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法的品质,每差一个等级,威能就差好多。

    天极绝品的盘龙枪法,是不错,但是别说比大乾坤无相神功,就是连不以战斗为主的今古遍照、恒沙无迹都不如。

    但是,这并是说这门功法就不值得学习了。

    有一种修炼者,比如轩辕破,需要专注,只练一种枪法就好,如果修习太多的功法,会干扰本能。

    他们对阵敌人,不管你用什么,我用自己的功法就能破。

    还有一种,是李子柒这样的,别看小荷包的战斗力不行,但是她学什么都能很快入门,并且能举一反三。

    在和敌人对阵的时候,他们可以立刻根据自己学过的功法,选择一招最合适的用来破解对手。

    孙默属于后者,虽然他捡到了檀香木刀,一直就用了下来,但是大乾坤无相神功和今古遍照、恒沙无迹,是用任何武器都可以打出来的。

    就算徒手战斗,孙默也不差的。

    他擅长的就是学习各种各样的功法,然后分析,再者说,作为老师,见多识广,也是一种要求。

    当记载着盘龙枪法的书籍碎成流光,融合在孙默脑海中的时候,他对这门功法,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叮!

    “恭喜你,习得盘龙枪法,熟练度,入门级!”

    “原来那招叫百龙诞,很有意境的一个名字,这个盘龙屯吞天,就比较俗气了,不过破坏力还行的。”

    孙默研究过后,发现这是一门侧重于力量的功法,需要辅以一门身法,比如风王神步,才能最大化的发挥它的威能。

    是的,有一些修炼者,敏捷是短板,但是不用气馁,可以用极品的功法弥补。

    “系统,我的短板是什么?”

    孙默看不到自己的数据,这就很难受了。

    “没有短板!”

    系统回答。

    “真的?”

    孙默眉头一挑。

    “当然是假的!”

    系统话语间,全是一副你上当了的口吻。

    “嘁!”

    要不是在大厅广众之下,孙默就直接爆粗口了。

    马遂被医师抬走了,送去医务室进行更加全面的治疗,孙默也离开了。

    学生们三三两两,一边讨论着,一边离开胜利馆,脸上全都是意犹未尽的表情。

    还有学生在赶来,不过看到的就是只有几十来个人的场馆。

    “诶?不是说孙老师和马老师要决斗吗?人呢?”

    “快,趁着别人没来,快去占座呀,往前坐,视野好,能看清楚!”

    “你着什么急呢?这才多少人?”

    “你知道个屁,孙老师名气很大的,待会儿肯定来很多人观战!”

    这些学生有的站在了大门口,朝着里边张望,有的直接快步往看台上走,想抢个好位子。

    “别抢了,已经打完了!”

    有刚才看过比赛的短发男生,说了一句。

    “打完了?”

    学生们一脸懵逼。

    “不是说下课后,他们才约战的吗?这才过去多久?”

    第二节课的钟声刚刚响过,算上课间的十分钟,你告诉我孙默用十多分钟干趴了一位实力强悍的前辈?

    要知道马遂可不是菜鸡,可以在去年作为带团老师,那必然是有几把刷子的。

    那些刚来的学生用一副‘你不是在耍我们吧’的眼神,看着短发男生。

    “孙老师大概用了五分钟,就解决了战斗!”

    短发男生有些幸灾乐祸:“告诉你们,刚才的决斗精彩极了,你们没看到,真是亏死了!”

    “五分钟?”

    这些学生突然醒悟了过来,减去从教学楼走过来的时间,这么快结束战斗的话,分出胜负的确是几分钟的事。

    ……

    叮!

    恭喜你,总共收获好感度+261。

    去食堂的路上,孙默不停地收获好感度,都是一波接着一波的给,孙默想了下,就知道是后面有学生赶去了,知道了自己打赢的消息。

    孙默现在可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了,他现在名气很大,而且每一次赢,都会让学生们更加的认可他,尊重他。

    所谓名气,就是靠着这么一次又一次的赢,积累出来的,现在别说学生,就连中州学府的老师,都不敢当着孙默的面给他脸色看了。

    有一些甚至还是主动打招呼。

    这几天,张翰夫走在校园中,听着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各个都在议论孙默,神色间,他们都在期望他这次带着新生团拿出好成绩,帮助中州学府升入丙级,这简直没把张翰夫气死。

    “听说了吗?孙默赢了马遂!”

    “孙默的伤重吗?会不会换老师呀?”

    有老师饱含期待,他们本来是没资格带团的,但是万一孙默和马遂两败俱伤,那自己岂不是有渔翁得利?

    “别做梦了,孙默胜的干净漂亮,一点伤都没有,你呢,还是待在学校里喊六六六!”

    “不是吧?我没记错的话,马遂是燃血五次,居然被孙默打爆了?”

    “是六次!”

    花圃中的这几位老师,都是去年入职的老师,所以是有资格代表学校出战的,只可惜比不过马遂,现在就更不如孙默了。

    提到这个名字,他们的语气中,除了羡慕,还有失落,最后都变成了无奈,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就算努力,也不可能追上人家的。

    没办法,天才,就是这么让人绝望。

    张翰夫不爽了,立刻走了过去,决定找个理由训斥他们几句。

    “是张翰夫!”

    “打个招呼吧!”

    “打个屁的招呼呀,走了!”

    几个老师看到张翰夫,立刻快步离开了。

    张翰夫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这些家伙,居然私下里,指名道姓的叫自己,真是岂有此理。

    不过更让他气愤的是,这些家伙竟然连招呼都不打,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这一切,都是在孙默来了之后才改变的。

    现在,整个学校的老师都知道孙默和张翰夫势不两立,铁定有一个要滚蛋,如果是以前,没人看好孙默,毕竟他的后台安心慧,都搞不定张翰夫,那么他就更不行了。

    但是谁知道,人家孙默不需要抱大腿,因为人家本身就是大腿,拥有神之手,教学实力强的一匹,现在,通过和马遂的一战,又展现出了恐怖的实战能力。

    再看孙默的年龄,才二十岁,这种老师,不出意外,将来的星级绝对是比张翰夫要高的。

    傻子都知道投资一支潜力股呀!

    就算是管理方面,孙默作为后勤部长,也是做的有声有色,直接解决了学校的财政危机,收拾了那些为富不仁的中间商。

    在之前,大家都觉得孙默配不上安心慧,十有八九会被甩,可是现在,孙默表现亮眼,一旦两人结婚,那人家就是中州学府的半个主人了。

    你张翰夫,有多远滚多远吧!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谁不为自己的未来考虑?

    该死!

    该死!

    张翰夫气的抽打花圃中的冬青,都怪孙默,自己最近的日子好难过呀,就没一件顺心的。

    还有张乾林,你在搞什么?

    张翰夫本来想让儿子加入代表团,积累资历,可谁知道他到现在都没从黑暗大陆回来。

    之前滞留的以裴元利为首那些老师,都回来了,唯独不见张乾林和易佳民,真是日了狗了。

    “你们难道死在黑暗大陆了?”

    张翰夫码骂完,又赶紧扇了自己的脸一巴掌,真是晦气,不能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可是内心中,张翰夫越来越焦虑了,这几天,头发都是大把大把的掉,距离秃顶真的是一步之遥了。

    ……

    别墅,孙默在书房描绘聚灵盆栽,听到了敲门声。

    等打开门后,看到是顾秀珣。

    “回来了?”

    孙默笑了起来,带着抖m去客厅:“收获如何?”

    “别提了,吃了几天灰,毛都没摸到一根!”

    提起这事,顾秀珣就是一肚子气,除了那天在温泉区见过八门金锁云后,她就再也没见过它了。

    “呵呵!”

    孙默沏了一杯茶,端给了顾秀珣,心说小银子已经和我缔结契约,成了我的盟友,你们要是能见到才叫见鬼呢!

    “你最近可是大出风头呀!”

    顾秀珣坐在椅子上,打量四周:“这别墅不错,我的梦想,就是有这么一幢房子!”

    顾秀珣的家庭并不富裕,小时候是借住在别人家的,算是寄人篱下,直到她拿到奖学金,才搬出去。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孙默微微一笑,曾几何时,他的梦想,也是有一个自己的家,可以不大,但是要温馨,沙发床铺可以不昂贵,但是要干净。

    顾秀珣眼睛一亮,这几句话不错呀,很有韵味,嗯,孙默果然是一个有内涵的男人。

    叮!

    来自顾秀珣的好感度+30,友善(610/1000)。

    孙默瞄了抖m一眼,这种事你都给好感度?你难道还是个文青少女?那我要是把泰戈尔的飞鸟集背出来,你岂不是当场就要崇拜到脱衣献身了?

    两个人还没说几句话,又有人来了。

    “郑叔?您怎么来了?”

    孙默意外:“快请进!”

    “我听说后天,你们就要出发,去参加联赛了,所以来看看你!”

    郑清方走进了别墅,在他的后面,跟着两个女孩,大概十六岁左右,清纯靓丽,面容姣好,身材,呃,有点带鱼。

    不过在江南,就流行这种小家碧玉,大胸丰臀的大马,是不吃香的,

章节目录

绝代名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洗红豆并收藏绝代名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