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

    黎越一袭红衣,盘坐在一块平滑的石头上,两手抚上古琴,眉眼如画,肤白如雪,此刻红衣落地,她微微抬眸,几分妖艳。

    “听闻王上前日宠幸了一位宫女。”黎越微粉的唇瓣轻轻煽动。

    男人本是沉醉在这琴音之中,不料黎越出声,扰了这琴音,随着她的话音刚落,琴音也随着消失。

    他站在她的不远处,颇有玩味道:“爱妃常年不闻宫中事,怎么,今日特地邀孤过来,又是诉苦?”

    黎越的眼睛是双挑花眼,右眼的眼角那里有颗痣,雪落在她的睫毛上,她的长睫颤了颤:“诉苦?“她起身走向他,缓缓说,“对,我被你打入冷宫,被正得宠的舒妃刁难,冬日里我没碳火取暖,是应该诉苦。但你知不知道,你宠幸的那个宫女,她是我的阿姊?”红衣在地上托出了痕,雪越下越大。

    她轻声,没了力气似的:“你知道的。”

    没人回应,男人一时无话。

    “Cut!”

    导演笑了。

    黎越也笑,眉眼柔和:“刘导,我有点事,今天的戏份也拍完了,我就先回家了。”

    刘才涛点头:“好好,路上小心。”又朝远方挥了挥手,“准备准备,下一场马上开始,快拍快收工,打光打光,摄像师就位!”

    黎越在化妆间卸了很长时间的妆,主要是头发太过于繁琐,她是长发,所以没用道具。

    今天她是自己开车来的,和工作人员都打了声招呼,就从后门走,骑着摩托离开。

    很快到达目的地,‘明帆’咖啡馆。

    因为她刚进娱乐圈,根本没人认识她,黎越就索性没带口罩,跨下摩托,拿下钥匙,把头盔挂在车头上便走入咖啡馆。

    里面被包场了,没人,只看见靠窗那桌上坐着个人。黎越拿着钥匙,走到男人面前,没坐:“林御铭你有话直说。”

    何必弯弯绕绕。

    林御铭带着笑,书生气息扑面而来,如沐春风般,连着声音都是柔的:“订婚。”

    空气跟静止了一样,林御铭抬起手腕看手表,接着又很契合的喝拿铁咖啡。

    一点不慌。

    黎越坐下来,把钥匙挂在手上转,漫不经心似的:“我有对象了,”抬头冲他笑,“分是不可能的,毕竟我对象没什么缺点。”

    很护犊子。

    林御铭想了想:“不介意我去看看你对象吧?”

    介意。

    非常。

    黎越弯起嘴角,真诚:“不介意。哪能介意。”

    到了门外,黎越没管身后的人,准备直接走,但是林御铭不依不饶,又问了句“男朋友在哪呢”。

    黎越看向林御铭:“急什么急,又不是你对象。”

    黎越四处看了看,被对面的四个红色大字吸引,欢畅酒吧。

    真巧,是她以前经常去的那个吧。

    随便叫一个出来应付下就好了。

    应付林御铭:“我打个电话叫他来。”

    最后在林御铭视线的监控下,黎越隐约看到了好友给她发的照片上,显示车牌号最后一个数学是八。

    这条路行人很少,所以路上刚出现的一辆车,而且车牌号的最后一个字是八,就兴奋了,黎越看着林御铭,眼里欢喜都快溢出来了,带着俏皮,立马跑过去。

    车中。

    助理顾甯开着车,以公事公办的语气向后面坐着处理文件的男人汇报:“三少,这次飞Z国可能要往后推迟一天,原因是有九级以上的强风暴。”

    顾甯看着前方,突然眉头一皱,急刹。

章节目录

他的风景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长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涟并收藏他的风景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