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范纯仁来说,做出任何决定,都不需要给李逵解释。之所以这么做,他需要得到李逵的支持。不管是变法派,还是保守派,他们占据庙堂的原因只有一个,皇权的支持。

    皇权之霸道,是臣子无法反抗的存在。

    不管是之前的神宗皇帝,还是之后的太皇太后高氏。

    其实对于保守派来说,他们维护大宋王朝的初心并没有变。同时,他们所有的希望都不得不寄托在皇权身上。而被他们寄予厚望的小皇帝的态度,让人大为不解。或者说,皇帝的态度并没有鲜明的表明立场。

    改革派虽然回到了朝堂上,但保守派也没有被驱逐。

    就连范纯仁,辞去宰相身份的时候,皇帝也多次挽留。

    可以说给足了范纯仁这位三朝老臣的面子。但同时,也给范纯仁,乃至保守派们一个假象,皇帝没有决定好是否支持保守派,还是改革派,他们还有希望。再说了,教导皇帝快十年的程颐还是非常值得信赖的,这位老夫子是出了名的古板和固执。

    只要皇帝稍微有点出个的地方,立马要悲愤地要死在皇帝面前。

    而皇帝也经常被吓得不轻,性格上也越来越沉稳。当然沉稳是好事,却也给臣子们带来了麻烦,皇帝的心思越来越难以猜测。

    这就需要更多的机会接触皇帝,探明皇帝的真实想法。保守派正是因为不清楚皇帝真正的想法,这才觉得希望没有破灭。还有一个人,保守派也觉得会起到很大的作用,那就是还健在的向太后。种种迹象表明,保守派还有机会。

    机会虽有,但随着程颐离开了皇宫,保守派发现他们和皇权之间的联系纽带断了。

    如果说李逵还是个山野小子的话,根本就不值当范纯仁老爷子如此折节下士的必要,但李逵有一个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的背景。或者说,只要有这个背景在,只要宫里的贵人不失宠,他都能在大宋官场有一席之地。虽说仓促一些,但范纯仁觉得李逵不是一颗可有可无的棋子,他的作用甚至会比他预料的还要大。

    加上李逵会折腾,谁也不知道这家伙今后会走到生命高度。

    按部就班的官员,只要出身好,有名气,中了进士之后,不愁不被重用。但是这种等待实在太长,以至于让人在等待过程中失去信心。

    李逵也在琢磨,范纯仁不会什么话都给他说。即便是对他寄予厚望,也不会将饭喂到他嘴边一样告诉他官场的险恶。

    因为这样的人培养出来,之不过是羊而已。官场是狼和狐狸的战场,至于羊?迟早会被杀了吃肉。

    回到刘府,李逵径直去了自己的小院。想了一晚上,眼瞅着天快亮了,也没有琢磨透这其中的关系。

    气地他四仰八叉地躺在榻上,嘟哝道:“不管了,大不了是个死,爷们活着来,就没准备活着回去!”

    不到十息,就传来此起彼伏的呼噜声。

    翌日。

    练武场内夸张的吆喝声吵到了李逵,推开房门的那一刻,太阳已经老高,让他忍不住抬手挡住双目,遮挡些许刺眼的阳光。

    趿拉着鞋子,打着哈欠朝着练武场而去,隔着围墙就听到李云嚣张至极的训话:“解千,解万,我们的目标是武状元,你们如此敷衍了事,怎么可能获得武状元?”

    解千张嘴却牵动了嘴角的伤口,倒吸了一口了冷气。气地不敢吱声,心中却腹诽不已:“是你想考武状元,我们兄弟可没这心思。”

    可这话解千怎么也不敢说,昨日李云在练武场暴躁的场面,让他和自家兄弟如同狂风和中的小树苗,就差没有被连根拔起了。

    这不,脸上还疼着呢?

    就被新晋无良大哥拉出来特训。

    在解千和解万看来,李云这厮绝对是面白心黑的腹黑之辈,训他们是假,让他们服帖倒是真的。

    李云收了两个小弟之后,顿时有种手下千军万马的气势,似乎李逵对他的阴影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而是谋划着想要将李逵的嚣张气焰狠狠地打压下去。只见李云对解氏兄弟训道:“李逵已经通过了解试,为了照顾你们,我也不得不参加武试。”

    “那个云哥儿,你参加武试那是因为文试没过啊!可不能啥事都赖在我们兄弟的头上。”

    解万很没眼力的打断了李云的话,适当的表示出自己的委屈,连带着将李云的老底给掀了。

    李云气地又蹦又跳,恨不得一棍子将解万抽死。语气更加尖锐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决定了以后参加武试,不考进士了。”

    “云哥儿,你那是考不上!”

    解千和解万这两兄弟绝对不好糊弄,尤其是这俩人还敢说真话。

    气地李云翻着白眼,过了好一阵才缓过来,他琢磨着要是继续这个问题,他非被这两兄弟给气死:“你们听着,李逵要是中了进士,就会看不起你们,连带着也会看不起我。小爷也是要脸面的汉子,怎么能受他的闲气?甭管李逵最后省试如何,但是小爷知道,他绝对不可能中状元。可是武举就不一样了,只要我们三个同心协力,状元必然是我们的。”

    李云说这话,绝对是有很大的把握。

    武举有很多要求,比如说身高,太矮的不要,李云虽然比不上李逵看着雄壮,但个头也不矮。

    至于解氏兄弟更是为了武举而生的士子,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武举考核,项目繁多,比如说力量。

    射箭。

    骑马用枪。

    最后一项就是校场比试,不是单打独头,一群人都下场,最后看谁能够坚持住。这也是为了实战考虑的,战场上,军队冲锋,如同铁流一般无法阻挡。个人的武力再强大,也不可能挡住数万人的冲锋。那么在战场厮杀的时候,活下来,是一个武将最为宝贵的素养。

    一般参加武举的士子,多半是单打独斗,想要过关真不容易。

    力量、射箭、甚至骑术对李云都不是大问题。但唯独最后一场校场比斗却成了阻碍他脱颖而出的绊脚石,李云有了两个小弟之后,就大大的增加的最后一关的通过可能。

    大宋的武举,也考文试,以兵法阵法为主,也有论,但多半是侧重军事方面的论,可是文试在考试成绩的评判中,不做标准,只能说是形式而已。最关键的还是最后一场,靠着武力一点点的搏杀出来的勇猛。

    真要是靠着自己一个人,李云真没有多少信心。但是加上了解氏兄弟之后,顿时让他信心大增。

    解千、解万心中暗暗叫苦不已,昨日虽然败了,说起来很没脸面。但是好说歹说也没有答应叫李云大哥。主要是他们俩个都二十多了,叫一个十六岁的家伙大哥,实在是张不开嘴。

    尤其是他们还看出李云对李逵的怨气不小。

    于是,解千觉得应该鼓动李云去和李逵叫板,别一直盯着他们。

    解千道:“云哥儿,二哥武艺高强,不知和你相比如何?”

    “这个嘛,都差不多。”李云说完,顿感脸上一阵滚烫,但在小弟面前,不能丢了做派,点头道:“可能他比我高那么一点点,但差距不明显。”

    “云哥儿,既然如此,为何不见你去找二哥比试?”解千蛊惑道。

    李云脸色垮了下来,心说:“疯了才去找李逵挨打?”

    解万听他哥这么说,也凑上来劝解道:“云哥儿就算是不敌,不是还有我们兄弟吗?我们三人也需要配合训练,要是有二哥加入,岂不是事半功倍。”

    李云心头有种不妙的感觉,摆手道:“且让他高兴一阵,毕竟他要参加省试,也不知道能不能中上进士,还是不要打扰他的好。”

    就手下的真功夫,李云对李逵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当初在颖州高家庄,李云对战穆春,几十招之下战胜对手不是问题。但是面对经验比他更加丰富的穆弘,他却差点被这家伙给阴了。但要说是真功夫比拼的话,不出阴招,李云也不觉得自己一定能胜过穆弘,毕竟当时他对战的局面非常不利。

    加上解氏兄弟,他们三个最多也就和暮氏兄弟打个旗鼓相当。

    可是李逵呢?

    一个人独战六个,还是气势如虹的压制对方所有人。就李云的眼力,看出张氏兄弟的厉害不难。张横和张顺甚至比穆弘都要强一些,加上李氏兄弟,也不比穆氏兄弟差。他怎么可能生出自己加上解氏兄弟就能制服李逵?

    这要是真有这实力,他不早就去找李逵的晦气了吗?

    不就是没有吗?

    不过在小弟面前,李云觉得自己怂了,以后队伍就不好带了。所以说话也颇为豪气:“不用让李逵来,他来也没用,我们三个欺负他不难,但是又有什么意义?难道欺负了李逵就能让我们获得武科进士吗?”

    “不能!”

    “我觉得能!”

    李云微微皱眉道:“你们有没有听我说?”

    也不能怪他,主要是李云太忘我了,以至于根本就没有注意是否是解氏兄弟开口。

    李逵本来就心不顺,遇到作死的李云,怎么可能放过:“李云,你要是能够胜了我,武状元说不定就能唾手可得了。”

    李云这才发现,不是解氏兄弟在说话,而是有人在他背后说话,这个声音太熟悉了,不就是李逵吗?

    一本正经的脸上立刻挂上了笑容,转身对李逵道:“二哥,您来了?”

    “我要是不来,恐怕会耽误你武状元的前程。”李云说着,对解氏兄弟挑衅道:“你们两个不是一直想要和我交手吗?机会来了,我答应了。”

    李云亡魂大作,李逵一般这么好说话的原因只有一个,他要找人撒气,下手会很重。可是解氏兄弟根本就不清楚李逵的路数,反而跃跃欲试的看着李云喊道:“云哥儿!”

    这倒不是解氏兄弟气短,主要他们是看清了自己的实力,李云一个人制住他们兄弟虽然很费劲,但最终还是成功了。

    李逵的功夫必然要比李云强一些,他们兄弟一起上恐怕也奈何不了李逵,但他们觉得加上李云就稳了。

    半个时辰之后,李逵神清气爽的离开了练武场。

    李云几个趴在地上,解千虽然也是挨了一顿打,却目光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李逵果然不同凡响。”

    一对三。

    三人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被李逵的杀气笼罩其中,拳头又躲不过去,平白无故的挨了一顿打。如果说被李云赌斗赢了,解氏兄弟的心里还不太服气的话,面对李逵狂风骤雨般的仅进攻,他们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

    这才是强者,强大到让人窒息的实力。真正折服这对兄弟。

    不过,三人都是顶着一对乌青的眼眶,李云已经习惯了,解氏兄弟还不太习惯,有点委屈道:“云哥儿,二哥下手是否太重了些个,我们还要参加武试呢?”

    “他下手已经算是轻了,不会耽误你们的武试。”

    李云没好气地哼哼道,这顿揍,对他来说,绝对是无妄之灾。

    翌日。

    临沂郊外兵营的练武场。

    六七十个士子,三五成群的等着武试开始。

    严明主考,对于范纯仁来说,武试这种考试,他参不参加都没有问题。

    第一场,举石锁。

    五十斤为合格,一百斤为优秀。仅仅这一场,就淘汰了将近一半的人。

    第二场,武器。骑在马上冲杀进入‘敌阵’,其实就是草人,用武器砍杀草人。期间有士子从马上掉下来,差点摔个半死。好在虚惊一场。

    第三场,是最激烈的比斗。

    可以说参加武试地士子,对于其他科目,要么没有训练的条件,要么就是像力量那样,短时间训练不出结果。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弓箭的比试上了。

    好在李云几个都是一骑绝尘的优势,反而其他士子为了另外两个名额,拼杀颇为激烈。

    而最后的武斗,才是整场武试的重头戏。早就等着扬名的李云,带着解千解万冲入了最后留下的二十来个士子,神挡杀生,佛挡杀佛,一时间,整个校场都是人仰马翻的场面。

    “李云,为何下手如此之重?”

    “不告而攻,非君子所谓。”

    ……

    战罢,李云顿时成了所有士子的眼中钉,兼仇人。至于解千解万,反而似乎被遗忘了一般,没有人在意他们。

    而如愿得到了武试通过的名额之后,李云回去还没等回家炫耀,就被李逵拉着准备去京城。

    对于李逵来说,这场大宋之旅才真正拉开大幕。

章节目录

李逵的逆袭之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水鬼游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鬼游魂并收藏李逵的逆袭之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