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本章节。

    【♂ 】,

    “看来司玉洋的事,还是给司正华带来了不小的刺激。”司祁锐似有感叹的说道。

    “这一点是我的疏忽,没有想到司玉洋的事会影响到司老爷子的病情。”陆之禛抱歉的说道。

    司祁锐摆手,“这件事也怪不得你,只要对司玉洋动手,就会影响到司正华,除非不动!”但后面这种可能性也绝不可能!

    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并不是心慈手软就能活得下去的。

    司家的每一个人都有一定的城府,如若他们不留点心眼,早就在父母亲去世之时,他们也活不了。

    而这一次,司玉洋也怪不了别人,只能怪在他们的斗争中,太弱了而已。如果不是他先司玉洋一步,司玉洋的下场,就是他的下场,如果他技不如人,相信司玉洋也不会顾念他们兄弟之情……

    轿车停在酒店外面。

    驾驶座上的小杨下车,绕过车头打开后面的车门。

    陆之禛突然停下下车的动作,“司玉洋的事,司文辉已经盯上你了,你要小心点。”

    “虽然司正华身体目前状况不怎么好,不过还是镇得住司文辉的。”司祁锐说话间停顿了两秒,“倒是你,你是我身边的红人,之前和司玉洋吃过几次饭,假意投靠他等司文辉回头想通这事情不对了,很有可能来抓你,甚至是……杀你来儆我!”

    “你多注意点,有什么事及时跟我或者小杨联系!”

    “司检查官放心,这才刚刚开始得到你的重用,我不会让自己这么快就死的。”陆之禛下了车,“那我先上去了。”

    司祁锐微微点头,轻嗯了一声。

    关上车门,直到看到陆之禛的背影消失在酒店大厅,司祁锐才吩咐前面的小杨,“开车!”

    暗黑的夜幕,车开了一段距离,司祁锐一直望着窗外的夜景,缓缓说道:“把跟着陆之禛的人先撤回来!”

    “检查官,真的决定重用陆之禛了吗?”小杨看了一眼后视镜,好奇的问道。

    他是一直跟在检查官身边的人,看过太多。也知道检查官如果要重用一个人的话,那肯定是观察至少半年的甚至更久的,而这个陆之禛……从见面到现在才三个月不到,居然检察官就让跟着的人撤回来了……

    司祁锐收眸,食指敲击着车门,半晌才敞开说道:“司玉洋这件事,他虽做得好,不过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想到这么绝佳的计划,足以看出……陆之禛这个人不简单,这么不简单的人一个人也有可能早就发现我安排一直跟着他的人了。”

    因为他早有发现,所以他派出去跟着他的人才会得不到任何消息,与其这样不如先给对方松一松……

    “而且如果要在司家站稳脚跟,登上更高的位置,那么我肯定是要培养自己的一批人,太过不信任反而让陆之禛对我有所戒心,将他推出去。”

    深奥的话,一边开车的小杨似懂非懂的听着。

    “当然,我也想看看,这一次他怎么躲过司文辉!”

    “检察官的意思是……”

    “开车吧!”

    帝都暗黑的夜空里突然吹起了一阵寒风。

    正如司祁锐所料,司文辉虽然把司玉洋这件事的矛头对准了司祁锐,不过司文辉暂时不会也不敢在司正华还在的时候,对司祁锐动手!但他现在身边的陆之禛就不一样了,如果能让人摆平陆之禛那么就相当于断了现在司祁锐的左膀!

    当天夜里,距离他们离开军区医院的一个小时之后,陆之禛所住的酒店便遭遇了歹徒的入室抢劫,而且似乎盯准了似的,只挑准了一间房,但是进去的歹徒却扑了空,被酒店的人还没来得及报警就被歹徒残忍的杀害。

    而死的人偏偏还是帝都的高官!

    严查之余,调出了酒店的监控,调查发现歹徒穿梭酒店俨然无人之境一般,便将酒店相关的负责人以调查之名带走。

    “都是些废物!全都是些废物!连这么个人都抓不到!”

    司家别墅的书房里,传来司文辉歇斯底里的怒吼声还有重物坠在价格不菲的进口毛毯上的声音。

    现在父亲还在,他动不得司祈锐,可这陆之禛他还是能动,自认为动得了的!

    可偏偏现在人没抓到,还把事情闹大了,他能不发火撒气吗?

    司文辉将书桌上的东西都挥到了地上,额头的青筋爆起,“陆之禛,好你个陆之禛……居然会有所察觉!”

    昨天从军区医院回来,他就一直觉得这件事情蹊跷得很。

    “都怪那个陆之禛太狡猾了,居然事先就跑了!”前来汇报的人埋着头小声说道。

    “人跑就跑了,怎么还闹出了人命,还是个高官!”司文辉厉声质问。

    这下好了!

    司家自家的酒店牵连到了其中……

    “当时他们看那人要报警,一时没反应过来酒店里住的都不是一般人……”

    片刻之后,司文辉摆了摆手,深吸一口气,仰起头,“机场那边的人怎么说?”

    “没有陆之禛乘机回悉城的记录……”

    “高速路收费处设的关卡呢?”之前为了抓住那个卷款逃跑的人,在帝都通往各个地方的高速路收费处设的关卡,正是他安排的人,这个时候也正好派上用场——

    “也没有……”

    司文辉在原地渡了几步,“继续盯着,我就不信了。这陆之禛还能插上翅膀飞了不成……他现在肯定还在帝都!”在酒店第一时间没有发现到有人的时候,他就立刻通知了下去,他还真就不相信,陆之禛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跑了!

    “是!”

    “司祁锐敢对我儿子动手,抓住陆之禛,我就要先断他一只臂膀!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司文辉眼眸里闪过一抹暗色。

    要知道玉洋是他的独子,至少也要司祁锐付出同等的代价,更别妄想在司家撑大……

    帝都风起云变。

    自司玉洋入狱,司正华进了医院,仿佛很多人都处于观望以及蠢蠢欲动中……

    更有消息传出,司正华已经病入膏肓,很有可能活不过这个月月底……

    司文辉派人在寻找那个卷巨款逃跑的人之余,也在着人找寻陆之禛的下落。

    第三天,陆之禛并无避讳,从帝都一间酒店走了出来,正准备上车之际,被几名黑衣人拦了下来。

    “陆先生,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章节目录

小说苏慕谨陆之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暮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暮溪并收藏小说苏慕谨陆之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