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御铭看着方寻狼吞虎咽,表示:“……”

    她一天没吃了,忙这忙那的。

    李娜刚到的时候,看到黎越蹲在地上哭。旁边有一个男人,身影修长。

    “黎越?”

    向成谦在办公室里开视频会议,每个高层都正襟危坐,知道最后一项内容说完,他才关掉。

    “十点了。”顾甯从旁边走过去。

    “查一下SQ集团。”

    SQ集团是最近新冒出来的一个企业,主攻房地产。向氏集团也有房地产,对面资金疯狂上升,逮着向氏集团咬。

    跟狗一样。

    顾甯也挺留意这事,加了不少班,他汇报:“目前查不到关于SQ集团靠什么运行,根据向老先生的说法,对面资金是黑钱。”

    向老先生是向成谦的爷爷,退休几年了,但一直留意公司的事,向氏一有事,向老先生都会出面。

    这事向老先生出面了。

    “停止该工程运行,让给SQ集团。”

    顾甯惊讶了:“停止?”

    工程就快收尾了,还停止?

    向成谦不置可否,想起件事:“应光传媒董事长是谁?”

    前天就有意无意的说这,顾甯赶紧回答:“是马绍坤。”

    他不认识。

    向成谦:“联系他,准备股权转让书。”

    要收购应光传媒,因为黎越是应光传媒里的。

    李娜小跑过去,又喊了一声黎越,一片冰凉的东西抵在额头上,刚刚陪黎越蹲着的男人起身,脸庞模糊在路灯下,迷迷糊糊的看不真切,但轮廓线条分明,是个绝美的人。

    那东西是枪。

    李娜全身都冷汗,听到那个人阴郁到极致的嗓音:“这是我的犹鲸,不是你的黎越。”

    这是他一个人的苏犹鲸。

    枪一直抵着她额头,没有丝毫要放下来的意思。

    好几次往黎越那里求助,奈何黎越把脸埋在膝盖里,根本不知道李娜来了。

    男人回头看了一眼黎越,在哭呢,他莫名的情绪就起来了,很燥,很烦,想杀人,他手指扣了一下,李娜那双眼睛就盯着男人,她立马喊了一声:“黎越!”

    黎越抬头:“沈轻!”脸上还有泪痕。

    “砰!”

    沈轻打偏了,他把枪藏起来,刚刚还极致到幽暗的眼神立马就变了,他在闪躲。他情绪稳住了,黎越没有哭了,他解释:“犹鲸,她叫错了名字,我才拿枪指她的。”

    李娜:“……”叫错了个娘!人签合同的时候身份证上的名字就他娘的是叫黎越!

    “我说错了?”沈轻看着李娜不可置信的眼神。

    怂了,她怂了:“不不不不,我叫错了,以后叫犹鲸,我以后叫她犹鲸行吗?”

    沈轻点头。

    又说:“不行,犹鲸只能我叫,你不能叫,你就带上姓。”

    看着黎越,他吐出三个字:“苏犹鲸。”

    李娜疯狂点头:“是是是。”

    黎越:“……”

    幼稚!

    黎越说:“我身份证上的名字是黎越。”她马甲那么多,记都记不住。

    沈轻不愿意违了黎越的愿,却也不同意以后不叫她犹鲸,最后他退了一万步:“以后有外人在,我叫你越越,没外人在,我叫你犹鲸好不好?”

    好不好,他一个语气,就暴露了他喜欢死了她。

章节目录

他的风景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长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涟并收藏他的风景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