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王泽跟随单美仙破碎虚空时,一股能量吸引他进入到另外世界,在这时候单美仙终于见到师尊的样子,惊讶师尊居然不是一个老头,对王泽眨了眨眼睛,然后投入到另外一个世界。

    王泽也是衷心祝福丫头,期望能有缘再见,然后,他终于苏醒了,只是等他张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不对劲,身体无法动。

    “嗯?”

    接着王泽发现周围圈是一片寒冰,自己被冻在寒冰之中。

    莫非这就是系统所说的能够保住我的肉身方法,把我冻在寒冰之中,只是我该怎么出去啊。

    就在这个时候。

    王思的脑海之中终于响起了久违的声音。

    恭喜宿主,欢迎你归来,人身合一。

    听到这久违的声音,王泽咧嘴笑了一声,尽管想要骂你这个系统可真是把我给害苦了。

    不过却发现心中却有一丝亲切的感觉,怎么说呢,就好似亲人吧。

    好久没有相见了,终于相遇了。

    “喂,系统,现在我该怎么出去呢?”

    听到王泽的话,系统沉默了一下,回道:“宿主,我还以为你会大肆抱怨一会呢,没想到你居然如此平静,看来上次让你人身分离是正确的。”

    “咳咳,我靠,你……”

    王泽刚刚生出那么一丝感动的心彻底冰冷了。

    系统还是那个系统。

    不把人气死绝对不会收口。

    “好了,快点让我出去吧。”

    王泽不再废话,直接说道。

    “这个我也没有办法,不过宿主可以凭着你自身的实力自己冲出去。”

    “我自身的实力,你在开什么玩笑。”

    王泽双眼一瞪,真当他没有眼力么,这片冰封的冰体绝对不简单,他甚至感觉到一丝丝天地灵气的力量,也就说这片冰窖绝对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有人让它形成的,并且使用的人绝对不差,在无上宗师的境界,不然的话无法使出如此威力巨大的招式。

    他在射雕之前只是刚刚踏出先天,虽然在大唐之中他见到了单美仙、林朝英这些无上宗师,甚至连邪帝向雨田这种破碎强者都已经见识到了,但是这不代表他也达到,当然给他时间的话,肯定能突破。

    只是现在他被冰封之中,不是开玩笑么。

    “宿主,吾没有和你开玩笑,虽然你的灵魂和身体分开,但是别忘了,我和你的肉身一直在一起,甚至你的身体一直在吸收这个世界的灵气。体内的内力也一直在增加,所以说你只需要激**内的内力,凭你现在的内力完全可以直接冲出去。”

    说道这里,王泽也感觉到了一股不同的力量出现在体内,在他恢复神识之后,现在扩散到整个身体的经脉之中。

    就像系统说的王泽只需要慢慢的把它激活出来就可以了。

    听到系统的解释,王泽开始仔细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体状态,果然是比之前从射雕之中穿越的先天境界还厉害,并且他能感受到体内有一股隐藏的巨大力量,随着自己的苏醒正在慢慢复苏。

    “嗯,不好。”

    王泽在察觉到这股内力之后,这股内力好似终于找到了主人一下子开始燃烧起来,王泽惊恐的发现不能在继续下去,因为他根本没有做好这个准备,豁然接下这种力量,只会让他的身体都遭受损伤。

    此刻王泽周围的冰窟都开始融化起来。

    就在冰窟的外面。

    这个时候忽然来了两个人,

    破军对着无名说道:“无名,我们又有三年不见了,这次我要你见识下我的手段。”

    说完拔出一剑一刀。

    “师兄,要是师傅老人家知道你修刀法,肯定会气得从冰窟里冲出来,我们是剑宗,你这样不论多少次都打败不了我。”

    其中年纪小一些的青年满脸傲气。

    如果王泽听到这两人的对话,肯定知道这两人就是风云之中的无名和破军。

    破军和无名都出身剑宗,其中破军的父亲剑慧乃是剑宗掌门。

    剑慧虽是掌门,但武功却非最强,未能习练剑宗最高绝学,天下第一剑万剑归宗,於是将一切希望灌注在儿子破军身上,破军不负父望,年纪轻轻已是剑宗第一少年高手。

    但是可惜无名出现了,无名乃是剑宗祖师—大剑师所预言会出现的天剑传奇,他将带领江湖中的风云人物,联手对抗日出之国的入侵。

    为了让天剑有更高的实力对抗外敌,大剑师以仍未化铜的精铜石铸成了两柄英雄剑,并在其中注入莫名剑诀,而英雄剑只有天剑才能拔出。

    任其他剑手剑术盖世,亦不能拔出,强行拔出,英雄剑便会宁为石碎,不作剑存。

    英雄剑内的莫名剑诀乃是剑宗的秘技,在剑宗内一直流传,可惜一直无人能够练成。

    故剑慧父子对此一直非常紧张,也非常希望能学到,并且深怕英雄剑落入剑宗以外的人手中,练成更胜剑宗的剑法,无名出生之时,剑慧感应到他的剑气,於是在其十六岁时引他到英雄剑所在的剑坟,以期在无名感应英雄剑,捷足先登。

    剑慧机关算尽,希望破军能够夺剑,可惜,因为无名还是得到英雄剑,後来,无名向其师剑慧求取万剑归宗。

    剑慧心中不愿,便要无名与破军一战,决定谁是剑宗最强弟子,胜者可得万剑归宗。

    这一役,破军占了兵刃、地利,剑慧更传了一式不传剑招万剑朝皇,可惜无名始终技高一筹,无名最後一剑,全力出手,欲杀破军。剑慧心系爱子,便把无名拜师之礼的一块玉佩掷出,无名为了师徒情义,临阵收招,而其他观礼的十大高手也是纷纷护住被两人激斗之下要崩塌的剑宗门派,但是剑慧却不想要自己掩护儿子失利的事情传到江湖上,以廻天冰诀冰封一切!

    剑宗冰窖之内,除了剑宗前辈剑皇,及无名、破军三人外,内外全遭冰封!

    同时此战之後,破军头发脱光,再生出来的头发竟尔全白,本来按照原著中为了洩忿,破军应该从东瀛毒忍手中抢来无色无味的奇毒,毒杀无名妻子。

    只是不知道为何,破军还没有做,只是每年都来这里,而每次都能见到无名,两人都要激斗一场。

    “师兄我劝你还是不要在进去了,没有达到无上宗师圆满的境界或者冰封的威力没有消散之前,你我两人大宗师的实力进去只有死,跟那几位前辈是一个下场。”

    原来无名是担心破军做出傻事。

    毕竟他师傅对他有养育之恩。

章节目录

诸天之出租师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颈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颈部并收藏诸天之出租师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