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瑜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还亲自带西戎使者去见见那些俘虏。

    北陵公主扒着牢门,看着自己的兄长在牢里情况不太好,不由含泪恨声道:“你们把他怎么了?”

    景瑜淡淡的道:“可能是在战场上受了点伤。”

    虽然他下令优待俘虏,但毕竟是敌军将领,暗地里吃的苦头也不少。

    公主一时痛恨至极,刚见到景瑜时被他所吸引的感觉顿时荡然无存。

    她美眸中厉色一闪,突然扬掌朝景瑜劈去。

    指间夹着薄刃,刃上粹着剧毒。

    她以为自己出其不意,一定能够偷袭成功。

    只是景瑜既然陪着她来,就早有防备。

    还没等她近身,暗卫如鬼影儿一般窜出来,过了二十几招才把她制服。

    可见,这个北陵公主武功不低。

    她钗横鬓散,怒目瞪着景瑜,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才肯放了他!只要你放了他,我可以代他做你们的俘虏!”

    这位北陵公主深明大义,知道北陵不能少了她的皇兄,她的皇兄这么多年的筹谋,不能就此落空。

    反正她本来也是要为了给皇兄笼络势力而联姻的,现如今做俘虏也没什么大不了。

    其余使者也跟着求,但他们知道北陵公主竟然刺杀大溟皇上,这个要求,北陵皇上是不会同意的了。

    谁知,景瑜竟同意了,道:“可以让你留下做俘虏。”

    北陵公主有些不可置信,“你说什么?”

    牢房里烛火幽暗,衬得那双漂亮的凤眼更加慈和悲悯。

    但大家都知道,他看似温和好说话,实则能不动声色地将他们拉进地狱里。

    只听,景瑜道:“你可以留下做俘虏,但他们却不能放。”

    北陵公主气的咬牙,道:“你真是不要脸!”

    景瑜也不生气,淡淡道:“你刺杀朕,朕还愿意和谈,已经是大慈大悲了!”

    北陵公主瘫软在地上,满脸的绝望,后悔自己仗着武功不错,。

    北陵其余使者也纷纷侧目,这个公主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把自己搭上了,还给北陵添了麻烦!景瑜对他们道:“你们公主的所作所为,你们也看见了,朕就不扣下你们了,你们回去对你们皇上交代吧。”

    眼下和谈还没进行,就把俘虏轻易放回去,不是放虎归山么?

    不过,当晚,景瑜就把北陵其他使者放回去了。

    北陵皇上将领、儿子没救出来,又搭上一个女儿,怒骂都是废物。

    对打了败仗的太子更是看不上,但国难在即,并没有废太子。

    若是北陵成了大溟的领土,废不废太子的,也没什么意义了。

    边关捷报八百里加急传入京城,东溟子煜非常高兴,战争要结束了,景瑜要回来了,自己这苦哈哈的生活就要结束了。

    和战报一起的,还有北陵的降书,百官拍手称庆。

    与战报和降书一起的,还有景瑜给东溟子煜的信。

    东溟子煜看了降书后,朗声大笑,道:“皇上真是年少有为!甚好!甚好!”

    高兴之余,打开信件来看。

    信上说了北陵投降的详细事宜,北陵还是心有不甘,谈判恐怕要费些时日。

    另外,北陵投降后,作为战败国,疆土归入大溟管理,即使仍继续由北陵皇族管理,却是属于臣服于本国的臣民。

    但北陵皇族要掌控在大溟手里,是让质子进京,还是作为诸侯封地排王候去管理。

    还有那边也需要将领镇守等等一系列的具体事宜,还需内阁和朝臣商议一下。

    当然,若是谈判不成功,战争就要继续,朝廷就要筹备粮饷、弹药、药品。

    东溟子煜做两手准备,命户部和兵部筹备物资,召集大臣议事。

    要是拒绝北陵求降的话,那北陵的仗只能继续打,到最后无非是灭掉北陵王族,派朝廷官员去北陵建立秩序。

    这样虽然后患少,但打下去,无论兵力和国库都会有不小的消耗。

    可国力不可大幅度消耗在战争上,否则会让西戎和苗疆、南云余孽蠢蠢欲动。

    所以,百官多数赞成接受北陵的投降。

    先将北陵皇族控制住,给点儿小权力,慢慢的进行削权、同化、消灭。

    凤锦行看了皇上的信,就道:“若是接受投降,必须送质子进京的,到时候北陵公主和王爷都不再是皇族,若与本朝皇族宗室联姻,显然不是战败国的待遇。

    因而下臣建议,质子可在王公大臣们中的子女中远联姻对象较妥。”

    虽然景瑜兄弟几个还小,但宗室中还是有不少适龄儿女的,即便是不是直系,但血统也很尊贵的。

    上官天啸当即支持道:“对,不然的话,人家处心积虑来打你,结果被你打败了,到头来反而嫁给皇族成了一家人,那这场战争的代价和意义何在?

    那样其他国家大可以效仿,先打一顿,打赢了赚了,打不赢还可以做一家人呢,这不是搞笑吗?”

    东溟子煜当然要考虑这一点,北陵的质子公主和王爷过来,只能与臣子联姻。

    然后,他们就北陵成为臣国以后的管理做了讨论。

    东溟子煜让内阁写了奏报,送到景瑜手里。

    景瑜收到朝中的奏报时,北陵已经端正了态度,诚恳要求投降条件谈判。

    俘虏虽然没被放回去,但待遇好了不少。

    那北陵公主就要求见景瑜,并说有重要的事要说。

    景瑜听到汇报,淡淡一笑,让人把她带进了营帐。

    北陵公主沐浴更衣,精心打扮后才去了景瑜的营帐,她摆着最美的姿态,故意露出雪白的脖颈。

    可景瑜正处理案上的奏折,连眼皮也没抬。

    北陵公主抛媚眼给瞎子看,不由得有些恼怒,干脆开门见山地问道:“我们已经同意做大溟的臣国,我和四皇兄也会去大溟京城做质子了,你什么时候才肯放了我北陵的俘虏?”

    被占领的北陵城池,还有许多事要善后,景瑜很忙,连头都没抬,道:“等和谈契约签订了,朕自会放了北陵的俘虏。”

    北陵公主咬了咬唇,既不甘又愤恨。

    好歹她也是北陵人人仰慕的公主,可到了这人面前,他却连抬头看自己一眼都不屑。

章节目录

盛世娇宠:废柴嫡女要翻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此木为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此木为柴并收藏盛世娇宠:废柴嫡女要翻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