兄,我说重点还不行吗?”王舞郁闷地道:“我加入聊天群后,被群主委托了一个任务,前往另外一个世界救人……我救了人之后,把那个小女孩也带回来了,现在她是我的二徒弟了,师兄,是不是该多给我发一份补贴?”

    “我怀疑你是编了个故事来骗补贴的。”风吟真人说道。

    “师兄,我是那种骗补贴的人吗?”王舞愤愤不平道。

    “你是。”风吟真人点了点头。

    “我说的是真是假,你去我无相峰看看就知道了,真是的,我一片好心,你却当成了驴肝肺,太可恶了!”王舞抱怨道。

    “好吧,师妹,我相信你说的话,这就是你跟我说的大事吗?”风吟真人问道。

    “师兄,我有一个计划。”王舞说道。

    “你说。”

    “我们移民吧。”

    “啥?”

    “我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发现那个世界的灵气含量比我们九州大陆还要多,所以……我们移民吧。”

    “这……”风吟真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师兄,机会难得哦!”王舞说道。

    “我再考虑一下。”风吟真人说道。

    “也是,我现在没有那么多穿越符,一张穿越符要100积分,我才**万积分,只够买几千张穿越符的,不足以带着九州大陆一起穿越过去……”王舞小声的嘟囔着:“是时候开启新的功法推演计划了,我要创造一门新的功法……师兄,我先回无相峰了。”

    “师妹,你……”

    没等风吟真人说完,王舞就冲出了小竹屋,操控翠竹剑,化作一道剑光远去了。

    “师妹虽然看起来不正经,但想来不会在这种大事上跟我开玩笑的,所以……该召集长老们讨论一下了。”

    风吟真人不知从哪里掏出眼镜来戴上,然后施法掐诀,召唤出几只纸鹤来,小声地嘟囔了几句,目视着纸鹤消失不见。

章节目录

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炫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炫荒并收藏从宝莲灯开始的聊天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