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拉斯提利尔站在高庭城后山的山岭上,天已经大亮。

    高庭还在燃烧,大火丝毫不减。

    具有了生命的火焰四处肆虐,烧向每一座塔楼。

    这才真的是繁华城市毁于战火。

    魔山骑着巨龙,在山岭上空悬停。

    高庭的大火,看样子最少还要焚烧一个白天。

    大火四处蔓延,到处都是火焰在燃烧。城墙内外,火焰遍布,白烟滚滚。

    多恩的烟熏士兵和火烤将军遍布后山山岭。

    高庭的贵族和子民们已经趟出了一条下山岭的崎岖山路,人们蜿蜒下山,神情麻木,劫后余生,为失去家园的悲伤涌上心头。高庭人沉默着下山。

    如果没有魔山,他们不会得救,也许已经被多恩人屠城,所有人都死于非命;但如果没有魔山,高庭也不会被烧得如此的彻底。高庭中有数座古老的著名塔楼,精巧繁复,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从此不复存在。

    亚莲恩马泰尔的脸部轮廓深邃,双眼明亮迷人,她是具有古典美的一个女孩,今年二十四岁,政变把她推上了多恩亲王的宝座,她的女性美中,蕴含着一种毒蛇般的危险。

    在多恩,亚莲恩马泰尔是诸多大贵族少年们的梦中情人。

    突然,天空暗了下来,巨龙掠过来,遮蔽了天空的光,速度快如箭矢,那就是一座移动的山峰,龙爪舒展中,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亚莲恩马泰尔和维拉斯提利尔被抓了起来,巨龙带着两人飞掠下山,飞向曼德河的白色沙滩。

    高庭修建在曼德河边。高庭山丘的西面、北面和东面,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富饶、美丽、鸟语花香,玫瑰遍地。

    偷羊贼松开龙爪,亚莲恩马泰尔和维拉斯提利尔一起摔落,嘭嘭两声,两人掉在了雪白的沙滩上。偷羊贼收拢翅膀落地,狂风席卷,激起了一人高的白沙飞扬。

    嘭

    一声大响,魔山从龙背上跳下,就好像一块巨石砸落沙滩。

    他的双腿陷进了白沙中。

    沉重的板甲,宽大得可怕的双手剑,如巨人一样的身躯,巨大的平顶头盔,钢铁面罩上,除了呼吸孔道,只开了一道细细的用于观察外面的窄缝。

    魔山全副武装,这令亚莲恩马泰尔有点意外。魔山在天空,谁能伤害到他他竟然还戴着头盔,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她以为的魔山,本不应该如此谨慎,她一直认为魔山是个粗莽的恶汉。

    魔山取下头盔,脸如岩石,神情威猛,目光沉凝,并无亚莲恩以为的粗鄙的凶神恶煞。

    维拉斯提利尔和亚莲恩马泰尔听魔山恶名多年,这是第一次见到真人。

    偷羊贼巨龙就在魔山身后,狰狞的龙头就在魔山头顶的上方喷着龙息。龙眼比chéngrén的拳头还要大,如两颗金红色的宝石,一身的金红鳞甲更是在太阳光下反射出火焰一样的光辉。回归到天空和战斗的偷羊贼,生命力爆发出了澎湃的辉煌。

    “我是魔山。”魔山说道,“我很抱歉。”

    “我是亚莲恩马泰尔。”亚莲恩马泰尔目不转睛的盯着魔山看,她年龄虽然只有二十四岁,但在红毒蛇的熏陶下,已经成熟老练,看人目光毒辣。魔山的开场白令她大大的意外,在她的印象中,魔山肯定无法说出我很抱歉的话来。

    这一点都不魔山,根本不符合龙焰屠城的魔山印象。

    很多传闻确实都是不实的谣言。

    “亚莲恩,伊耿六世还活着,就在风息堡。”言下之意,他当年没有杀死伊耿。

    “但你奸杀了伊莉亚马泰尔。”

    “你亲眼所见”

    “”亚莲恩呼吸一窒。

    “哼,我自然没有亲眼看见,但人人都知道。“

    “谣言就是谣言,当一个人有了恶名,什么传闻都会凭空出现。不管你们怎么说我,我不会承认我没有做过的事。”

    “你敢发誓么”

    “以新旧诸神之名。”魔山举起了手,神情庄严。

    维拉斯博学多识,是个书生,魔山的言行举止都透露出贵族的修养,魔山当众宣布亚莲恩为他的情人的时候,他就以为魔山是个和艾耿队长一样急铯并满口污言秽语的人,但好像并不是,魔山和亚莲恩马泰尔说话,不带一丝的轻佻和眼神上的轻薄。

    亚莲恩马泰尔在多恩将士和高庭子民的面前,已经以神和家族的荣誉发誓,魔山是她今后唯一的男人。这并不是政治联姻,因为两人不会有合法的婚姻,但这样的关系,其实也就是一种政治联姻。不过这种形式,本身带着对亚莲恩的荣誉的羞辱和居高临下的凌迫,但魔山的第一句话,却是我很抱歉。

    魔山没有丝毫征服者的盛气凌人,和龙焰屠城的那个魔山几乎判如两人。

    魔山掌握了一切的主动权,却并没有居高临下,肆意急铯。如果是他的好友伊耿队长,可能已经对亚莲恩这样的美人上下其手。最少,眼神轻佻并暧昧是肯定无疑的。

    亚莲恩的美貌中,带着上位者的凛然和铁血战士的刀锋。这是维拉斯提利尔在其他任何女子的身上都没有看见过的气质。

    “我不会相信你的发誓,魔山。”亚莲恩冷冷说道,“伊莉亚的血,你是洗不掉的。”

    “我为什么要洗我已经都背负了十七年的恶名。关于伊莉亚公主的不幸,我只能说,那是战争,而我是战士,战士奉命行事,是天职,无可选择,就好像他们一样。”魔山的手向后一挥,把高庭城后山上的所有多恩将士全部包括在内,“每一次破城的战争,会有多少女子被奸杀数不胜数。多恩破高庭后,我和龙不出现,会有多少高庭女子被多恩战士们奸杀当年,我不过是泰温公爵旗下的一个小兵。公爵有令,谁敢不从公爵下令善待俘虏,礼待伊莉亚,谁敢不听”

    维拉斯看向亚莲恩,魔山的话逻辑清晰,把自己的责任摘除得干干净净,这令他心里很异样。他相信亚莲恩也一样有这样的感觉,魔山给人的印象,和传闻中他的霸恶凶残,粗莽野蛮,满口污言,粗鄙无礼,相差甚远。

    但他为何要龙焰屠高庭

    他是刻意削弱高庭实力吗高庭的物资已经源源不断的运出,他是过河拆桥了还是多恩更是魔山想要的是的,高庭属于国王,不会效忠魔山,但多恩已经臣服于魔山,而不是王室。

    维拉斯提利尔心里突然有点发冷。

    魔山野心,好像不小啊,但愿只是自己的多疑

    维拉斯提利尔,看在我救了你和你的子民的份上,我需要你的一个回报。”魔山说道。

    “回报”维拉斯提利尔涩声问道。他的目光看向高庭城,高庭城还在燃烧,火光依然冲天。这正是魔山救人的证据和杰作。维拉斯感觉有苦说不出。

    “是的,回报。我要你立即传令,派出斥候,召集封臣们齐聚苦桥,准备对风暴地的伊耿坦格利安六世发起攻击。”

    “魔山,这是你的官方命令还是你个人要的救命的回报”维拉斯提利尔对魔山有了警惕和深深的戒备。

    “既是我的命令,也是我个人要的回报。”魔山的语气变得凌厉,“维拉斯,如果你是一头蠢猪,我不会向你解释为什么要立即召集河湾地军队,因为对你说了,你也不懂;如果你并不是一头蠢猪,那无须我向你解释。”

    维拉斯提利尔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平生第一次被人如此辱骂,并且声色俱厉。

    亚莲恩马泰尔的琥珀色大眼睛却是亮了亮,魔山就是魔山,果然霸恶强横,不容反驳。老实说,亚莲恩是个非常强势的人,父亲道郎马泰尔不听她的劝诫,她就发动了政变,把父亲囚禁在了流水花园。

    魔山的强横令维拉斯提利尔这样的学士张口结舌,他这可并不是干巴巴的武力的野蛮,而是口才一流的两难说辩。不管维拉斯提利尔如何反驳,魔山都占据了无可辩驳的高度维拉斯提利尔是一头蠢猪

    维拉斯提利尔愣怔了好一会才说道“魔山,我的主管、学士、队长和教头都不在身边,主管从多恩人夜袭开始到现在,我都没有看见他和他的两位私生子的出现,洛米斯学士被多恩人从学士塔上丢了下来,负责侍卫军团的队长艾耿和负责守城军团的教头佛提莫我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他们的生死,我身边的士兵也没有谁看见他们。”

    “你身边已无可信可用的封臣”

    “是的,魔山”

    “我能告诉你一个很简单的发现忠臣的方法。”

    “我很想知道你的办法”维拉斯提利尔涩声说道。让魔山这样的人来教自己,维拉斯感觉脸上有些发热。

    亚莲恩的一双妙目连闪,盯在魔山的脸上,又移开到魔山身后的巨龙身上,魔山此人的言行,令她心里大大的惊讶和意外。魔山说要教给维拉斯选择忠臣的办法,这可不是武力,这是政治才华和智慧。维拉斯提利尔可是以博学著称的。

    短短时间,魔山的言语一次一次令亚莲恩另眼相看,她渐渐有些明白过来魔山能做到军务大臣,能驯服巨龙,能杀死蓝道塔利,能生擒泰温兰尼斯特,能令她不得不下跪臣服,这些很显然不是凭运气和武力的强横,这里面其实包含了魔山的军事才华、政治才华还有人生智慧。

    可是所有关于魔山的传言,除了霸恶残忍,并无其他。

    “维拉斯”魔山说道亚莲恩眼睛看在巨龙身上,耳朵里可全部是魔山的声音,魔山有什么法子能帮到维拉斯找到新的主管、队长、教头,这些人首选条件,第一就是忠诚,她很关心这个“我的巨龙把你搙来这里,第一个奔到你身边来的人,如果是士兵,让他做你的贴身侍卫;如果是骑士,让他做你的队长;如果是将军,让他做你的教头;他们的忠诚度,一定比其他的士兵,骑士,将军更可信。”

    维拉斯张大了嘴看着魔山,这个法子,其中蕴含的道理,其实很简单,谁最关心领主,谁就会第一个来到他的身边,这是一个最简单的法子,却也是检验一个人对领主的忠诚度和爱戴心的最好的办法。

    亚莲恩没有看着魔山的目光一下子就转到了魔山的脸上,魔山说出的办法,她从没有想过,但是魔山一说出来,她就认为这个简单的办法很妙绝,并且实用。

    简单,直接,毫无玄妙,就好像直拳。

    亚莲恩的琥珀色眼睛很漂亮,她看着魔山,一瞬不瞬。这个男人拥有巨龙,他高大威猛,他智慧和强势,他恶名满天,这个人之复杂,是她从未见过的。她本是个喜欢征服男人的女子,强势如山,而这一次,她发觉到了更强势的一个人,强势,武力和智慧完美兼具。

    亚莲恩喜欢非常有力量的男人,喜欢武艺非常高强的男人,喜欢非常聪明有智慧的男人,更喜欢杀伐果决的男人,不管这个男人是敌人还是盟友,都不损她喜欢这个男人,

    亚莲恩的性格就是这样。

    奥伯伦马泰尔的私生子女儿也全部都是这样的女子喜欢有本事的男人,不管这个男人是敌人还是盟友。特蕾妮毒杀艾耿之前,和艾耿尽情欢悦,就好像最甜蜜的恋人。

    魔山感觉到了亚莲恩的目光异样,他迎向这目光,亚莲恩看着魔山,目光丝毫不逃避。亚莲恩从不逃避男人的目光,都是男人逃避她的目光。

    魔山看出亚莲恩想睡他

    “亚莲恩马泰尔。”魔山淡淡说道。

    “魔山”亚莲恩的目光如火焰一般燃烧。

    她想上他,毫不掩饰。

    马泰尔家族从奥伯伦开始,就起了一个不好的头,不管男女,对男女之事,只要看对了胃口,都热烈如火。狂放不羁,大胆豪放到了世人口诛学士笔伐的程度。

    “亚莲恩,你已经宣誓效忠,你的子民也下跪臣服,作为回报,我向你承诺,我会保证让多恩的国力和财力在两年内翻倍,兵强马壮,子民安居乐业,国富民强。”

    “哼”亚莲恩轻轻哼了一声,“你会变魔法吗魔山“她大大眼睛闪闪发亮,不知道是出于玉望,还是出于对魔山空口无凭的承诺。

    “我不会魔法,但我有比魔法更强的赚钱能力,贸易能力,战争能力。青亭岛的酒,只有我一人能买卖,这就是我的本事。七国最好的雪盐,七国最多的铁矿石的山脉,都在我的掌控中,这就是能力。当然,真正的赚钱,都并不是这些。”

    “呵呵,你如此厉害,那你能把我嫁给伊耿坦格利安六世吗我要嫁的人就是他,他是真龙血脉,是铁王座的合法继承人,他才是真正的龙种,国王。”

    对于亚莲恩来说,嫁给伊耿六世和成为魔山情人,这一点都不冲突,当然,只和魔山的要求冲突,魔山要求亚莲恩一生只能有他这一个男人,来换取多恩数万将士的生命。这其实就是把多恩绑架在了魔山的战车上。

    因为,他们如果真的在一起了,一定会有孩子。两人的孩子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合法的私生子,具有继承权;一种是不合法的私生子,就好像铁匠骑士詹德利克里冈,就好像曾经的琼恩雪诺,家族的一切都跟他无关。

    魔山和亚莲恩的私生子,魔山会公开成合法的私生子吗拥有继承权的那种,在魔山当众宣布亚莲恩只能有他这一个男人的时候,这个问题已经不需要再解释。

    “你想嫁给伊耿六世”魔山问亚莲恩。亚莲恩想睡魔山,但她撩汉的手段也与众不同。

    “是的。”

    “我,格雷果克里冈,龙石岛公爵、西境守护、东境守护兼北境守护、七务大臣、蟹爪半岛之王、克里冈新村、卡斯特梅和塔贝克厅的的城主。我再次郑重以新旧诸神的名义,以克里冈家族的荣耀向多恩领主莲恩马泰尔发誓,我答应你,让你嫁给伊耿坦格利安六世。。”魔山右拳敲在左胸心脏位置,郑重发下誓言。

    “”

    亚莲恩胸口一堵,她盯着魔山,红唇启,却根本说不出话来。

    维拉斯提利尔也是一怔

    魔山以新旧诸神和家族的荣誉发誓让亚莲恩马泰尔嫁给伊耿六世

    这怎么可能

    魔山的话,大大出乎亚莲恩和维拉斯的意料。

    亚莲恩很会撩男人中的男人,然而魔山也很会撩她。

    “伊耿坦格利安六世,你既然喜欢他,想嫁给他,我答应你,我会成全你的心愿,我会把他的尸体送给你。你喜欢整个的尸体,我就送完整的;你如果喜欢零碎的伊耿,我会把他切开一块一块的送给你。”

章节目录

冰与火之魔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格雷果·魔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雷果·魔山并收藏冰与火之魔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