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千发现,自己今天是在劫难逃了,不喝肯定不行的,不喝这大小姐的面子上过不去,不喝就扫了大家的兴,不喝就不足以平民愤!

    小千想到此时,一咬牙,再次把杯子端了起来,做出一副英雄赴死沙场的样子,往嘴边把酒递了过去。

    大家全都是一脸期待的样子看着小千,这一次,他像是动了真格,不就是一杯酒吗?

    但是,当杯子到了嘴边,却是又要故伎重演的样子,想要再次抿一下。突然,小千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传了出来,不由得心里一惊,不就是喝个酒吗,用得着如此,用得着动用武力,武力是绝决不了问题的好吗?

    小千正在神思之间,却是发现了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一股强大的力量,传到了他的手上,他的手不听使换地把酒杯放在了嘴边,正想要惊呼一声,却是发现了那酒就像是一条水箭一样,直穿入了他的口里,他根本就来不及反抗,一只有些柔软的人,轻轻在他的脖子上一抚,酒水带着一股辛辣的味道,流入了他的咽喉,再缓缓的流下了肚子里,不由得一阵火辣的感觉从他的咽喉之处,一直划过食管,再与肚子相连,最后,这种火辣的感觉传遍了全身。

    小千有些无语的看了一眼乌凤婉,心里暗骂:你这个女人,如此的野蛮,将来一定嫁不出去!

    乌凤婉却是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好像在说:“怎么样,喝了也没事吧!”

    人们却是一片欢呼了起来,像是终于见到了小千喝酒,也看到了小千在一个女人的手里终于是破了这个戒。

    小千却是感觉大脑一阵上火,头竟然有些昏了起来,不由得坐在地上,一片嘲红之色上脸,面色有些难看起来。这就有些奇怪了,这乌大小姐酒一上脸,看上却变得更加迷人,但是,像小千这样的男人,酒一上脸,再加上他露出了一副痛苦的样子,就显得有些难看。

    人们止住了笑声,还真是怕这个小千突然翻脸,都说了,这女人翻脸比翻书快,但是,这一页很快就过去了,而一个男人,尤其是像小千这种不太适玩的人,翻脸没有翻书快,也不知他会不会一翻就是好几天。

    乌凤婉却是有了一种成就感一样,心想这个无耻的家伙,终于是着了自己的道,让他无法再神气起来,不然,这人一肚子坏水,也许一句话不注意,就被他占了便宜,现在,终于让他知道,本姑娘不是好惹的,不由得看了一眼小千,却是突然脸色一变,心里也是一惊,这家伙好像真的有些不对劲,脸色竟然红得有些发紫,心跳的声音也是变得有些奇怪了起来,就像是打鼓一样,别人都能够清楚的听见,而且,这节奏也不太对,快得让人不法适应。

    正在乌凤婉惊异之间,东方行等人也是发现了她的脸色有些不对,不由得一起向着这边靠近了过来,却是发现,此时的小千,就连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就像是喝了那种,合欢散一样,实在是有些奇怪,不由得看了乌凤婉一眼。

    乌凤婉也不知现在是个什么状况,更不知这酒水是不是有问题,变得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当然也没法理解别人看她那一眼的深意。

    刘黑子和沈追也是一同跑了过来,看着小千痛苦的表情,却是不知出了什么事情,不就是一杯酒吗,不至于会弄成这个样子,看上去就像是要出人命一样。

    这怎么可能呢?就算是这酒有毒,也不是一般的毒就能把一个升为5级的强者给放倒的,何况,东方行可是亲自被他解过毒的人物。这一定有什么古怪?

    东方行突然说道:“快,谁懂得医理,快来看看,他好像真的是出了问题了?”

    乌凤婉也变得紧张了起来,这毕竟是她由于一时太过高兴,就想要捉弄一下这人,所引发出来的一切事情。

    此时,队伍之中真的有懂得一些医理的人走了出来,伸手给小千号了一下脉,却是神情茫然了起来,不由得沉声说道:“好像没有什么问题,也不像是中毒,只是血流的速度变得好快,已经超出了人类的速度,老夫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可是从来没有见到这么奇怪的事情。”

    “那,这,还有没有救?”不知人群之中,是谁冲口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人们一片惊骇,不会这样就弄出了人命,还是一名5级强者,这也太扯了一些。

    小千却是在这个时候,眼睛睁了开来,看着人们一脸紧张的样子,不由得沉声说道:“看来,我真的是无可救药了!”他的心里却是不由得想笑,看你们这样不仗义,任凭一个小女子捉弄我?”

    那位大夫却是突然说道:“也许他这真的是不胜酒力,过一会儿就好了也说不定。”

    人们听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却是又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这怎么可能呢,一杯酒,也不过就是一二两,就能把他弄在这个样子,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但是,人们听了那位懂得医理之人的话,也是只有相信,就有人提议,把小千送回去休息一会儿,也许就真的好了。

    却在此时,小千突然睁开了眼睛,他实在是不想因他一个人,坏了大家的兴致,不由得淡然一笑说道:“没事的,大家继续玩,我不过就是一种**病,过一会儿就会好的。”

    人们有些不敢相信他所说的话,他不由得有些尴尬起来,看来,自己已经坏了人们的兴致,不由得说出了事情的原委:“我这只是酒精过敏,过一会儿,就会自行好的,只是,以后都不可以再喝酒,不然,真的也许会有生命危险!”

    “何为酒精过敏?”乌凤婉也不太放心的样子,沉声问道。

    小千看了一眼乌凤婉,见她面上那一抹红晕,像是被现在他的样子给吓得醒了酒,正在慢慢退去,继而变得有些雪白的脸上,此时却是有些担心的样子,不由得不再想骗她,淡淡一笑说道:“具体来说,就是,我这种人的体质不适应喝酒,这种酒精过敏的事情,可大可小,像我今天这种,算是比较轻的,如果是遇到严重一点的,就会把整个呼吸道堵塞,无法再呼吸,那就得从喉咙这里开一刀,把一条管子插入气管之中,或者直接接入到肺里,先让病人的呼吸继续,不至于窒息而死!”

    人们不由得一呆,喝个酒还能出这么大的事情,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好像医术还没有达到小千所说的那种做手术的水平,还可以把喉咙给切开,而不让人流血而死。

    乌凤婉也是一阵心惊,不过,总算这小千是喘过来了,没有出现他所说的那种严重的后果,但是,看来以后不会再有人敢强行给他灌酒了。

    本来,这大家一片高兴的事情,却是被小千这样一个不行的人,给弄得有些高兴不起来,人们虽然听了他说没事,依然有些不放心,不过,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小千的脸色总算是正常了一些,心跳也不再是那么的快了。

    人们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大家都知道,现在的条城,已经得罪了那个姓计的老怪物,不能再让小千出事,必须得大家团结在一起,才能抗击那位老怪。

    ……

    话说,那个计老怪物,见没有办法一时打败这个大黄马和乌凤婉等人,并且,又要时刻提防着小千的夺神镜的偷袭,不得不先跑路,心里着实有些憋屈,但是,也没有办法,他虽然没有受伤,这些人也伤不了他,但是,神识却是被小千夺走了一些,虽然少,但是,他依然有些心痛,最重要的是,他带出来的这些强者,除了那几个不太听从指挥,不愿击杀小千的计话几爷仔之外,全部丧生于此,心里着实不甘心,但是,他也不想在这小小的条城之内阴沟里的翻船,只有先回去再说。

    只见计老怪一个闪身,穿越过了虚空,回到了那个他修行的地方,也不想再见计话等人,严格说来,是觉得见了此人,老脸之上挂不住,于是,就选择了闭关,暂时不再理外面的事情。

    而计话等人已经被人押了回来,但是,其他人也不敢处置,只得把他们一行三人暂时关起,等掌门出关之后再让他处理。这些人当然知道,这个人跟计掌门可是最亲的人,自己作为外人,千万不要渗和人们的家事,不然,将是一个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计话却是有些担心,以为他老人家受了伤,但是,心里却是有些疑惑,这个世上,能伤到他老人家的,也就是那么几个人,会是谁在关键是刻,向他下了手?

    人们呆在门派之中,却也不敢再出去惹事,毕竟像掌门这样的人物,都无功而返,这个时候只能呆在这里,不然,后果一定会很严重,说不定掌门哪天一出关,看着这些人出去,就会把这一次他亲自出手,而不得胜的火发在别人的头上,那可是一件极不好玩的事情。

章节目录

神域帝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童园无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童园无忌并收藏神域帝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