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轮的时候,容徽看到黑山遗迹的镜子上雪人一族的模样出现了一丝变化。

  上祈祷画面变成了少女手持匕首剖心。

  容徽这些年收了不少盘古镜碎片,不论是血伞太子,鲛人白梦主,剑道城还是苍山遗迹,封神学院。

  落入她掌心的碎片只有埋骨之地遗迹里的大祭司阿朵玛能动,其它已彻底被封印。

  容徽眉间一蹙,她给隔壁的璇玑发了条传音符。

  “五师姐,有事吗?”

  璇玑穿着白大褂,脖子上挂着类似听诊器的东西,头上也带着手术帽,看样子似乎刚做完一场手术。

  得益于李颜回的引导,璇玑发现了细微的病菌,并且知道做手术之时必须弄一个无菌室,虽然成本高昂,但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璇玑是医修,在这方面有得天独厚的天赋。

  李颜回只是稍加引导她便能想得深远,还是一个实践派,祈花峰的名声大噪,颇有成为中洲医修之首之势。

  让李颜回更惊喜的是小师姑并不吝啬的分享外科知识,并组织中洲医修每年都来一次分享大会,办了一个专业的学术研讨会和分享会。

  天道赐予璇玑的金牡丹法相在她手里作用巨大,以至于中洲的医修在外科方面领先其他八洲数十年。

  容徽递给她一盘糕点,问道:“明日你有事吗?”

  “没事。”璇玑眼睛亮晶晶的,“五师姐有什么事直说吧,我都可以的。”

  容徽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这些时日我有事,不能带领弟子们参加文比抽签到最后,劳烦你照顾下他们,决赛前我就回来。”

  “师姐要去哪儿?”

  “有个棘手的事情我还没解决。”容徽看着肤白貌美的小师妹,忍不住捏捏她肉呼呼的脸颊,“颜回就交给你了。”

  璇玑惬意的享受糕点,“唔,师姐去吧,这里交给我。”

  大师兄闻人语从黑山遗迹去了十万大山。

  蜀山剑灵派驻地不安生,二师兄廉薪和师兄妹们见了一面便匆匆离开。

  王石在武比。

  四师兄柳亦风趁机和八大洲的各个宗门打好关系,忙的脚不沾地。

  璇玑相对轻松。

  “对了五师姐,你看见掌门师兄了吗?”

  容徽道:“有事?”

  “青云宗少宫主周曦昨日被人重伤,章远道急匆匆的来找掌门师兄商量事情,看样子很着急。”

  这些年青云宗小动作不断。

  青云宗宗主似乎感应到剑灵派似有崛起之势,多方面打压,别看剑灵派现在风光无限,背后则是万丈深渊。

  一双无形的手正推着剑灵派往前走。

  身为掌舵人,沈书简的每个决定都能引起蝴蝶效应导致剑灵派走向不可预测的深渊。

  青云宗能放下身段和四大宗门和解,不仅是在摘星楼后面折损五个出窍境长老实力受创,更多的是它已经不复当年的风光,无法继续压制四大宗门的崛起,被迫底下高贵的头颅。

  青云宗和剑灵派明面上保持着如履薄冰的塑料关系。

  实际上已经水火难容。

  章远道找小师弟商议事情在容徽看来就很离谱。

  “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容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老祖渡劫失败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一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蓁并收藏老祖渡劫失败之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