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木槿瞬移至鹿海棠身后,举剑汇聚着摧枯拉朽的力量,浩瀚磅礴的剑气扩散开来,抵挡了来自青义的攻击,轻挑剑尖,清脆的剑鸣声传来。

    并没有来得及施展吞噬阵法的青义被迫后退了几步,望着两人合作专门针对他一人,还有一头致命的猛兽在旁边虎视眈眈,怎么看自己这一方都极其不利。

    这就是渡劫期强者的威力,只出现一两个人便足以扭转战局,让原本主动的青义陷入了被动,几百招下来,身上依旧是伤痕累累,焚天门的弟子也大多不适应近战,被天剑宗的弟子逼得退出了山脉。

    如此不利的情况下,青义眼眶赤红一片,大声吼道:

    “这是你们逼我的!”

    因为墨月仙主的出现,青义无法全身心的对付鹿海棠与逍遥木槿,越发疯狂,直接以身祭天,黑紫色的法阵从他脚下快速蔓延,以全身的修为以及神魂为献祭,启动了吞噬阵法。

    鹿海棠真的想骂人,这还叫她们逼得他?

    她是见识过吞噬阵法有多厉害,拉住还打算提剑趁机击杀青义的逍遥木槿,快速将其带到了天剑宗的防御阵法里面,提醒道:

    “所有人远离他的阵法!”

    “啊!!!救命!!!”

    “快跑!!!”

    然而已经有一小部分的天剑宗弟子中招,最可恶的是青义连焚天门的弟子都没有放过,源源不断的吸收着阵法的能量,身上隐约出现了黑色裂纹,却浑然不顾,一心只想杀死鹿海棠与逍遥木槿。

    “你们既然来挡我的路,就应该做好死亡的觉悟!!!”

    “……”

    鹿海棠没见过这么装比的,思考着如何才能破解贼老头的吞噬阵法,忽然想起了什么,抬头望去,果然赢无限还在阵法外面,略微带着一丝怨念望着她。

    “……”

    完了!

    其实赢无限能轻松进到天剑宗的,可看到鹿海棠一心只顾着逍遥木槿那小子,莫名的就有些不太开心,原地不动凝视着还未察觉到他在外面的鹿海棠。

    那黑色阵法的扩散速度极快,所有天剑宗弟子都重新躲回了防御阵法中,看着那些焚天门弟子被青义用阵法吞噬,只觉得遍体生寒。

    “可恶!连自己的弟子都不放过!”

    “怕是已经成为了魔族!!!”

    “这吞噬阵法如何才能破解,咱们的防御阵法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啊!”

    ……

    逍遥木槿早就知晓了办法,只是此时让谁去做那个送死之人?他下不了那个手,唯有从犯下重罪的弟子中选了一个快不行的人出来,将渡圣符水用灵力包裹住,送入了他体内。

    鹿海棠看着逍遥木槿带出来一个即将死亡的人,差不多也意识到他要做什么,看着还在外面不肯进来的赢无限,略微有些无奈,只能离开了阵法,来到了赢无限身旁。

    “为何不进去?”

    “不想进去。”

    赢无限是墨月仙城的最高领袖,怎么会怕一个偷学禁术的人,一百年来,青义没有伤到一个墨月仙城的弟子,就是害怕墨月仙主出手解决了他。

    因为只有赢无限知晓他的弱点,可他不知道的是,赢无限会将这致命的弱点告诉逍遥木槿。

    鹿海棠越看赢无限越像是吃醋了,不过此时最重要的是解决那个猥琐老头,既然出来了,就要为逍遥木槿护法,让他能够顺利带着那个已经快死的人进入吞噬阵法之中。

    时间刻不容缓,快速来到了逍遥木槿身旁,直接聚气成链锁住了逍遥木槿的腰,防止他被范围越来越广的吞噬阵法吸进去。

    “师父,这是要做什么?让我去吧!”

    她就算死一次还能活,逍遥木槿没了可就真的没了,也不是不相信,只是为了安全起见,毕竟花漾那个活了上万年的妖精都中了招。

    赢无限眸色微沉,手心不自觉捏紧,其实他能解决这一切,可是他不想插手改变其他人的命运,改变得越多,对他来说影响越严重。

    可看到鹿海棠竟然打算为了逍遥木槿涉险时,心里格外不舒服,眉心紧锁,随时做好准备,一旦逍遥木槿答应让鹿海棠去,他就直接解决青义。

    逍遥木槿有些意外,没想到鹿海棠能够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来到他身边,想要赶走她,可现如今鹿海棠似乎更强一点,就没有了赶走的理由,只是拒绝了鹿海棠的提议,用符篆控制着那弟子接触到了吞噬阵法。

    “这人身上有渡圣符水,必须要让它进入青义的体内!”

    两人只是神识传音,青义并不知晓,不过他也是很挑剔的,看着快死的天剑宗弟子,极为嫌弃的将其抛出了阵法之外,眼中只有鹿海棠与逍遥木槿两人。

    “这么愚蠢的把戏能骗过我?逍遥木槿,原来你就这点本事,敢不敢直接过来?”

    天剑宗的弟子们也知晓极有可能失败,全都十分沮丧,已经有不少弟子开始自愿请求前往那吞噬阵法,只是大长老徐青看着那些合体期以上的弟子还那么年轻,实在是不忍心。

    “别急,宗主会想到办法的……”

    希望吧!

    鹿海棠看着面目可憎极其丑陋的青义,底下的阵法似乎在变化中,看着面色淡定的逍遥木槿,直觉告诉她有些不对劲,提醒道:

    “不要动!”

    仔细用神识能感知到四周好似有蜘蛛织成的网将两人困住,立刻用灵力护体,然而那些丝丝缕缕的线以及固定了,鹿海棠的灵力一触碰到那些丝线就被吸收了,连忙收回了灵力,不敢乱动。

    这东西啥都不怕,只怕渡圣符水,不能再浪费一丝一毫的灵力给青义,一定要小心这吞噬阵法。

    逍遥木槿自然也察觉到了,连头都回不了,看着笑得极其恐怖的青义,想到了青莲死去时候的模样,心中怒意渐生,不过很快冷静了下来,因为旁边还有鹿海棠,必须保护她。

    “海棠,记住天阙剑意第三阶的口诀,若是我被阵法困住,离开这里后直接回到天剑宗,取出天阙神剑,继任第七代天剑宗掌门。”

    鹿海棠没想到逍遥木槿都开始交代遗言了,快速记住逍遥木槿传授过来的口诀,还没来得及使用天阙剑意时,逍遥木槿已经破开了四周的网,提剑冲向了吞噬阵法中心的青义。

    “师父!”

章节目录

快穿之冒牌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末世孤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世孤城并收藏快穿之冒牌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