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筠转身,看着肖致,眨了下眼,定住。

    肖致?

    是肖致。

    他怎么在向氏?他不是还在国外吗?说好了不会回来的啊,怎么回来了?

    肖致懒洋洋的抬起眼,抬起眼看陆筠,不认识,就是声音有点像那人,语气就开始随意了:“进去啊,被爷迷住了?”

    顾甯出去上厕所,被门口两人拦了路,皱着眉:“请别他妈在这里散发魅力。”

    没在向成谦身边,语言就放飞自我。

    肖致看过去:“老子又没勾引你。”

    所以,散不散发魅力关你屁事。

    顾甯:“……”

    陆筠:“……”

    肖致揉了揉眼,没兴趣留下来空耗时间,走了。顾甯也急,捂着肚子快步离开。

    里头站着的中年男人见到陆筠,立马跑过去,握住陆筠的手:“小筠,他们要告我,我可,可怎么办,小筠小筠,你帮帮舅舅。”

    陆筠这才从肖致不认识她这件事上回过神,勉强笑着安慰:“没事的没事的,告了也赢不了,我学过法律。”

    是学过法律,如果不是因为肖致,她现在应该是个律师,而不是待在她讨厌的娱乐圈里。

    她隐去眼底暗色,那屁话要被别人听见了,笑都要笑死。

    舅舅倒是放心了,松开手,跟着陆筠。

    向成谦抬起手腕看时间,很晚了,十点半都过了。他都是十点半就睡觉的,今天碰到黎越,神经太活跃,有点睡不着。

    “向总。”

    陆筠站得笔直。

    打算起身的向成谦停下动作,抬起眸子,看过去。手搭在桌子上,轻轻地敲了三下:“一分钟。”

    陆筠是陆家后来认回来的二千金,陆家和向家交好,面子还是要给的。

    陆筠来的时候就把前因后果搞明白了。

    公司招聘,她舅舅谎报身份,入了公司,因为没假身份上的实力,她舅舅放人家鸽子。

    大公司嘛,放别人鸽子也没大问题,多花点钱就可以摆平,但她舅舅放的是人家向成谦亲口说的奶茶店店主的鸽子,事就大了。

    人家店主那配方用钱买不到,得用玉换。

    得,向成谦把那价值几百万的玉都准备好了,陆筠舅舅不小心摔了,怕赔得倾家荡产,就把人家鸽子放了。

    当时收到消息的时候顾甯简直想操蛋,他天天跟在向成谦身边,自然晓得那奶茶店对向成谦的重要性,堪比几个亿的合同是肯定的。

    “我赔钱。”

    要是赔钱,倒也好说,可以向陆家借,最多也就受受陆家那些人的气。

    陆筠说完,向成谦拿起旁边的文件随便翻了几下,开口:“不缺钱。”

    那这么一说的话,其实向成谦也没什么缺的。

    陆筠手心出了汗,勉强笑了一下:“陆总没女人吧?”

    “不行!”舅舅拉住陆筠的手,“小筠你别乱来,这钱舅舅是没有,但舅舅可以去找别人借,”担心她乱来,“这钱舅舅绝对不要小筠给。”

    陆筠眼睛酸了,但没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遇到了肖致,反正跟他舅舅摊上这事没关系。

    没时间看戏,向成谦便起身,显然没有多说的意思,顾甯刚好上厕所回来,去把文件拿了一叠就跟在向成谦后面,留下一句:“三少自然是没女人,但三少要女人,那也是成千上万的女人想做向太太。”

章节目录

他的风景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长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涟并收藏他的风景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