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王塔,蓝道的司令会议室。

    魔山和慕顿伯爵进入,身后跟着两人的侍卫。

    蓝道塔利站起来:“公爵大人来了,请坐。慕顿伯爵,欢迎欢迎。”

    魔山不坐!

    慕顿自然也不能坐,两人的侍卫们自然更不能坐,二十多人都齐刷刷的站着。

    作为七务大臣,蓝道塔利明知道魔山到来并不下塔来见,也不传令侍卫问候并恭请魔山到司令会议室,这就是赤果果的怠慢!

    故意的怠慢!

    军务大臣七务魔山都有权力过问,虽然实际上,各个地方贵族也许并不会把魔山的虚职放在眼里,但政治上,职务上,魔山就是有这个王权赋予的权力。

    “蓝道,军情?“魔山站着,淡淡说道。

    蓝道不得不站起来,七国最高军事长官军务大臣都站着,他再傲慢无礼,也坐不住了。魔山在此,爵位最高,职位最高,蓝道塔利再厉害,也是魔山的下属军官。

    蓝道站起来,他的随军学士,几名军官,都不得不站起来。

    军情?

    魔山也很简单,直接问战事。

    他可以问,也可以不问,但既然问了,蓝道就必须要回答。不然魔山有权力问他的罪责。

    “一切顺利,大人。”

    回答的话,跟没有回答一样,具体的任何军事部署,战略战术,已经攻占的城堡和领土,获得的俘虏和降臣,一个字没说。

    蓝道名将的傲骨逼人!

    蓝道不屑向魔山汇报,魔山的军务大臣的职务,是各方势力的妥协,是贵族间的游戏,其实蓝道塔利认为他更有资格做军务大臣。

    “什么时候能拿下河间地全境?”

    魔山碰了个软钉子后脸色毫无变化,继续发问,具体到时间。

    “四个月吧,拿下河间地全境。”

    “要明年两月了。”

    “是的,大人。”蓝道不疾不徐,不卑不亢。

    “喔,我来通知你一下,慕顿伯爵已经归降乔佛里国王陛下,随我一同去剿灭无旗兄弟会,你俘虏伯爵的四百士兵,还给他。”

    还给他!吩咐的语气,没有商量!

    “公爵大人,被俘虏的慕顿士兵已经编进河湾地军团,正在外面由狄肯塔利率领着与河间地的贵族们交战,现在大约在石堂镇附近作战,等河间地战事结束,徒利家族灭亡,慕顿伯爵的士兵,我会一一归还。”

    蓝道塔利回答得无懈可击。

    当然,慕顿士兵并未上前线,而是编进了马兵、后勤中去。一支上了万人的军团,后勤就已经是重中之重,需要很多杂役人手,何况是两万大军。每天这两万人的吃饭所需要的粮食就是很庞大的物资,还有伤员,粮草,铠甲,武器等的运送,各种苦活累活脏活,都需要人去干。

    四百慕顿士兵,就是给河湾地士兵做苦力,杂工,地位等同于佣人。

    魔山和慕顿伯爵进入赫伦堡,就看见了被俘虏的几名慕顿士兵正在干活:清扫庭院,修补铠甲,打磨箭矢的箭头。

    蓝道在敷衍魔山!

    魔山不再说话,伸手,隔着桌子把蓝道塔利当胸抓住,提起来,把伯爵身体当做一块盾牌,就势猛砸,的一声巨响,蓝道塔利的背脊骨猛烈撞上坚硬的橡木桌子,人几乎被砸晕厥过去。要不是伯爵有锁子甲护体,背脊骨已然断裂。

    坚硬的橡木桌子承受不住这猛砸,桌腿咔嚓断裂,桌子倾塌,桌上的地图,酒水,茶杯哗啦乱滚,一片狼藉。

    河湾地数名将军和侍卫都是大吃一惊,魔山动手前毫无征兆,突然出手,没有任何语言上的威胁和表情上的不悦,就连慕顿伯爵也狠狠吓了一大跳。

    河湾地数名将军和侍卫刚要拔剑,魔山的柯姆顺从,兰登顺从,埃林队长等人已经拔剑出鞘,虎视眈眈。慕顿侍从们还在惊疑之中,根本没有缓过神来。

    “交人!”魔山把蓝道塔利提起来,单手提在空中,厉声喝道。

    撞击的力量还在蓝道的体内猛烈震荡,令他头晕眼花,背脊骨仿佛已经全断,人疼得无法呼吸。

    “……大人……”蓝道哼道,却终究说不出讨饶的话来,他心里还有一口‘魔山赶走他的士兵、解除狄肯和依兰诺的婚事‘的恶气,“……卢卡斯塔利……吩咐后勤……集合慕顿士兵……交给魔山大人……。”

    “遵命,大人!”主管将军卢卡斯立即说道,他看了如凶神一般的魔山一眼,额头冒出冷汗,急匆匆的下楼。

    “抢劫女泉镇的财物,你的侍卫抢走的慕顿伯爵家里的古董,金银饰物,拿出来。”魔山把蓝道塔利向上举高,伯爵的脑袋昏昏沉沉,几乎顶着了高高的天花板。

    赫伦堡五座高塔,房间都非常宽大,真正的巨人都可以居住。

    “是,大人。”蓝道塔利努力让气息顺畅一些,“葛德文学士,把女泉镇的财物,慕顿家堡里的财物,清点出来,全部交给魔山大人。”

    “是,伯爵大人!”学士惊惧的小眼神瞅瞅魔山,瞄瞄魔山身后的侍卫们,瞅瞅慕顿伯爵和慕顿侍从,带着两名学徒去了。

    “蓝道塔利,别在我面前玩什么推脱、虚假、敷衍、蒙骗的任何说辞、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我喜欢简单明了,一步到位!”魔山喝道。

    声音在会议室里轰轰回响,久久不绝,一喝之威,令人胆颤。

    “是,大人。”蓝道悬空,胸口被魔山抓住,就好像扣了一个铁箍。

    “剿灭无旗兄弟会的情况,目前怎么样了?”

    魔山是这里的最高军事长官,他问,蓝道就有配合回答的责任。

    “……大人……刚有渡鸦送来信息,雷德温兄弟在高尚之心遇上了一小股无旗兄弟会的土匪,抓住了两人,其中一人说知道泰温公爵被杀的实情。”

    “泰温公爵被杀了?”魔山提气喝道。声音震得众人耳鼓无不轰轰作响。

    慕顿伯爵和他的侍从们第一次追随魔山这样的猛人,还不适应,以前也从未有过类似经历,无不惊惧。

    “魔山大人,被擒的土匪这样说,也许是骗人的,也许是实情,那家伙要报酬进行交换,具体情况,我还并不知道。”

    “信给我!”

    “信原本在桌子上,大人。”

    柯姆华纳从倒塌的桌子垃圾中找到信,把他递给魔山。魔山接过,看了,把信揣进口袋。

    “哼!”魔山手一松,蓝道塔利从空中落下,的一声,小腿撞在凳子上,几乎撞得骨折,嘭的一声,背脊跌在地上,地面是石板,疼得蓝道再次呼吸窒息。

    “依兰诺慕顿是我养女,慕顿伯爵是我联姻的家人,他已经不效忠徒利家族,也不奉北境史塔克为王,他和我一样,乔佛里国王陛下是他效忠的唯一真王。我以军务大臣的身份正式命令你,你旗下任何军队不可再侵扰女泉镇。“

    “……是……大人……”

    “小女依兰诺慕顿和安盖克里冈前夜已经成婚,依兰诺已经是安盖夫人,告诉你的儿子狄肯塔利,叫他不要再对依兰诺夫人有任何非分之想。否则,我折断他的背脊骨,让他一辈子都无法站立。”

    魔山居高临下,以断然的命令口吻赤果果的威胁。这后面的话就不是军务大臣该说的了,纯粹是街头流氓的威胁了。

    蓝道被几个将军和侍卫一起出手,慢慢扶起,慢慢坐上凳子,他瞪着魔山,脸色发青,胸膛起伏,呼吸急促,一言不发。

    赫伦堡。下午。

    慕顿骑步混合军团兵千人,和魔山的五百余轻骑兵,从赫伦堡长长的门洞出发,队伍成四个纵队:魔山、慕顿、朱莉、安盖各率领一个纵队。

    慕顿第一次见识到以猛恶闻名七国的魔山的行事作风,好好的谈话,云淡风轻,蓝道塔利故意以说辞推脱的时候,魔山立即出手,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直接殴打七国名将蓝道塔利,把慕顿伯爵狠狠吓了一跳,在那个时候,他都以为魔山要一怒之下把伯爵扔出高塔……摔成肉饼……那样的话……事情就糟糕了!

    霸恶魔山,作风流氓,名不虚传!

    任何在他面前的狡、虚、假、托,看起来只要被他感觉到了对方在耍虚招、不实在,他就直接用拳头说话。

    手握两万重兵的蓝道塔利,就这么被魔山在会议桌上用力一砸,什么问题都立即解决,慕顿伯爵本来以为要费一番口舌并再讨价还价最后勉强拿回部分家里的古物、领回少量的士兵、大约百人左右,结果钱、物、人,一样不少,第一时间里通通归还了个干净。

    慕顿伯爵也是很有阅历的大贵族了,平生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亲身经历遇上如此行事的凶恶之人。他的侍从,跟在他身边,虽然走出了赫伦堡,目光还在不停的落在魔山身上。

    如此凶恶行事的大人,他们第一次见识到!以前,都是耳闻魔山的恶名!

    闻名不如亲见!

    突然翻脸,出手就殴,什么贵族礼仪、荣耀、尊严、忍让、余地通通没有。

    余地!

    对,尤其是余地!

    贵族间通行的遇事彼此留余地的传统,在魔山这里完全没有。

    赫伦堡距离高尚之心大约三百里远近。

    穿越魔山熟悉并了解高尚之心。

    高尚之心是河间地的一座高丘,说是丘陵,其实是山一样的高地。四周都是一马平川,就中间很突兀的拔地而起一座高山。

    传说这是古代森林之子的一处圣地,古时的森林之子聚集在此,议事祈祷,排解纷争,秉承公义良善,高尚之心的名字也由此而来。

    其山顶有三十一根鱼梁木树桩排成一环,每一棵树桩都非常宽大,可做小孩的木床。

    山顶是一个平地,因为地势很高,任何从下面接近这座高丘的人,都会被山上的人很轻松的看见。所以偷袭潜伏接近之类,对于高尚之心来说,是根本不存在的!

    附近的民众一般都会避开这个地方,路过的人都要绕道,据说这里有被安达尔之王艾瑞格杀死的森林之子的鬼魂出没。

    但魔山知道,那其实并不是鬼魂,而是真实的一个侏儒不知道活了多少岁的森林之子女巫。

    无旗兄弟会是一个打游击的民间’正义‘组织,经常化整为零,又随时化零为整,他们之间有个秘密的联络点,或者当大家彼此失去了联系,兄弟们要找到闪电大王等首领怎么办?河间地平原这么宽大,他们就会来高尚之心。

    魔山对无旗兄弟会的这个联络点有了解,当蓝道塔利说雷德温兄弟在这里遭遇了一小股无旗兄弟,魔山立即就知道蓝道说的是真的。要抓捕无旗兄弟,来高尚之心就对了,只要找到高尚之心的’鬼魂‘如果世界剧情并没有影响到这个细节,那么魔山知道森林之子的女巫住在这里的一颗树屋上那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月的森林之子’女巫‘,只要哄得她开心舒畅,她就会向你说出你想知道的事情。

    女巫有自己的玄妙的黑暗魔法,撬开女巫的嘴也很容易,只要你带着好酒,还有一名会唱各种歌曲的歌手。无旗兄弟会中的成员,有一名七弦汤姆,他就负责和森林之子的’女巫‘保持最愉快的关系,秘诀就是他的歌声和他的七弦琴。

    只要有七弦汤姆在,想问关于闪电大王的任何消息,都不会难。

    魔山和慕顿伯爵带着克里冈轻骑兵和慕顿的骑步混合军团,向高尚之心进发。

    既然雷德温抓住了两名无旗兄弟,其中一名想以情报换取富贵,魔山就决定给那名叛徒兄弟大富大贵。

    队伍出发,天黑前扎营。魔山等人吃过晚饭,慕顿伯爵就看见魔山的侍卫在为魔山整理马鞍,众侍卫和两名轻骑将军也在做战斗的准备。

    “公爵大人,今晚要打仗么?”慕顿疑惑道。

    “不用,大人今晚安排斥候正常巡逻、休息,我和克里冈轻骑出去一下,很快就会回来。”

    “什么时候回来?”

    “天亮之前!”

    魔山上了赤烟兽,一声军哨这铁哨玩意慕顿伯爵从未玩过,声音尖利高亢克里冈骑兵纷纷上马,约三百骑,风驰电掣,消失在了夜色中,看得慕顿伯爵张开嘴没能合拢,如一只岸上渴死的鱼!

    p:尽量加1更。好忙。

章节目录

冰与火之魔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格雷果·魔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雷果·魔山并收藏冰与火之魔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