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勒大圣堂,七神殿。

    王室廷臣们全数在殿内,太后瑟曦头戴珠宝王冠,身边站着玛格丽提利尔王后,她的左手牵着托曼拜拉席恩王子。

    伊耿历291年,托曼拜拉席恩出生于君临红堡,今年9岁。

    在太后身后站着的第一排廷臣,有比所有人都高的魔山,影子狮子凯冯,充气鱼梅斯公爵,大国师科本,海务大臣瓦格纳加尔,守备队总司令本隆特布隆,御林铁卫队长洛拉斯提利尔……

    他们面前的圣坛上,赤足、灰袍、干到分叉的头发、犀利眼神的大麻雀正在高声唱祝词,为新国王托曼拜拉席恩祈福七神。

    代表纯洁的少女主教和代表勇气的新战士主教和代表技艺的铁匠主教一起手托王冠,站在总主教的身旁。

    上百名白袍修女们一起附和总主教的祝词,她们在总主教的祝词空隙里唱赞美诗,歌声美妙动听。和修女们相对的是上百名修士们,他们同样也是白袍,以低沉的声音柔和的韵律配合修女们的赞美诗。

    魔山第二次参加国王的加冕!

    第一次参加国王加冕还是在十八年前,劳勃国王登基的时候。那一年,他因为执行泰温公爵的屠杀令而‘恶’震天下。

    伊耿历266年,魔山出生于西境的克里冈堡,今年34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最好年龄。十六岁的时候,魔山已经七国闻名。

    国王加冕的仪式漫长而无味,唯一令魔山感觉有兴趣的,是蓝赛尔身穿了一身青色的铠甲,腰悬长剑,头戴青色的头盔,挡住了他额头上的蓝色七星芒。

    看起来,蓝赛尔不停的得到了总主教的提拔重要,他成为了具有指挥权和侍从的战士之子,看他今天指挥着其他的战士之子,并亲自率领着一队棍棒麻雀们在圣坛前维护秩序,就知道他属于穷人集会的大首领了。

    一队全副武装的骑士排列在登上圣坛的阶梯前面,他们是大麻雀的圣剑武装。

    圣剑武装的成员全部来自贵族!贵族一旦信仰了七神并成为了修士身份,都会把自己的财富、领地、城堡全部捐赠给圣堂,这也是圣堂历代历年下来越来越暴富的原因之一。

    魔山主要以到圣剑武装一共有三个小队,一个小队在圣堂的大门口,两个小队在圣堂的七神殿。

    穷人集会的成员在短短的时间里翻了一倍,君临的难民们为了一块金黄色的面包,就愿意加入穷人集会,然后参加各种的仪式和教义的学习,要不了几天,就成为了穷人集会里最坚定的星辰战士。

    他们的战斗技巧不足为虑,但他们被激发的钢铁意志和狂热追求才是他们最可怕的武器。

    要不了多久,君临的穷人和难民几乎人人都会是穷人集会的成员,穷人集会接纳任何穷人的加入,并且不分男女。

    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力量,发展速度迅猛。瑟曦太后给了他们合法购买武器的权力,组建武装训练战技hangt的权力,要终止这一切,需要新国王加冕以后新首相上台,才能具有颁布新的政务令的资格。

    短短时间里,大麻雀的穷人集会组织和圣剑武装都发展得很快。内战,受到创伤的并不仅仅是平民,穷人,很多贵族也家破人亡。这些人失意后,无一例外的,都会来圣堂祈祷请求指引,于是很多人就在修士们的指引下,成为了新的修士,加入了大麻雀的圣剑武装。

    这是一支最具有威胁的力量,战斗力超级强,悍不畏死,精通武艺和战阵。

    而穷人集会的战斗力就无法和圣剑武装相比,但穷人集会人多,是圣剑武装的十倍人数以上。这些人一旦发疯,也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历史上龙穴暴动,穷人集会的成员们涌进龙穴杀死了三条巨龙。

    在魔山参加托曼拜拉席恩王子加冕为国王的时候,魔山的侍卫们也在君临城里忙碌着。

    这次的行动以兰登加尔为首,柯姆华纳为辅,他们率领着自己部族的最强勇士们,骑着半岛族纯种最神骏的战马,最先到的地方,是重建在黑水河边上的一栋两层木楼。

    这栋木楼的主人是御前重臣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他在乔佛里国王的婚礼前离开君临后,他在君临的上百家妓院就处于每间妓院的老鸨掌管。

    君临如今人口早已经超过了上百万,战争为君临带来了人多的福利。在君临,不管是战时还是和平时期,有两种生意都几乎不会受到任何影响,相反,更多的时候,战争带来的创伤还能令这两种生意更火爆。

    这两种赚大钱的生意,一是地下赌场,一是妓院。

    君临的妓院,在战争的时期里,生意比平时好了至少一倍。雇佣兵和战士们的军饷都会比平时高,战争的压力和血气令士兵们更愿意花钱,妓院就成了他们最喜欢去的地方。

    妓院的生意爆火,老板就赚大钱了。

    小指头经营的妓院以数量多闻名。君临最大最好最有名的妓院是莎塔雅的妓院,但莎塔雅也就在旧城区里有一家最高档的妓院,而小指头的妓院,涵盖了高、中、低三个层级。

    不管是岛屿王子还是自由城邦来的总督,也不管是公爵大人还是国师,小指头的豪华妓院绝对能令这些人流连忘返。对于刀头舔血的雇佣兵和贵族战士们,中等水平的妓院在等着他们。而对于平民们,低等妓院无处不在,每条街上都有最少一家。

    小指头很有经商头脑,他没有接受过营销学习,也没有学过市场目标客户的定位学问,他天生就会。

    小指头去做赫伦堡公爵了,他留在君临城内的妓院,看在魔山眼里,是连锁店的高级经营形式,每天,哗啦啦响的钱币流水一样。

    魔山决定把小指头的妓院连锁接手,他现在的军队分散在三个地方接近两万人:西境、蟹爪半岛、龙石岛。算上岳父的士兵和蟹爪半岛的三千新兵,总人数两万人左右,相当于北境史塔克南下兵力的总和。

    如此一支实力雄厚的军队,有一个巨大的问题:粮食和军饷!

    魔山有粮食和军饷,还能支撑一段时间,但是,不能等到没有钱粮的时候才来想钱粮,现在就得解决钱粮的问题。

    君临小指头的连锁妓院,接手下来,就是一笔活水钱,每天打开门,就有钱流进去。接手过来,钱就到了魔山的钱包。

    艾莉卡还在熟睡中。

    外面马蹄声密集传来,把她惊醒。

    黑水河湾的妓院生意特别火爆,来去的船长和水手们第一最佳去处,就是这里的二层木楼。

    姐妹们以为来了恩客,她们接待水手和船长的居多,像这样的马蹄声,来的是骑兵战士,最好不是雇佣兵,是贵族骑士。

    骑士们优雅有礼,出手大方,雇佣兵们则粗鲁野蛮,难以伺候。姐妹们都到二楼的走廊来看,只见一队骑兵,十二人,为首的两个是少年,其中一个还有淡淡的稚气。姐妹们喊叫起来,嘻嘻哈哈。

    这队骑兵丝毫不理会女子们的喊叫,大家奔到大门口,其中一名猛恶汉子跳下马,取出一面小旗,径奔二楼。

    一路上,姑娘们对他各种说话,汉子沉默不语,他来到二楼走廊,拿出小铁锤,就把这面小旗钉在了二楼的栏杆上。

    小旗展开,随风飘扬,上面的旗帜是赤烟兽寒冰剑。

    “谁是这里的负责人?”汉子喝道,面色不善。

    嬉笑的姑娘们再也笑不出来。

    来的这帮骑兵并不是来照顾她们生意的恩客,而是来找麻烦的。

    艾莉卡站了出来:“我是,大人,这里可是培提尔……”

    “今天晚上,来红堡石屋,找魔山大人汇报收入支出,带上账簿和盈余的钱币,从今天开始,这里被魔山大人接管了。”

    艾莉卡张口结舌,她看出对方根本不会她任何解释和托辞,只要不答应,那就有大麻烦。

    “……是,大人……可要是培提尔贝里席大人回来,我们该……”

    “记住,吃过晚饭来,最好早一点。”来人恶狠狠的说道。他也不耐烦从二楼再走楼梯下去,直接从二楼的走廊上翻越栏杆跳下,正好骑在他的战马上。

    这点小技术,对于蟹爪半岛的骑兵来说,轻而易举。骑在飞奔的马上,半岛骑兵能从地上抓起一枚金龙。

    在姐妹们目瞪口呆中,一名少年冲楼上喊道:“谁敢动魔山大人的旗帜,轻者砍手,重者死罪。有闹事找麻烦的恩客,提魔山大人的名字。”

    马蹄声响,骑兵们向前奔去,在不远处的一栋木楼停下。

    那栋木楼并不是培提尔贝里席大人的产业,但也是一处妓院。黑水河边的妓院生意爆火,针对的目标就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水手。

    一名骑兵和上次一样,拿出旗帜,钉在木楼的显眼处,然后吩咐老板晚上带着账簿和盈余的钱币到红堡来找魔山。

    这个老板是个中年男子,君临本地人,眼睁睁看着这队骑兵耀武扬威离去。

    魔山的骑兵,魔山的旗帜,魔山的命令。

    谁敢违抗?

    可他不过就这一家小本生意,挣口饭吃,就要被魔山压榨去?

    遇上不平的事情,老板有两个地方可以去找,第一是找守备队出面,第二是去王座大厅里请愿。

    王座大厅每天开政务会,就是专门处理君临子民的请愿。

    不过今天不行,今天新国王加冕,有空闲的子民都去贝勒大圣堂广场看各种加冕仪式去了。王座大厅今天没有子民请愿,政务会取消了。

    那就只有去找守备队长官!

    守备队最高长官是来自西境的本隆特布隆总司令。

    一天时间,君临城大大小小的妓院,全部被这一队骑兵插上了克里冈小旗:赤烟兽寒冰剑旗。

    所有的负责人或者老板,都被告知,晚上去红堡,带上账簿和赚的钱币,魔山大人召见他们。

    谁敢不去?

    谁都不敢!

    君临最有实力和背景的妓院,神箭安盖在取得全国射箭比武冠军后去的第一个地方,花光了他的一万金龙的地方,就是莎塔雅的妓院。

    在旧城区,一个三层楼的豪奢地方。三楼的东边还有一座附属塔楼,高七层。这是全国最有钱、来自其他国家和岛屿的王公、总督、大富豪们唯一喜欢玩乐的地方,君临城最赚钱的妓院,老板名叫莎塔雅,她的女儿叫芭芭拉,母女来自南方大海里的一个群岛:盛夏群岛。

    莎塔雅的妓院,同样被骑兵插上了魔山的旗帜。莎塔雅的关系很多,王领地的大贵族都是她的熟人,先王劳勃一世还是她私交的好朋友,只是很可惜,劳勃国王已经去世,现任国王今天在圣堂加冕,年龄仅仅九岁……

    在瑟曦下令逮捕劳勃国王的私生子的时候,莎塔雅因为护着劳勃国王的私生子和私生子的母亲,就已经令瑟曦太后不满。

    在御前重臣中,莎塔雅有个老朋友,一个能说得上话的重臣:大国师派席尔,可惜他被瓦里斯用弩箭射死了。

    当魔山的旗帜插上莎塔雅的妓院,莎塔雅母女都惊呆了。在旧城区,是全城的别墅区,所有的权贵全部住在这片区域,外面世界里的国王、总督和豪富船长等都在这片旧城区里购买有自己的别墅,一个权贵如云的地方,但是,莎塔雅发觉,自己好像竟然找不到能为自己说话的人……

    魔山!

    来找麻烦的是魔山!

    那位黑水河大战中斩首史坦尼斯,夜袭君临城击溃西境军并生擒泰温的魔山,魔山来了!日进斗金的莎塔雅心里升起了绝望。

    晚上,魔山的石屋前排起了长队,莎塔雅和女儿芭芭拉赶到的时候,前面已经有了好多人。

    巡逻的侍卫队长埃林看见了莎塔雅母女两母女没有带账簿,也没有带金币,空着双手埃林在做艾德首相的侍卫的时候,就去过莎塔雅妓院,认识了这对母女。

    “莎塔雅夫人,请跟我来吧!”埃林队长说道。

章节目录

冰与火之魔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格雷果·魔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雷果·魔山并收藏冰与火之魔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