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心之子?!”那个将领脸色顿时一阵变幻,道:“你不是商队?你是大周帝国来的使节?”

    云中鹤道:“正是。”

    那个将领冷笑道:“那你可知道,南周帝国来的使团全部被杀光了?”

    云中鹤道:“我知道。”

    那个将领道:“那你可知道,女王还说过,日后一旦见到南周帝国来的使团,直接全部杀光,问都不需要问。”

    云中鹤道:“这还真不知道。”

    那个将领二话不说,直接拔出了刀子,冷笑道:“那抱歉了,是你自寻死路。”

    然后,他竟然直接拔刀要杀云中鹤。

    云中鹤赶紧道:“你们女王是不是要找他的亲妹妹?”

    那个将领一愕,道:“是又如何?”

    云中鹤道:“我有女王妹妹的下落,请你立刻去禀报。”

    那个将领犹豫了片刻,道:“你在这里等着。”

    然后,这个将领直接把云中鹤带到一个偏僻的房间内,让他在这里等着。

    …………………………

    片刻之后,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冷大人,那个人就在房间里面,他号称知道女王妹妹的下落。”

    冷大人?莫非是冷碧吗?

    片刻后,房门被推开了,一个冷艳风韵的女人走了进来,不正是冷碧吗?

    曾经裂风城的特务女首领。

    真是久违了啊,快要两年没有见面了。

    冷碧姐姐那么美,稍稍消瘦了一些,没有之前那么丰腴了,面孔也稍稍沧桑了一点,但却变得更加充满韵味了。

    “你是敖玉?”冷碧问道。

    “对。”云中鹤道。

    很显然冷碧完全不知道眼前这个敖玉就是云中鹤,虽然二人很熟悉,但没有什么肌肤之亲,更没有太深刻的感情。

    此时敖玉完全变了模样,变了声音,冷碧肯定是认不出来的。

    “跟我来。”冷碧道。

    然后,云中鹤跟在她的身后走去。

    这个女王府确实很大,一直深入,一直深入。

    渐渐地,人越来越少了,不再像之前那么熙熙攘攘,而且全部都是女子了。

    最关键的是高手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很奇怪啊,之前井中月身边没有这么多高手啊,更何况是女高手。

    来到了王府的最核心之处,房门禁闭。

    里面传来了一阵咿咿呀呀的婴儿声音,而且是两个。

    云中鹤心脏猛地一跳,这……这是他的宝贝孩子?就是井中月生下来的那对双胞胎?现在应该快要七个月了吧。

    七个月的宝宝,也是属于最可爱的时候,正在要长牙齿了,而且咿咿呀呀开始学说话了。

    云中鹤顿时心脏一阵酥麻,感觉有点魂飞了。

    他想起来,自己不止有这两个孩子,在大赢帝国还有一个宝宝,许安蜓小姐姐生的,应该快要两岁了。

    来到这个世界后,他云中鹤何止是不称职的父亲?真的连一天父亲的责任都没有尽到。

    事实上在地球的时候,他云中鹤就非常害怕生孩子,所以也排斥结婚。

    但是现在听到两个孩子的声音,真的有一种心脏融化的感觉。

    无比迫切想要看到两个宝宝的模样。

    “主人,大周帝国使臣敖玉来了。”冷碧道。

    云中鹤道:“请冷大人转告女王,关于她妹妹下落,我只说给他一个人听。”

    冷碧道:“知道了!”

    片刻后,房内响起了另外的脚步声,显然是有人将那两个婴儿抱走了。

    为何要将宝宝抱走啊,虽然不能相认,但是哪怕看一眼也好啊。

    房门开启了。

    “进去吧,里面就女王一个人了。”冷碧道。

    云中鹤走了进去,冷碧上前将房门关闭,然后她也退了出去。

    ……………………………………

    这是一座大殿,竟然像模像样的女王大殿,充满了尊贵和威严。

    十几级的台阶上有一个王座,真的是黄金打造,王座上坐着女人。

    但云中鹤不能直接看到,只是隔着屏风看到一个隐约的轮廓。

    井中月变得稍稍丰满了一些,不像之前这么瘦了,这也是正常的,毕竟生过孩子了。

    不过丰满一些的井中月,应该更加迷人诱惑吧。

    “讲!”井中月道,声音依旧是如此冷漠。

    云中鹤道:“您的妹妹应该依旧在白云城,而且身负秘密使命,就在几个月前,我还见过她,在大周帝国南部的某个峡谷之内,她当时正刺杀我。”

    “嗯。”井中月道:“说完了?”

    云中鹤道:“女王,我还带来了大周帝国的旨意,想要和您交换一点东西。”

    说完之后,云中鹤不由得竖起耳朵,注意井中月的反应。虽然他完全变了语调,变了声音,但他还是想要知道,井中月会不会将他认出来。

    井中月道:“说。”

    她声音依旧冰冷,仿佛没有任何异样触动。

    云中鹤呼吸了几口气,压制内心的情绪,然后拿出了圣旨,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册封井中月为大周镇西王,钦此。”

    井中月没有任何要跪下接旨的意思,完全漠视这道圣旨。

    云中鹤继续道:“我想要用这个圣旨交换一点点神药,就是您丈夫云中鹤发明出来的神药,能够治疗肺痨,听说您这边还剩下一些对吗?”

    “对!”井中月道:“但是我为何要给你?我为何要接这个旨意。”

    云中鹤道:“女王,您想要听我肺腑之言吗?”

    “讲!”

    云中鹤道:“我知道,大西帝国太子想要迎娶你,大西皇帝册封您为柔兰女王。大赢帝国那边也要册封您,甚至北边的那个天朝上国大夏帝国也想要册封您。我们大周王朝也不例外,女王陛下不妨全部收下来了。”

    井中月道:“你是让我成为四国之臣吗?”

    云中鹤道:“是四国之王,这样久而久之,您的王位就深入天下人心了。而不像是现在,您的王位是自封的。这种自封的王位,缺乏权威性。遇到危险的时候,这种王爵凝聚不了人心。您虽然有十几万马匪大军,但基本上都不是您的嫡系,真正属于您的嫡系,应该不足两万人吧。”

    井中月道:“你说得非常有道理。”

    然后,两个人的交谈就停止了,井中月也好像压根没有认出云中鹤来。

    云中鹤虽然看不见她的身影,但是那股子熟悉的香味虽然稍稍有了变化,但依旧刻骨铭心。

    还有那个说话的语调,也依旧没有变化。

    足足沉默了半分钟。

    “来人,将他关起来。”井中月直接下令。

    这个女人,说翻脸就翻脸啊,刚才还说得好好的,现在竟然直接抓人。

    紧接着房门开启,冲进来了两个女武士,直接抓起云中鹤。

    ……………………………………

    三分钟之后,云中鹤眼被关在牢房之内。

    接下来,除了一天三顿饭有人来送之外,没有任何人和他聊一句话。

    “我要见你们女王。”

    “我有另外一个绝密的事情要告诉他。”

    “我要献给你们女王一个至宝,这和至宝对你们至关重要,甚至能够让你们变得更加强大起来,能够改变战争结局。”

    但是送饭的那个人,就仿佛是聋子一般,完全置若罔闻。

    别说是井中月,就连冷碧都没有看到一次,没有任何人来理会云中鹤。

    ………………………………

    两日之后,牢门开启了。

    两个女武士走了进来,把云中鹤带了出去,再一次带到了女王殿内。

    井中月依旧坐在王座上,面前依旧屏风挡着。

    云中鹤道:“女王,您的柔兰城显然要出大事了吧,今天外面的喧嚣声明显少了很多。”

    井中月没有出声。

    云中鹤道:“女王陛下,我有一个至宝献给您,这个至宝就在您的领地中,价值连国。”

    井中月道:“敖玉,我必须要杀你。”

    云中鹤不由得一愕。

    井中月道:“在你来之前,就有人和我做了交易,借我之手杀你。当然他们给的价钱,我不满意,并不是钱不够利益不够,而是他们给我东西不是我想要的。而现在……他们给出了我想要的东西,换你一条命,用你的人头去换。”

    云中鹤面孔一颤,果然是想象之中的借刀杀人啊。

    “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的吗?”井中月问道。

    听到这话,云中鹤不由得心脏微微一抖,然后他发出一阵冷笑道:“遗言?我没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的。”

    井中月道:“那行!来人啊,将敖玉带下去,斩首!把大周帝国使团成员,全部斩杀,脑袋送回大周帝国。”

    “是!”

    房门开启,进来了一队女武士,直接把云中鹤拖下去斩首。

    而此时云中鹤忽然道:“你根本就不是井中月,你是无霜公主,你是井中月的妹妹,你就是几个月前,在峡谷刺杀我的女人。”

    大殿之内,一片安静。

    片刻之后,殿上王座的那个女王猛地一挥手,前面的屏风直接飞了出去,露出了女王的真面目。

    井中月?!

    无霜公主?

    云中鹤陷入了短暂的迷离,因为眼前这个女人又不一样了。

    首先她比无霜公主更丰腴一些,和上一次见的无霜公主并不完全一样。

    实在是艳丽逼人,性感绝伦。

    而且她的眼神也变了,和井中月的那种孤寂已经非常相似了,不仅如此她身上的香味也和井中月非常相似,不是无霜公主的香味。

    尽管无霜公主和井中月长得非常之像,但至少现在这个女人更靠近井中月。

    但是片刻之后,云中鹤还是判断出,她就是无霜公主。

    原因有二,那股子气质,尽管这个女人各方面都在模仿井中月,但是那种从内心深处释放出来的孤寂,是很难模仿的。而她气质中的那个孤高傲慢,也实在很难掩饰。还有无霜公主的眼瞳,尽管细节非常隐晦,但也很特殊。

    另外还有一点,井中月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女人,她太孤寂了,所以她世界的人很少很少。

    云中鹤对于井中月的世界来说,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尽管云中鹤说话声音变了,体型和长相都变了,但井中月应该还是认得出来。

    然而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认出敖玉来。

    这个无霜公主把井中月怎么了?井中月可是她的姐姐,无霜公主竟然夺了她的基业?”

    这无霜公主原本和井中月是有一些差别的,但是她现在竟然让自己变得稍稍丰满了,让自己的身材变得更加魔鬼了,而且声音也变了,就是为了变得更井中月一模一样。

    她做这一切,就是为了对井中月取而代之,成为柔兰城女王?

    井中月是一个随心所欲之人,或者说是破罐子破摔之人,没有什么野心的。

    但这个无霜公主就不一样了,说得好听一些,她暗藏使命,说得难听一些,她野心勃勃。

    冷碧知道眼前这个井中月是假的吗?裂风夫人,麝香夫人,井无边等人,是否知道这一点呢?

    难怪最近井中月的马匪会去疯狂劫掠大赢帝国,原来是换人了啊。

    最关键的是井中月怎么了?有没有被无霜公主害掉?她还活着吗?

    无霜公主眯起美眸,寒声道:“敖玉,我自认没有什么破绽,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现在她也不伪装了,变回了自己的声音。

    云中鹤道:“上一次要杀我之前,你就问我有没有什么遗言?尽管你的声音故意变化了,但是语调还是一模一样的。况且你这样的女人,任何人见过一次,都不会忘记吧。”

    无霜公主缓缓道:“那我也实话告诉你,前天不杀你,一是因为条件没谈拢,二是因为很难杀,但现在不一样了,那个人已经不在你身边了。”

    那个人是谁?当然是袁天邪了。

    “请你相信我敖玉,我确实不愿意得罪袁天邪,但此时也不得不得罪,而且也不是很怕得罪他。”无霜公主道:“拉下去,斩首!”

    顿时,几个女武士上前直接将云中鹤拖下去斩首。

    这个时候云中鹤怎么办,对着无霜公子大呼说,我不是敖玉,我是云中鹤啊。

    这样当然不行,身份就暴露了。最关键的是这个无霜公主对自己的姐姐井中月都下得了手,更何况是对姐夫呢?

    他被拉到殿外院子,一个女武士拔出大剑,高高举起,就要斩下。

    云中鹤冷笑道:“无霜公主,究竟是哪一个国家的公主呢?莫非是大咸帝国的?那你到底是姓井,还是姓怒啊?”

    这话一出,无霜公主美眸一缩,立刻抬起玉手。

    那个女武士停了下来。

    无霜公主道:“将他带进来,然后你们退走,任何人不得靠近。”

    女武士重新将云中鹤拖进殿内,然后退了出去,关上大门,整个殿内就剩下云中鹤和无霜公主二人。

    无霜公主道:“说说吧,你为何做出这样的判断?袁天邪告诉你的吗?”

    云中鹤道:“如果我说,在大日山火山喷发之后我还没有和袁天邪真正见过面,你信吗?”

    无霜公主道:“我信。”

    云中鹤道:“关于你的身份,我是猜出来的。”

    无霜公主道:“猜?连袁天邪都不知道我的血统,你怎么能猜出来?”

    云中鹤道:“有几个原因。”

    “第一,怒帝的地下陵墓地图,为何别人手中没有,偏偏在井氏家族手中,难道你们是建造陵墓之人?又或者本就是大咸帝国后人。”

    “第二,你和井中月都很年轻,尤其是你才仅仅二十几岁,武功竟然就高到了这个地步,简直匪夷所思。”

    “第三,我看过关于怒帝陵墓的情报,那里面的兵马俑内都曾经是活人殉葬,而且整整有十万人,这些人都和正常人不太一样。首先是身高,六尺之人找出几个还可以,但想要找到几万人,这就完全不可能了。而偏偏怒帝陵墓内,超过六尺之人有近十万人。所以怒帝临死之前,应该找到了某种改变血统之法。”

    无霜公主冷笑道:“仅仅因为这些吗?”

    云中鹤道:“当然不止,最最关键的是,你们的眼睛和寻常人有些不同。”

    “眼睛?”

    云中鹤道:“能不能给我拿一张纸。”

    无霜公主玉手一挥,一张纸轻轻飘到云中鹤面前。

    云中鹤在纸上画出两只眼睛的瞳孔。

    “左边是普通人的眼瞳,里面的黑瞳是圆形的,而无双公主你的眼瞳却是略微椭圆,而且狭长型的,有一点类似于猫瞳。”云中鹤道:“我曾经看过怒帝陵墓那些兵马俑勋章之人的画像,那里面就有人的黑瞳孔是椭圆的。”

    无霜公主睁大美眸,拿过一面镜子,仔仔细细地看。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隐晦的细节,你为何能注意到?”无霜公主道:“甚至连我自己,都是几年之前才发现。”

    云中鹤道:“那一日见到无霜公主,我不知道为何就印象无比深刻。甚至许多次做梦,都能梦到你的面孔。我觉得非常奇怪,总觉得你那张面孔和寻常女子不一样,但是却又说不出来不一样在哪里。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我梦境之内,你的面孔越朦胧,唯独那两只眼睛越来越清晰,我这才发现你的瞳孔有点像是猫瞳。”

    无霜公主的眼眸确实很勾魂,那种看人一眼,就要夺走心魄的那种,而且看了一次,真的完全无法忘记,刻骨铭心。

    云中鹤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的使命是复国吧,恢复大咸帝国。而当年怒帝之所以忽然暴亡,大咸帝国忽然灭亡,而且几乎找不到关于大咸帝国的历史。不仅如此,怒帝陵墓下面的那些刀剑存放了千年,却依旧削铁如泥,锻造工艺现在都要先进得多,这些都是谜团。”

    无霜公主缓缓坐回到王座之上。

    云中鹤继续道:“二皇子周寂曾经委托你来刺杀我,所以他应该和你的复国势力有所合作吧。井中月是你的姐姐,他无意中在西部荒漠打下了大片的基业,而且她正在到处找你。你为了自己的复国使命,潜入了柔兰城,对井中月取而代之,夺了她的基业。”

    “无霜公主,你还真是心狠手辣啊,井中月可是你的亲姐姐,你对她都下得了手?”云中鹤寒声道:“我想要知道,井中月的下属,还有她的家人,是否知道你已经取代了井中月呢?”

    无霜公主伸出自己的玉手,然后轻轻弹着空气。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她手指弹空气,竟然都发出了琴声。

    靠靠靠,究竟我是琴魔,还是你是琴魔啊。

    你这武功,高得有点过分了啊。而且你这手,也未免太过于美丽迷人了。

    眼前这个无霜公主,朝着井中月的方向打扮,真的可以称之为颠倒众生,倾国倾城了。

    莫非井中月生下孩子之后,竟然变美到这个地步了吗?

    天下间还有什么女子能够与之匹敌啊。

    “说完了吗?”无霜公主问道。

    云中鹤道:“我想要知道,大周帝国究竟开了什么价钱,借你的手杀我。”

    无霜公主道:“你不需要知道,来人啊,将云中鹤拖下去,斩首!”

    ………………………………

    柔兰城王宫。

    大周帝国使臣敖玉被推了出来,就在大殿之前的断头台上。

    将他按在铡刀上,猛地一压,肥胖的脑袋滚落了下来。

    外面有人看了之后,面孔微微抽动了一下,然后立刻低头转身离去。

    经过另外一个人身边的时候,装着漫不经心道:“敖玉已杀!”

    那个人就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继续朝着外面走去。

    两个时辰后,几匹马出了柔兰城。

    ………………………………

    云中鹤再一次醒来,是在一个房间之内。

    “我们找了一个和你相似的胖子,斩首了。”无霜公主道:“所以你的死讯,或许很快就会传到有些人的耳朵之内了。”

    云中鹤面无表情。

    无霜公主道:“上一次刺杀你的时候,我确实完全没有在意你是谁,杀你就如同杀蝼蚁一般。但是袁天邪竟然出手救了你,于是我就去查你的相关情报,然后非常惊艳你的才华。”

    “这一年来,你竟然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你利用大日山的火山喷发,消灭了南境十几万土人叛军,偏偏袁天邪不杀你,还保护你。”

    “你还提前一个月预测了浪州海域的大地震海啸。”

    云中鹤道:“这不是我的预测,是大周太上皇的预测,并且托梦给我了。”

    无霜公主道:“在我面前,撒谎没有什么用处。当然这也是你的点睛之笔,成为了大周太上皇的代言人,使得你再朝堂之上,拥有超脱地位。”

    云中鹤道:“你想要做什么?莫非是看中我的才华,想要让我辅佐你复国吗?”

    “当然不是。”无霜公主道。

    云中鹤道:“那你想要做什么?我还想要问你一个问题,你有没有杀井中月?”

    无霜公主冷笑道:“敖玉,你应该不认识我姐姐吧,为何关心她的死活?”

    云中鹤道:“回答我。”

    无霜公主道:“我暂时留你一命,是要让你做一件事情。”

    “你想让我做什么事情?”云中鹤道:“但不管什么事,我都想要见井中月一面。”

    无霜公主道:“这就奇怪了啊,为何你这般在意她?不过你没有讨价还价的条件,你若不答应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取你的脑袋,袁天邪是很厉害,武功绝顶,但是我也不会畏惧他的。”

    然后,无霜公主将玉手放在火焰上焚烧。

    靠,你这点毛病完全和井中月一模一样啊,只不过无霜公主更加变态,她将雪白玉手放在火焰上烧了好几秒之后才移开,却没有什么伤痕。

    尽管云中鹤知道,自己这个要求有些不理智,有一点点暴露的风险。

    毕竟无霜公主说得对,你敖玉凭什么关心井中月?没有理由啊。

    但井中月毕竟是他两个孩子的母亲,也是他曾经的妻子。

    他必须知道,井中月究竟死了没有。

    眼前这个无霜公主,一心只想复国,心狠手辣,完全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行,我带你去见她。”无霜公主道:“跟我来。”

    云中鹤从床上爬起来,跟在她的身后,来到了原来的大殿,绕过了王座,来到了后殿。

    无霜公主在墙壁上扭动了几个机关。

    “轰隆隆……”地面上裂开了一道暗门。

    跟着她走进这个暗门,这是一个地下通道,长长的台阶。

    一直往下,一直往下,足足深入了几十米,终于走到了尽头,前面是一道石门。

    无霜公主上前拍了拍,石门开启了。

    进入之后,里面一片黑暗。

    “点火。”无霜公主命令道。

    几道烛火同时亮起,云中鹤首先看到的竟然是冷碧。

    怎么回事?冷碧背叛了井中月?这……这不大可能啊,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啊?

    “你不是要看我的姐姐井中月吗?就在那里,就在那幅棺材里面。”无霜公主道。

    云中鹤目光望去,顿时身体猛地一颤。

    冷碧等几人,举着烛火,放在了那个棺材的周围。

    这幅棺材非常特殊,像是琉璃,又像是翡翠,而且透着冰寒,甚至还没有靠近就感觉到寒气逼人。

    而井中月就静静躺在棺材里面,一动不动。

    绝美无双,颠倒众生。

    尤其生完孩子之后,她的身材变得更加魔鬼了,她的面孔变得更加艳绝人寰,勾魂摄魄。

    她何止是娇艳欲滴,甚至是比正常时候都要夺人心魄,嘴唇如同染血一般。

    但是……却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如同一个玉雕。

    云中鹤有想过他和井中月重逢的画面,但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如此。

    “井中月,她……她还活着吗?她死了吗?”

    ………………………………

    注:第二更送上,依旧一万五更新!

    本月最后三天,真的非常非常需要月票,请诸位恩公助我!拜托了

章节目录

史上第一密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沉默的糕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默的糕点并收藏史上第一密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