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博远说完之后,墓碑给他的,只是冷冷的沉默。

    韩博远看着墓碑上少女浅笑的模样,之后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阿鸢,对不起。”

    说完之后,韩博远神色沉重的拍了拍墓碑,之后转身离开了。

    韩博远离开之后,看守墓地的见他坐上车走远了之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等着电话接通后,那人说着:

    “韩太太,韩先生今天来这里了。”

    电话那边是邓红英,没错,邓红英一早就收买了这边墓地的看守人。

    韩博远的两个妻子都在这里葬着,邓红英能从韩博远来的频率知道韩博远的心情。

    而且,韩博远都说了什么,她也能知道。

    最近因为工作忙,韩博远好一段时间没有去了,不过邓红英的话却从来没有断过。

    不过也不用她买,她给了钱,让看守的人买,不管韩博远什么时候去,总能看到新鲜的花。

    韩博远只会以为是她去的,不会做别的怀疑。

    现在邓红英听说韩文渊去了,很是诧异。

    马上国庆了,他不是很忙吗,怎么有时间过去了?

    “哦,他都说了什么?”

    看守的人跟邓红英如实汇报着:“他在第一个韩太太墓地前待了一会,也没说什么,只说了一句‘孩子很好,放心吧。’在第二个韩太太的墓地前站了很久,也说了好些话。”

    邓红英听到这个,更加诧异。

    平时韩博远扫墓的时候,更多的是跟韩文渊的母亲说的多一些,面对韩景沉母亲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是沉默。

    没想到这次他竟然跟之前都不一样。

    “都说了什么?”

    “第二个韩太太的墓地是独立的,周围不好藏人,我只隐隐约约听到说是谁最近懂事了,要把景家的东西给他,还说了对不起。”

    邓红英在听到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心中咯噔一下沉了下去。

    通过这简简单单的两句话,邓红英已经猜到了全部。

    韩博远竟然跟景鸢说了对不起,而且还说要把景家的东西都给韩景沉,这让邓红英有了很大的危机感。

    邓红英嫁给韩博远的时候,就知道了景家留给韩景沉的东西。

    那时候都是韩博远的母亲收着,后来韩博远的母亲去世,交给了韩博远,韩博远整天工作任务忙的焦头烂额,哪里有精力管这些。

    景老爷子留下的,都是不动产,京城中大片大片的地产,房屋地契已经被他买断,当年动乱的时候,一套房子换口饭吃的年代,让景家抄底了。

    不过景老爷子这个人低调,当时没人知道他有这么多的房产。

    而且,不仅仅是京城,景老爷子那时候目光远见,在几个要塞城市也都购置了房产。

    土地所有的使用权,都是景家的,真金白银买的,都是登记在册的。

    而且,景老爷子生前喜欢收集古董,京城两套大的四合院里面,就好像私人博物馆一样,都是景老爷子收集的。

    那些东西,价值连城!

    韩博远是个视金钱如粪土的人,根本不会打理,那时候邓红英讨好韩老太太,处处尽心,无私的后母形象早已经深入人心。

    几年的婚姻生活,所有人都被邓红英迷惑了,所以,在韩老太太去世的时候,跟韩博远说,邓红英是可以新人的,韩博远才那么相信她,没人接手这些东西的时候,邓红英接手了。

    因为东西是有数的,不怕邓红英贪了。

    房子都出租出去了,那是一笔很大的收入,地契房产什么的,都在韩博远的手里,邓红英没有插手,但是是她一直管理着。

    包括哪些古董,这些年,她在用高仿的,陆陆续续把真迹换出去。

    还有那些房产,虽然她没有地契房产,但是最近几年有开发商占地的时候,她都偷偷拿了一些地契出来,韩博远根本没有怀疑过她。

    而且,那个开发商还是她的哥哥。

    她哥哥的公司,有她一半的股份。

    如果韩博远决定把这些东西交给韩景沉,那么到时候势必会清点,古董倒是好说,就说当年景老爷子收藏的时候打眼了,收藏了赝品。

    但是房产这个真的没法解释,那时候完全没法交差!

    现在无论如何,不能让韩博远把这些东西交给韩景沉!

    小剧场:

    作者君:哇哇,我沉哥竟然是隐形大富豪!

    沉哥:你赶紧去死一死,写的这么坑我,别让我见到你,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凡姐: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沉哥:谁跟她同根生?

    凡姐:她是食言狗,你是黄毛狗,难道不是同根生?

    作者君:......

    (我跟你们说,我狠起来,连自己也开涮!)

    ps:晚安,求票啊!

章节目录

重生神医娇妻驭夫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咸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咸客并收藏重生神医娇妻驭夫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