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留看着“菜色”,碗的温度太高,他用抹布隔温盛起来了,放在一边。又去看那个把了很少盐的那个锅里头,用锅铲翻了下:“这个有点样子。”

  有个耿直的:“不,这是不成样子。”

  陈留才懒得搭理别人,去拿了条鱼,已经都弄好了,他油没给,直接扔了进去。

  动作相当豪迈。

  “她应该会喜欢。”陈留拿起盐,往里头倒了半袋,醋用完了,他问,“没有醋的鱼会不会很难吃?”

  “四少爷你尝尝试呗。”

  宋席诺有洁癖,不吃别人吃过的东西,偏偏对那个叫什么越的是个例外,想到这,他没说话,拿了瓶饮料。过会宋席诺看到饭菜,一定会狼吞虎咽,那时候就不用因为她再来一次厨房拿饮料了。

  这绝对是他最后一次进厨房了。

  都快做完了后,陈留每人给了一万,让小弟送过去,他怕撒了,中途又给自己端着。

  进去的时候,陈留语气不知道几得意:“宋席诺,给老子过来吃饭。”

  “等会。”宋席诺正在和人下五子棋,她捻起一颗白子,堵了对方也成了四颗,“赢了。”

  陈留的饭菜放在一边,走过去,刚刚的兴高采烈成了乌云密布:“谁给你解绑的?”

  她一点没在怕的,宋席诺走过去,把饭端起来,没吃:“我没跑不就行了。”

  他嗤笑了声,把口罩往上拉了点:“是担心沈轻过来了他应付不来吧?”

  宋席诺看着这饭,筷子都没拿,就觉得没胃口:“沈轻他的事,跟我又没关系。”

  主要是担心黎越过来。

  “宋席诺,为什么不跑?”

  宋席诺想伸手呼他了:“你他妈倒是把门的钥匙给我啊!”

  她会不跑吗?

  她保证跑得比兔子还快。

  但门是锁的,问那小弟密码多少,说不知道,问小弟有没有钥匙,说没有。

  陈留:“……”

  宋席诺走到他面前,她身上很香,是身体***间里的灯是吸顶灯,色温很好,她很唐突的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陈留下意识的碰了下口罩,很闲适的回:“宋席诺,我看你脑子被门夹了。”还不止,估计也被驴踹了。

  喜欢宋席诺?

  他陈留这辈子都不会喜欢宋席诺。

  他常年带着口罩,就是因为下巴那处有块疤,缝了九针,让他毁了容,差点丢了命。而原因是宋席诺,喜欢宋席诺?

  鬼扯。

  他是傻子才会喜欢宋席诺。

  刚刚“沈轻”和他打电话了,说快到了,陈留懒得和她继续说,打发她:“没事别他妈在这碍眼,滚远点。”又说,“密码你生日。”

  小弟:“……”

  宋席诺懵了两秒:“啥?”

  密码她生日?

  陈留沉默一瞬,然后改口:“说错了。”他拿出钥匙,一大串,他扔给她。

  宋席诺开门的时候,用的不是钥匙,是密码,真是她生日,叮的一下门就开了,她把锁插进去,立马离开。

  陈留电话响了,是黎越打来的:“我在电梯里,十四楼?”

  他说:“是。”

  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他的风景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长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涟并收藏他的风景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