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国首府:君临城。核心权力中心:红堡。国王和王后的居住楼:梅葛楼。

    简妮第一次近距离见识到梅葛楼。

    这是一座城中城。

    坦格利安的第三代国王梅葛一世在其同父异母的哥哥伊尼斯坦格利安一世病死后继位,然后修建了这一座城中城。

    梅葛楼很高,四面是高耸而宽阔的城墙保护着,一条宽而深的护城河又保护着城墙。护城河已经干涸,简妮看见护城河河底撒满了黑色的尖刺。那是锋利的黑铁打造的多角刺,以阻止人从干涸的河底接近城墙。

    在瓦里斯大臣的领路下,简妮和魔山带着自己的养女朱莉,雀斑少年神箭手安盖,克里冈的四位骑士,他们分别是大头奇斯威克、神经质波利佛、甜嘴拉夫和刽子手邓森。

    除了瓦里斯和魔山,这一行人都从未近距离接触过梅葛楼,更别说有进入梅葛楼的机会了。

    瓦里斯站在护城河边,向城墙上招手喊话,吊桥咔咔咔的慢慢放下来。吊桥的尽头,两名御林铁卫身披白袍,身后是两排金袍子侍卫。

    瓦里斯走在最前面,简妮第二,朱莉第三,魔山第四,安盖第五,四名克里冈骑士随后,一行人走上吊桥。

    吊桥彼端,守卫吊桥的两名御林铁卫是年轻英俊的亚历斯奥克赫特和丑陋的八字腿柏洛斯布劳恩。

    “魔山,解下你的剑!”亚历斯神态严峻的说道。他的语气很不友好,但他的目光更多的是落在了身背长弓的安盖的身上。这小子神箭无敌,前途无量,为什么会跟了魔山?这完全没有道理的啊!

    瓦里斯担心亚历斯的权威优越感惹怒魔山发作,然而魔山没有丝毫的不悦,魔山解下自己的巨剑交给亚历斯,八字腿的帕洛斯上来接手,巨剑入手,他的双臂向下一沉,人一个趔趄。

    安盖嘿嘿一笑。波利佛发出了嘻嘻的笑声。甜嘴拉夫微笑。

    帕洛斯脸上一红,他大声呵斥两队金袍子,于是守备队上前,接过了安盖的长弓和箭囊、克里冈四名骑士的长剑。

    一行人解下武装,通过吊桥,走进城门。

    简妮和朱莉抬头,抬头,再抬头,才看见梅葛楼的尖尖塔顶。

    塔楼的窗户都很高,狭长,镀金边框。

    石头建筑上雕刻着繁复的优美花纹。

    大门外面铺着密尔的地毯,颜色鲜艳,绣工精美。

    瓦里斯带着简妮、魔山一行人进入大门,大门口,各有一名带剑的御林铁卫:高大的马林特兰和阴沉冷酷的曼登穆尔爵士。两名御林铁卫同样看了安盖好几眼。

    令人鲜艳到眼花缭乱的地毯铺满了整个地面和螺旋楼梯。

    墙壁上插火炬的三角架和巨型蜡烛的烛台都是黄金打造,极尽奢华。各种精美的浮雕和壁画铺满了墙壁。

    朱莉、安盖、四骑士都看的眼睛冒出绿光。

    安盖忍住了想敲一块黄金烛台带走的冲动。

    一行人上楼,来到国王的会客厅。

    会客厅的大门前并排站着两名带剑御林铁卫:弑君者詹姆兰尼斯特;七名御林铁卫中最矮小的普列斯顿格林菲尔爵士。距离这两个人的不远处,猎狗带着几名红披风侍卫腰悬长剑站在这里。这表明,会客厅的大门里面,瑟曦王后也在。

    詹姆注意到了来自多恩边疆地的少年安盖跟在魔山的身边,俨然是一名得宠的侍卫。而猎狗更是脸色惊疑不定。看见老哥的身边多了一名神箭手,猎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貌似老哥身边的强人又多了一位,他的团队武力更强了。

    两名御林铁卫詹姆和普利斯顿为来访的一行客人拉开高高的大门,随后关门,再次并排站在大门前,按剑而立。

    瓦里斯带着简妮、朱莉、魔山一行人进入了会客厅。

    会客厅很大,足够容纳上千人在这里聚会,用于取暖的壁炉都有数十个。

    国王端坐于铺着桌布摆满了各种水果的桌子后面,手里端着牛角形的白玉酒杯,杯子的口沿是黄金镶边。酒侍蓝赛尔坦格利安站在国王身后,手里端着酒壶。

    魔山知道国王劳勃最终就会被蓝赛尔酒壶里的酒给‘美’死,并且这个日子已经不远了。

    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大国师派席尔大学士、王后瑟曦兰尼斯特都在国王的身边。在国王的桌子右侧,一名御林铁卫身披白袍手按剑柄威风凛凛气势沉雄,他是御林铁卫队长: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

    瓦里斯、安盖、四名克里冈骑士都单膝下跪,向国王陛下和王后陛下行礼;简妮、朱莉向国王陛下和王后陛下行屈膝礼;魔山则站着,右手握拳放在左胸半鞠躬。

    他和御前执法官伊林派恩都是见了国王不下跪的强人。国王劳勃也并不计较这两个人的傲慢。

    国王劳勃看见安盖神情惊喜:“安盖,你是来向我效忠吗?说吧,你想谋取一个什么样的职位,只要符合你的能力,我不会吝啬的。”

    安盖忙再次下跪:“感谢国王陛下的错爱,臣已经宣誓追随格雷果克里冈大人,臣在格雷果爵士身边,也是一样的为国王陛下效力。”

    劳勃脸上的笑容渐渐尴尬,他看着魔山:“七层地狱啊,魔山,美人和勇士都归了你,你真他吗的何德何能?”

    魔山右手握拳放在左胸,低头鞠躬算是对国王的不满做了回应。

    劳勃大吼一般骂道:“安盖,你他吗的怎么想的?奈德和我都派人来邀请过你,你却选择了魔山。你真他吗的混蛋!好吧,你什么时候不想追随魔山了,来找我,我会给你一个御前武将的职位!你现在改变主意都来得及,好好想想,你这个蠢货!”

    这是国王要裸的夺人了!

    “谢国王陛下错爱,我忠诚于国王和王后,至死不渝!”安盖说道,恭恭敬敬的站起来,低头后退几步,站到了魔山的身侧。

    场面气氛微妙而尴尬。

    劳勃国王一怔后哈哈大笑,说道:“七层地狱,愚蠢而无知的少年啊,好吧,我原谅你的无知了简妮夫人,听瓦里斯大人和培提尔大人都在赞美夫人的智慧,说夫人心底善良,善心捐助孤儿院的小朋友们,我向夫人表示感谢。瓦里斯大人又说夫人找到了解决牛奶致病的科学方法,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是的,国王陛下。蒙七神眷顾之光,我和峭岩城的亚萨大学士一道,在原来温度计的基础上,研究出了一款新的水银温度计。又经过数百次的实践,把牛奶在不同的温度和时间段里进行蒸煮,找到了杀死牛奶中病毒的方法。目前在峭岩城,这个方法已经全面推广,家家户户的奶农,都不用把牛奶倒进水沟和河流了。峭岩城的千名守备队,每天都喝新鲜牛奶,吃奶酪,各种牛奶点心,口感好、安全、健康而营养。”

    劳勃国王大喜:“好,简妮夫人,你需要什么东西,告诉我,我叫佣人们立即搬进来,你现场做给我们看看。”

    “遵命,国王陛下!”

    -- 上拉加载下一章-->

章节目录

冰与火之魔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格雷果·魔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雷果·魔山并收藏冰与火之魔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