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席诺:“……”

    她刚走一步,打算拉黎越的手,转身一看:“黎越?”

    没看到人。

    宋席诺又四处看了看:“黎越!”

    人不见了。她往回走,窗子那里有个长绳子,她凑过去看,突然口被人捂了,接着晕了过去。

    向成谦第三天才接到秦思雅给他来的电话,说黎越失踪两天,向成谦把外套一拿,冷声质问:“两天?”

    秦思雅没有想到第二天去看望的时候,黎越跟人间蒸发了一样,他以为她是回家休息去了,没有想过这:“二叔你,你先别急,我已经派人找了。查了的,应该不在M国。”

    这事也怪他,说了要及时汇报黎越的情况,可耽误了这么长时间。

    向成谦拿着电话,把外套穿上,着急扣上两颗,拿起车钥匙,办公室的门都没关。顾甯被向成谦弄懵逼了,手上一大摞文件,赶紧给了一个员工:“三少办公室。”

    他追上去:“三少,怎么了?”

    总公司出了问题?

    向成谦懒得回他,命令的口吻:“三天前M国出镜记录转成文件包发我邮箱。”

    顾甯连忙拿出手机,联系部门,压缩成文件包发给向成谦:“好了。”

    什么事啊慌成这样?

    向成谦快步走进电梯,按了负一层,是地下车库,顾甯跟得很紧,一人开了一辆。

    “肖致,有没有时间?”肖致没他电话号码,但他有肖致的。

    肖致正在吃外卖,他爸干不过他妈,没给他卡解冻,陆筠今天有戏份,他没拦着,吃了一口青菜:“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什么事。”

    他确实有事:“越越出事了。”

    那关他肖致什么事:“然后?”

    向成谦也不绕弯子,直奔主题:“联系林御铭,叫他调动情报科,查个人。”

    那时候他查过林御铭,当时也只查了个大概,知道他是情报科的总队长。

    肖致不吃了,往后一躺:“林御铭是谁?”

    挂了电话,他站起来,给陆筠留了张纸条,说有事出去一趟,很快回来。

    顾甯用了半个小时,给向成谦汇报:“K国桃花乡。”

    向成谦关了手机,大约七八个小时,一架直升飞机降到K国桃花乡机场。八个小时,一直没有休息,在整理总公司文件。

    他从直升飞机舱门中走出来,一件黑色风衣和黑色直筒版型西裤,腰带随意系的,上衣是白色衬衫,鞋子是白色运动鞋。

    有两条竖列的领导,向成谦刚走过来,便有人领着他:“真是好久不见,上次见面好像三少才十九岁。”

    十九岁向成谦来这边和合作方签合同,拍合影,上新闻。

    正是那年,陈方责见识到一个比老子还狠的商人,而且只有十九岁。

    这个领路的人是陈家的当家,陈方责,陈妃陈留的父亲。

    向成谦颔首,不失风度:“好久不见。”

    陈方责看了看后面的顾甯,很客气的问:“请问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顾甯有点受宠若惊:“叫我顾甯就好。”

    陈方责把人护送到车那里,亲自把门打开,请向成谦进去,他坐上驾驶位,问道:“不知这次向总来这里有何贵干?”

    车没动,向成谦把车窗打开了一点,他头也没抬,单刀直入:“我的人在你这里。”

章节目录

他的风景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长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涟并收藏他的风景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