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时分,雪伊住的大院里。

    “事情办得如何?”小恶魔问脸色异样的夏嘎和康恩。

    夏嘎抓抓头发,嘿嘿笑道:“反抗的都杀光了。”

    这句话令魔山和小恶魔心里都有了警觉。

    ”不反抗的都没事?“小恶魔反问。

    “法丽丝一个人跑掉了!”康恩说道。

    小恶魔一怔。

    魔山倒没有多少意外,原来的世界剧情里,法丽丝也是在战斗中逃脱了,但这次精心准备,人手众多,夏嘎和康恩都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并且还有一个狡猾的波隆,战士的人数也比史铎克渥斯堡的侍卫多两倍,然而法丽丝还是逃脱了?而且还是夜晚。

    这就有点他吗的不爽了!

    贵妇们能在夜晚骑马跑过山地战士?这没有可能性!

    “她是怎么逃脱的。”魔山冷冷说道。

    夏嘎对魔山一直有心里阴影,当即哈哈一笑,强行掩饰自己的害怕和尴尬:“坦妲夫人坠马,波隆下马去救她,我留了二十个战士给波隆,然后和康恩去追法丽丝。“

    “嗯哼!”

    “魔山大人,有个百夫长穿了夫人的披风,戴了她的头巾,士兵们都跟着他跑,我们在黑夜里也都盯着那家伙的白色头巾和披风追,等追上砍下他的脑袋,才发觉他是个男人,我们杀光了那帮可恶的家伙,回头再来找法丽丝夫人,却再也找不到她了……”

    一个小小的障眼法,但骗过耿直的山地人就足够。

    很小的一个花招,却令法丽丝给逃掉了。

    “你们就没有兵分两路,比如看见敌人分成了两路,一路保护着夫人,一路走另外一条道路。”小恶魔说道,“你们就只盯着夫人披风狂追?”

    “没有看见敌人兵分两路。”夏嘎说道。

    “那就是夫人避在了路旁,等你们追过去,然后她再独自上路。”小恶魔看向魔山,“这么说,法丽丝是孤身一人逃脱了。”

    “是的,大人,我发誓就只逃掉了她一人。”夏嘎和康恩的笑容很尴尬,最后变成了僵硬。他们自己也感觉让一个女子从手底下溜走是一件特别玷污石鸦部荣誉的事情。尤其是他们怕魔山去告诉灼人部、黑耳部,月人部,那就简直是无地自容了。

    “你们追上的那些人呢?有多少人?”魔山淡淡说道。

    “二十多个吧,具体不知道,反正都砍了。”

    “尸体呢?”

    “野外挖了个深坑。”夏嘎的声音小了很多。

    一个贵妇,夜晚骑马逃命,竟然从两百多山地战士的眼皮底下脱逃了。

    “法丽丝不死,史铎克渥斯堡的继承人可轮不到洛丽丝。”小恶魔说道。

    “那么她能逃去哪里呢?”魔山说道。

    “罗斯比城?”

    “夏嘎和康恩说了,他们过了罗斯比城。“

    “瑟曦。”

    “她只能求瑟曦庇护她,并帮她拿回史铎克渥斯堡。”魔山肯定的说道。

    “她在瑟曦的梅葛楼,那就谁也无法动她。我们难道吃不掉史铎克渥斯堡了?”

    “当然能!”

    “你有办法?”

    “不知道,我只能试一试!”魔山盯着小恶魔,“这是你和瑟曦的争斗,我可是越陷越深。”

    “兰尼斯特,有债必偿,魔山,我欠你的。”

    是时候让科本出手办点事情了!科本的忠诚度是需要提醒的!

    魔山在君临的人手布局,已经初具规模:太后瑟曦身边的科本学士;御前重臣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跳蚤窝孤儿院的伯尼掌管着瓦里斯离开后的小小鸟组织;他本人的职业军团超过了六千人,来君临驻防,为他名正言顺的增加了两千步兵;波隆将掌管史铎克渥斯堡的力量,而魔山将在波隆回来后和他谈谈心……

    不久,将爆发黑水河大战。黑水河大战后,泰温将被提利昂干掉,而提利昂必须得跑路,那么波隆,就得找新靠山……魔山决定尝试一下,看能不能把波隆找新靠山的时间提前……还有小恶魔手下的夏嘎和康恩,这些都是需要新靠山的力量……一旦小恶魔跑路……只是希望西境的铸币厂事件,能够被自己按平下去……

    学士科本带着助手来到梅葛楼,进了太后瑟曦的主楼,在太后的客房里,看见了已经换了衣服梳洗了头发和脸的法丽丝。

    法丽丝还处于惊惶中,昨晚的事情把她吓得狠了。科本礼貌而有节奏的轻轻敲门,都能把她吓得一个激灵,窝在被窝里簌簌发抖。

    “夫人,我是科本学士,奉太后陛下的命令,前来为夫人看伤。”

    “噢!”法丽丝的眼神里透露出惊慌和怀疑,她用被子包裹住自己。这是个极具防御性的动作,说明她内心极度缺乏安全感。

    “夫人!”科本站住,“我是来帮助你的学士,别害怕,放轻松。”

    侍女格雷西泰贝莎也忙上去安慰法丽丝,法丽丝终于渐渐的平静下来,她下床,坐下来,让科本上去帮她看看额头、胳膊、手肘、膝盖上的多处擦伤。

    伤是轻伤,但科本刚接触到法丽丝的手臂,她就受惊似的一缩。格雷西忙轻轻拥抱着法丽丝,低声安慰她,她才再次如受惊的小鹿般慢慢安静下来。

    科本注意到法丽丝对他很戒备,因为他的脖子上并没有挂学士项链。

    任何贵族,一听说科本是学士,都会注意到科本的脖子上并没有学城的学士项链。科本因为在学城研究死灵术,被学城收掉了学士项链,然后驱逐出了学城。

    法丽丝怀疑这个面目和善的老者是来暗害她的,她昨晚受惊过度,人变得怀疑、敏感和神经质。

    科本小心翼翼,非常有耐心的为法丽丝处理完伤口,然后又让学徒倒来一碗罂粟花奶,里面再加上科本自己的一点小东西,请格雷西女侍喂法丽丝夫人服下。很快,法丽丝夫人就昏昏欲睡。

    格雷西把夫人扶上床,法丽丝一粘枕头,立即睡熟。

    科本退出客房,来到瑟曦的寝宫,瑟曦昨晚被法丽丝这么一闹,心烦意乱,受挫感极强,早餐也没有去餐厅吃,就在寝宫里窝着。

    科本得到允许,进入了瑟曦的房间。

    “学士,法丽丝夫人怎么样了?”瑟曦问道,语气里隐隐的不耐烦,显示出她内心的不平静。

    “夫人的伤已经处理完毕,再换两次药就会好,就是精神上,可能出现了一点问题。一点小小的声音,都会令她跳起来。我给她治伤,她怀疑我是去害她的,不管我怎么解释,她都听不进去。”

    “嗯!”瑟曦回应。她也有了崩溃的感觉。

    “太后陛下,我有一个……提议。”科本说道。

    瑟曦看着科本,眼神不善。

    “法丽丝夫人明显受了过度的惊吓,她这病,目前并无办法医治。太后陛下今后和法丽丝夫人相处,千万不能说一些王宫里的……隐秘事情,她知道任何秘密,一有机会,就一定会对别人说。”科本慢慢说道。

    瑟曦心里咯噔一下:法丽丝知道任何秘密……一定会对别人说?那么,她计划的先谋杀波隆,再谋杀小恶魔的事情?

    瑟曦的后背惊出了一身冷汗。

    瑟曦看一眼两名侍女,两名侍女鞠躬,然后退出,并轻轻关上大门。

    房间里就剩下瑟曦和科本两人。

    “学士,要来一杯吗?”

    “不敢,谢谢太后。”

    “那就帮我倒一杯。”瑟曦放下冷漠,心里有点小满意科本的谦卑。

    “遵命,太后陛下。”

    瑟曦滑下床,来到窗边,看着外面的阳光金子一般的铺满了城市。城市的很多地方,因为阳光照射不到,还是黑暗的阴影。

    科本把酒杯递给瑟曦,瑟曦接过:“学士,我可以相信你吗?”

    科本立即下跪:”太后陛下,任何事情,出自你口,入我耳朵,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瑟曦居高临下的看着诚惶诚恐的科本:”我如果要你为我办事呢?“

    “太后吩咐,臣去办事,事前不问半分原因,事后不吐露半个字的信息,事情办完,科本立即就忘得干干净净。”

    “好,你效忠于我,我就决计不会亏待你。”

    “多谢太后陛下。”科本跪在地上,磕头。

    “法丽丝,你能帮我无声无息的处理掉吗?”太后瑟曦说道。

    “太后吩咐,臣一定办得干干净净,绝不会给太后留下半分麻烦。”

    “如果有了麻烦呢?”

    “科本一力承担,就算砍下科本的头,法丽丝的事情也跟太后陛下没有任何关系。”

    瑟曦轻轻喝一口红酒,就好像轻轻吞咽了一口鲜血:”起来吧,科本,我要你告诉我,你将怎样让法丽丝无声无息的消失。“

    “臣在地下黑牢里有一个研究室,医学研究室,研究一些学城学士们不允许研究的科学。希望太后陛下能把法丽丝赐予我,我将把法丽丝拿来做试验,试验完成,法丽丝也为医学事业做出了贡献。她的生命是有价值的,太后陛下。”

    “你就不怕消息传出去?”

    “消息不会传出去,地下黑牢的实验室,被拿来做试验的,都是死囚。实验室里,除了本人和学徒,其他人都避之不及。”

    “很好,法丽丝现在在做什么?”

    “她喝了臣的罂粟花奶,已经睡熟了。”

    “好,我给你时间,今天之后,我不会再看见她。”

    “遵命,太后陛下!”

    史铎克渥斯堡里,波隆和洛丽丝在学士法比肯的主持下,在圣堂里,在二十名山地战士的见证下,在史铎克渥斯堡三十二名战士的见证下,在马房总管、城堡总管、一名百夫长,城堡诸多小贵族,侍女和佣人,马工和铁匠们的见证下,两人跪拜在七神面前。

    圣堂修士把圣油涂抹在两人的额头,修女唱起结婚的祈祷词,法比肯学士教波隆和洛丽丝唱起结婚的誓词,繁琐而冗长的一系列仪式之后,修士、修女、学士一起宣布:波隆和洛丽丝正式结为夫妻。

    坦妲夫人因为受伤严重,无法起身,不能参加婚礼。并且她的骨裂疼得太厉害,喝了很多罂粟花奶止疼,她人晕晕沉沉的,在学士塔里晕睡。

    波隆牵手洛丽丝,起身,正式成为了史铎克渥斯堡的新男主人,全堡的贵族,领地上的小贵族,封臣,平民和工匠师傅,大家都排着队,上前来给新郎和新娘送上祝福和礼物。

    波隆和洛丽丝用了很精美的大木箱装礼物。看着一些贵族送的珍珠翡翠黄金,波隆心里很感慨,表面上,他并无欢喜表情。洛丽丝得波隆为丈夫,也开心得全程傻笑。至于姐姐和姐夫,波隆告诉她太后陛下有命令,要他们去君临议事,洛丽丝就再也不问了。

    然后就是大厅里的婚宴,各种烤肉、面包、香肠、点心,络绎不绝的端上来。各种美酒,被从酒窖里搬出来。有来自河间地的苹果酒、青亭岛的葡萄酒、多恩的啤酒、狭海对岸奴隶湾的甜酒、潘托斯城的小麦酒,最远的魁尔斯城的猴子酒,全世界的名酒,史铎克渥斯堡里的酒窖都应有尽有。

    史铎克渥斯堡非常富有,在和平了十六年的时间里,这个家族积攒了非常多的物资和财富,即使现在是各国内战,北境和西境的战争打得很惨烈,史坦尼斯和蓝礼的军队都在集结,但王领地的贵族们,事实上并没有受到战争的影响。

    波隆突然之间,从一无所有的佣兵,变成了一个坐拥庞大城堡的大领主,洛丽丝顺位继承史铎克渥斯堡的话,他就是史铎克渥斯堡的爵士。

    这一场酒宴,波隆下令城堡事务官务必用尽一切手段办得丰盛,所以来参加婚宴的宾客,无不大醉。唯有波隆始终保持着清醒,他看起来不停的在喝酒,其实下肚的酒非常的少。

    要统治这些家伙,波隆知道自己的火候和资历还嫩了点,他需要外援来为自己增加分量,小恶魔提利昂无疑就是最好的外援,七国首相的大腿,以波隆的资本,目前来说,没有比这更粗的了。

    这次的史铎克渥斯堡的占领战斗,也是得小恶魔安排的山地战士才能拿下。这件事情令佣兵波隆学会了一件事情,要做贵族,必须要有自己的联盟力量,要抱住一只大腿。如果有必要,最好是两只。

    当一只大腿断了,他还能有另外一只。

    太后瑟曦真正想干掉的是小恶魔,而并不是波隆,波隆因为保护小恶魔的安危,被太后瑟曦误伤了。波隆盘算,如果今后小恶魔走下坡路,他可以尝试着去接近瑟曦。

    他是一把好刀!而瑟曦和小恶魔,都需要好刀,这就是波隆的价值和资本,也是他的底气。

    当然,波隆在回到小恶魔的身边之前,一定要先处理好史铎克渥斯堡的事情。死去的骑士和士兵们的家属,一定要妥善处理好,该封赏的封赏,该提升的提升,波隆只要求他们一样东西:忠诚!如果不忠诚,那也好办,就是砍下他们的脑袋,再找愿意效忠他的人上来。

    波隆的身边,二十个山地战士已经喝得大醉,倒地呼呼大睡。这个时候,一把刀,就能把他们全部解决。

    波隆必须要建立自己的新的侍卫队。

    晚上,学士塔。

    波隆很担心的看着坦妲夫人动弹不得的身体。

    夫人刚刚疼痛得厉害,波隆就亲自喂她喝了罂粟花奶和梦茶,不一会儿,夫人就睡得香甜了。

    “学士,母亲大人的病情怎么样?”

    “骨头碎裂,至少静躺三个月,才会慢慢的复原。”法兰肯学士说道。

    “有没有可能,母亲大人的病情恶化,不能复原了?”波隆问道。

    法兰肯学士看了波隆一眼,不确定的低声说道:“那么,究竟是……能复原……还是不能复原呢?“

    波隆摇头:“摔得太重,盆骨碎裂,我就担心母亲的身体……万一不行了。学士,母亲的身体健康,我全部都拜托你了。”

    “是,大人!”

章节目录

冰与火之魔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格雷果·魔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雷果·魔山并收藏冰与火之魔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