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

    简妮小姐的门口站着峭岩城的两名侍卫。

    格雷果走上去,两名侍卫手按剑柄挡住了去路。

    “滚!”格雷果很客气的语气。

    “对不起,大人,小姐说了,她现在谁都不见。”

    “滚!”格雷果牙缝中崩出这个字,眼睛瞪了起来。

    两名侍卫犹豫了,其中一人说道:“大人,你稍微等一下,我进去向……”

    格雷果伸手就抓住了这名侍卫的胸口,微微用力,就把他提了起来,举在空中:“滚!”他喷出热气在这名侍卫的脸上,随手一挥,这名侍卫就飞了出去。

    侍卫摔倒在数丈外的地上,格雷果摔他就好像摔一个小玩具。还好,侍卫是后背和臀部一起着地,落下的地方居然还是草地。

    另一名侍卫吓得伸手抽出了一小段剑来,但格雷果只是瞪了他一眼,他这剑就再也拔不出来了。

    “别拔剑,你要真拔剑,剑最多抽出来一半,我一拳一脚,已经把你打死两次。”格雷果真诚的提醒这名侍卫。

    这名侍卫无言以对,再也不敢抽剑,全身僵硬如雕塑。

    摔跌的侍卫头晕脑胀的爬起来,刚才在空中哇哇大叫的他以为自己会被撞得脑浆迸裂,谁知道命大,砸在了柔软的草地上。

    格雷果粗中有细,不会无缘无故的就杀了简妮的侍卫,也尽量减少对他们的伤害。

    现在简妮已经是他的未婚妻。

    未婚夫来看未婚妻,名正言顺。

    他可没那修养做一名无法见到未婚妻的绅士。对于流氓来说,没有道理创造道理都要上,何况自己还占着道理。

    今天下午,订婚礼举办得非常成功。

    格雷果和简妮并排而坐,接受了圣堂牧师的祝福,给并不熟的七神上了很多猪牛羊水果等供奉,再次接受了表示圣洁的圣油的涂抹,然后接受了大小贵族的祝福,并收下了大量的礼金和礼金条。

    泰温公爵邀请全境的贵族来凯岩城,只是告诉他们要收简妮为女儿,并没有说第二天就会赐婚格雷果爵士并订婚。这些贵族带来的礼物就无法应付订婚的彩礼,于是有礼的就送礼,送不出手的也不尴尬,就先签下礼金条,随后再派仆人把礼物送到凯岩城来就行。

    订婚礼之后,简妮就成了格雷果的合法未婚妻。只需要一个月后的良辰吉日,格雷果就可以在凯岩城抱着美人回克里冈堡。

    订婚礼一散场,简妮就说自己有点不舒服,独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谢绝了所有人包括父亲加文伯爵在内的探视。

    在这个世界里,女人的婚姻自己是没有自主权的,一切都要让位于家族利益。爱情是个绝大多数人都无法享受到的奢侈品,贵如公主王子甚至国王本身,在巨大的政治利益的前提下,爱情都会成为政治联姻的牺牲品。

    利益面前,利益最大,一切靠边。

    对于加文伯爵和维斯特林家族来说,最大的利益,就是善交领主泰温公爵。最大的损失,就是与自己的领主泰温公爵交恶。

    泰温公爵的赐婚,不管看起来多么不堪,加文伯爵都无法拒绝,简妮更无法拒绝。

    他们承受不起交恶领主泰温公爵的代价!

    泰温公爵肯收简妮为女儿,本就是给了维斯特林家族最大的荣誉和政治利益,加文伯爵和简妮接受了荣誉和政治利益,就得接受泰温公爵的赐婚,否则就是交恶领主了。

    表面看,所有的人都是赢家。

    维斯特林家族是赢家,泰温公爵是赢家,格雷果爵士是赢家,最大的输家就只有一个人:简妮维斯特林。

    格雷果弯腰走进简妮的房间,手里抱着一个精美的锦盒。

    简妮看见格雷果的时候娇小的身子一颤,她在害怕。

    十五岁的简妮还是个小姑娘,而格雷果的年龄几乎跟他的父亲一样大:三十多岁的中年男。

    这个世界里,男女都结婚早,十几岁就结婚,不用办结婚证,只须去圣堂请大牧师主婚并记录在册就成,并且没有计划生育。

    格雷果柔声说道:“简妮!”

    他的‘温柔’令简妮的身子又是轻轻的一抖。

    “你能帮我一个小忙吗?”

    “……什……什么呢……”小姑娘的声音楚楚可怜。

    一只面对呲牙咧嘴滴着口水的大灰狼的小绵羊。

    “我能请求你……帮我一个小忙吗?”

    “…………”简妮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即使她处于恐惧中,还是那么好看,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迷人。

    鲜花在露水和朝阳下,在月色和寂静中,任何环境下,展示出来的都是美,不同的美。

    格雷果蹲下身子,把锦盒轻轻的放上简妮的膝盖,小姑娘梨花带雪,嘴唇变得灰白,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魔山这样的怪兽独处一室,就连壮汉都压力巨大。

    “……大人……我愿意把所有的礼金……珍珠宝玉……全部给你……你可不可以……退婚。”

    格雷果看着简妮呼吸的急促,眼神的无助,神情的害怕,他轻轻说道:“简妮,我不缺钱。亚度爵士设立了个公开赌局,欺负我穷,想羞辱我。我找凯冯爵士的骑士传话,靠着凯冯爵士的一句话担保,我接下了亚度赌局全部的赌注。我净赢了三百多枚金龙,凯冯爵士也净赚了五十枚担保金。我已经不缺钱,但我缺夫人,缺妻子,缺老婆。”

    沉默!

    一会儿后,简妮轻声说道:“格雷果爵士,你故意和亚度打赌,请凯冯大人担保你的赌金,是因为你早就知道公爵大人会在第二天赐婚于你。凯冯爵士很谨慎的性格,却依然敢为你担保,说明凯冯爵士也早知道赐婚的秘密。这是个精心设计的局,也许是从渡鸦到我家峭岩城传信的那一刻开始的。你一直想娶我?”

    简妮的话令格雷果更坚定了要娶她做老婆的决心:一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宁可娶错,不可放过。

    “简妮小姐,也许七神才知道真相。但我现在更关心锦盒里的猫。”格雷果打开锦盒,锦盒里面,一只雪白的猫,纤尘不染,通体没有一根杂毛,品质纯正,价格不菲。

    简妮看见这只猫眼睛立即就发出了光彩,那是发自内心的喜爱,是天性,无法靠理智瞬间控制住。

    “里斯猫?”简妮又惊又喜的声音。

    “是的,但它好几天都没有吃东西了。简妮,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帮我养一养这只可怜的里斯猫,救活它。”

    “你也喜欢猫?”简妮难以置信的声音。她伸手抱起猫,一颗心都融化在猫的琥珀色的眼睛里了,“天啊,它在发烧,我们得赶紧为它找药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懂,我的母亲曾经养过一只里斯猫。我为了家里的里斯猫专门去学了救治医术。”简妮忘记了一切,雪白如玉的猫生命垂危,攫住了她的心,“格雷果爵士,我们得赶快去学士塔。”

    “好的,简妮小姐。但大学士波特并不懂如何治疗它,我已经找过学士了。”

    “我知道!”简妮的声音都大了起来。

    格雷果把简妮和猫一起抱起来,简妮在他臂弯里轻如羽毛:“简妮小姐,我抱着你走得更快。”

    格雷果大踏步出门,一步超过普通人三步。

章节目录

冰与火之魔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格雷果·魔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雷果·魔山并收藏冰与火之魔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