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呜呜呜呜!

    绝境长城的外面,突然响起了绵长而低沉的号角声。

    泰坦号上的将士们同时停住了动作,站起来,人人抬头看向头顶。

    一声号角,兄弟归来!

    号角声在长城外面的鬼影森林里隐隐传来,那是巡逻斥候们吹响的号角。

    出事了!不然,号角声应该在城墙上响起。在城墙上响起,通知城下的兄弟们打开隧道大门,让归来的兄弟们进来。

    但号角声从城墙的上空和海豹湾的水面传来。

    因为距离的原因,号角声不强烈,但顺着风雪的方向传来的号角声,却能令人听得见。

    加文维斯特林看着艾德等人严肃的神情,心里微微不安。

    大家仿佛都在等……他们在等什么……

    呜呜呜呜呜!

    又一声号角响起。

    二声号角,野人来攻。

    守夜人兄弟们的脸色都微微的变了。

    他们知道不可能是野人来袭。

    大部分野人已经加入了艾德史塔克领导的长城联军,小部分野人战士散乱在各处,无人知道他们在哪里。

    小部分野人军团是不可能来进攻东海望的,他们兵力不够,根本无法靠攀爬冰墙来攻破这里。

    并且,野人如果要突袭东海望,一是会选择海面绕开长城;如果没有船无法绕开长城,那就会在夜晚选择攀爬冰墙,不会在白天。

    多半不会是野人,野人的主力和巨人族都已经来到了长城这边,他们成了驻守长城的盟友,那么,来挑衅东海望的人会是谁?

    大家凝立不动,神情紧张,还在等……等最后的答案……虽然那个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但万一并不是呢……

    加文维斯特林和他的将士们惊疑不定,那低沉、穿透、悠远的号角声在耳边呜呜回响,北境人和守夜人都怎么了?号角声一响起,每个人都成了冰雕一般呆立不动……

    呜呜呜呜呜呜!

    三声号角,异鬼来袭!

    加文维斯特林注意到艾德等人紧张的神情反而一松,确定了,异鬼来袭,在鬼影森林里巡逻的斥候们发现了来袭的异鬼。

    卡特派克呛的一声抽出了长剑:“艾德大人,异鬼来袭。”

    “卡特司令,我们这一船的龙晶都是他们的克星。”艾德史塔克沉住了气,“卡特,你率领五十名游骑兵每人带一把龙晶匕首出长城去查看情况,接应回来的兄弟,弄清异鬼来了多少?距离我们这里还有多远?“

    “是,艾德大人。”卡特派克说道,“笨鸟、胖头、海鱼,带领兄弟们,两艘战舰,走水路。”

    三名侍卫答应一声,一声令下,游骑兵们排队上来领取龙晶匕首,然后出舱。

    传令官的大声喊叫中,两艘战舰上,船上水手们做好了准备,即将出发的鼓点声轻轻敲响。

    猎狗在箩筐里拿起两把黑曜石匕首,一把挂上剑带一把插进了长靴:“艾德大人,我也去。”

    “注意安全,不要恋战。”艾德拍拍猎狗的肩,“这次主要是侦察情况。”

    猎狗仿佛没有听见,大踏步走出船舱。

    在绝境长城,猎狗是个‘自由’的人,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安排,只要是战斗异鬼,他就第一个要去。即使艾德史塔克希望他留下来,他也不会听。艾德公爵和其他的任何长官,不能以命令的方式约束猎狗。

    猎狗来到绝境长城后,是一个不能用常理衡量的一个人。除了战斗异鬼,他另外的方面都不讨人喜欢。但有战斗异鬼这一条就已经足够,守夜人和长城联军容下了变得怪僻的猎狗。

    每次和异鬼作战,猎狗就好像是在故意送给异鬼生命一样,他的疯狂嗜杀无人能比,仿佛内心有一团炽热的火焰,需要靠杀死异鬼才能降温。

    加文维斯特林本想有机会和猎狗叙旧一下,毕竟双方都是西境人,猎狗的哥哥魔山还是加文伯爵的女婿,算起来,猎狗也是加文伯爵的晚辈。但从加文伯爵到来,猎狗就没有和加文伯爵说过一句话,就连双方的眼神对视都是极少。

    猎狗很冷漠,对魔山的一切从不提一个字。他正是因为无法接受自己才来到了绝境长城。

    猎狗从懂事起的人生唯一最想做的事就是杀死魔山,当他发现自己无法再对魔山下杀手的时候,他就痛恨到无法接受自己。失去了人生的目标猎狗来到绝境长城后,他每次和异鬼作战,都是求死,但七神偏偏很眷顾他,每次战役后,他都一身血腥的全身而退,那些血,都是身边战士们在战斗中飞溅出来的血。

    卡特派克看到猎狗跳上了他的战舰,他和战士们都是心中自然而然的一松,仿佛去做一件没有把握的事情心里有了底一样。

    有了猎狗的帮手,大家都多了一分必胜的心理。这是一种很微妙的心理,一下子放松了大家紧张的心情。和异鬼作战,再有经验的游骑兵都会紧张到恐惧,但猎狗却是一个例外,他好像真的不怕异鬼。

    猎狗因为多次作战勇猛并且令人难以相信的没有受伤而成了大家心中公认的勇士,有他在,仿佛幸运都会降临。

    卡特向猎狗伸出了手,猎狗却并不和卡特握手,而是坐了下去。卡特一笑,他解下腰间的酒袋扔过去,猎狗伸手借住,拧开了酒塞,卡特微微一笑。

    猎狗再怪僻,无法拒绝酒!

    战舰上,游骑兵们轻松的说笑起来,他们手里可并没有歇着,而是在把黑曜石箭头装上箭杆。时间紧迫,泰坦号到港不久,巡逻的兄弟们就发出了预警,黑曜石箭头能装一支是一支。

    加文维斯特林从泰坦号船舱的窗口看出去,两艘狭长战舰驶出了港口,向北方逆风而上。虽然是逆风,但水手们很有经验,船的速度并不慢。这也能看出,铁种出身,曾经做过海盗的卡特的舰队,是训练有素的。

    “异鬼来了?”加文问艾德。

    “是的,外面巡逻的守夜人兄弟发现了异鬼向这边来,一声号角,是兄弟归来;二声号角,是野人来攻;三声号角,就是异鬼来袭。目前情况不明,不能贸然打开隧道门,从水路迂回过去,前面的树林里面,有野人渔村,和卡特司令的兄弟们很熟悉,大家平时给他们盐和铁器换一些海鱼和信息。异鬼来了,那些渔村也会有危险。”

    “能接受野人撤离到长城这边来么?“

    “卡特司令曾经问过那些渔民,他们并不愿意过来,在他们眼里,我们才是可怕的野人。”艾德说道,“他们害怕过来被我们南方人杀害。长城外面的自由民称长城里面的所有人都是南方人。”

    脚步声哗啦乱响,艾德的侍卫们、守夜人的所有兄弟们、加文的百名侍卫、戴佛斯的十多个随从、船上的所有工人和水手,数百人一起动手,紧锣密鼓的搬运龙晶下船。甲板上,船长在操着半生不熟的维斯特洛通用语大声吆喝指挥。这名布拉佛斯人听说异鬼来了,恨不得立即开船走人。

    “猎狗,你真的不怕死?”卡特靠着猎狗走下来,笑道。

    猎狗微微皱眉,他和卡特不熟,心里反感卡特自来熟的靠着他。但卡特手里的酒袋碰上了他的酒袋,他就忍了,咕嘟嘟一大口酒下肚,猎狗吐出一口气:“卡特,谁不会怕死?我只是不想活。”

    “不想活?”卡特嘿嘿一笑,“猎狗,鼹鼠村还是有好姑娘的,别想不开。不管你心里有什么事,去鼹鼠村一趟,一枚银币,能要两个好姑娘了。“

    鼹鼠村在黑城堡方向,是守夜人领地内的一个修建在地下的村庄,里面有一个女院,是卡特司令和兄弟们最喜欢去的地方。

    猎狗明显对女人不感兴趣,他汩汩灌酒,也不怕酒喝多了遇上异鬼没有了力量。其实每次作战基本是和没有智慧和生命的尸鬼作战。异鬼很少,他们有自己的智慧和语言,驭使着尸鬼为他们作战。异鬼就仿佛是人族军团中的大将军,他们使用寒冰做成的薄剑,更高层级的异鬼使用寒冰做成的长枪,那枪与剑都异常坚硬和锋利。

    异鬼的薄冰剑和普通剑格挡交击几下,普通刀剑就会出现缺口,普通剑如果和薄冰剑大力砍削撞击,还会被折断。

    军团中,唯有琼恩雪诺的瓦雷利亚钢剑‘长爪’能挡住异鬼的薄冰剑。交击次数多了,薄冰剑会出现裂纹。

    “猎狗,你连对女人都没有兴趣?”卡特看向猎狗的双腿之间。

    猎狗汩汩喝酒,对卡特的戏谑就好像没有注意到。

    “猎狗,要是这次我荣耀了,把我烧了。”卡特的酒袋又撞上猎狗的酒袋,这令猎狗感觉卡特变得顺眼了许多,他喜欢喝酒的人,更喜欢直接拿酒袋灌的人。

    “我要是死了,点燃我。”猎狗说道。伸袖子抹去了胡子上的酒渍。

    战死后拜托同袍烧掉自己,是每个战士在战前都要向身边兄弟交代的话。战死不烧,就会变成尸鬼,然后在异鬼的驱使下作战。

    猎狗的胡子和头发都乱糟糟的,脸也变成了北方人特有的僵红色。来绝境长城时间长,猎狗已经适应了这里的酷寒。

    两艘战舰越过了绝境长城,来到了长城的另一边。

    战舰向前行驶,一艘靠岸,放下了两个兄弟去和吹响号角的兄弟们会合,其余的兄弟依然在船上,继续前进。

    前面不远有一个野人小渔村。

    每次战舰过来,基本都会停靠在小渔村,渔村里的自由民渔夫和卡特他们很熟悉了,不管大人小孩,都和守夜人亲近,守夜人也常常送给村里人铁器和盐,还有布匹。

    临近渔村了,嘎嘎嘎,嘎嘎嘎,渡鸦在笼子里飞来撞去,没有引起游骑兵兄弟们的注意,但是猎狗注意到了。卡特司令每次出行,都会带着两只渡鸦,这是拥有学士的好处之一。

    猎狗靠着船舷站了起来,狭长的战舰并不大,造型如一条鱼,如果顺风,这样的战舰速度惊人的快。如果交战,穿插迂回也是惊人的灵活。这是卡特设计的战舰,海盗生涯和铁种出身,令他把守夜人的唯一舰队打造得很实用。

    “怎么了?”卡特靠着穿帮笑道。

    猎狗没有说话,看向传来渡鸦声音的地方。

    “别担心,渡鸦和我们一样,生来都是喜欢战斗的家伙,它们安静不了一会的,我了解它们。“

    猎狗转动目光,看向渔村。渔村在大雪中显得很安静,除了风吹过树林发出的啸音,没有其他的任何声音。

    “村里太安静了。”

    “大雪,村子里当然安静了。”

    “你起来看看。”

    卡特站起来,身体有点摇晃,酒意上涌,脸也变得红了:“跟平常一样。兄弟们,进去。“

    两艘战舰无声无息的滑进去,无声靠岸小码头。

    因为猎狗的话,游骑兵的手都按上了剑柄,人人瞪大了眼睛,盯着岸上的一切。

    卡特第一个跳上了岸:“尼克尔!”

    尼克尔是渔村的首领类人物,这个渔村不大,但在这里也算不小了,一共也就十三户人家。

    没有回应,整个渔村的道路上积雪,没有一个人的脚印。

    “尼克尔!”卡特大喊,这一次提高了声音,整个渔村只要有人,肯定听得见。

    声音传进了森林里去,回响隐隐传回来尼克尔尼克尔但依然无人回应。

    大家上岸,猎狗却站在船头,他注意着旁边的几只渔船,渔船上铺满了雪,不管是船篷还是船头,都是厚厚的积雪。看起来这船没有人有一段时间了,这并不太正常。

    猎狗拔出了长剑,跳上了旁边的一艘渔船。

    卡特等人看着猎狗如此小心翼翼,就好像一只谨慎的猫,他们笑出了声。

    猎狗试探着慢慢走进了渔船,岸上的卡特做出手势,大家纷纷抽出武器,分成三路,进入渔村,他们决定逐门逐户查看情况。

    突然,渔船里传来了刀剑相交的清脆声音,伴随着猎狗的一声大吼,众人一起回头,只见渔船剧烈摇晃,叮叮当当格斗声不停的传来。

    “胖头,去支援猎狗。”卡特大喊。

    胖头虽然人肥胖,行动却极其敏捷,他迅速跑向渔船,跳上船头。

    突然,只见渔村的雪地动了,一只一只的尸鬼从大雪下站了起来,手里拿着刀枪长矛等各种武器。

    森林边缘,一只骑着死马的异鬼手提长枪,冷冷看着这只队伍,他发出了一声尖锐的音节,于是,更多的尸鬼从雪地里爬了起来,各家各户的房内,那些死去的自由民们,不管大人孩子,全部站了起来,睁着一双双湛蓝的眼睛,一张张黑色的脸,手里握着鱼叉等武器……

    几艘渔船上,尸鬼也纷纷出现,负责守护船的几名兄弟拔出长剑呐喊着守在了船头……

    “撤退!”卡特发出命令,“快快快,回到船上去!”

    尸鬼们向守夜人兄弟们扑了上来……他们动作并不十分快捷,但是胜在绝对不会后退,也没有任何恐惧和痛觉!

    猎狗从船舱跳了出来,他冲上了船头,再一跳,跳上了战舰:“火炬!快快快,点起火炬!“

    一只尸鬼从船舱追了出来,他的胳膊被猎狗长剑削断了一只,腿也被刺穿了一个窟窿,肋骨上也被长剑砍了一道深深的豁口,露出白森森的断骨,但他依然还能行动,他左手提着断了半截的绣剑,向猎狗追过去,到了船头尽力一跳,很准确的跳进了海水里……

    这个被猎狗砍了几剑的尸鬼,正是渔村的首领尼克尔!

    前来支援猎狗的胖头转向,跳上了战舰。

    尼克尔在海水里扑腾着,继续追向猎狗……

    “点燃火炬!”猎狗大喊,他拧开酒袋,猛地灌了一大口酒。

    每一只尸鬼,都是一只人形蜡烛,又好像是火油做成的,只要一点火星,就能令他们猛烈燃烧起来,最后变成灰烬。

    尸鬼怕火,而黑曜石是异鬼克星。

    森林边缘指挥这次埋伏战的异鬼仿佛知道这支队伍人人都有黑曜石武器,他骑在死马上,一动不动,没有随尸鬼们发动进攻。

    要在平常,异鬼会跟在尸鬼军团后面发起进攻。但这次,他只是远远的观望。

    而只要射杀这只异鬼,整个这只尸鬼军团都会失去行动力,数百只尸鬼会全部栽倒,战斗力全部消失。

    两只战舰停靠在几只渔船之间,渔船上的尸鬼纷纷跳过来,只是他们跳跃能力有些僵硬,大多数尸鬼都跳进了水里,但不妨碍他们继续在水里前进,向战舰扑来。

    火炬被点燃,猎狗接过火炬,张开嘴向前一喷,一股火焰射出,正中攀援上船帮的尼克尔,轰的一声,尼克尔猛烈燃烧起来。猎狗上去对准尼克尔的头猛踹一脚,把尼克尔踢下战舰。

    尼克尔落进海水,依然还在燃烧,就好像他着了火术士的野火物质。几名兄弟如法炮制,火炬向尸鬼挥舞,有的兄弟乘机喷出酒液,把一只只尸鬼点成人形蜡烛。

    岸上,卡特兄弟们且战且退,雪地上,数名兄弟的鲜血如朵朵梅花在雪地盛开。

    猎狗举着火炬跳上了岸!他一边奔跑一边举起酒袋,然而酒袋已空!

    猎狗抛下酒袋,右手长剑左手火炬……

章节目录

冰与火之魔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格雷果·魔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雷果·魔山并收藏冰与火之魔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