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庄勋有点炸了,“我这是瞎bb吗?我只是实事求是,大才子没有辞职离开航空?没有打算进国资?我说的可都是实情。”

    “你实情个屁,”刘明气的不行,“你懂什么?季樊的单位可是保密的,就算辞职那也有脱密期,是不能去外资的,我看你就是把于曼对你放鸽子的气而迁怒……”

    “刘明,”季樊拍了拍他的肩,目光沉沉地看向庄勋:“你明年过的跟现在一样?”

    “你几个意思?”

    “没几个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现在过的什么样,不代表明年还是这个样。”

    “是么?”庄勋蔑视笑,“看样子大科学家很自信,那我就期待着明年,你这个大科学家比我们这些玩金融的到底厉害多少?”

    季樊冷冷的说:“请把们字去掉。”

    庄勋有些气极败坏:“你……”

    “我还有事,先告辞。”

    刘明气呼呼地,不想季樊受平白无故的气就这样走了,他正要拉着意要起身的季樊。

    “季先生你好!”

    一个服务生端着托盘,上面一瓶红酒,还有两盘水果盘,目光看向季樊,微笑着说:“上次您与林小姐在这里吃饭,您预存的红葡萄酒,我给您上来了,还有这水果盘,是我们老板送给您的。”

    说着把红葡萄酒与果盘已经在桌上摆好,“季先生,请您慢用,”服务生微笑着退出包厢。

    突如其来的一幕,大家一时有点懵。

    季樊也有些愣住。

    好半天大家才反应过来, 一同学好奇的拿起红葡萄酒瓶仔细看着,惊呼道:“哇哦,啸鹰赤霞珠干耶!季樊,你品味好高呀!”

    这里的同学,可都是混金融的,所以对于红酒那自然是了解的。

    但那也只是了解,可喝上这葡萄酒,那从来就没有喝过的。

    连实际见都没见过,所以他们有些小激动的瞧着红酒瓶。

    “哇哦,还真是,季樊,你深藏不露呀!”

    “据说这牌子的红酒好像要六位数字。”

    刘明惊异地看看季樊,又看看他们手里抱着的红酒。

    季樊的目光也一直落在那红酒瓶上,墨黑的眸眯了眯,似乎想到什么,突然笑了起来,对着他们说:“你们慢吃,我有事,先走了,”说完长手一伸,从容的把红酒拿了过来,然后不疾不徐转身走出了包厢。

    众人一怔,他,他,把红酒,既然给带走了?!

    虽然路程不是很远,但这回季樊却是打车,上车拿出手机直接打给某人。

    不等彼端开口,几乎用半分钟的时间,让七曦无缝的对接了他那些同学们心头的呐喊。

    然后电话挂了。

    五分钟时间,季樊来到七曦的家,这次他没有敲门,而是自己输入密码开门进来的。

    七曦看着走进来的男人,脸上没惊讶,但是看到他手中的酒。

    “季老师,你把它带回来,他们会不会说你好抠?”

    “这么好的酒给他们喝,不划算,”然后笑笑,“不解释解释?”

    七曦有些心虚的,但看男人的神色,貌似不生气。

    “那酒馆离我这里近嘛!想着就让小于去那酒店给我买点沙拉水果什么的,然后她无意中看到~~那个……你不生气吧?”

    “生什么气?”

    “就是……我管你的事情,那个多管闲事。”

    “多管闲事么?”季樊眉微扬,“你这应该属于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闻言,七曦眼睛顿时弯起:“对对,我路见不平一声吼……哈哈,那你解不解气爽不爽?”

    “嗯,解气,”季樊笑着点头,“犹如卫星火箭成功发射。”

    “……”

    这说的啥?!

    科学家就是科学家,打个比喻都离不开卫星啥的。

    七曦想到前段时间在扣扣问他单位不中组织活动的。

    他说开飞机。

    七曦不由的笑出来了,“我突然发现你们科学家好污。”

    “……”

    “上次你说开飞机,这次又说发射,开飞机发射……”

    “……”

    季樊哭笑不得,“你怎么这么污?”

    七曦吐吐丁香小舌,“要不要喝酒庆祝下你的卫星火箭成功发射?”

    “……”

    季樊看了眼手里的红酒,“这六位数的酒,还是……”

    “什么六位了,”七曦打断他,拿过他手里的酒,调皮的眨眨眼说:“特价99块。”

    “……”

    季樊有点不信,“特价?99?”

    “对呀!”七曦得意洋洋地挑眉:“我林七曦才没那么傻,请不认识的人喝贵酒呢!”

    “那这……”

    “德庄的老板我认识的呀,我还在那拍过戏呢!所以这个酒瓶,是从德庄那拿来当道具的空瓶,里面装的当然是特价酒了。”

    “……”

    季樊无言以对。

    “喝波?正好休息一下,”七曦说着伸出自己的右手,“你看,我这手指画的都起老茧了,所以得喝喝酒慰劳下。”

    季樊自然不会反对。

    七曦欢快的奔向厨房拿杯子。

    出来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红酒的热量是多少呀?喝一杯不会长好几斤肉吧?”

    季樊:“……”

    “我去问问度娘。”

    “红酒的热量是酒类最低的,一百克70卡左右,喝点不会长肉,还有美容美颜助眠的效果,”季樊有些无奈的说。

    “哇,还有这好处呀!”

    七曦放心了,端着两个高脚杯站在客厅中央左看看又瞧瞧的,“该坐哪喝?”

    “阳台冷,餐厅呆,客厅太空旷……”

    眼睛投到落地窗边,“那不错,不过喝酒要点氛围。”

    季樊在旁边默默的看着林明星站在客厅嘀嘀咕咕的,又看着她跑去餐厅,把餐桌上插着一支玫瑰的小玻璃瓶子拿到落地窗边,又在抽屉里翻出个两根红蜡烛……点亮。

    季樊看眼腕表,将近二十分钟。

    哎!他终于能坐在鲜花边,与烛光相伴喝上了一口红酒。

    二人喝着红酒,没有说什么话,但气氛一点也不突兀。

    七曦时不时拿着手机自拍下,嘴里还时不时批评着特价红酒好难喝,还没有白米酒好喝。

    然后起身又拿着手机拍落地窗外闪烁着a市最顶级的夜景……

    拍的很是自得其乐。

    外面的等光晕落在自拍的人儿身上,给她白皙的脸蹭添了几分梦幻,

    季樊点缀着高脚杯的红酒,眼睛看着自得其乐的七曦,忽然觉得此刻很放松。

    是这段时间以来从未有过的放松。

    季樊在想,其实她外表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内心是很细腻的。

    如果是别人,绝对会问他在庄德的事情。

    她一字未问,他很庆幸七曦的一字未问。

    身上的手机时不时响起。

    他知道是刘明在微信里轰炸他。

    待九点,季樊照旧整时走出七曦的家。

    掏出手机点进微信。

    刘明:“你又干嘛去了?”

    “快说,那个林小姐是谁?”

    “林小姐,林小姐,到底是谁?”

    ………………

    她是林七曦。

    她是一个连喝红酒也担心长肉的大明星。

    她是……他认识没多久的老同学。

    #####

    七曦有种错觉,那就是自从喝过酒那晚,季樊对她,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应该说,他们的相处跟以前比,有些不一样了。

    可是具体哪里不一样,她也不知道。

    不过有些细节。

    比如……

    以前要他带早餐,现

    在他主动带早餐。

    再比如……

    上课的时候,他以前可不会怎么说她的,现在可是……比较毒舌的。

    七曦用了一个小时画一副二次元,线条整体外观看起来都很美腻。

    “季老师,怎么样?我现在的技术是不是很有水准?”

    季樊看眼她手里的画,毫不留情地否决她,“水准一般,用的时间还是很长,继续刻苦练习。”

    “……”

    季樊又很霸权地说:“以后一个小时必须完成两幅画。”

    “那……完不成呢?”

    “完不成?”季樊若有所思,“那就多吃肉补脑。”

    “……”

    “我现在可以换老师么?”

    季樊看眼她,突然说:“你还记得你在群里说的第一句话么?”

    七曦想了下,“季大神你好,听闻你画画非常棒,可否发几张来看看呢?”

    “嗯!你记性到挺好,不过你后面说你与我关系密不可分,我一直就想问你,你那句话的心路历程是怎么瞎想的?”

    “……”

    他怎么还记得呀?

    而且不是讨论画的嘛?怎么讨论那上面去了?

    “那个我与你本来就是高中……”七曦打着哈哈的为自己辩解,但是对上季樊那谴责地目光,她心虚的辩解不下去了。

    一副我错了的模样,“季老师,以后我不乱说话了。”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继续上课。”

    ……“……”

    这一天的下来,七曦很想打人,为什么呢?

    “林同学,你这副河畔画画的真是一言难尽。”

    “……”

    “用的时间够你睡一觉的。”

    “……”

    “以后画画的时候,不要再画十二生肖,很幼稚。”

    “……”

    季樊无表情地陈述了一堆,应该是毒舌了一堆。

    季樊拿出手机看眼日期,“明天开始,午餐与晚餐时间半个小时,一天必须完成八幅画,完不成你就不要睡觉。”

    突然发现此刻的季老师想当的严肃。

    同时她感觉她马上就可以上战场了。

章节目录

我有个外星女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钱小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钱小柒并收藏我有个外星女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