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说。”

    “法然,去泡几杯茶水。”

    静通请几人坐下,此地简陋,椅子也就只有几张。

    这位年长道长坐下,其他人就只能站着了。

    好在他们也不是很介意。

    “这位是玄阳道长,陵山道观的住持。”

    静通为他介绍道。

    年长道长感到意外,旋即对陈阳抱拳:“贫道张继先,天师府弟子。”

    “张道长好。”陈阳还礼。

    静通问道:“尊师有什么话要转告贫道?”

    张金科道:“家师说了,真人若是无去处,可随时前来龙虎山,山上道观许多,真人可随意选一座作为修行场所。”

    静通道:“替我谢谢尊师。”

    张金科道:“不知道真人是什么意思?”

    静通一笑:“鬼谷洞才是我的根。”

    “我懂了。”张金科点点头,说道:“二十年前的事情,家师已经清楚。当时天师府沉默以对,师傅对此事感到分外抱歉,希望有所补救。但真人既然不愿,家师自然不会勉强。”

    “这次的中州道协武术交流会,也来请我天师府,被师傅拒绝了。”

    “交流会对鬼谷洞的威胁极大,师傅说了,若是真人无法应对,可前来天师府,师傅愿意出面调解。”

    张金科语气轻缓的将这些话,慢慢说出。

    静通微笑:“替我谢过尊师。”

    “好,那我就不逗留了,时间也不早,还得赶车回去。”

    静通真人送着他们走了一会儿,回来后,余静舟与法初也过来了。

    余静舟询问了陈阳,得知刚刚张金科说的话。

    此刻见到静通,直接就是轻哼道:“感到抱歉?我看他们就没觉得有什么抱歉。嘴上说的倒是好听,真要帮忙,还要我们登门去请?”

    陈阳也觉得对方说话有点奇怪。

    哪有这样帮忙的?

    以天师府的地位与能量,想要制止云梦观的行为,或许不能直接硬来。

    但施加压力不算很难。

    而且,既然知道当年真相,为何不主动帮忙澄清?

    反而是这般高高在上作态,让人觉得他们是在端着架子。

    “别管他们了。”

    静通摇头,看向情绪低潮的法初:“过几天要参加交流会,你和法然都得上场……”

    法初忽然打断问道:“常道观会来人吗?”

    此话一出,静通与余静舟皆是看了过来。

    “应该会来吧。”余静舟不太确定。

    按理说,中州除了鬼谷洞外,并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有名道观以及道承。

    常道观这等仙家道观,可瞧不上。

    但世事无绝对,常道观若是知道交流会的目的,或许会过来。

    “先吃饭吧。”

    静通说道。

    法初没怎么吃东西,匆匆的吃了几口米饭,就放下碗,独自一人出去了。

    余静舟道:“让他多去想想,不见得是坏事。”

    法然吃完饭,也匆匆的跑出去了。

    等陈阳在残破的凝真观里,看见两人时,就见法然从口袋里拿出巧克力递给他。

    “师兄,吃块巧克力,很甜的。”

    “你吃,师兄不饿。”

    “啁啁~”

    百灵鸟飞来,站在他的肩上,眼神慈爱的看着他。

    “法初。”

    陈阳站在断裂的院墙外,忽然问道:“后天就是交流会了,准备好了吗?”

    “准备……”

    法初茫然的摇头:“我要准备什么?”

    “准备迎战。”

    陈阳道:“目前可知已经参加交流会的,有云梦观,五仙观,太和宫。你对他们有几分了解?”

    不等法初说话,陈阳道:“一个都不了解,是吗?明天我陪你下山,去这三家道观走走。”

    “可是……”

    “要不要去,晚上告诉我。”

    陈阳说完就离开了。

    余静舟不可能一直在他身边陪着他,以后他也是要独当一面的。

    他与陈阳年龄相仿,但却少了几分主见。

    别看余静舟性格这般暴烈,但对法初却保护的相当好。

    甚至可以说是一直将他护在身边。

    这就导致,他需要花一段时间,去改变以前的生活习惯,面对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

    陈阳就在鬼谷洞四周转悠着,两口古井值得一看,这里面的井水清冽甘甜,落叶掉入水里竟都不会腐烂,连一丝异味都没有。

    而且整座山谷,有丝丝灵气飘逸。

    虽然比不得陵山道观的灵气浓郁,但也不失为一方洞天福地。

    也难怪云梦观要抢夺。

    “嗡~”

    兜里的手机微微震动着。

    拿出一看,竟是崔光辉同志打来的。

    “你好,崔同志。”

    “你好,道长,在忙吗?”

    “没忙,崔同志有事情?”

    “有点事情,道长有时间吗,我们约一下吧。”

    陈阳道:“贫道现在在外面,如果不是很着急的话,等贫道回去后约。”

    崔光辉问:“大概要几天能回来?”

    “最迟一周。”

    “那行,我等道长回来。”

    他还真怕陈阳告诉他,一年半载之后方回。

    挂掉电话,陈阳才想起来,自己忘记问他什么事情了。

    扫黄打非的,能有什么地方用得着自己?

    吃完晚饭后,陈阳被安排在鬼谷洞里休息。

    洞内空间宽敞,几张木头床简单,铺上被褥直接就能睡。

    而且这里夏天凉快,有开空调的效果。

    陈阳刚躺下一会儿,耳朵动了动,有脚步声靠近。

    一睁眼,一个黑色的身影站在面前,陈阳差点被吓得跳起来。

    “住持……”

    “你…”陈阳拍了拍胸口,真想骂一句。

    法初还没发现他被吓到,说道:“我明天下山,去那几家道观走一趟。”

    “行,早点睡吧,明天再说。”

    “嗯。”

    法初回去了,他是和法然挤在一张床上。

    那张床大一点,并不拥挤。

    黑暗里能听见法然小声说话的声音,但法初并没有回应。

    过了会儿,就都睡了。

    第二天一早,阳光照进山洞,陈阳懒洋洋的睁开眼睛,看着又是一天大好天气,心情也跟着放晴。

    一日三餐,都是山上的野菜,偶尔也有一些肉食。

    奈何陈阳对肉食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

    早饭后,陈阳道:“我跟法初去山下逛逛,法然你去不去?”

    “去。”法然有些兴奋。

    余静舟问道:“去云梦观?”

    陈阳道:“嗯,顺便去转转,也看看这次都有哪些道观参加。”

    余静舟嗯了一声,叮嘱他们路上小心,没说别的什么。

章节目录

道观养成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怜黛佳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怜黛佳人并收藏道观养成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