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底章【金翅祖龙】打赏更,8000字)

    马伦沃马克率领第一个千人团悄无声息的在黑夜中向南边行军,到了一处白天已经侦测过的小溪边,转而顺溪流向西。

    最西边,临海,有一条直通河湾地高庭的大道:滨海大道。

    这支军团会去河湾地和维克塔利昂的军团会合。维克塔利昂,铁舰队总司令,是巴隆大王旗下最悍勇也是实力最强大的一支军团。

    马伦沃马克顺溪流西进,加快了速度,越远离克里冈人越安全。到了滨海大道上,他会留下来等待后面的千人团。五个千人团,只要到了滨海大道上,南下,在西境人的领地上,那就是无敌的。

    滨海大道上只有一个大贵族:秧鸡厅的克雷赫家族。但家族族长、继承人、次子都已经战死,大部分克雷赫的士兵也已经战死,秧鸡厅的残余力量根本挡不住马伦的五千人。

    只要避开了魔山军团,马伦就不担心西境其他的任何贵族。这些贵族,在三年连续不断的战事中,已经被打残,精锐士兵死伤殆尽。剩下来的力量,不过能组织起一些民兵罢了。

    这也是鸦眼敢大举踏上西境土地的底气。除了魔山能一战外,其余的贵族力量不堪一击。并且,根据计划,西境其他贵族都是会起来反抗魔山的。只是,计划出现了偏差,没有一家西境贵族站到了鸦眼这边。魔山提前做出了针对性的措施,早就分化、拉拢、联盟、合作、恐吓、控制了西境的贵族们。

    马伦印象最深刻的是魔山的骑兵太可怕了。马伦在大海上作战五年,第一次登陆大规模作战,见识到了无可匹敌的骑兵冲锋。

    军团还没有和魔山的主力步兵交战,大王就决定悄悄退走。为了稳定军心,大王自己留了下来,要确保兄弟们都安全撤离后,他最后才撤离。

    这很危险,但谁也无法说服他。

    鸦眼选择留在最后,这是定海神针,令留下来送死的那批人没有怨言。

    在大家都陆续分批从不同的方向悄悄撤走的时候,留下来驻防营地迷惑敌方骑兵和主力的将士们发不出牢骚,说不出怨言。

    王与他们同在!

    马伦沃马克的千人团轻装事实上撤退的士兵们全部都是轻装。他们不举火,摸黑中悄悄离开,他们必须做到行动敏捷,并且在天亮之前,要让反应过来后的克里冈人无法追上,那就更需要轻装。

    人负重越轻,就走得越快。

    大家唯一担心的就是克里冈骑兵的追击。

    不过骑兵只能追击四面撤退的其中一支军团,未必就是自己这一支。

    马伦沃马克心怀侥幸!

    其他军团的首领同样如此!

    留下来牵制骑兵和克里冈步兵的军团会使用迷惑计,尽量可能的拖延时间,让克里冈人最晚知道真相。

    马伦沃马克率军疾行,走进了一片树林。他放慢速度,后面的第二支千人团追了上来,两千人会合,令战士们的安全感增强了。

    只要远离克里冈主力就是胜利。

    两个时辰后,东方开始出现了光亮,五个千人团会合,终于急行军走上了滨海大道。

    滨海大道有百里长的一段路都是在密集的森林里,只要进入森林,即使克里冈骑兵追上来也会因为树木和灌木丛而发挥不出骑兵的速度优势。

    东边的山脉上,太阳光探出了第一缕金黄,播撒在马伦和他的士兵们的脚下,五千步兵全数到齐,大家依然不敢偷懒,鼓勇进入了前方的密林。树林仿佛是一层坚固的铠甲,令这支军团找到了强大的安全感。

    留守后面的斥候骑着小马来回报,敌军骑兵并没有向这边追过来。这令马伦沃马克狠狠松了口气。马伦下令,军团匀速前进,尽量不走滨海大道,在树林里向前行军即可。能不招惹麻烦,就尽量不招惹。

    平整而宽阔的滨海大道就在右手边的不远处,如一条明亮的白色带子,贯穿了这上百里的密林。大家彻底走出了危险的区域,不用再担心遭遇到克里冈骑兵的追击,树林很好的掩藏了他们的行踪。急行军走了一夜的士兵们开始放松,整个军团的速度很自然的慢了下来。

    马伦沃马克也感觉到了疲惫。

    主要是一夜无眠,在黑夜中摸路行走,煎熬身心。

    十六岁的贵族少年将军马伦下令休息半个沙漏的时间,于是,士兵们丢下刀剑,敞开皮革,纷纷倒地休息。

    担心被骑兵追击,他们连夜急行军,身心俱疲,这一放松,精气神顿时就泄了。很多士兵一倒下就闭上眼睛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十几骑小马斥候在后面负责警戒。

    咻!

    一根箭矢射来,正中斥候队长的面门,队长发出一声闷哼,翻身倒下。其余斥候大惊,惊惧观望中,数十根黑色箭矢如死神的手指钩住了他们的咽喉,扼住了他们生命呼吸的通道。

    噗噗噗!噗噗噗!

    三面都有箭矢射来,把这十几个斥候全部射死!

    啊啊啊的惨叫声惊动了最近的士兵们,他们翻身站起,树林里并无异样,过了一会,一匹小马从前面的树林里跑了出来,马身没有主人,马身上插着好几根箭矢。

    “敌袭!”一名士兵大喊,“敌袭,敌袭!”

    轰!

    半睡半醒的士兵们纷纷爬起,手忙脚乱的抓起自己的武器。

    杀!

    树林里,突然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

    全副武装的西境军突然涌现,三面都有敌军,人影憧憧,不知道来了多少人。

    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短弩密集发射,铁种、海盗们纷纷倒下。

    五千军团一触即溃!

    马伦率领的最前面的一千战士们翻身爬起就逃,虽然他们只听见了喊杀声,一个敌军也没有看见。

    “克里冈主力军在此,下跪投降不杀!”

    “你们已经被合围了,统统臣服。”

    “投降,投降,投降!”

    ……………………

    咻咻咻!

    咻咻咻!

    连发短弩实在是近身战的最好武器,比短柄利斧更好用,速度快,弓箭多,力量强劲,就是板甲也能射穿。

    啊啊啊!啊啊啊!

    惨叫声不断响起。

    一些铁种和海盗选择了投降,跪下,高举武器。

    更多的铁种和海盗士兵选择了逃跑,而不是战斗。

    他们被突如其来的袭击给吓蒙了!

    马伦沃尔克做梦也想不到敌军在密林里有埋伏,还是在他们急行军休息的时间里突然发动,他骑着小马,很英勇的第一个先逃。他的掌旗官还要护旗,被他大骂喝止。

    措手不及,令马伦和他的百夫长们全部吓破了胆!

    他们不想死!

    他们想活!

    就在他们彻底放松心情感觉不错的时候,克里冈主力步兵突然出现在这里,三面合围,军哨和呐喊声响彻密林,密密麻麻的士兵冲了出来,这令马伦沃马克彻底丧失了作战的勇气。

    这支埋伏的士兵并不多,仅有两千人,但是光影摇晃,草木皆兵,起眼一看,到处都是敌军士兵猛扑而来。

    逃!逃!逃!逃!

    向提利尔家族的领地内逃去,曼德勒河边,有铁群岛最强大的维克塔利昂的铁舰队前来接应。

    奥德伯爵带着两千西境军打得五千马伦沃马克的军团溃不成军,在密林里疯狂南逃。

    混战中,一箭仿佛天外飞来,射穿了奥德伯爵的脖子,奥德伯爵翻身倒下。在他的前面,侍卫们正奋力追杀溃逃的铁种和海盗们,大家杀得兴起,当奥德伯爵的军哨声中断了,他们也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那一箭来得很精准,混乱中,谁也没有看见射箭人。

    也许这是一支失去了准头的乱箭。

    侍卫队长格纳兰尼、海军司令巴洛兰尼同时发觉到了异样,他们回头,看见了栽倒在地的奥德伯爵,战马在他的身边守护。其他侍卫们早已经冲到了前面,正在拼命追杀毫无斗志的铁种和海盗们。

    砍瓜切菜,战斗酣畅!

    噗噗噗!噗噗噗!

    刀剑刺进身体的声音不断传来,血腥气弥漫在树林里,绞碎了清晨里空气的香甜。

    格纳兰尼和巴洛兰尼连忙转身去救伯爵,他们奔到伯爵身边,跳下马,扶起伯爵。箭射穿了伯爵的脖子,伯爵满嘴血泡涌出,眼睛大瞪,身子还在抽搐。

    格纳和巴洛脸色苍白,他们知道,伯爵救不回来了。

    树林里,一骑绝尘,正向东边奔走。这个人身背弓箭,头戴头盔,面有面罩,仅有一道窄缝能窥见那眼睛的寒光。他使用的是普通弓箭,并且是铁种人先锋军士兵们使用的弓箭。厮杀声在骑兵身后越来越远,等完全听不见声音了,这名骑兵才在树林里放慢速度,他推上面罩,趟过小溪,转而向北。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神箭安盖,奉简妮母亲之命,在黑夜中混进了西境军中,在清晨的两军混战中瞅准机会超远距离射杀了奥德伯爵。

    乱军中主将被冷箭射死,这是意外。

    清晨的阳光中,克里冈领地外面的大平原上,鸦眼的营地依旧。清晨做饭的青烟到处冒出,从烟雾来看,整个营地都是人,并无人在黑夜中偷偷离开。斥候,巡逻步兵队伍,鹿角,军旗,一切照旧,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的异样。

    杰科洛奇和乔伊斯福卡没有得到简妮夫人的新命令,他们遵从魔山颁布的命令,老老实实的跟在鸦眼的后面,等决战的时候才会从后面进行攻击,或者是侧面穿插。先前的一战虽然打得鸦眼军团胆战心惊,士气全无,可以说大获全胜,但骑兵队伍也是损失惨重。魔山最看重的精锐骑兵,总共损失了三分之一的战力。而每一个骑兵和战马,对魔山来说,都是很难得的。

    战后,杰科洛奇收到了魔山的渡鸦信,他们没有得到任何的赞美,魔山把杰科洛奇和乔伊斯福卡骂了个狗血淋头,并下令决战之前,绝不允许他们再单独冲阵,必须要有步兵协同才可作战,违令者斩!

    正因为乔伊斯的不遵军令,才导致了鸦眼的夜晚撤军,而魔山要在克里冈领地上剿灭鸦眼军团并活捉鸦眼的计划也因此破产。

    杰科和乔伊斯再也不敢轻举妄动,违令者斩,谁也不想死在公爵大人的寒冰剑下。这既不荣耀,也不划算。于是,杰科和乔伊斯老老实实的跟着鸦眼,好好休息,等着最后的大决战的到来。

    鸦眼的营地中,出来了一队小马骑兵,一共十二骑,其中两位掌旗官,一面旗帜是雄鹿和狮子的王旗,一面是鸦眼的金色海怪旗,这支队伍向杰科的营地奔来,他们身上没有带武器。

    杰科和乔伊斯的营地上,同样有王旗,两军虽然交战,却都打着同一面王旗。

    杰科和乔伊斯得到斥候的报告,鸦眼小股骑兵向营地而来,他们于是出来营帐,上马来看。

    对方小马骑兵向这边奔来,为首之人大喊:“将军,我们是攸伦大王的使者。”

    使者?

    攸伦想干什么?

    鸦眼这次注定惨败,在临死之前,他想谈些什么?

    杰科举起手,骑兵们的弓箭纷纷放下。

    十二骑,十二个靶子而已,敢接近就点射,就当是练习一下箭术了。

    鸦眼的确有些谋略,区别于海盗和铁种们的蠢笨。为了迷惑克里冈军,拖延时间,令大部队尽可能的远离西境,以免被追杀,他在清晨的时光里派出了侍者去见杰科将军,请求杰科将军转交信件,他提出面见魔山和简妮夫人,大家坐下来和谈。

    和谈没完成前,至少克里冈的骑兵不会突袭,这样能为已经撤离的主力争取到最充沛的逃离时间。

    杰科洛奇接见了使者,鸦眼突然提出和谈,杰科不敢做主,他派出了十二骑,护送鸦眼的两名使者去克里冈村传递鸦眼的信件,和谈还是不和谈,需要简妮夫人才能做主。

    中午时分,在克里冈村,简妮夫人见到了鸦眼派出来的两名使者。

    两名使者一个是淹人,少年,身穿灰色的僧袍,背上一根浮木,浮木既是他们祈祷的工具,也是他们战斗的武器。

    “淹人?”简妮皱眉。

    “是的,夫人,我们信仰淹神,淹人是值得任何人尊敬的神使。”少年淹人傲然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简妮淡淡说道。

    “我叫埃蒙德,夫人。”

    “来自哪一个岛屿?”

    “大威克岛。”

    “给你受淹的牧师是谁?无名之辈?”

    “伊伦葛雷乔伊大牧师。”埃蒙德高声说道。

    伊伦葛雷乔伊,铁群岛最著名的大牧师,威信极高。据说他是唯一去过淹神的流水宫殿并且再次回来的人。他在大海中泡了很长时间,沉进了海底,很多天后,他的身子浮了起来,海水把他推到了岸上,他苏醒了,从此信仰了淹神,那是一个流传在铁群岛的奇迹故事。

    “来自大威克岛?”简妮再次轻声问道。

    “是的,夫人。”

    大威克岛是组成铁群岛的岛屿中最大的一座。岛上最显赫的贵族是古柏勒家族、其次是斯帕家族和梅林家族。

    古柏勒家族的封城战锤角位于大威克岛的坚石山中,远离外海,古柏勒家族的主要财富就来源于矿山铁矿石。而铁矿石,是魔山下一步要控制的重要资源。有了铁矿石,才能有刀剑、武器、铠甲、头盔、农耕农具、城门绞盘、才能大量建造猎龙弩。

    简妮看向另外一个少年,看见了他的家族纹章是红底上的金边黑号角。

    简妮想看看未来的嫂子的贵族修养,低声问身边的珊莎史塔克:”珊莎小姐,你知道他是来自哪个家伙吗?“

    珊莎和简妮一样,经过父母的精心培养,从小就请了最剥削的学士来教授她们礼仪、历史、歌舞、诗词、刺绣、七国贵族家徽、气功贵族箴言等等等等无一不精。

    “尊敬的公爵夫人,使者来自古柏勒家族。金边黑号角是古柏勒家族的家徽,他们的家族箴言是凯歌激昂。”

    简妮不露声色,珊莎的贵族气质即使穿着粗布衣服也在飘逸而出,要是大厅里有其他西境贵族,简妮不会问身边的珊莎,怕引起不必要的猜疑。目前,珊莎的身份还不到揭开的时候。

    “这位使者,你来自哪里?”简妮明知故问。

    “夫人,我来自大威克岛。”

    “古柏勒家族?”

    “是的,夫人。”

    “你叫什么名字?”

    “葛蓝古柏勒。”

    “葛蓝“

    “是的,夫人!”

    “我听说你是兄弟三个,三胞胎,而你是三胞胎中最小的那一位,是吗?”

    葛蓝心里一动,简妮维斯特林素有西境才女的美名,见多识广,博学优雅,看起来对他家族的情况很了解啊。这令葛蓝挺起了胸膛。

    古柏勒家族的实力可不小,家族底蕴深厚,一直控制着铁群岛最大量的铁矿石的出售,家族巨富。并且古柏勒家族认为他们是灰海王忠诚的哥哥的后代,具有灰海王的王族血脉。在古时的选王会时期,只有葛雷艾恩家族产生的王的数目超过了古柏勒家族。

    如此声威赫赫的并有着灰海王血脉的家族,自然是名声在外了。简妮夫人作为西境最有名的才女,知道古柏勒家族也就不奇怪了。

    “葛蓝,你的父亲葛欧得古柏勒大人呢?”

    “在营地,夫人。”

    简妮又轻轻的皱了皱眉,她端起茶杯在嘴唇上轻轻一碰,放下,轻言细语说道:“淹人埃蒙德、葛蓝古柏勒,你们是鸦眼派来的使者吗?”

    “是的,夫人!”埃蒙德和葛蓝毕恭毕敬。

    “鸦眼要你们来做什么?”

    “大王希望能和格雷果公爵夫人、简妮夫人一起坐下来议和,双方结成盟友。如果夫人愿意,大王将来克里冈村做客。如果克里冈家族和葛雷乔伊家族结成盟友,大海上和陆地上,谁也不会是我们的对手。”

    “哦,我和格雷果公爵大人倒是非常想和你们的攸伦大王结成盟友,可是,你们的大王毫无诚意,和谈其实就只是一个幌子。他在欺骗我们。”

    埃蒙德和葛蓝对视一眼,心里吃惊,简妮夫人是怎么看出来的?!

    “夫人,我们大王诚心求和。”葛蓝右手握拳放在左胸心脏位置,轻轻的敲了三下。

    “诚心求和?”简妮轻轻的哼了一声,“葛蓝,你是骑士吗?”

    葛蓝脸色微微一红:“夫人,我还不是骑士。”

    “那么,你是男爵吗?”

    “夫人,我我不是家族长子,也不是家族继承人,我还没有获得爵位。”

    “你们的大王派来的使者,一个是淹人,一个是士兵,对克里冈家族没有丝毫的尊重。如果他真心希望结盟,他会派出最少一位伯爵,数名骑士前来。”

    埃蒙德打开两个藤箱的盖子:“夫人请看我们大王送的礼物,这藤箱里的金银珠宝,貂皮披肩,天鹅绒披风,价值不菲,足见我们议和的诚意。”

    简妮淡淡的盯了一眼埃蒙德,轻轻说道:“罗尔杰大人。”

    黑熊一样的罗尔杰立即站出队列,就好像来自地狱的杀神,没有鼻子的他看起来令人心怀恐惧:“臣在,夫人。”

    “把埃蒙德的脑袋砍了,装进藤箱。”

    “遵命,夫人!”

    埃蒙德和葛蓝大惊失色。

    葛蓝单膝下跪:“夫人,两军交战,不杀信使,我们只是传递信息的使者。”

    “葛蓝,你们的大王攸伦毫无诚意,以议和为借口欺骗克里冈家族;淹人埃蒙德言语无礼,藤箱里这么一点东西竟然敢说价值不菲,这两藤箱的小小东西,我看见的不是礼物,是羞辱。”

    扑通!

    埃蒙德双膝下跪,磕头,额头皮破,淌出鲜血:“夫人,是我错了,请夫人原谅小人的见识浅薄,言语不当。”

    简妮冷冷看着埃蒙德、葛蓝,优雅端起茶杯,嘴唇轻轻的碰了碰茶水润喉润唇,轻轻慢慢的放下茶杯:“罗尔杰,尖牙,把埃蒙德和葛蓝一起砍了,把他们的头装进藤箱。传令步兵、骑兵、全部都有,一起出战。”

    “是,夫人。”

    罗尔杰向跪在地上的埃蒙德大踏步走过去,埃蒙德猛地站起,手里已经取下背上的浮木,一棒冲罗尔杰的头顶劈下……罗尔杰不闪不避,箭步上来,动作好快,伸手抓住埃蒙德的右手手腕,那浮木就劈不下来。另一只手当胸抓住埃蒙德,大喊一声,把埃蒙德举起来,猛地砸在地上,嘭的一声大响,埃蒙德背脊狠狠撞在大理石地面上,手里的木棒丢飞,隐隐的骨裂声传来。

    罗尔杰跟着补上一脚,,踢在埃蒙德的光脑袋上,淹人埃蒙德一声闷哼,晕了过去。

    葛蓝倒是规矩,知道反抗无用,没必要你多吃苦头,他双手背在了身后,任由尖牙捆起来。

    “夫人,你这样做毫无荣耀。克里冈家族会被七国勇士耻笑的。”

    “你们羞辱克里冈家族在前。”

    “夫人,我们只是两个小使者,依足了礼数,言语之间,礼仪之间,并无丝毫对夫人的冒犯。如果夫人觉得我们的和谈没有诚意,放我回去,我禀告给攸伦大王,大王必然会派出伯爵和骑士前来为使。”

    罗尔杰喝道:“跟我走吧,死到临头,嗦什么。”

    “慢!”简妮说道,“葛蓝,我可以不杀你和埃蒙德,但我要你的父亲前来为使。如果攸伦有诚意和谈,我会让渡鸦传信请格雷果大人从兰尼斯港回来,我们愿意和他坐下来慢慢谈。”

    葛蓝心里一松,他从简妮夫人的话语里嗅到了活命的气味。

    “夫人,只要你放我回去,我以古柏勒家族的荣耀,以淹神的名义向您发誓,我会把夫人的要求带回去,大王一定会重新派出使者前来。”

    “葛蓝,我不会放你回去。”简妮淡淡说道,“罗尔杰,把葛蓝和埃蒙德吊在外面的旗杆上,一个时辰后,如果攸伦没有派出新的使者前来,就砍了他们两人的头祭旗。”

    葛蓝额头冒出冷汗:“夫人,您不放我们回去,攸伦大王如何知道夫人的要求?”

    “哈利学士,给杰科洛奇将军放出一只渡鸦。写明情况,让他去告诉鸦眼,我不要别人为使者,我只要葛欧德古柏勒伯爵大人前来。整个铁群岛的贵族中,只有葛欧德大人的荣耀,古柏勒家族的信誉,才是我欣赏和信任的。“

    “遵命,夫人。”哈利学士躬身说道。

    “告诉葛欧德伯爵,一个时辰内他必须赶到克里冈村,否则葛蓝就要人头落地。如果鸦眼不再派出使者前来,我们将在一个时辰后对他发起进攻。”

    “是,夫人!”

    战锤角的古柏勒家族实力雄厚,这次出战,古柏勒伯爵出动了八十只长船。而在昨夜的撤退中,鸦眼攸伦并没有安排古柏勒家族的人撤离,他希望古柏勒家族被魔山杀光,那么,古柏勒家族那仿佛挖之不尽的铁矿石山脉就是鸦眼的了。

    罗尔杰把埃蒙德和葛蓝吊在了外面的旗杆上,哈利学士则写好书信,放飞了渡鸦。

    一个时辰内,葛欧德古柏勒伯爵带着他的四名骑士来到了克里冈村。他们一共五个人,十匹小马,有两匹小马驮着两只藤箱。藤箱里面,又是鸦眼送过来的礼物。

    葛欧德古柏勒和他的骑士在克里冈主堡外面下马,他们把马交给了朱莉克里冈,六个人步行进入克冈大厅,简妮早已经在等着他。

    “夫人。”葛欧德说道,“请先把埃蒙德和葛蓝放下来吧。”

    简妮冲罗尔杰点了点头。

    罗尔杰出去,把旗杆上吊着的两人放下来。

    简妮说道:”除了道尔蒂昆蒂娜夫人,珊莎小姐、布蕾妮、泽丽格尔达,葛欧德伯爵大人,其余的人,请全部到大厅外面去。”

    尖牙、朱莉、哈利学士,四名侍女、十二名侍卫,执行任务秘密返回的安盖、罗尔杰。埃蒙德、葛蓝、古柏勒家族的五骑士……大家纷纷走出了大厅。

    “安盖将军,关上大门。”

    “是,夫人!”走到最后的安盖关上了大厅大门。

    并不大的大厅里面,就剩下了五个女子,一个男子。

    简妮夫人、珊莎小姐、道尔蒂夫人、两名女护士将军布蕾妮和泽丽。

    “葛欧德大人,我们就开门见山说实话吧。结盟只是鸦眼拖延时间的借口,他害怕克里冈骑兵去追杀他的主力军团。如果我的斥候们的情报无误,现在你们的营地上的士兵其实已经不到五千人,其中,多数士兵都是大威克岛上的人。主要是古柏勒家族,斯帕家族和梅林家族,我说的可对?“

    葛欧德伯爵慢慢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

    “鸦眼本人也已经离开,你们被他留下来迷惑我们克里冈军团,他希望我们克里冈人把你们杀光,如此一来,大威克岛屿上三大家族的铁矿石,就全部都是鸦眼的了。”

    葛欧德伯爵瞠目结舌!

    “伯爵,你可愿意取代鸦眼,做铁群岛新的总督?”

章节目录

冰与火之魔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格雷果·魔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雷果·魔山并收藏冰与火之魔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