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群岛由六个岛屿组成。最小的岛屿是老威克岛,最大的岛屿是大威克岛。大威克岛屿是哈尔洛岛的两倍大,是葛雷乔伊家族时代的首府派克城所在的派克岛屿的三倍大。

    最大的大威克岛屿上,有铁群岛最多的贵族的居住。大威克岛屿的领主就是铁群岛现任总督葛雷顿古柏勒伯爵。葛雷顿古柏勒伯爵率领两百多艘战舰去了君临的黑水河港口,整个铁群岛留守的兵力并不多,不过二十艘长船,三百名士兵。

    但铁民信仰的中心并不在大威克岛,也不在曾经的首府派克城,而是在最小的老威克岛。

    在老威克岛上,有一个铁民信仰的中心灰海王厅。

    灰海王厅由卓鼓家族掌管。

    卓鼓家族是老威克岛屿的领主。这个家族在大海上非常善战,兵力雄厚。

    夜。

    老威克岛屿的小港口里停满了长条形的渔船。两艘战舰在港口的两侧,巨大的缆绳绑在岸边的黑色礁石上。

    岛屿上的灯火星星点点,港口的小酒馆里,灯火明亮,渔民和卓鼓家族的两名事务官几名家族侍卫在小酒馆里喝酒。

    一个铁种抽出了腰间的短斧,他提议来玩手指舞。他如果输了,请大家喝酒;如果他赢了,他希望能得到康妮卓鼓的一个吻。

    康妮卓鼓就坐在柜台里面。她是个年轻的皮肤粗糙黧黑的少女,眉目间充满了刚毅,身穿贴身的皮革,腰间悬挂着短刀、匕首、短斧。

    康妮卓鼓是老威克岛的继承人伯爵。

    她的叔叔邓斯坦卓鼓和她的两个堂哥丹尼斯卓鼓、唐纳卓鼓战死后,她就成了顺位继承人。她今年十七岁,一个老姑娘了,却还没有嫁人,成天和一帮粗鄙的铁种们混在一起,这些铁种就老是喜欢拿她来打赌各种各样的赌博,都能扯到她的身上比如今晚,一名铁种要挑战手指舞,胜利的奖品就是康妮卓鼓的一个吻。

    这个提议得到了酒馆里所有人的轰然叫好声

    康妮戴着黑色的头箍,她把长发束在脑后,显得精明干练。贴合身体曲线的皮革铠令她英气勃勃。在皮革铠的左胸上,有一个家徽的图案红色的底上一只白骨的手。

    “霍普安其罗,你如果能打一圈,我今晚陪你睡觉。”康妮站上了柜台,居高临下的说道。她的语气充满了放肆和轻蔑。

    众人轰然叫嚣,口哨声乱飞

    霍普安其罗的脖子涨红了,他很激动,传闻康妮还是个处女,当然这种传闻谁当真谁死但睡康妮卓鼓伯爵是老威克岛屿上的铁种们的共同梦想

    “我打一圈,如果赢了,就在这里睡”

    “就在这柜台上睡”康妮的战靴碰碰碰的用力踩踏柜台台面,“就在这里,让大家喝酒围观。你他吗的敢吗别被削断了双手手指,你他吗的连打渔都做不了,到时候我不会怜悯你的。”

    嗖

    霍普安其罗拔出了腰间的短斧,短斧的斧刃闪闪发亮,他说道“康妮伯爵,你第一个来”

    “来啊”

    康妮跳下地,走到对面站定,距离霍普安其罗隔着三个桌子的距离。

    呼

    霍普安其罗手里的短斧飞出,翻滚着,向康妮飞去。

    手指舞,就是要徒手抓住翻滚的斧头的柄,稍有不慎,就会被锋利的斧刃削断手指。手指被削断后一旦伤口发炎,就会死人。

    但铁种们都是从小练习手指舞,最初练习手指舞,自然不是真的斧头,而是没有刃口的训练斧。

    手指舞是铁种们彰显勇气的一种游戏,在铁群岛盛行。

    康妮紧紧盯着飞来的斧头,斧头旋转着,根本无法看清楚斧柄和斧刃,这就是一个翻滚的带着残影的圆。

    没有专门的训练,武艺再高强的人,也不敢徒手去抓这柄短斧。

    众人屏息中,康妮伸出了手,向旋转如风的斧头抓了下去,所有的残影瞬间消失,斧柄被康妮抓在了手中。

    叫好声轰然响起

    康妮是手指舞的高手,从小就练习投斧和抓斧,练到百发百中,就好像弓箭手练习射箭。练到百发百中,就是一名神箭手。

    “该你了,霍普”康妮说道。她嘴唇很薄,轻轻一民,像极了刀锋。她的声音充满了冷峻,短柄斧在她的手上抛着,忽上忽下。斧头和斧柄旋转着,不快不慢。

    “来吧”霍普安其罗也是手指舞高手,不然,他不会提出挑战酒馆里的所有人。

    康妮的斧头在手里越抛越快,霍普安其罗严阵以待,紧紧盯着那斧头,可是,康妮却始终没有抛出来。

    “康妮,再不抛出”霍普喝道。话说到了一半,康妮的短斧呼的砍过来,旋转中的斧头带起了风声,直奔霍普的面门。

    酒馆里的声音一下子全部停止,霍普侧身,出手,手臂一振,抓住了斧柄。

    “好”众人齐声喝彩。

    相比起康妮的一抓,霍普安其罗的一抓更加有难度。康妮的飞斧出其不意,但并没有削断霍普的手指,霍普也没有闪开。

    有的时候,飞斧角度刁钻奇特,速度极快,应战者可以闪避不接,只是从此会被钉上羞耻柱上,被铁种们传扬并耻笑。

    “下一个,谁来”霍普安其罗洋洋得意,笑道。

    “我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懒洋洋的响起。

    众人看向酒馆大门,一个黑色皮革穿戴着护腿护膝的女子出现在大门口。她身材高挑,双腿修长,精干的黑色的短发,略带鹰勾的高鼻子,目光如野狼。浑身上下,一身的剽悍野气。

    她的战靴里插着匕首,腰间挂着短斧和长剑。

    众人无不惊住

    来人是铁群岛大名鼎鼎的阿莎葛雷乔伊。在上一次的选王大会上,她输给了鸦眼。鸦眼以铁群岛之王和阿莎亲叔叔的身份,把阿莎当众许配给了八十九岁的艾里艾枚克伯爵。阿莎不得不答应了这门亲事。

    阿莎声称去船上为丈夫艾里取礼物,然后就一去不复返了。她逃离老威克岛后,鸦眼咨询了盲眼大牧师贝隆布莱克泰斯,在牧师向淹神祈祷并获得许可后,他让一头海豹代替阿莎和艾里完成了婚礼。

    从铁民古道和传统来说,艾里成了阿莎的合法丈夫。

    不过,八十九岁的艾里在代理鸦眼管理铁群岛的时候,被克里冈军联手古柏勒伯爵的军队突袭派克城,派克城被拿下,已经连走路都困难的代理城主艾里被杀死。

    阿莎葛雷乔伊突然出现,酒馆里的众人无不吃惊。

    “康妮。”阿莎盯着康妮,“看起来老威克岛上没有几个战士啊,我们的战舰进入港口,都没有遇上巡逻的长船。”

    “阿莎,你回来做什么”康妮警惕的看向大门外。

    阿莎走进来“我来挑战手指舞啊”她看向手握短柄斧的霍普安其罗,慢慢从腰间抽出短斧。霍普的脸色微微一变。

    阿莎的短柄斧,两面开刃,那刃口雪亮,很显然锋利无比。

    在铁群岛,很少有人敢用两面开刃的飞斧来玩手指舞的,但阿莎敢

    “霍普,你接住了我的飞斧,今晚兄弟们喝的酒,我请。”阿莎左手抛出一枚金龙,金龙飞上了柜台,撞在了碗上,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霍普不敢怠慢,抛下了手里的短斧。

    阿莎说话,一向说到做到,千万别去怀疑,也不要犹豫。否则人很容易就会死。

    霍普摆好了接斧的姿势,众人大气不敢出。几名士兵看向康妮卓鼓,他们现在宣誓效忠的是战锤角的古柏勒伯爵,而阿莎,是他们的敌人。

    康妮卓鼓沉住了气。她没有下令击杀或者捉拿阿莎葛雷乔伊。以酒馆里的几名士兵和她自己,不一定是阿莎的对手。阿莎也不可能一个人来到老威克岛。她这次回来,是来夺取海石之位,还是另外打算,康妮不知道,她决定不轻举妄动。

    阿莎手里的斧头在手里抛了一下,突然就飞向了霍普,霍普紧紧盯着飞速而来的短斧,出手,但那短斧突然诡异的跳动了一下,就好像活物,一声惨叫,鲜血飞溅,四根手指飞落

    嘭

    飞斧砍进了霍普身后的板壁

    霍普左手捧着右手,面色苍白,惨嚎声穿透了夜色惨嚎声中,阿莎的长剑已经出鞘,剑尖顶上了康妮的咽喉。

    几名事务官和侍卫一起拔剑出鞘,成扇形围住阿莎。

    阿莎对几把剑的威胁视而不见“康妮,叫他们丢下剑,退下。”

    康妮脸色铁青,一个眼神,侍卫们不甘的丢下长剑和斧头,一起退开。

    “康妮卓鼓,我需要你立即派人到派克岛、大威克岛、潮头岛、橡岛、盐崖岛通知所有的贵族在三天后齐聚老威克岛的海王大厅,奉我为铁群岛之王,在牧师的祈祷声中向我下跪,恭迎我坐上海石之位。”

    “阿莎,现在铁群岛总督是古柏勒伯爵,他宣誓效忠于魔山,魔山刚在北境杀死了夜王,率领联军战胜了异鬼,阿莎,你不该回来的,不过,现在你要走也还来得及。我不会为难你。”

    “康妮,立即派人通知其他岛屿上的贵族来老威克岛,顺便告诉你一声,你在酒馆里喝酒的时候,你的城堡已经被我们拿下,你的母亲和妹妹已经在我的黑风号上做客。”

    康妮卓鼓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阿莎,我可以立即派人去通知各岛屿的贵族们前来,但如果他们带着长剑和重斧前来,不要怪我。”

    “我不会怪你,康妮。三天之后,我要看见其他五个岛屿上的所有贵族家庭的代表人物到海王大厅,我会在海王大厅里等他们。三天时间一过,不来海王大厅向我臣服的贵族,将被铲除。”

    阿莎葛雷乔伊长剑入鞘,她从容不迫的看着康妮。康妮定定神,发出了命令。身边的几个侍卫一起奔出,去安排人手连夜驾船去其他岛屿传信。

    两名事务官扶起霍普出了酒馆,去找牧师处理伤口。

    康妮卓鼓管辖的老威克岛上,有两大建筑,一个是卓鼓家族的城堡,还有一个铁民信仰的中心灰海王厅。

    灰海王是历史中铁群岛最伟大的国王传说他在大海里杀死了一条兴风作浪令人们不得安宁的恶龙,并把恶龙的尸首用战舰拖到了老威克岛屿上。这条海龙的骨骼被用来做了灰海王厅的框架。

    这条海龙的背脊骨有两根桅杆那么高,被当做了灰海王厅的旗杆,这根骨骼旗杆上面挂了灰海王的旗帜海怪旗。

    海怪旗也是葛雷乔伊家族的旗帜,以表示继承了灰海王的意志和王权。

    在这条海龙的大嘴里有一个精心打造的王座,全部是由白色的海龙骨铸造而成,这就是铁群岛著名的海石之位。

    任何人只有在老威克岛岛屿上按照仪式坐上海石之位,才能被承认为是铁群岛之王。

    海龙张开的巨嘴就是贵族们议事的大厅灰海王厅。

    “阿莎,你这次回来夺取海石之位,带来了多少人”

    “三百六十个人最好的铁种。其中一半来自铁舰队的勇士。”

    “铁舰队维克塔利昂和你在一起了”康妮微微色变。

    铁群岛最强大的舰队就是维克塔利昂的铁舰队。选王会上,维克塔利昂向鸦眼宣誓了效忠。

    “维克塔利昂一心想成为龙之母的龙骑士,他在多斯拉克草原上为龙之母战死。龙之母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任命我为她的海军总司令,女王陛下进攻维斯特洛大陆的第一步,就是先帮助我坐上海石之位。康妮,女王陛下和她的三条龙都已经在铁群岛的山脉上。”

    康妮和酒馆里的渔夫、老板吃惊的张开了嘴,瞪大了眼睛。

    “魔山也有龙,巨龙。”康妮吞咽了一口口水,语气粗重的说道,“古柏勒总督是受到魔山支持的。”

    “魔山的巨龙在和夜王的决战中受了重伤,已经确定无法救治。”阿莎坐上柜台前面的凳子,手一挥,把酒馆里的所有人都包括在内,“老板,给他们都倒满酒,今晚我请客。康妮,过来陪我喝一杯。”

章节目录

冰与火之魔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格雷果·魔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雷果·魔山并收藏冰与火之魔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