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谢允虽然回来过,但是大多时候都是在学校,她知道有个小姑子的在,每个月定时给家寄谢伶俐需要的钱,但是她很少见过。

    就算见过那一两面,这时候也都记不太清楚了。

    加上那时候的谢允又瘦又小,存在感特别低,不说话就让人注意不到她的存在。

    跟现在这个气质满满的女人完全不是一个人,说以,谢家大媳妇根本就没认出来。

    看着谢老太太在给一个小姑娘磕头,走过去把老太太拉过去。

    “娘,你这是做什么呢?”

    老太太这时候双眼浑浊,磕的头上都红了,嘴里还不住的说着:

    “阿妧......是我该死......是我对不住你......”

    谢家大媳妇心中咯噔一声,她之前在丈夫喝醉之后听丈夫说起过这一桩密事,当年一个怀孕的女人如何到他们家避难,后来又是如何,才有了他们家在城市立足的资本。

    他们家现在在京城算是家庭条件不错,都是因为那女人随身带的东西比较值钱。

    现在看着谢老太太这样,她立马就想到了这件事情。

    大媳妇这时候喝止住了谢老太太。

    “娘,您胡说什么呢?这就是一个小姑娘!”

    谢老太太这时候神色清明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季小凡,想到了自己刚才是癔症了。

    那个噩梦缠了她三十多年,心里的防线早已经承受不住了。

    大媳妇要扶着谢老太太坐过去,谢老太太看着沙发上坐着的季小凡,依旧不敢靠近。

    谢家大媳妇知道,这些人只怕跟那个女人有关系,婆婆看到她们只会更害怕。

    “我不管你们来我家是什么目的,现在请你们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们。”

    季小凡却笑了。

    早在刚才,季小凡已经让韩景沉报了警,这会警察已经在路上了。

    季小凡站了起来,她手里的水果刀还在,谢老太太看到季小凡的时候,身上一抖。

    谢允的手从林致远的掌中抽了出来,朝前走了一步。

    “我的家人呢?你当初认识我的母亲,那我的父亲呢?他在哪儿?他是谁?”

    谢老太太惊恐的看着季小凡,这时候脑子里都是蒙的,看着这姑侄两个长得这么像,谢老太太脑子里想到了因果报应几个字。

    如果不是报应的话,一个山村里的,一个跟在来了京城,怎么会在三十多年后的现在又遇到?

    谢老太太这时候缩在大儿媳的身边,一副收了惊吓的样子摇着头。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先生是谁,他把阿妧养在H市,每隔一段时间就过来看看阿妧,我不知道他是谁,我只听他们两个争吵的时候,阿妧喊他什么航。先生的脾气不好,一般他来的时候我都不敢靠近,所以,不知道他叫什么。”

    季小凡微微皱眉,“你刚才又为什么是被养在外面的?”

    季小凡记得刚才谢老太太说阿妧是小三,是被人养在外面的外室。

    “因为......那家的太太来闹过,还说阿妧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先生的,是先生被阿妧迷昏了头,那次闹得太太差点流产,后来先生赶过来,把那家的太太还给打了,说要离婚之类的。我听着他们的争吵,那太太说先生敢离婚,她就去告先生做下的什么事之类的,就那一次,之后那家的太太再也没来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离婚了。”

章节目录

重生神医娇妻驭夫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咸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咸客并收藏重生神医娇妻驭夫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