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致把辣椒放下:“继续笑,你别停。”

  危险信号!

  陆筠把自己的面递给他,笑着说:“要不,你吃我的饭?”

  连筷子都没拆呢她。

  “算了,你快点吃。”他去拿衣服了,打算洗澡,他反正饿一顿也没什么。

  陆筠把他的饭推到自己这边来,拆了筷,去挑辣椒。七分钟过去了,陆筠饭桌旁边全是辣椒,肖致刚好从浴室里出来,看着她在挑菜,讽刺:“这么挑食?吃这么,”

  他顿下,目光里的是他碗里的辣椒被陆念字挑得所剩无几,下意识的喊了一声:“陆念字。”

  正在挑辣椒的陆筠抬头,看到他过来,把饭推给他:“吃吧。”

  然后埋头吃自己的。

  他坐下来,发梢还在滴水,陆筠期间看了他的,看到了腹肌,脸顿时红了。

  肖致吃完,擦了擦嘴,看陆念字:“脸怎么那么红?感冒了?”

  昨天他叫她打地铺,因为她说她怕鬼,不敢一个人睡客房,然后肖致就说可以,但得打地铺,没想到陆念字立马就答应了。

  她点点头,肖致要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他挺关心这个用玉雇来的保姆:“吃完了我送你去医院。”

  就应该昨天他睡地铺,她睡床的!不然她也不会感冒。

  陆筠吃了口,摇头:“不用了不用了,就小感冒而已。”

  总不能说自己是看他腹肌脸才红的。

  这样就太羞涩了!她才不去医院。

  肖致多少有点愧疚,毕竟是他让她打地铺的:“这样,你今天去了可以休息一天,算你没请假。”

  她还欠他九十六天。

  给了那块玉,她给他一百天时间给他当保姆。而为什么肖致同意了?因为他记起来他的心上人更喜欢手环。

  吊坠,可能她不会太喜欢吧。

  陆筠喝了口汤:“真的?”

  肖致他怎么可能会让别人占他的便宜啊,她可不信,拿起碗,又喝。

  “真的,换鞋,出去。”

  陆筠为了那一天休息日,站起来,跟他去了趟医院。叫到了陆筠的号,她进去,肖致非要陪着,她生无可恋:“我有点不舒服。”

  “她感冒了。”

  医生把手贴上陆筠额头,没有发烧:“怎么不舒服?”

  肖致说:“脸红。”

  陆筠:“……”

  医生觉得这俩小口子是无聊了:“脸红啊,小姑娘,你可得好好说说哪里不舒服啊,你男朋友可连你脸红都把你送医院来挂号啊。”

  谁她男朋友?!

  谁他女朋友?!

  陆筠气哼哼的:“我就那啥了。”

  就那啥,犯花痴了,对着人腹肌起了色心。

  医生:“啥?”

  肖致拉起她:“走了,现在医院医生都没什么眼力劲。”

  还男朋友?

  男个鬼的男朋友。

  陆筠也不想看了,随着他的力道起来,然后回去,陆筠还是以怕鬼为由,成功进了肖致的主卧。

  这次换成肖致睡地铺,她睡床了。

  睡觉前,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他的风景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长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涟并收藏他的风景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