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漫天血雨的掩护之下,没有人能发现一团如拳头大小的血块在地蠕动着。

    荆无命的意识再度醒转的时候,自己已变成了一小块在地如虫子一般蠕动的血块了。

    这正是他使出的金蝉脱壳绝计!

    这也是血魔**之中,最后的逃命手段,可以直接牺牲本体,保留一丝火种与神念在一小团血块之中!

    荆无命每一次与伍玉成交手,倾尽所有的力量之中,都会有一缕根本不会被对手察觉的力量飞出。而正是这一缕微不可查的力量,渐渐的聚集成了这一个如活物一般的血块,也是荆无命最后的希望!

    二人交手所产生的动静,每一下都如同天崩地裂,伍玉成就算是在怎么小心,也无法察觉到这一缕逃逸出去的力量。

    试问一下,什么人能在惊涛骇浪拍在海岸的时候,察觉到浪花中的一颗沙子被抛向了天空?

    血块转生的荆无命,望着天空中的那身影,咬牙切齿:“哼,就算你强又如何,假以时日,我荆无命必定报仇!”

    血块依旧在地蠕动,这也难怪,如今的荆无命只剩下这么细微的一点力量,就算是要走快点也极为困难。

    甚至他想要重新寻回一些力量,甚至修炼人形,需要经历更为困苦的时刻。

    他眼下首先要做的不是什么积蓄实力,而是要以这血块的形态,找到一只野兽,并且让那野兽吞下这血块。只因如今的他,根本无法施展什么手段,一团血块又能做什么呢?

    他只有被那些野兽吞下肚子后,再通过控制这野兽,却得到更多的血肉。

    不过万事开头难,荆无命暗忖,只要他能控制哪怕一匹野狗,也足以让他在短时间内,重新获得至少金丹境的实力!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先行离开这里。”

    荆无命努力的蠕动着身子,一边祈祷天的伍玉成快些离开,一刻没见到伍玉成离开,他的心里也不会有一刻的安宁。

    只因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样的手段,到底能不能躲过伍玉成的眼睛。要知道,伍玉成如今已是大乘逍遥,无论是五感还是其他,都是极度敏锐,空气中的一缕气息,都会引起他的察觉。

    之前有双方交手造成的动静,掩盖了荆无命逃逸出来的一丝一缕力量,如今已没有了这样的掩护,荆无命怎会不担心自己暴露?

    若是此时暴露了,那他就真真正正死定了!

    但好在,在荆无命的观察之下,他逐渐按下心来。因为伍玉成看着

    漫天血雨,彻底陨落的荆无命的肉身,露出了一种落寞的神情。

    这种神情荆无命相当之清楚,只因他往往在得到强大的力量,在短暂的兴奋与畅快后,也会感到一种空虚。

    而见到伍玉成这幅表情,荆无命便放下心来,他确信,自己已经一定骗过了这家伙。

    “哼,任你如何精明,今日也绝不会想到,我荆无命还能死里逃生!”

    “等着吧,这个仇我一定会报,到时候,必定要你比我死得凄惨十倍,百倍!”

    荆无命握紧了拳头,如果他此时有拳头的话,但他此时并没有拳头,所以只能加速蠕动开去。

    只是,荆无命做梦也不会想到,就在伍玉成大仇得报,正准备离去的时候,一个声音,却已如晴天霹雳一般,在天地之间炸响。

    “伍玉成,你可真糊涂!”

    这一道声音,在天地之间回荡,却仿佛有操控时空的魔力,让在场所有人都在这一瞬间,停在了某一个时刻。

    无论是荆无命还是伍玉成,听到这个声音,俱都是浑身猛地一震。伍玉成更是瞳孔猛缩,眼皮直跳,立刻抬头循声找去。

    只因这个声音,不管是荆无命还是伍玉成,二人都十分熟悉!

    这不是别人的声音,这声音,出自林轩之口!

    “伍玉成,这难道是剑修前辈的名字吗?”

    “又有什么人来到了,竟直呼这位前辈的名字,难道是前辈的熟人?”

    “伍玉成……我好似两年前曾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是从一个散修口中听到,当时他们在讨论的新晋金丹高手,好像其中就有这么一个人!”

    “这怎么可能?这肯定是同样名字的两个人!”

    “不错,眼前的这位剑修前辈,可以轻易急啥正邪两道都极为头疼的大魔头荆无命,实力至少是在雷劫境五重以。而你口中的那个散修伍玉成,两年前还是新晋金丹的修士,就算他再如何天赋异禀,两年时间顶多也就是能提升至金丹四重的地步,这还算是快的了!”

    “的确如此,短短两年时间,怎可能让一个金丹修士,成长为能杀死雷劫境强者的存在?”

    仙门弟子听到林轩口呼伍玉成的名字,也纷纷交头接耳起来,只因伍玉成这个名字,放在两年前的确还有一些名声。

    不过后来便籍籍无名了,也得亏这些仙门弟子还听说过这么一个名字。

    只不过,就算打死他们,他们也绝对不会相信,两年前崭露头角的那个散修伍玉

    成,就是他们现在满心崇拜的神秘剑修前辈。

    “这家伙……竟追来了!”

    荆无命听到林轩的声音,已是惊得动都不敢动了,如果说瞒过了伍玉成,让他心生欢喜。但现在林轩的到来,就是给他头狠狠地泼了一盆凉水。

    他现在只能心中不断的祈祷,祈祷林轩不要发现他的存在!

    这倒也不是荆无命知道林轩比伍玉成厉害,而是他明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道理。

    伍玉成深处其中,尤其是一掌打爆他的肉身,为师傅报仇,他的心里,早就已经肯定了这个事实。但林轩却不是局中之人,倘若被他发现什么端倪,那就大事不妙了。

    因此荆无命见林轩来到,甚至连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因为自己的蠕动,让林轩看到。

    此时的他,只能祈祷林轩不要发现自己,祈祷伍玉成快些离去,甚至是祈祷伍玉成和林轩交手,让他趁乱离开。

    不过他也知道,伍玉成与林轩之间虽有旧怨,但二人也未必会一言不合就动手。因为二人之间却也有同渡危难的时候,而这患难,还是荆无命自己造成的……

    “林轩,是你!”

    伍玉成听到林轩的声音,便已浑身绷紧,再见他从苍穹之虚渡而下,不由皱了皱眉,心中暗忖:难道此人之前一直在苍穹之,观察这一切?

    伍玉成的惊讶是不容置疑的,只因他成就大乘逍遥的境界,五感和神念无比的敏锐,一百里外空气中飘过飞鸟的羽毛,他都能清晰的感应到。

    可直到林轩开口现身,他才发觉林轩是从自己头顶的苍穹而下,这让伍玉成如何不心惊?

    只因他之前早已用神念扫视过方圆数百里,一切蛇鼠虫豸他都能清晰感应到,苍穹之自然也躲不过他的眼睛。

    可他却没有探查到林轩的存在!

    如果说林轩一直就在苍穹之,这岂非就意味着林轩的手段,还在他之?

    “怎么,见到老朋友让你这般惊讶?”

    林轩笑了笑,他徐徐走出,脸露出一种和善的表情。

    伍玉成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由轻轻皱眉,沉吟片刻后,盯着林轩道:“也算是许久不见,之前听闻你被大雷音寺的和尚追杀,无奈踏入了归仙岛的禁地,不少人都说你已经死了,想不到,你居然还活着。”

    林轩笑了笑,摇头道:“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

    “而且,你以为死了,却还活着的人,可不止我一个哦。”

章节目录

姐妹花的最强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江城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城子并收藏姐妹花的最强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