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阳哪里还猜不到他筑基的目的。

    他是想为正芳报仇。

    陈阳摇头:“真人,抱歉。”

    刘正国眼神一黯,久久不语。

    陈阳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刘正国身上散发着强烈的负面气息。

    整个人,就像一个专门收集负面气息的盒子,让人压抑极了。

    “明天送别正芳,我会离开常道观…”

    “真人,不要冲动。”陈阳吓了一跳。

    刘正国挤出笑容:“别乱想,我只是打算去山顶闭关一段时间。什么时候筑基,什么时候下山。”

    旋即道:“让你为难了,抱歉。”

    陈阳问:“真人去山顶修行?青城山山顶?”

    刘正国一笑,嗯了一声,说道:“我先过去了,你也去吧。”

    望着刘正国离开的背影,陈阳想起刘元基说的有关青城山顶的一些话,不由更加好奇。

    他走回去,坐在杜长恒身旁,压着嗓子道:“真人刚刚说,他要去山顶闭关,我觉得他状态很不好……”

    杜长恒道:“这是师叔自己的决定,回来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了。”

    “山顶不是不安全么……”

    “你知道山顶有什么吗?”

    “有什么?”

    “一座道观,一座寺院。”

    杜长恒道:“师叔祖常年在山顶道观修行,普照寺的**师也在山顶。师叔上去,是住持师伯同意的。有师叔祖照应,没什么问题的。”

    “哦,这样啊。”陈阳松了一口气。

    他还真以为刘正国上山,是要做什么极端的事情。

    “玄阳,我师父请你过去。”

    妙法握着手机走过来,说道。

    “金圆住持也来了?”陈阳好奇道:“他的伤,好了?”

    妙法道:“好多了。”

    而后道:“师傅在黄帝祠等你。”

    “好,我这就过去。”

    陈阳站起来,与几人打了个招呼,便是向着黄帝祠走去。

    黄帝祠在天师洞,天师洞则在三清殿后面。

    青瓦红顶,四角雕鸾,气势恢宏。

    门前竖着一块“轩辕黄帝祠碑”。

    走进黄帝祠,里面有两人。

    金圆与玉轩。

    金圆的灼伤的确好了,脸上灼伤的皮肤已经全部好了,看不出来受伤的痕迹。

    玉轩真人的精神状态也很不错。

    “来了。”两人见他来了,笑着道:“过来坐。”

    陈阳走过去,盘膝坐在蒲团上。

    他从两位真人,偶尔露出的微妙表情与眼神,看出了一些东西。

    “玄阳,最近有人找你吗?”金圆住持问道。

    陈阳问:“不知道真人说的,是什么人?”

    玉轩看着金圆:“别说的这么隐晦,人家帮了你我,该说就说,别那么多忌讳。你真觉得惹祸上身,就先离开,我来跟他说。”

    金圆尴尬一笑:“说的哪里话。”

    旋即脸色凝重:“龙血龙髓的事情,恐怕瞒不住了。”

    陈阳哦了一声,不觉得意外。

    刘正国都能猜得到的事情,稍微细心一点的,都不难猜出来。

    玉轩道:“你注意一点,如果有人找你,就说没有。不用管他们,他们就是想从你这里捞便宜。”

    “哼!不付出,净想着占便宜,天底下哪里有这种好事?”

    陈阳问:“都有哪些人?”

    玉轩道:“太多了。”

    “最近有人上门找你吗?”

    陈阳想了想,说道:“有一个,但我不认识他。”

    “只有一个?看来大部分人还在要脸的,但也要不了多久。你知道这次正芳的送别法会,来了多少人吗?”

    陈阳摇头。

    玉轩道:“各大道观的监院,就有十七个,直接过来的住持,有九个。”

    陈阳问:“真人的意思是……”

    玉轩道:“他们是来参加送别法会的,但谁也说不准,是不是还有别的目的。毕竟,以往这类法会,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容不得我不乱想。”

    “谢谢真人提醒。”陈阳感谢道。

    玉轩道:“是我感谢你才是,没有你的龙血龙髓,我下半辈子基本上废了。是你,让我这把老骨头还有用武之地。”

    “唉……”玉轩长叹一声:“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金圆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他们最多就是询问,你说没有,他们也就明白你的意思。毕竟这种东西,修行的人都想要,但他们还是有底线的。退一步说,龙是你屠的,你就是直接把龙尸带走,谁敢说什么,谁能说什么?”

    “他们有这份本事,自己去屠就是,也没人拦着。”

    陈阳点头,他没想到这件事情,居然也能引来麻烦。

    刘元基说的还真对,修行之人对金钱或许不在意,但对这类东西,很少有人能拒绝诱惑。

    陈阳上了一炷香,从黄帝祠出来。

    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偌大的院子空荡荡,大家都休息了。

    陈阳也回到客房。

    他跟刘元基、玄玉、法明一个屋子。

    玄真是单独的一个屋子。

    不是他娇贵,实在是太累太累,也是常道观主动给他安排的。

    陈阳今天就见了玄真一面,话都没说几句。

    简单的洗漱后,陈阳和衣而眠。

    “喂,玄阳。”睡在对面的刘元基,伸出一条腿踹了踹他。

    陈阳闭着眼睛道:“干嘛?”

    刘元基道:“外面的月亮蛮圆的,要不要出去赏月?”

    “……”陈阳无语道:“今天下雨,哪里来的月亮?而且我跟你一个大男人,赏什么月?你有病就去医院看,别放弃治疗。”

    “不去就算。”刘元基又把脚伸到法明和玄玉那边:“喂,去不去尿尿?”

    两人:“……”

    刘元基道:“陪我去呗,我怕黑。”

    法明叹了口气,掀开被子下床道:“走吧。”

    刘元基道:“玄玉,一起啊。”

    “不去,我没尿。”

    刘元基道:“去了就有了。”

    他半拖半拉的把玄玉拖下来了,三人出了屋子。

    屋子外面。

    刘元基没去厕所,蹑手蹑脚的跑到旁边仁平几人的屋子,也不敲门,直接推开。

    过了一会儿,屋子里四个人被他带出来了。

    玄玉和法明对视:“他干嘛?”

    法明思忖几秒,说道:“我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章节目录

道观养成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怜黛佳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怜黛佳人并收藏道观养成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