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雷果看着托马斯曼喝培根汤喝得很香甜,这令他很感触。

    他旗下的子民托马斯曼过了太久的苦日子。

    其他的子民也一样。

    格雷果只吃了个半饱,越吃越觉得除了面包涂抹蜂蜜味道还算不错外,其余的汤和肉跟昨天相比竟然变得越来越粗粝不堪。

    然而大家却是吃得津津有味。

    亚度沙略特这样的大贵族也吃得嘴角流油。

    烤肉和水煮肉堆满了他面前的大盘子。

    昨天格雷果戒罂粟毒瘾之后不管吃什么,都觉得是人间至臻美味。

    现在他明白了,那不是真的做得非常好吃,那是因为自己太饿了。

    各种肉食,包括打猎的野猪肉,熊肉,都因为太过大块而盐味没有煮进肉质里面去。烤肉还稍微好一些,在锅里的水煮肉因为煮的时间过长,让肉煮得太老,吃起来肉质很涩,口感奇差,并且厨师也并没有调一个佐料碟来作为蘸水。

    这里就没有调佐料碟来粘水煮肉的吃法。并且,除了小刀和叉子外,没有筷子。

    这个世界文明里,饮食文化的精细和美味完全没有办法跟地球文明相比。毕竟农耕时代的冷兵器文明和互联网科技时代差着好几个文明层面。

    格雷果看看宽大的木餐桌上:没有味精,没有姜蒜和香菜,没有酱油和醋,没有细如沙白如雪的盐,没有辣椒,没有郫县豆瓣和老干妈。尽管如此,但盐是百味之王,只要有盐,水煮肉粘着盐佐料也能将就,但这里的盐里多砂砾,有的盐还带着淡淡的苦味,显然盐的质量和提纯技术很差。

    格雷果再看看石堡大门外面,一片漆黑,有蛙鸣有小虫叫还有几只小小的萤火虫,但是没有电灯,没有街道,没有汽车。手边也没有手机,房间里也没有电脑。

    很原始的文明社会!

    格雷果有点怀念华国的新四大发明了:高铁,扫码支付、网购和共享单车。

    想起新四大发明,旧的四大发明浮上心头:指南针;这个不难造,中学科学课早会了;印刷术,造纸术和火药。

    嗯,指南针可以用来逃命,火药可以用来爆破挖矿,更可以用来杀敌;至于造纸术和印刷术,在异鬼很快会袭击七国的时代里,在整个大陆人族的生命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多活几年的‘末日’时代里,格雷果没心思花费时间去研究一张纸。

    不管今后想做什么,能做成什么,首先一点,得挖矿,挖金矿,并私造金龙。七国将大乱,金币铸造厂的管理大臣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都将离开君临玩消失,不得私自铸造钱币的律法将形同虚设,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却造就了私下铸造金龙的最好时机。

    这个世界里,还没有人做假钞,所以格雷果决定第一个来做。有个很专业的商业名词:蓝海市场。

    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只有金龙才是硬道理。

    从一个高等文明过来的现代人,格雷果也不安心在一个农耕文明里面给一个地盘不大兵力不过三万的领主做一条狗了?

    估算一下西境的地盘,不过相当于华国文明里的一个普通市。七国也并不大,南北走向不过数千里,七国所有兵力全部加起来不过三十万左右。

    格雷果想起学过的华国的历史,诸侯争霸,王朝更迭,动不动就百万大军彼此厮杀。各种奇谋诡计层出不穷,各种猛将各种谋士彼此斗力斗智斗兵法,逐鹿中原。英雄盖世,于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谋士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华国古代一个大的封建主,诸侯,家丁打群架都能出动几百上千人,军队随便上十万。而在这个世界里,拥有上千人的军团已经是大领主,像暴富的沙略特家族拥有金矿银矿,平时也不过两千战士,战时召集农民矿工,才有三千战力。三千战力的领主,已经是西境贵族中兵力最强的。勇武蜚声七国如格雷果爵士本人,领地小小,子民少少,十一户而已。

    格雷果打定主意,走自己的路,改变既定的命运,如果这个世界在数年后最终不会被异鬼消灭,那就让华国文明之花在此绽放。如果局势不对,那就带着金龙逃到狭海对岸去,一直向东,不必回头。

    上午,黄金大道上走来一队骑兵,为首的大汉正是被格雷果吓死的阿尔瓦沙略特的侍卫队长艾伦沙略特。他旁边的掌旗官双手掌着一根旗杆,旗帜上面一只开屏的孔雀栩栩如生,代表着银厅的沙略特家族。

    远远的,波利佛就在克里冈堡的房顶看见了这面大旗。

    “来了,记事本,沙略特来了。”波利佛喊道。

    正在院子里看邓森教朱莉练习持剑左右旋步的记事本立即翻身上马:“来了多少人?”

    “大约三十人。”波利佛喊道。

    记事本冲石阶上的拉夫德克里冈说道:“通知格雷果大人,沙略特来了。”

    拉夫德挥挥手,记事本骑马冲出了院子,去查看敌情。

    邓森停止了对朱莉的训练,疾步进屋,丢下训练剑,穿上铠甲,围上剑带,检查一遍短刀钢刺匕首,挂上长剑。出来,直奔大厅。

    格雷果在大厅里,墙壁上挂着他的令人望而生畏的巨剑、一面巨大的橡木盾牌、沉重的铠甲。甜嘴拉夫,马兵托马斯曼正在给格雷果大人穿铠甲。

    朱莉克里冈提着裙子跑进来,手里的训练剑换成了短剑,格雷果注意到朱莉的裙带拖在地上。

    格雷果嫌弃自己的铠甲太过复杂,他的体型太过巨大,前后钢甲得一片一片的穿扣捆绑,需要两个人前后帮忙才行。后背钢甲和肩膀的铁甲,也必须需要侍卫的帮助,这很麻烦。如果是被敌人偷袭,就没有时间穿上铠甲了。

    这是没办法的事,冷兵器时代,铠甲就类似前世文明里的防弹衣。为了安全,再沉重麻烦,也得穿上。

    不过朱莉的裙服却能改一改,改成华国文明里的紧腿裤,所有的裙摆一律不要,腰间的装饰束带全部丢掉,一根可以挂很多武器的特制剑带即可。

    朱莉的双手袖口也太宽大,练武使剑会妨碍动作的干净利落,如果采用紧袖口,用扣子锁死双袖,扣紧在手腕上,必然能增加出剑的速度,减少阻力。

    嗯,先为朱莉设计一套练功服。宽大风格一律变成紧凑型,宽袖拖地裙摆和装饰束带一律淘汰,穿弹性上衣马褂和宽裆紧腿裤。哦,对了,这个世界里还没有马褂。

    格雷果目不转睛的盯着朱莉,眼前的朱莉在他眼里变成了一个穿着他设计出来的带着科技文明时代气息的干练简洁风格的练功服的小女子,干净利落,裁剪得体。举手投足,转身腾挪,进退闪避,没有任何衣带和裙摆的羁绊和负担,把运动中因为裙服受到的阻力和不便降到最低。

    朱莉手里的短剑向格雷果的眼睛刺来:“咄,看什么看!”

    马兵托马斯曼和甜嘴拉夫都是吓了一跳。

    他们怕格雷果暴怒。

    格雷果面无表情,他不知道以他的恶名,为什么朱莉根本不怕他?他估计跟朱莉遭遇的不幸有关,这小女孩子的灵魂和心也许死过好几次。

    她可能根本就不怕死了,或者她已经当自己死掉了,现在能活着就已经赚了!

    总之,朱莉不是个‘正常状态’的小女孩。

    不能让根本不怕他的小女孩子顺杆爬,格雷果漠然冷峻的声音:“朱莉!邓森!把亚度沙略特骑士从地牢里押出来。”

    “是,大人。”邓森和朱莉异口同声。

    邓森走在前面,朱莉走在后面,在出大门的时候,朱莉回头,冲格雷果眨了一下右眼。

章节目录

冰与火之魔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格雷果·魔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雷果·魔山并收藏冰与火之魔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