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白的光线打落在在厉璟琛棱角分明的侧脸上,他肌理分明的胸膛在上下起伏着,呈侵略性十足的线条。

    那是缱绻又炙烫的爱慕,根本掩藏不住,会溃涌出来。

    他指腹的力道不由加重,碾压在苏晚眼角的肌肤上:“晚晚,为什么要哭呢?”

    “呆在我身边,你不快乐。”

    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大概,他就是这样一个阴鸷又执拗的疯子,患得患失,偏执成狂。

    就算他的晚晚就在身边,他还是怕,怕自己不能够给最好的给她,怕他痴狂的眷恋,会让她生厌。

    所以,他心底滋生出太多太多疯狂的阴暗面,想要将她囚在自己的心间。

    苏晚一怔,她哭了吗?为了厉璟琛流的眼泪。

    半晌,她轻轻地扬了扬眉,笑意清浅:“没有,只是沙子入了眼。”

    果然,留在他身边,是真的不快乐。

    厉璟琛痴痴地咬了咬牙根,映着轮廓线分明的脸庞,眸底竟然会泛着狰狞的空洞。

    他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默不作声地替苏晚捻去泪水。

    指间的温度细绵入骨,融了腐烂又病态的深情。

    就算强迫,也要她留在他身边,融入他骨血中,生死同归!

    苏晚眼睫毛在轻轻发颤,厉璟琛贴得很近,清晰地看清他英挺逼人的五官。

    她已经被他炸裂的荷尔蒙重重包围着,侵蚀着她的神经。

    他的温柔,他的深情,噬了毒。

    不知不觉间,就这样沉沦。

    她或许能够为他做些什么,让他避免被厉宫离暗算,断了一只胳膊。

    让那些陷害他,污蔑他的人,露出原本凶残的面目。

    再或许,他的病,有药可医。

    冷风在一边看得一脸肉疼,作,太作了,太矫情了。

    这里怎么会沙子?

    苏晚这个恶毒的女人,最会使用手段。而三少爱惨了她,当然会中了她的阴谋诡计。哪怕明明知道她在说谎,也心甘情愿地走进她的圈套。

    他粗着声音打断了厉璟琛和苏晚:“三少爷,难道就这样让厉宫离这么污蔑您吗?”

    荧屏上的记者招待会还在继续。

    厉宫离一脸谦和的模样,眼底的野心勃勃和贪婪却怎么也掩藏不住。

    偏偏他还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三弟他,我作为大哥,管教不善,确实是我的错。”

    “我接管厉氏集团的同时,也会好好管教三弟。”

    啪嗒一声。

    电源被切断。

    冷风也是一脸愤怒,苏晚这个女人又在干什么!

    难道真的是她串通厉宫离,来故意陷害三少?

    苏晚唇尖勾勒出杀意,裙角飒飒飞扬。

    厉宫离这个阴险狡诈的人渣,就让他得意几天。

    她不知道为什么,但她很清晰地感觉到,她内心对他的仇恨,那样浓,那样烈。

    像厉宫离这种不择手段的人,让他简单地死掉实在他便宜他了。他的下场,应该与原书中的剧情一般惨烈。

    失去了他在厉家所有的财富,剥夺了他的野心,四肢被废,沦为最卑贱的乞丐。再慢慢,绝望又痛苦地死去。

    ……

    夜黑,风高,杀人夜。

    咣当——

    黑色荒地的大本钟响起,从黑暗中来,诡谲幽然。

    猝然,厉璟琛的眸子睁开,流露出狰狞又痛苦的狰狞飓风。

    他两条大长腿坠落在冰冷的地板上,捂住脑袋,脖子上青筋突突地冒起。

    额际,流淌着性感的汗水,一点一滴地流淌着。顺着他刚毅逼人的下巴,没入高耸的喉结。

    恰好停留在他漂亮又锋利的锁骨上,染湿了衬衫,掩藏不住分明的肌肉线条。

    他半跪在地上,犹如挣扎的困兽,在绝望地嘶吼着:“不要!不要离开我!”

章节目录

病娇男神的偏爱满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七月懒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月懒懒并收藏病娇男神的偏爱满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