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子不同,不必强融:仙气你随便吸,你要敢吸那东西,老子把你腿打断!

    他的昵称很好听。

    陆君是我的:把卡解冻我连仙气都不吸,更不得吸那。

    圈子不同,不必强融:你吸吧。

    肖致关了电脑,陆筠刚进来,便走边擦头发,穿的肖致睡衣,是肖致刚买的,她穿上大了很多。海绵宝宝的图案,她问他:“有吹风机吗?”

    她头发长了,很难干。

    肖致走出来,进来的时候手上拿着吹风机,他给她说了一下事项。什么是几档,什么是热风冷风,还有开和关。

    陆筠把吹风机递给他。

    他快崩溃了:“还不会用?”

    这么简单的操作都不懂,难怪做饭那么差劲。

    “致爷,你可不可以帮我吹头发?”

    一开始,她只是想拿到他手里的那块玉,后来她越来越想要他。

    嗯,她想要他了。

    果然,她就是被四年前的肖致宠坏了,受不得一点点的苦。所以现在一和他沾一点点边,她就忍不住想要和他在一起。

    肖致惊讶,但他很傲娇:“你自己不会吹吗?”可身体已经去插电板那了。

    他傲娇,她自有办法破:“不会吹啊。”

    “你烦不烦人,站那干嘛,不想让我给你吹啊?过来。”

    陆筠走过去,离他非常近。她用的洗发露香味是兰花,一过去,就有一股清香。其实不用洗发露,她身上也有一股兰花味,老家种着很多兰花,她小时候就在那个兰花镇长大的。

    兰花镇那个地方非常小,只有十几户人家,随处可见的便是兰花。

    她以后一定带他回兰花镇。

    肖致手指插入她的发丝中,拿着吹风机,给她吹头发。她拿着手机,看漫画,她突然问:“致爷,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他说:“没有。”

    晚上九点,天空抹了黑,有星星,月亮挂在上头。

    向成谦还在公司,处理文件,SQ集团吞了他丢的那个大饼。

    对面工程出现问题了。

    沈轻接到电话,对面语气很急:“老大,项目出问题了,里头有病毒,现在消息被流出去了。”

    股票下跌了。

    很快。

    沈轻不慌不忙:“哪个项目?”

    对面:“……”

    CEO想赚钱但啥都不管怎么解?

    他把话撂这:“能解决就解决,解决不了就别搞。”反正房地产也不是他正业,怎么玩都随便。

    高管问:“二十七个亿,就那么丢了?”

    沈轻:“我丢的是你的钱?”

    这让人怎么接话?

    毒舌!

    向成谦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这个时候,黎越应该睡了。

    他和黄飞飞打电话,时间也不算晚,黄导还在工作,很快接通电话,有音乐播放的声音:“向总。”

    向成谦看着剧本上写着的十七段吻戏和两段床戏:“以后吻戏,床戏,我演。”

    黄飞飞:我听错了吧。

    “向总?”

    人向总又说了一遍:“以后吻戏,床戏,我演。”

    黄飞飞听真切了:“以后吻戏,床戏,都向总您接?”

    这向总,搞得他有点精神恍惚。

    “不是向总,你,不,您怎么演男主啊,秦思雅那小子不接了男一的戏吗。您您您怎么演啊?”

    有钱也不能太任性啊,黄飞飞非常建议向总娶个老婆。

章节目录

他的风景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长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涟并收藏他的风景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