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长跑步前来,带着喘息声,他的手里握着那枚磨损得很厉害的钱币。

    “小姐。”船长带着敬畏,“我已经为您调换了最好的房间,我的房间。”他把艾莉亚的铁币轻轻放到艾莉亚的手上,“蜂蜜也一会就到,还有好酒。”

    “不用好酒,今后别卖掺水的酒给士兵们吧。”艾莉亚轻声说道。

    “是,小姐。再也不会了,我向您保证这一点。”船长毕恭毕敬回答。他收着下巴,背微微躬着。

    很快,烧烤师傅来到,带来了包装精美的罐装好酒和蜂蜜。

    “你去吧,船长。”艾莉亚手里的小刀挑着烤肉说道。

    “是,小姐。我叫汉森·杜克。小姐一路上需要什么,请随时吩咐。”

    艾莉亚点了点头“多谢你了,杜克船长,我对千面神祈祷的时候,会提一下你的名字。”

    船长受宠若惊,大为激动,说话也结结巴巴起来,他鞠躬感谢了艾莉亚,然后倒退了几步后才转身离去。

    “士兵们,我们遇上了一位好船长,我想这会是一个愉快的旅程。”艾莉亚举起酒袋,众雇佣兵大喜,一起举起酒袋,艾莉亚说道“凡人皆有一死。”众士兵异口同声“凡人皆须侍奉。”然后他们一饮而尽。

    …………

    艾莉亚在大商船上横渡狭海的时候,魔山和他的巨龙落在了梅葛楼的主堡塔顶。

    巨龙落下,沉重的体重令整个顶层都在轻微发颤。

    巨龙发出轻鸣,红堡里的王室战马全部簌簌发抖。

    战马要适应巨龙的存在,这需要时间。

    整个红堡,笼罩在一种恐惧、亢奋、敬仰、敌意、期待、畏惧的怪诞气氛中。

    巨龙的的两翼展开,覆盖了整个梅葛楼,还向梅葛楼外延展出去,带着短爪的翅膀在阳光下闪着鳞光一种金红色的光辉。

    狰狞的龙头,可怕的金红色的眼瞳如燃烧的龙焰。巨脚上的爪如刀剑锋利,钢钩铁划,能轻松洞穿任何猛兽的肚腹,再把它们如小兔子一般的随意拎起来。

    一股猛恶的龙威覆盖了红堡的空间。

    红堡的城墙上,梅葛楼的城墙上,站满了王室里的所有守备队士兵,人人抬头看向偷羊贼,眼神中全部都是震撼。

    托曼国王在玛格丽王后,御林铁卫队长詹姆舅舅的陪同下,站在国王卧室的阳台上,目睹到了偷羊贼的风采。孩子国王被偷羊贼的凛凛之威和大得遮住了阳光的身躯而震撼不已,大眼睛里满是震惊。

    詹姆·兰尼斯特和玛格丽王后同样震惊,詹姆虽然是个有胆识的武人,也是同样的说不出话来。当真正的龙站在面前,那种铺天盖地的碾压感觉令人只是感觉到自己的脆弱和渺小。一种无助的感觉攫住了詹姆,魔山拥有如此无可匹敌的巨龙,兰尼斯特役使魔山为封臣为家狗的日子,已经一去永不返了。

    如果魔山要谋反,谁也不是他的对手,龙焰将使梅葛楼变成一座流质状的石堡,把所有的人都烹煮在里面。詹姆很清醒的认识到,魔山的想法将左右王国的命运。

    玛格丽·提利尔王后突然喃喃说道“詹姆爵士,国王陛下,我父亲梅斯大人提议让弥赛拉·拜拉席恩和雷纳德·维斯特林联姻的计划看起来势在必行,魔山有了如此巨龙,谁还能挡住他?他还会惧怕谁?”

    太后陛下要玛格丽·提利尔尽快怀孕,但玛格丽对托曼国王显然并没有什么信心。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有三条龙!”詹姆说道。他这是在为自己内心的极度不安找一个可以支撑的平衡点。

    “坦格利安家族的余孽有三条小龙,只有三岁的三条小龙,但魔山这条龙,有两百多岁了。罗斯比伯爵说,龙超过百岁的年龄,龙焰才真正形成最强大的威力,烧毁岩石融化钢铁。坦格利安家的龙还是孩子。”

    詹姆选择了沉默。

    太后的房间里,两名御林铁卫葛蒙德·古柏勒和葛蓝·古柏勒护卫着瑟曦,带着宫廷主管奥斯威尔·凯特布莱克快步走向梅葛楼楼顶。同行的还有大国师科本,情报大臣伯尼·克里冈。

    葛蒙德和葛蓝是魔山推荐到王室里来做的御林铁卫,情报大臣伯尼·克里冈也是魔山的人,瑟曦安排这三个人随行去接魔山,有刻意亲近魔山的用意。

    魔山已经从龙背上下来,站在梅葛楼塔顶俯视地面的人群,还有站在各种房屋窗口上的人们。红堡里的人们全部仰头看着他和他的巨龙,和红堡外的平民们的欢呼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红堡内的士兵廷臣们都保持了奇异的沉默。

    除了风声和受惊的马嘶,没有人发出喧哗声。大家的眼睛都闪闪发亮,看着楼顶上的巨龙和魔山。

    魔山面无表情,背上斜插着寒冰巨剑,他很欣赏这些人震撼的神情,巨龙之威,带来的不仅仅是震撼,还有绝对实力上的倾斜。而魔山,是强势的一方。

    半个时辰后,御前重臣们齐聚太后的房间太后舞厅。

    太后、国王、王后、首相。代理财务大臣、情报大臣、海务大臣、御林铁卫队长、大国师等人全部到场。

    六名御林铁卫兄弟都守在了太后舞厅的大门两侧。

    他们是来自铁群岛战锤角的葛蒙德葛兰两兄弟、高庭的加兰·提利尔爵士、人称小魔山的奥斯蒙·凯特布莱克、曾护送弥赛拉到多恩的亚历斯·奥克赫特爵士、剑箭双绝的巴隆·史文爵士。

    托曼国王的御林铁卫实力很强大,远超过了劳勃时代和乔佛里时代。不管是葛蒙德葛兰两兄弟,还是加兰和奥斯蒙、或者是亚历斯和巴隆,他们都是响当当的的武艺高强的骑士,剑术精湛。

    这六名御林兄弟的忠勇之气也远胜过劳勃时代和乔佛里时代的武艺稀松的马林·特兰和柏洛斯·布劳恩之辈。

    马林和柏洛斯不仅是武艺差,人品也是很差,欺负弱小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代替乔佛里惩罚珊莎的御林铁卫,就是马林。而罗圈腿的柏洛斯后来身体发福,站久了都要靠一下墙壁稍事休息。

    御林铁卫队长詹姆·兰尼斯特领导的这一代御林兄弟个个都很精悍,这也许是衰弱王室最后的回光。

    简单而虚伪的客套后,太后陛下吩咐侍女们倒上了青亭岛的葡萄酒,端来了各式水果和点心,大家围坐于吧台。

    魔山开门见山“太后陛下,国王陛下,王后陛下,各位大人,北境告急,我们必须集聚全国力量北上抗击异鬼,一旦北境失守,异鬼南下,我想我们大势已去。这是人族和异鬼的战争,是我们每个人的生死存亡的大战。我需要太后、国王、王后、首相、各位大人鼎力支持。”

    这是正式会议之前的非正式聚会,如果是御前重臣正式会议,会在王座大厅的御前重臣会议厅里召开。

    “消息可靠么?”瑟曦轻轻的抿了一口酒。她无心喝酒,只是做做样子。其他人更是都懒得碰酒杯,气氛并不和谐。

    “太后陛下,大约两天后,我申请正式召开御前重臣会议,到时候我会向大家推荐一个人,来自绝境长城的梅丽珊卓,她是以前史坦尼斯的大国师,如今已经宣誓效忠于我,是我的随军祭司,她会给各位大人带来北境真正的情况,要屠灭我们人族的异鬼,真的来了。”

    “梅丽珊卓?”瑟曦瞪大了眼睛。

    梅斯公爵、本隆特布隆总司令、伯尼·克里冈等人无不愕然。

    效忠于史坦尼斯的梅丽珊卓巫师什么时候效忠了魔山?

    那可是一个邪恶的女巫!喜欢把人活活烧死献祭给她的红神!!

    首相梅斯·提利尔心里感慨穷凶极恶的魔山配邪恶歹毒的梅丽珊卓,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唯有詹姆冷眼旁观,他看出魔山的表情严峻而沉重,并无虚假,这令他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只要魔山真正关注北境异鬼,铁王座就还是托曼国王的。由此推测,魔山并无心争夺铁王座。詹姆很清楚的知道肯从内心里服从魔山为王的人,除了平民和穷人,还有部落野蛮人外,大多数有高贵血统的贵族对魔山都不会心服。

    魔山没有高贵血统出身,他的血统是一个训狗师传承下来的,是兰尼斯特家族的家奴。

    魔山并没有理会众人的愕然,相比起巨龙带来的震撼,梅丽珊卓效忠于他的事情,并不值得大家多琢磨,也没必要多花口舌。

    “太后陛下,你支持我北上抗击异鬼吗?”魔山点兵点将,懒得绕圈子啰嗦。

    “我会全力支持你,魔山。人族兴亡,生死存亡,我们必然竭尽全力,团结一致。”

    魔山盯了一眼瑟曦,他把瑟曦的话全盘接受,管她真心或者假意“好,那么国王陛下和王后陛下的意见呢?”

    “我支持你,魔山。”孩子国王严肃认真的说道,像足了大人模样。

    玛格丽·提利尔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

    魔山看向首相大人,首相大人说道“魔山,你率军前去北境,我会在后方全力支持,保证供给你需要的军需物资。”

    首相大人仅仅提到了军需物资,至于河湾地的军队人手,并不提及。

    魔山装做不懂,看向大国师和詹姆·兰尼斯特等人,众人都一一点头。

    魔山的初次谈话顺利得不能再顺利了,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大家都支持他去卖命送死而已。而在这次担当起大任之前,魔山也是希望别人去北境送死而自己保存实力的。

    “既然大家都支持我北上,那么,我要向国王陛下申请一项权力。”

    “什么权力?”瑟曦的眼睛微微眯缝了一下,微不可查。她的内心瞬间就本能的建筑起了厚厚的城墙,严加防范。

    “请国王陛下授权我召集全国任何地方的军队,胆敢抗命者,我有权逮捕、审判,惩罚,拒不听令者,我有权斩首,而无需事先禀告国王陛下。”

    众人无不心中凛然!

    魔山得到这种操控生死的大权,以他的凶恶性格,七国内谁敢不遵?只是他要是利用这种权力把效忠于王室的贵族们狠狠杀掉一批,整个王国的政治力量都会向他倾斜了。

    这太危险,瑟曦想想都后背发冷。梅斯大人同样毫无安全感了。

    “渡鸦传令,并不会花费大人多少时间。”太后陛下说道。

    “是的,魔山大人,法务不可无规则,无王权。大人要斩首谁,还是需要先向国王禀告,取得授权后,方可斩首。至于其他权力,我们到时候开会投票表决吧。”梅斯首相语气缓和的说道。

    魔山扫视全场,冷冷说道“整个人族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我们在外打仗,有时候情况会非常紧急,地方贵族不遵号令,唯有斩首才能杀一儆百。”

    “我会派出足够的宫廷学士和渡鸦跟在大人的身边,大人一旦有事,渡鸦传信,昼夜不停,魔山大人不必为这件事情担心。”瑟曦语气很轻但很坚决。

    魔山微微皱眉,沉默不语。

    瑟曦举起酒杯,在魔山的酒杯上一碰,笑道“魔山大人,先放轻松,你赶来君临劳累了,我敬你一杯吧。”

    魔山并不举杯“太后陛下,各位大人,我北上抗击异鬼,不能得到生杀大权,无法号令河间地、谷地、王领地、风暴地、铁群岛、河湾地的军团。大家一盘散沙,我只能号令我自己的克里冈军,如此一来,人心不齐,各自为战,我们如何能战胜异鬼?”

    “河湾地和王领地的军团得留下来保卫君临。”瑟曦大大的喝了一口酒,缓缓说道。

    詹姆注意到魔山的目光一凝,脸有怒色。

    “王室会授权魔山大人调动铁群岛、河间地、谷地、西境、北境、多恩六地的军团,而王领地和河湾地军团,不得不留下来保卫君临,因为狭海对岸,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带着三条龙,十几万多斯拉克骑兵、一万余海军、数万步兵将来攻打君临。”

    “魔山,丹妮莉丝来了,我们把兵力都全部交给你,不等你结束战争,铁王座已经被丹妮莉丝拿下。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首相梅斯也缓缓说道。

    “丹妮莉丝如果来到,我会去见她,说服她北上一起抗击异鬼。”魔山说道。

    “如果无法说服她呢?”詹姆淡淡说道。他沉默了很久,这时候才开口说第一句话。

    “那我们就把她和她的人全部赶进大海。”

    “她有三头龙。”詹姆不紧不慢的说道。

    “我有一头巨龙,她只有三头小龙。”

    “可那时候,你在北境,如何能够再分身回来?”

    “我有数百架可以自由移动的猎龙弩,也有数百架固定弩台的猎龙弩,猎龙弩的箭矢长两米,纯铁枪铸造,射杀丹妮莉丝的小龙,一箭一个。”魔山淡淡说道。

    大国师科本立即跟上“魔山大人,君临城正急需您的猎龙弩。”

    “猎龙弩我不会给你们,我要带着移动猎龙弩去北境。但托布·莫特大师会来到君临,教授钢铁街的数百铁匠制造猎龙弩。丹妮莉丝还没有走出草原,我们还有充足的时间。如果我们抓紧时间,也许北境的战争结束后,丹妮莉丝才会来到,到那时,我们得胜之师士气正旺,正好返身回来对战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把她赶进大海里去。”

    梅斯陪笑说道“如果真能如魔山大人说的结局,那当然是最好的。可是……世事难料,万一北境战事胶着,而丹妮莉丝已经来到,君临城还是要靠军团才能守住啊。王领地和河湾地军团,不宜跟随大人北上。”

    “大人是担心万一魔山北上全军覆灭吧。”魔山冷冷说道,

    梅斯打个哈哈,闭嘴不反击。

    他的意思已经表达明白,魔山既然自己说了出来,那就再好不过。

    詹姆发话了“魔山,战争,有胜有败,谁敢说一定就会打胜仗。”

    魔山盯了詹姆一眼,耸耸肩膀,说道“好吧,我同意王领地和河湾地的军团留守君临,铁群岛、西境、谷地、河间地的军团调动、生杀大权,我需要得到。”

    “我们会授权大人调动这些地方的所有兵力,但大人在斩首某位伯爵大人之前,还是需要先禀告国王得到批准才能动手。伯爵以下,大人有权处置,无须事前通报国王。”瑟曦轻声说道。她向魔山再次举杯示意。

    瑟曦做出了最大让步,生杀大权仅限于伯爵及以上爵位的大人。

    魔山心里冷哼一声,他心里已经有了得不到授权的计划,就是以国王的名义直接处死那些王八蛋,他懒得和瑟曦纠缠一个‘名正言顺’了,地方贵族自持血统高贵如有不遵者,先把人头砍下来再说。

    “太后陛下,我是封臣,愿意听从太后陛下、国王陛下的调遣和命令。”魔山说起虚假的官话来早已经顺口顺心,毫无阻碍。

    瑟曦、梅斯、詹姆、玛格丽、罗斯比伯爵、本隆特司令等人都是心里一松。他们悬着的心终于落地,大家都担心万一魔山暴怒,野蛮人失去了理智和礼仪,那就人人自危,后果严重,到时候不得不被迫妥协。

    瑟曦心情一松,脸上就露出了笑容“格雷果大人。”她先前一直称呼魔山为魔山,而不是本名格雷果,“我听说简妮夫人有了身孕?”

    “是的,太后陛下。”

    “真是巧了,玛格丽·提利尔王后也有了身孕。”瑟曦张口就来,先稳住魔山是上策,反正怀孕到生产,还有好几个月时间,“大国师科本学士可以作证,我可并不是瞎说。如果王后和简妮夫人的孩子是一男一女,我希望国王的孩子能和大人的孩子联姻,结为一家人,如果是同性孩子,就互相交换作为养子,大人意下如何?”

    “联姻?我们的孩子都还没有出生呢,说这个太早。孩子出生后再订立婚契不迟。不过兰尼斯港的继承人罗莎蒙·兰尼斯特今年十一岁了吧,我的侍卫营里有个养子柯姆·华纳,我视他为自己的亲生孩子。他的父亲曾经是劳勃国王的皇家战舰国王号船长‘阿奇博尔德·华纳’,就让罗莎蒙嫁给我的儿子柯姆·华纳吧。”

    兰尼斯港,西境最大最繁华的城市,也是王国第三大港口城市。魔山通过古柏勒伯爵控制了铁群岛,他也能再通过柯姆·华纳掌控兰尼斯港。

    “魔山,很抱歉,罗莎蒙已经和罗斯比伯爵的侄儿订立了婚契。”詹姆插话说道。他立即看出了魔山的用意,西境的最后一块最大的肥肉,就是兰尼斯港。如果兰尼斯港再被魔山吞并,兰尼斯特在西境的存在,就真的是名存实亡。

    罗莎蒙并未和罗斯比伯爵的侄儿订婚,詹姆这是救急的说辞。

    “没事。”魔山说道,“罗斯比伯爵,你叫你的侄儿退婚,否则我就杀了他。”

    bgyuhuozhioshan

    。

章节目录

冰与火之魔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格雷果·魔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雷果·魔山并收藏冰与火之魔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