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底章5000字,今天就1章了)

    贝勒大圣堂。

    总主教的桌子上铺着锦绣,放着高高的镶嵌了明玉美珠的七星圣冠。

    这顶七星圣冠被大麻雀吩咐蓝赛尔兰尼斯特去丝绸街卖给了一个狭海对岸来的富商,但这富商深知这顶七星圣冠不是一般的宝物,是七神最高信仰的象征,私人收藏,其实并不妥。

    出于保护七星圣冠的目的,富商购买了下来。他是权贵中人物,同样对大麻雀支持穷人欺压权贵的言行深恶痛绝。,

    在大麻雀被剿灭后,这富商并没有把七星圣冠带到狭海对岸,而是在新的总主教上任的当天晚上,秘密来到贝勒大圣堂,向新的总主教大人献出了这顶七星圣冠。

    这个富商来自瓦兰提斯,他经营丝绸布匹,是个巨富。他名叫里德迪伦。他在旧城区有自己的一套别墅,一年大约有几个月住在君临城,并和君临城的权贵们都很熟悉。

    里德迪伦的名字被修士们写进了‘贝勒大圣堂信徒史’里面去,和历代主教的名字写在了一起。

    也因为这个关系,里德迪伦和总主教大人成了非常好的朋友,在总主教大人的引见下,里德迪伦和魔山建立了朋友关系。

    魔山今晚来见总主教大人,里德迪伦也在。

    里德迪伦白白胖胖,头发是金黄色,大胡子,棕色的络腮胡。胡子经过精心的梳洗打扮,编成了小辫子状,上面绑了很多纯金的小铃铛。每一粒小铃铛比小指头还要小,精巧可爱。

    狭海对岸的富商们喜欢打扮装饰自己的胡子,去见贵重人物,胡子上还要打油,弄得油光可鉴。

    总主教,里德迪伦,魔山,算得上是密友。

    “总主教大人,我们今天得到了一笔巨额的贷款。”魔山兴致勃勃。

    “公爵大人,谁准备来贷款了?金额多少?”

    “王室贷款,金额是三百六十万金龙。“

    里德迪伦听得一愣。三百六十万金龙,这是一笔巨额财富。

    总主教大人脸上却明显失望:“公爵大人,王室根本还不起这笔钱的。”

    “王室的确还不起,但是国家却能。”

    总主教沉默。

    他看着魔山,不想打击魔山的兴奋,但有些事情,该说的还得说,总主教大人兴致不高:”公爵大人,抵押物是什么?谁来担保?“

    大麻雀为了发展教团武装,免掉王室一百多万金龙的债务,这件事情很刺激修士们。王室的贫穷,贝勒大圣堂的修士们都心知肚明。

    他们都忌讳向王室再借贷,因为肯定是有去无回。

    “国家怎么还?”

    “税收。”

    “今年已经是第三年的内战,不管是贵族还是子民,都已经没有多余的钱上税。”

    “是的,总主教大人,我们并不是坐等王国的财务官去收税来还给我们,那样做我们的钱永远都收不上来。我向首相大人,太后陛下,国王陛下申请到了我们自己去收税的权力。”

    “我们自己去收税?”总主教更不看好了,“魔山大人,不管是你还是我,我们都没有精力去贵族家里和平民家里收税。”

    “总主教大人,我们只需要向领主征税。“

    里德迪克笑道:“公爵大人,如果领主没有钱呢?这几年战争打下来,很多地方的子民都跑光了,子民没有钱,领主也不富。”

    “拜瓦特家族有铁矿山脉。”魔山说道。

    “拜瓦特家族靠卖铁矿石有钱交税,其他家族却很难。”总主教大人说道,“三百六十万金龙,我们收不回来本钱的。利息就更不要想了,耗时、费力、利薄。”

    “总主教大人,我们可以向拜瓦特家族征重税。”

    总主教大人看着魔山:”公爵大人,你是准备自己带兵去强行征重税吗?拜瓦特一家能征多少重税呢王室欠我们的可不是小数目,这并不合适。“

    “总主教大人,拜瓦特伯爵肯定不会愿意被我们征收重税的,他会希望和我们搞好关系,最好是我们能免掉他的税务。”

    总主教没懂魔山的话,免掉税务,那要如何收回来三百六十万金龙?

    三百六十万金龙,巨款!

    总主教和里德迪克都是疑惑的眼神看着魔山。

    魔山笑笑:“我们借此就可以和拜瓦特家族搞好关系,跟他合作铁矿石生意,君临钢铁街的武器师父们,就得多花一点点钱来向我们购买铁矿石了。我们还可以组建武器师父冶炼铁矿石,打造兵器,控制剑、铠甲、锁子甲、箭头,和铁有关的一切商品。”

    里德迪克说道:”公爵大人,这很难办到。第一你需要丰厚的铁矿石山脉,第二,君临的铁矿石来源很多,就算你能说服拜瓦特家族一起合作,河间地、河湾地、狭海对岸,都会有更廉价的铁矿石运进君临。“

    “税务征收的权力是七国,就算是多恩和北境,都在被管辖的范围。狭海对岸的铁矿石运过来,就会被海军在大海上拦截,除非他们跟我们合作,否则,我们的税收会高得他再也不敢来。其他任何地方的铁矿石也一样。雇佣兵,战士,离不开兵器铠甲的购买;农民,猎人,渔民,谁能离得开铁器的使用?蟹爪半岛有铁矿山脉,正好利用起来,雇佣矿工开采,铁匠师父们打造武器。采矿,冶炼、铸造武器、销售,这个叫做流水线作业。”

    总主教大人默不作声!

    魔山的方法的确很赚钱,就好像他的青亭岛酒。只是,这是银行借贷么?

    这种方式,老实说,不光明磊落!并非正道。

    总主教大人是个有信仰的人。

    “公爵大人,贝勒圣堂可以和你一起贷款给王室,但我们只按照本钱赚取该得的利息,不会派出任何修士和你去收税。”

    总主教大人要保证贝勒大圣堂的圣洁,不会和魔山‘同流合污’。好处可以要,坏事就让魔山去做好了。

    魔山想接王室的这笔巨额贷款,这的确是一笔大生意,一年利息收入都是好几十万金龙,轻松养活魔山上万的士兵。贝勒大圣堂里的钱,积累了百年的巨富,放着也是放着。通过银行,借贷吧,有魔山合作,总主教不担心收不会本钱利息。

    市面上,青亭岛酒在十天前就已经不再流入,酒的价格也在节节攀升,而魔山把青亭岛酒囤积在了龙石岛。他说服雷德温伯爵的方式很简单,却让他得到了青亭岛酒唯一的销售权力。

    这个内幕,也仅仅是几个人知道。作为密友的里德迪克都不知道青亭岛酒被魔山控制了。他在三天前,就在抱怨青亭岛酒的价格高了,但他还是愿意掏钱买来喝。第一能彰显他的身份,第二他根本不在乎比过去多了几个银鹿,青亭岛酒再翻几倍的价格,他也随便喝,毫无压力。只是相比以前的价格,他就是过过嘴瘾唠叨一下。

    青亭岛酒,魔山就不会再卖给一般人喝。

    “总主教大人,只要你同意,剩下的我来做。除了铁矿石,还有盐,河间地的小麦酒和果酒,神眼湖的淡水鱼可是畅销狭海对岸的自由贸易城邦。这些地方的领主,我们都会跟他们合作做生意,税收,少少的收一点就好。慢慢来。”

    总主教大人心里咯噔一下,魔山并不急着要靠税收把本钱收回来。他通过借贷,绑住了整个国家的手脚。

    里德迪克听得然心动。

    “魔山大人,白港有非常精美的各种各样的银器出售到自由贸易城邦和东方城市,我早有心想做白港的银器生意。要是我们合作,能成为白港银器的唯一商家,那就赚钱了。“

    白港的银器七国出名,远销海外。曾经在白港还有过银币铸造厂,后来国王收回了铸造银币的权力。史塔克家族老实,就规规矩矩的关闭了银币厂。艾德和魔山没法比,魔山是偷偷摸摸都要自己开办金币厂,七神都拦不住。艾德于是把银币厂很干脆的关闭了后就真的再也不开工。

    “北境?北境的史塔克已经称王,现在我的手可还没有那么长。里德大人,你如果想要和我合作,我们合作盐,雪盐。”

    “雪盐是大人在管理了吗?那可是王室专用盐,好东西,我也仅仅是在奥德伯爵的面馆里吃过雪盐,君临市面根本买不到,不管花多少钱。”

    雪盐,王室专用,限量供应,价格奇高,奢侈品一般,有价无市,不过这个局面,都是战争造成的。

    雪盐在西境被发明出来,但在蟹爪半岛,就有出产矿盐的山脉,只要有人手,随时量产。蟹爪半岛自给自足,不管是铁器,盐,布匹,都是部落人自己挖矿、纺织,生产。只是生产工艺落后,半岛资源却是个宝库。

    和铁群岛不同,铁群岛的大威克岛屿上铁矿资源丰富,大威克岛屿上的铁民就把铁矿石卖到西境、北境、河湾地,并且肆意涨价,卖给没有铁矿石的西境的价格更是看心情涨跌;而蟹爪半岛谁也不卖,部落人不出来,外面人也别想进入,他们封闭起来,在半岛上部落和部落之间自相残杀,没有做生意让自己变得富裕的观念。

    第二天的晚上,魔山的石屋楼。

    首相凯冯带着红袍侍卫来到。

    二楼,凯冯见到了魔山。

    魔山的侍卫们正在做准备,明天凌晨,魔山和他的骑兵出城,奔赴奔流城,去结束河间地的战役。

    但是,王室贷款的事,魔山并没有回复。

    首相大人不得不亲自来问。

    就算不还铁金库的本金和利息,国库也需要钱开支日常。

    一个超过了百万人口的大城,每天维护各种运转的费用都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钱!在小指头培提尔离开之后,就好像渐渐干涸的水井,一天比一天少。稍微大笔的支出,就捉襟见肘。

    “公爵大人。”凯冯脸色严峻。

    “首相大人。”

    “贝勒银行答应了借钱么?”

    魔山盯着凯冯,凯冯神情如铁,有着泰温的影子。

    “奥德伯爵想和我一起去奔流城,然后再返回西境,他说首相大人不同意。”魔山说道。

    “君临需要奥德伯爵的五百人马,能增加君临的安全。”

    “首相大人,你给我七国税收的行政命令,贝勒银行明天一早就会先给出六十万金龙,一个月后再给一百万金龙,半年后再付两百万金龙,一共三百六十万金龙。最低税率百分之十五,还清为止。”

    “不能一次性给三百六十万金龙?”

    “不能!”

    “行政命令我带来了。”首相拿出盖了国王印鉴和‘国王之手’印鉴的行政命令文件。

    魔山接过文件:”首相大人,还请大国师对七国放出渡鸦,通知各地领主,好方便我带人去收税。“

    “公爵大人,你收税必须要有宫廷学士在场。”

    “那就把宫廷学士给我吧,必须要会骑马的。”

    “佩吉学士会骑马。”

    “佩吉学士在哪里?”

    “他在梅葛楼。”

    “我明天凌晨就出城,他现在就得来这里。”

    “公爵大人,等您从奔流城回来,佩吉学士就会和您一起去收税。”

    “我一路之上,就要开始收税。走到哪里就收到哪里。”魔山扬扬手里的文件。

    凯冯沉默了一下,说道:“好吧。”他低声对身边的侍卫说了一句什么,侍卫躬身离去。

    “首相大人,奥德伯爵想回家去看看,请放行吧。”

    凯冯说道:”现在君临西境力量薄弱,提利尔家族实力雄厚,奥德伯爵不能离开。“

    “如果铁群岛的鸦眼攻击兰尼斯港和凯岩城呢?”

    ”绝无可能。“凯冯淡淡说道。

    “哦!”魔山敏感的看一眼凯冯,“首相大人,你和鸦眼达成了什么协议么?”

    “没有!”

    “鸦眼不会遵守任何协议,财富和征服才是他最想要的。”

    “公爵大人,等你降服奔流城,我们再腾出手去打鸦眼攸伦。”

    “你和鸦眼的协议是先稳住他?”

    ”我和鸦眼没有任何协议。“

    魔山再次看一眼凯冯,他知道凯冯和鸦眼有不为人知的交易。

    如果凯冯和鸦眼达成了交易,那会是什么交易?

    这很简单,想想凯冯最想除掉的人是谁?最想得到的东西又是什么?

    凯冯最想赶走的人是瑟曦兰尼斯特,最想除掉的人是魔山,最想得到的是巨额财富,好让国家顺利运转,并解决掉铁金库欠债的麻烦。

    小恶魔想利用红毒蛇除掉魔山,而凯冯想利用谁来除掉魔山?

    鸦眼?!

    魔山收拾自己的板甲,他的板甲,两名普通士兵合力都无法搬动。他装板甲的时候,暗暗斜视凯冯,寻思青亭岛葡萄酒断供,凯冯首相应该猜也能猜出是魔山在其中捣鬼,但他沉住了气不闻不问,是因为他已经有了对付我的谋划?

    魔山背脊突然有点凉意。

    他在密谋靠贝勒银行的借贷攫取国家资源和财富,好进一步征兵扩大实力,而忽略了寻思凯冯暗地里的举动。凯冯和泰温一样可怕,决不可掉以轻心。

    既然这样,一定要把奥德伯爵带走!

    凯冯坚持要留奥德伯爵在君临,必然有所图谋,那就把奥德伯爵带走,对凯冯有损的事情,去做就对了。

    奥德伯爵是兰尼斯特,有他在身边,凯冯要是有什么算计,奥德伯爵在手,多少有点挡枪的筹码。

    “首相大人,我是军务大臣。奥德伯爵是将军,不是廷臣,我去征服河间地的首府奔流城,需要奥德伯爵助力。”魔山把板甲装进大木箱,立起身,冲门外喊道:“埃林队长,传我命令,奥德伯爵和兰尼斯港五百士兵,全部跟随我出征奔流城。”

    “遵命,公爵大人。”埃林队长高声答应。

    凯冯脸色一僵!

    魔山是军务大臣,有权调动奥德伯爵。奥德伯爵并非廷臣,而是西境将军,而魔山是西境守护。

    “公爵大人……”

    “首相大人,要降服奔流城,拿下整个河间地,尽快恢复河间地的生产,让二十几万河间地难民回归,非奥德伯爵帮我不可。”魔山居高临下看着凯冯,淡淡说道。

    石屋楼外,马蹄声响起。

    埃林队长传令去了。

    凯冯脸色如铁,平静的语气说道:“好吧,公爵大人,希望你旗开得胜,在奥德伯爵的帮助下,拿下奔流城,统一河间地。”

    “我尽量试一试。”魔山说道。

    穿越前带来的记忆里,鸦眼会袭击兰尼斯港、凯岩城、仙女岛、峭岩城、秧鸡厅……等地,这些西境城堡都在海边。鸦眼战舰超过了千艘,实力强大,海上战力七国已经无人能敌,凯冯究竟许诺了什么?才和鸦眼达成了交易协议!他们交易了什么?

    魔山不知道。

    原来的世界轨迹改变太多了,但从凯冯斩钉截铁的断言鸦眼不会袭击西境来看,凯冯已经做出了动作,魔山明白自己被蒙在了鼓里。

    凯冯的话并不可信!

    难怪青亭岛酒断供了,魔山没有向凯冯说明,凯冯也不问。凯冯说好和魔山合作赚钱的。

    伯尼的情报方面也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消息,凯冯和鸦眼的联系,看起来瞒过了所有人。

    单线联系!

    凯冯更精了!

    魔山感觉到了危机,这种危机在哪里还没有想明白,但危机来临了,这毫无疑问。

    “要杀了凯冯不?”魔山在心里问自己。

    一个死士,一把刀,或者一把弩箭。

    揣摩不透的人,带来危险感觉的人,最安全的方法,就是杀掉。

章节目录

冰与火之魔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格雷果·魔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雷果·魔山并收藏冰与火之魔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