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福生望着河面水潺潺,耳边听着船上人的吆喝声,呼吸着清晨的新鲜空气,在做着扩肩运动。

    过一会儿又活动活动颈椎。

    他身边围着好些汉子。

    这些人在河边,正边收村里人的鱼,收下王婆子她们特意给送来的新出锅烧饼,将用油纸包的烧饼放在牛车筐里,边说笑。

    宋福生嘱咐富贵他们:

    第一批人手基本上就差不多了,这最后几天招工,就不要在城镇和附近村里转悠了。

    要下沉下去。

    拿着咱们知县给开的介绍信,赶车去真正的偏远山区转悠转悠。

    虽然我们会辛苦一些,我们在哪里招工都是招,并不缺干活的人手,但是想想偏远山村的人,他们更需要就业机会。也能招上来更加吃苦耐劳的老实汉子。

    啊?往远了走走。

    富贵他们连连点头:“没问题。”

    比起能让更多穷苦的汉子养得起一家老小,别让他们想靠老实出力气都求助无门,多走点道不算啥。

    宋福生又问富贵王忠玉他们:“这段日子有没有遇到过什么难处?”

    就是这个话题给宋福生逗笑了。

    因为富贵说了,啥花花事都有。

    有那村长想拿捏出村打工的汉子,不给出证明的。

    咱就说啦,以防刁民里正做出这种事,所以咱们家是有第二条的,里正不给出证明,就去村里寻十户人家作保。

    你要是一个村里连十户人家都处不好关系,那不好意思,说明你这人也不咋滴呀。

    就有那种来招工的反应,他们村现下有卖“具保书”的,给点粮或是花银钱换。

    还有硬与富贵他们套关系的。

    就是“九族”的关系实在是不好套,最初老家不是这里的,“根”不在这,就攀不上那种拐了弯的你七姑奶奶三妹子四舅子大嫂子之类的。

    就出现,说以前摆摊卖大排档时,和咱们摊子相隔不远,或是说来咱家吃过面条之类的。

    一点不夸张,这关系让他们攀的,给咱们都整的一愣一愣。

    要知道,眼下“千里马”真的很好招人,一方面是民众才打完仗过的苦。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待遇好。

    在这年头,宋福生给的工资很高了,押运一趟来回一个月俩月的,补助更好。

    而且凡是“上班”时间,千里马管吃管喝,甚至家离的远还管住。

    这对于许多乡下汉子来讲,那不就等于挣的银钱全能攒下?

    富贵与福生学这些时,只当简单汇报,说个乐子,不以为意。

    他们这几位代表“千里马”招工的小头目,早就能做到拿那些花花事当小菜一碟,搭眼就能看透,自个就能解决。

    可当富贵学另一件小插曲时,露出些不高兴了。

    学他、王忠玉、宋福寿曾经去过一个村,说他们只招工好人,结果却无意中听见,那个村里人在私论他们仨不像好人。

    得亏那个村的里正识字,也知晓九族有匾的事,要不然差些被那里的村民给暗戳戳举报到镇上。

    富贵不高兴,宋福生却笑坏了,真心觉得不怨那个村的村民。

    你瞅瞅那仨人形象:富贵发型那样,宋福寿眼瞎一只,王忠玉屁股有伤,现在走道还有点瘸。

    一瞎、一瘸、一个边说话边甩头发的,冷不丁出现在陌生的村里,哈哈哈哈。

    “驾。”

    “驾。”

    几台牛车清早出发了。

    “呵呵,慢些,”宋福生脸上带着笑意与富贵他们挥手。

    宋福生家里。

    此时,满村里人都干了不少活了,宋茯苓才睡眼惺忪的坐起身。

    就这,她还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头发披散着,身上围着粉花被,眼神透着迷茫打哈欠流出眼泪,用手揉眼睛。

    老太太听到动静,掀开帘子探头瞅了瞅:“醒啦?”艾玛,要急死了,再不醒,饭就得热第三遍,她还有好些活要干哪。

    “奶,我娘呢?”

    “她出去了,找你娘干啥呀?饭给你煮好了,衣裳也给你平整的铺在手边了。你就穿那身,昨日的给你洗了。”

    宋茯苓没回答,慢慢的扭动头部,看向窗外,可能是没看清,又慢腾腾的,还得拖拽着棉被围着,凑到窗边。

    就这动作,马老太感觉都看不得,看见一回,就能急的她闹心。

    “噢。那奶,你进来呗?”

    “怎的了?”

    “我那什么,出血了,这棉被褥子都要拆了洗。”古代的身体第一次来月经,给棉被褥子蹭的到处都是。宋茯苓自己都纳闷:我睡觉这么不老实吗?不能呀。

    马老太急忙掀开孙女被子一看,“……”

    看看血,又看看孙女,心想:还口口声声小呢,这可真是可以嫁人生娃了。

    “你等着,奶这就给你整些草木灰去。”

    “嗳?不用!”

    过一会儿,祖孙俩又小声争吵了起来:

    “我说了,我不垫那个,我要找我娘,这玩意也不要了,扔灶坑烧了吧,”用布缝的小内内,那都透了。

    然后让娘回来,让娘与爹说,进空间取卫生棉。

    马老太:“怎的就不垫?你不垫,那不中。你岁数小不知,头回来。听奶话,污血要流几日的,不垫,该边走道边往下滴滴答答血啦。”

    又将孙女要扔灶坑的小内内捡回来:“啥玩意就不要了甩手就扔,洗洗呗?”

    “你洗完我也不要。”

    “个败家子,你不要,我要,我给剪开当抹布用。”

    “奶,那东西能当抹布?”

    宋茯苓眼睛睁的圆溜溜的冲灶房喊道,您老怎么不当屉布蒸馒头用!

    就在这时,外面也传来嘈杂的声。

    钱佩英推了下宋福生:“快进院吧,你这是干啥?”

    “我还想问她要干啥?大早上,我心情本来挺好的,她提亲!”

    钱佩英只能哄他:“你顾忌顾忌身份,啊?”

    宋福生边进院,边气哼哼扭头指向门口道:“我这就够顾忌身份的,换以前,我都得追她二里地用鞋丢她。”

    村里有没下地的人家都知道了,今早云中县来了位媒婆登门,求亲宋福生之女,没等说上两句,就让宋福生给骂跑。

    任公信坐在饭桌前,用大葱蘸下酱,咔嚓一咬,听说这事,他嗤笑一声:“一个特娘的小伍员外,也想求娶福生的金贵苗?竟扯犊子,真是不想活了。”

    咕噜噜一口气喝掉半碗稀粥,心想:比他还能作死。

章节目录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YTT桃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YTT桃桃并收藏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