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气鱼梅斯在封臣们心中的地位并不高。

    河湾地的权威人物是梅斯的母亲荆棘女王奥莲娜·雷德温夫人。当荆棘女王死于乔佛里和玛格丽的婚礼,梅斯大人就成了实际的掌权者,但他在封臣们心里的地位,并没有因为掌握实权而提升。

    无能和懦弱是梅斯大人的标志。

    当梅斯大人亲口承认自己的叛国,一切都尘埃落定。现在梅斯大人的生死就掌握在法务大臣简妮·维斯特林的手里。

    一般来说,审判庭由三位法官组成,一名大审判官,两名副审判官。这三位法官,都须由法务大臣指派,如果没有合适人选,那将通过御前重臣会议上投票选出。

    众人都目光炯炯,等着看简妮对梅斯·提利尔的审判,很多人都希望能看到梅斯被判处绞刑。

    然而,令廷臣武将们更震动的大事还在后面。

    简妮夫人一声令下,白袍铁卫带着一队金袍子把梅斯大人押了下去,这一次不是关进王族大厅里的小屋,而是和瓦里斯一道被带出了王座大厅,押进了地下黑牢。

    黑牢入口,增加了一个百人队的金袍守卫。

    王座大厅里,在廷臣武将、贵妇仕女们的议论纷纷中,魔山说道:“安静,各位大人、将军、爵士、骑士、夫人和仕女,我不得不再次告诉你们,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向各位宣告。”

    更重要的事情?!

    一件比首相大人叛国更重要的事情?!

    廷臣武将、贵妇仕女们愕然、收声!

    魔山说道:“情报大臣伯尼·克里冈接到情报消息,御林铁卫队长詹姆·兰尼斯特、御前执法官伊林·派恩、托曼一世、弥赛拉公主、侍女康妮已经秘密出逃,他们逃到去的地方是狭海对岸的自由贸易城邦布拉佛斯……”

    全场安静,只有沉重的呼吸声。人人震惊,眼神惊疑而警惕。

    没有人相信魔山的话。

    不过,的确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托曼一世了,御林铁卫队长詹姆也没有见到了。御前执法官是王室的行刑刽子手,也的确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他站在铁王座后面了。

    但,王宫里究竟发生了什么?魔山的这个宣告是什么意思?

    国王、公主在御林铁卫詹姆和御前执法官的保护下逃走了?!

    他们为什么要逃走?!

    丹妮莉丝战败议和,王国眼看就能平息战乱,一切都将归于平静,而在这之前,国王一行人却偷偷的弃国逃走了?

    什么人能威胁到国王必须得丢下铁王座逃走?

    和听到梅斯大人叛国的群情激动不同,这一次,王座大厅里很安静。

    人们亮晶晶的眼睛里充满了惊疑和不安。

    很多贵族和仕女的手紧握,希望能从对方的手里得到安定的力量,好让自己能镇定下来。

    简妮夫人说道:“伊耿历300年,临冬城异鬼大战还没有爆发之前,情报大臣伯尼·克里冈,大国师科本,两人联手,已经查明托曼一世并不是瑟曦和劳勃的血脉,而是瑟曦和詹姆乱伦的私生子。托曼一世的真名不是托曼·拜拉席恩,也不是托曼·兰尼斯特,而是托曼·维水。乔佛里、托曼、弥赛拉都是瑟曦和詹姆乱伦的私生子,他们犯下了叛国罪,瑟曦、詹姆、乔佛里、托曼、还有一同逃走的伊林·派恩,这五个人,每一个人都必须被抓回来,在贝勒大圣堂的彩虹池前判处绞刑。”

    王领地的私生子,因为有黑水河和大海的原因,姓氏都叫维水。多恩的私生子,因为多恩多沙漠,于是姓氏都是沙德;北境的私生子,因为北境多雪,于是私生子的统一姓氏为雪诺。谷地的私生子,谷地多山,山多石,谷地又是王国的东境,所以私生子的姓氏为石东。而河间地有三叉戟河流,私生子姓氏统一叫河文。

    以当地的最普通的物事的名字来统一为私生子的姓氏,这本身就是一种轻贱的歧视。

    偌大的大厅里,安静得能听见一根针的掉落。

    所有的贵族将军夫人和仕女面面相觑,眼神惊惧。

    简妮宣布完毕这个爆炸的讯息,诺大的王座大厅里几乎连呼吸声都停止了。

    但很快,这种安静声就被打破,贵妇和仕女们首先无法忍住,窃窃私语声轻微的响起,如夜里的润物细无声的小雨,又如小虫在寂静的夜里啃咬树叶的细微沙沙声,很快,这种轻微的声音就大了起来,就好像小雨变成了中雨,然后是大雨,最后变成了暴雨倾盆。

    最终,轰然的议论声诅咒声喧嚣声和质疑声在大厅里轰响。

    弑君者,乱论者,背叛者和屠杀者的喊叫声也在大厅里响起。

    也有不少的声音在叫嚣着要简妮夫人拿出证据。

    人们大喊大叫的弑君者指詹姆、乱论者指瑟曦、屠杀者指泰温、背叛者则是小恶魔的美名。

    泰温一家四口,每一个人都有自己闪亮的外号。

    一个声音雄浑的响起,压下了大厅里上百张嘴叫嚷的声音:“各位大人,爵士、骑士、将军、夫人和仕女,还有什么是让瑟曦太后本人承认乱伦和窃国更有力量的证明呢?”

    这个压下所有声音的声音来自魔山。

    魔山缓缓说道:“瑟曦和詹姆乱伦,瑟曦背叛了劳勃国王,詹姆背叛了御林铁卫誓言,根据律法,两人都必须判处绞刑;乔佛里、托曼、弥赛拉都是私生子,没有拜拉席恩家族的血脉,不具有铁王座的继承权,但乔佛里和托曼都坐上了铁王座,成为了我们的国王,他们这是窃国罪,同样必须判处绞刑。”

    “伯尼爵士和大国师科本大人长时间里一直隐忍着没有揭露这桩天大的阴谋,第一个原因,当时七国面对北境异鬼的攻击,人族面临生死存亡的选择;当我们战胜了异鬼,丹妮莉丝又带着异域的军团前来攻打维斯特洛,战事紧急,王国又处于被异族人灭国的危险中,这件事情又不得不先搁置下来。”

    王座大厅里,魔山的声音响彻全场,充满了威严。

    “各位大人,夫人和仕女,当我驭龙归来,海军联军在海战中大获全胜的时候,瑟曦太后知道了她和詹姆乱伦的把戏和她窃国的罪恶都已经暴露,证据确凿。于是瑟曦留了下来,掩护詹姆带着托曼和弥赛拉悄悄逃走,御前执法官伊林·派恩一直是兰尼斯特家族的封臣,他也跟着他的主子一道逃走了。”

    魔山说完,声音在大厅里回响,他目光扫视全场,众人的眼睛都盯着他,有的震惊、有的怀疑、有的冷静、有的淡然、有的惊慌、有的畏惧、有的激动、有的亢奋、有的警惕、有的漠然……各种各样的神情,不一而足。

    这个国家,突然之间,失去了首相,失去了国王,失去了太后,失去了王后,失去了王室的一切成员……玛格丽·提利尔是真的惨,结婚三次,嫁了三个国王,其中两个国王都是伪王,还是可鄙的私生子……

    简妮说道:“带瑟曦·兰尼斯特出来。”

    王座大厅的小侧门被打开,瑟曦出现,身边跟着一锁子甲将军和两队带剑士兵,众人赫然发现,这名锁子甲将军是曾经的梅葛楼王室卫队队长:波隆!

    瑟曦太后没有被捆绑,她是自由的。她在波隆和士兵的监押下走出来,神情傲然,下巴高高的昂起,轻蔑的眼神迎接着众人复杂的目光。

    “乱论者,窃国罪,可鄙的骗子,卑鄙的阴谋家,绞死她!”有人大声喊道。

    “把乱论者的头插上枪尖!”有人激动附和。

    一时间,咒骂声铺天盖地!大喊大叫的廷臣武将多来自风暴地、铁群岛、谷地和河间地,还有多恩和黄金团的将军们。王领地和河湾地的大多数廷臣将军都是沉默。

    魔山举起手:“大家安静,不要激动,更不要引起混乱,让我们听听瑟曦自己怎么说。”

    简妮夫人说道:“瑟曦,伯尼·克里冈大臣,大国师科本、魔山大人和我,都指控你犯下了窃国罪,指控你和詹姆乱伦生下了乔佛里、托曼和弥赛拉,你背叛了劳勃国王、詹姆背叛了铁卫誓言,乔佛里和托曼犯下了窃国罪,你们一家五口除了弥赛拉无辜外,都得被判处绞刑,你可认罪。”

    “我没有罪!”瑟曦冷冷说道,嘴角挂上了傲岸的笑意。

    “你可有和詹姆乱论?”

    “坦格利安家族都有内部通婚的传统,为什么兰尼斯特家族不行?我和詹姆真心相爱,不是乱论。”

    哗!

    贵妇和仕女们大哗,难以置信,女人们的‘无耻、可恶、表子、卑鄙’等等咒骂声雨点一般向瑟曦扑过来。

    魔山举手示意,过了好一会,贵妇仕女们的咒骂声才渐渐弱下去。

    简妮夫人继续:“瑟曦,乔佛里、托曼、弥赛拉是否是你和詹姆所生,他们没有拜拉席恩的血脉,当然你要是否认,我们会向大家出示证据。”

    “我很庆幸没有和劳勃生下孩子,我很庆幸和詹姆生下了三个孩子,我很庆幸詹姆、托曼和弥赛拉已经安全!”瑟曦冷哼一声,笑了,“简妮夫人,魔山,别假惺惺的了,要绞死我就赶快动手,我敢留下来,就不怕你们。”

    瑟曦嚣张的态度和轻蔑的声音激怒了大家。

    “绞死她!”

    “立即砍下她的头,挂上城门。”

    “她应该在贝勒大圣堂的广场上行刑,接受七神和全城子民的审判。”

    “用野火烧死她。”

    “好恶毒的女人,背叛自己的丈夫。好无耻的女人,和自己的兄弟乱论。”

    在闹轰轰轰的咒骂声中,简妮挥挥手,波隆带着克里冈士兵组成的一个百人队,把简妮押出了王座大厅,丢进了地下黑牢。

    魔山说道:“各位大人,夫人,现在我们的王国需要一位国王,根据王国律法和继承权,我要推举拜拉席恩家族的血脉坐上我右手边的铁王座,他名叫詹德利·克里冈爵士,我的养子,骑士。他的父亲名叫劳勃·拜拉席恩。他也是北境艾德·史塔克公爵大人推举的王位人选。当艾德大人在伊耿历298年于君临城里做王国首相的时候,艾德去托布·莫特大师的铁匠铺里就见过了詹德利,确认了他就是劳勃的私生子。现在,这个孩子该回归他自己正式的名字了:詹德利·拜拉席恩!”

    唰!

    和詹德利站在一起的克里冈众将纷纷退开,詹德利·拜拉席恩一人站在空处,他一脸茫然的看着大家。

    托布·莫特大师激动了:“詹德利,你这个傻小子,你是劳勃国王的血脉,你具有顺位继承权。”

    詹德利张口结舌!

    “伊耿历298年,艾德公爵是否来找过你?”简妮问道。

    “……呃……是的,夫人……”

    “简妮夫人。”托布·莫特大师举起了手,他激动得声音发抖,“在伊耿历297年,296年,琼恩首相就不停的来看望詹德利,他每次来都悄悄的给我一笔钱,希望我不要欺负这个傻小子。那个时候,我只是奇怪,可也不敢询问,我虽然知道这个孩子身世不一般,可不敢猜想他是国王的血脉。”

    “托布·莫特大师,你什么时候知道的这个孩子身世不一般,琼恩首相来看望孩子的时候?”王领地大贵族罗斯比伯爵问道。

    “不不不,十几年前,詹德利还是个婴儿,有一个帽兜遮着脸但衣着华丽高贵的男子送他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那人从不给我看他的脸,但出手阔绰,留下一大笔钱后,每一年还会以买剑的名义在晚上来看一眼这个孩子。当孩子长大成为我的学徒,又有衣着高贵的神秘人物来为詹德利付了丰厚的学徒钱。我知道那些大人物的规矩,也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从未对詹德利和其他的任何人说起过这些。”

    “托布·莫特大师,我相信你说的话。我曾经和琼恩首相一起来过钢铁街,琼恩首相隔着街道一直在观察着詹德利打铁的身影,我当时就上了心,觉得那孩子的身世有秘密。今天我明白了为什么。”罗斯比伯爵说道。

    罗斯比伯爵虽然老态龙钟,政治才华并不低。

    这正是向魔山献上殷勤的时候。

    詹德利·拜拉席恩可是魔山的养子,受魔山恩惠成为了爵士,并且他还有个克里冈的姓氏。

    王领地鹿角堡的布克威尔伯爵站出来说道:“魔山大人,你说艾德公爵在伊耿历298年也知道了詹德利就是国王劳勃的血脉?”

    “是的,布克威尔伯爵。”

    “你还说艾德·史塔克公爵大人向你推荐詹德利继承铁王座?”

    “是的,大人。”

    “那么,你能请艾德·史塔克大人来君临一趟,以证明你的话并非虚言的么?”

    “当然,科本大国师,请今天就放飞渡鸦,请艾德·史塔克公爵来到君临,证明我说的话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是,魔山大人。”

    “布克威尔伯爵,你就是个蠢货,怀疑魔山大人的话?”罗斯比伯爵说道。

    “我相信魔山大人,但他提到了艾德公爵。艾德公爵的忠义正直七国闻名,他如果肯来君临说詹德利是劳勃国王的血脉,不仅仅是我会相信,七国贵族和子民都会相信。北境艾德公爵,正直荣耀,无私无畏。”

    “各位大人,我,我……”詹德利结结巴巴说道,“我只会打铁,铸造武器,我没有能力处理政务,也不懂带兵打仗,我不识字,无法写政务书信……”他求助的眼神看着魔山,“父亲大人……你确定……呃……王国需要一个只会打铁的国王……”

章节目录

冰与火之魔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格雷果·魔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雷果·魔山并收藏冰与火之魔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