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求收藏,感谢)

    加文伯爵带着家族侍卫急急忙忙的赶过来,就看见了格雷果抱着女儿简妮从房间出来。他心中气急,这魔鬼在订婚的日子里就如此放肆欺负她女儿,今后成婚了这还了得?

    虽然加文伯爵心中对魔山畏惧,六名家族侍卫也是表面愤怒,心中着实惴惴不安,但是,这是在泰温公爵的主堡内,他们受宾客之礼的保护,如果魔山敢对他们动粗,既不合礼仪,也是亵渎泰温公爵的尊严。

    因此,他们的胆气就比在凯岩城外北十里的时候强大了数倍。

    加文伯爵鼓起勇气大踏步上来,正要厉声喝问,却发觉女儿不闹不叫,很乖的在格雷果的臂弯里,并没有他以为中的委屈,也没有想象中的眼泪横流悲伤欲绝。

    加文伯爵正是因为听说魔山来找女儿了,吓了一大跳,这畜生刚订婚就想动粗了?他心中一急,慌慌忙忙的离开了正举杯痛饮的伯爵席,在外面的普通士兵们的酒桌上叫了家族侍卫,大家一起带着武器飞奔而来。

    魔山再凶恶,在今天刚订婚的日子里就想欺负女儿的话,加文伯爵必须要阻止他。

    加文伯爵虽然武艺一般,但也是经过刻苦训练的爵士,并且参加过真正的战斗。尤其是在公爵大人的城堡里,这胆量豪气就特别的被加持了。

    “简妮,你没事吧?”加文伯爵怒视一眼魔山,柔声对女儿说道。

    “我没事啊,我们去学士塔,我们很好。”简妮抬头看了一眼父亲,目光就顺下落在了她的怀里。

    加文这才看见简妮的怀抱里有一团雪白的物事,看那影子,好像是一只里斯猫。那东西没动,女儿也用手臂呵护着,加文伯爵并不能断定那东西就一定是里斯猫。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魔山已经如风一样的从他们的身边走过,并撂下一句话:“加文伯爵,我们先去救命,等会和简妮回来敬你的酒。”

    加文伯爵和义愤横眉的侍卫们凌乱了。

    魔山并不称呼他为岳父大人,而是跟以前一样的称呼他为加文伯爵,只是语气柔和了不少。

    魔山向来无礼,粗鄙,野蛮,改口叫岳父大人这些小节,加文伯爵也并不放在心上。

    只要女儿没受欺负就好!

    简妮的两名侍卫迎上来,加文伯爵询问格雷果有没有欺负女儿的时候,格雷果已经带着简妮走得好远,实在是大步如飞一般。只一晃眼,他的高大身躯就进了学士塔。

    脚步声响,另一条廊道冲出来五个人,个个剽悍雄健,手里拿的不是刀剑,也不是长枪,而是前端分叉带着渔网一样的长杆,铁质。

    这种东西,加文伯爵和他的侍卫们从未见过。

    “伯爵,格雷果爵士呢?在哪?”

    加文伯爵一指学士塔。

    “简妮小姐呢?”

    “和他在一起。”

    “快追!”一个壮汉吃了一惊。

    五个人撒腿就走,奔了几步,却发现加文伯爵和他的侍卫并没有动。

    这五个人,是泰温公爵骑兵营的五位百夫长,他们奉泰温公爵的命令,前来阻止魔山对简妮动粗。

    “伯爵,一起啊,对付那魔山得人越多越有把握。”一名百夫长说道。

    “格雷果爵士和简妮小姐没事,他们……嗯……没事。”

    “没事?”五名带着使命而来的百夫长一起站住,一起问。

    “呃……我们看见,格雷果爵士没有欺负简妮小姐,他们是去学士塔救命。”

    “救命?”五位百夫长很难不异口同声。

    他们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

    “那这样吧,我们一起去学士塔看看。”加文伯爵道。

    “好,一起去!”

    原来,五名骑兵营的百夫长听说了格雷果借着酒气来找简妮了,他们都吓了一跳,那畜生这么一=小会就按耐不住了,可这是在泰温公爵的城堡里啊,客人们都还在喝酒欢宴,他就去欺负简妮小姐了,这还了得?

    这是玷污泰温公爵的名声啊!

    他们急急的禀告了泰温公爵,得泰温公爵的命令,立即前来捉拿魔山。

    泰温公爵的府邸里,不要说魔山,任何人敢乱来,就算是亲儿子詹姆兰尼斯特,都是要被严厉惩罚的。

    百夫长们手里的这长杆有个专用名字:魔山杆。

    这种铁质并前端分叉带着渔网兜的魔山杆,就是泰温公爵下死命令叫波特大学士专门研究出来控制魔山的专用武器,它就是用魔山的名字来命名的。

    魔山经常头疼,就喝罂粟花奶,罂粟花奶一喝多,他有时候就会陷入幻觉中乱来。除了罂粟花奶,魔山喝酒过量也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并明显的具有暴走倾向。有一次差点在泰温公爵的餐厅里打死河间地来的尊贵客人。

    为了防止他酒醉伤人,也为了防止他喝罂粟花奶过量陷入幻觉伤人,泰温公爵给波特大学士下了死命令,必须要设计出一个能控制住魔山但同时还不能伤害到他的特殊武器,于是,带渔网兜的分叉长杆被设计了出来。

    这种特殊武器经过一次又一次的针对训练,也只能对付空手并且处于酒醉状态或者是喝罂粟花奶过量神智不清时候的魔山。

    清醒时候的魔山,这五根长杆一伸出去就被他抓住折断。

    魔山杆是目前为止经过实践证明对控制魔山有明显作用的专用武器。

    加文伯爵一行人迅速来到塔下,就听见学士塔最高层的一声大响,然后是什么东西哗啦全部碎开,还伴随着简妮的惊呼:“格雷果爵士,你……你为何要踢碎药房门?”

    “波特老头太小气,喝杯喜酒把药房门都锁了。他的狗学徒也不在这里守着,他吗的,等我们忙完,我一定要去收拾他们。”

    “不,你不要怪任何人,今天是你我订婚的日子,大家高兴都去喝喜酒了,你不能去找学士和他学生的麻烦。”

    “可我们的猫……”

    “爵士,他们也不会知道我们这时候会来药房啊。”

    “哼!”格雷果恶狠狠的声音,“好吧,这次就听我未婚妻的,饶他们一次,他吗的!这时候要是有其他闲杂人敢上来打扰我们,一律打死。”

    “不要这样,格雷果爵士。”简妮柔声道,“你放我下来,让我赶快找药吧。”

    然后,学士高塔最上面的一层,亮起了灯光。

    加文伯爵等人面面相觑,全部停下了脚步。

    魔山这只猛兽发脾气的时候的确听劝,全西境的人都知道,他只听泰温公爵一个人的话。不过现在,好像多了一个人?!

章节目录

冰与火之魔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格雷果·魔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雷果·魔山并收藏冰与火之魔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