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阳府靖夜司不小,但实际上能用的人并不是很多。

    常驻在河阳府的那两位巡夜使宋成寻和阿图鲁,实力在河阳府的几位巡夜使中都是最顶尖的那种。

    因为各种决断只要崔子杰来便足够了,所以他需要的只是实力强大的打手。

    但去长乐帮吊唁和涉及到跟当地宗门的一些利益之争,派这两位就不是很合适了。

    宋成寻因为修炼的乃是炼鬼之法,所以不善言辞,性格阴鸷偏激,他去了说不定一句话不合便跟人打起来。

    阿图鲁是蛮族,中原话都说不利索,肯定也是不行的,所以只有孟寒堂最合适。

    但谁也没想到,孟寒堂竟然会把顾诚给推出来。

    顾诚虽然最近完成了几个任务,表现的很抢眼,但再抢眼,也只是玄甲卫而已,代表河阳府靖夜司去长乐帮吊唁还是差点意思的。

    就连顾诚自己都是一脸的疑惑。

    之前让他暂管罗县成为代巡夜使,其实只是名头上的东西。

    但现在这种代表整个河阳府的事情孟寒堂都交给他,这可不仅仅只是名头而已了。

    崔子杰将疑惑的目光望向孟寒堂,孟寒堂咳嗽了一声道:“大人,我准备要去京城了。

    再过两个月京城靖夜司总部便会有人下来选拔,我有百分百的把握进入京城靖夜司。

    罗县这边我经营了数年已经稳定,顾诚的潜力和能力最大,此时积累一些声望,在我走后我推荐他接任我的位置。”

    崔子杰苦笑道:“你这是什么时候做的决定?你可知道,在河阳府你都已经是巡夜使了,等过些时日,我甚至还想要向上申报,让你成为副统领的。

    你为何非要跟铁天鹰那家伙学,去京城靖夜司当最低级的玄甲卫呢?”

    孟寒堂沉声道:“就在我养伤的这段时间。

    与那罗教的叛徒一战我才知道,武道之上我究竟落后于人多少。

    大人的知遇之恩我没齿难忘,但我想要在武道之上更进一步,那些繁复琐碎之事反而是拖累。

    进入京城靖夜司后,我虽然只能做最低级的玄甲卫,但所能够获得的功法丹药等等却也要比河阳府更多。”

    崔子杰轻轻摇摇头道:“算了,既然你已经决定,我也就不多留了,不过京城靖夜司也不是那般好混的。

    京城王公贵族众多,关系错综复杂,你去了京城之后,可以找铁天鹰请教这些东西。”

    说着,崔子杰还将目光望向顾诚。

    严格来说,顾诚也是京城的那些王公贵族之一,虽然是那种没落到家的贵族,不过爵位还是在的。

    当初铁天鹰把顾诚推荐来河阳府时,崔子杰只是想要卖铁天鹰一个人情,但他却没想到,顾诚的进步竟然如此之快。

    孟寒堂的性格他清楚,说他古板也好,说他不知变通也罢。

    但孟寒堂为人公正,这是整个河阳府靖夜司都知道的事情。

    他既然选择了顾诚做为罗县靖夜司的接班人,那就证明对方的确是有独到之处的。

    否者你就算是跟孟寒堂的关系再亲近,他也绝对不会在公事之上去偏袒你的。

    崔子杰对顾诚道:“你是孟寒堂的直系下属,他既然看好你,那只要这段时间你不出差错,将来你这个代巡夜使便会转成正的。

    只希望,你莫要让大家失望。”

    顾诚连忙走出来,对着孟寒堂和崔子杰拱手道:“属下多谢大人看重,必不负大人所望!”

    顾诚是有野心的。

    在忠勇侯府的时候,顾诚一心所想的都是如何活命,死过一次,才知道活着的珍贵,更别说顾诚的记忆里,他可是死了‘两次’。

    但之后在靖夜司这段时间,见识到了真正的大乾,真正的江湖,虽然危险诡秘,但却也是精彩无比。

    武道炼气,当你将这些力量握在手中之后,几乎所有人都想要握住更多的力量。

    顾诚是俗人,他想握住更多的力量,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而靖夜司便是这个跳板,机会在前,他又怎能放弃?

    活着自然是第一要素,但活得更好,活的更自在,才是现在顾诚想要做的。

    孟寒堂淡淡道:“不用谢,这些都是你自己争来的。

    你的综合战力已经能够比拟八品后期,甚至像是那些底层江湖出身,堪比七品的左道江湖人都不是你的对手。

    人脉上,赵静明和王奇与你交好,小乙在罗县靖夜司内人缘很不错,他做为你的搭档也能够让其他人对你感觉亲近。

    其他人未到七品锻骨便成为巡夜使或许会惹人非议,但你却不会。

    现在你差的也只是一些名声而已,在我去京城之前,你在州府内把名声赚足,接任巡夜使那便水到渠成了。

    否则你若是不争气,我宁肯打散罗县巡夜使据点的编制,让州府代管,也不会将其交给一个无能之辈的。”

    崔子杰在一旁摇了摇头,孟寒堂这种脾气,也的确不适合当上位者。

    属下感谢,你应该趁机收敛人心才对嘛,瞎说什么大实话。

    “那也要多谢大人。”

    顾诚再次道谢,这次可是真心实意的。

    孟寒堂为了自己的武道之路选择去京城,他本可以一走了之,什么都不管的。

    但最后他却选择推荐顾诚上位,可就是情分了。

    敲定了这件事情后,宋成寻和阿图鲁便离开,崔子杰则是跟顾诚说了说关于长乐帮的事情。

    长乐帮虽然名为帮派,但实际上却是种药材的,还是那种极其珍稀的灵药。

    这种灵药是炼制各种丹药的基础材料,很少能够在市面上见到,只要长乐帮产出的灵药一旦成熟,就会被靖夜司以及周边的宗门所瓜分。

    崔子杰叹息道:“长乐帮帮主季海崖是个人物,那个老狐狸的起点低到你想象不到,他只是寻常农户出身,甚至连字都不认得,年轻时被强盗抓去,当做奴隶卖给南边一些邪教种植灵药,当然也被当做试药的药奴尝试新药。

    这般折腾了好几年,他不仅没有死,反而逃了回来,在河阳府老家建立长乐帮,开始种植那些难以养活的灵药。

    长乐帮的实力不算强,但那老家伙却是油滑的很,在靖夜司以及周边大派当中游刃有余,谁都不得罪,还能保证谁都不吃亏,靠着一己之力平衡周围的势力。

    但现在他死了,长乐帮的继承人怕是没他那种手段,局势估计要变了。”

    顾诚点了点头,沉声问道:“那这次我靖夜司这边是什么态度?是强硬还是?”

    崔子杰似笑非笑道:“若是态度强硬便能够解决问题,我亲自去便是了,哪个有意见老子便拍死哪个。

    关键是现在上面一心求稳,靖夜司的精锐都在京城和南边那种混乱之地,你想强硬也强硬不起来。

    特别是我上面那位大人,他最见不得下面的人给他惹出乱子来。

    只要那些江湖宗门不乱来,我们若是主动惹出什么事情来,还会被上面责罚的。

    我的态度只有一个,之前长乐帮产出的灵药,我河阳府靖夜司占三成,现在也是三成,可以多,但不能少。

    同样你也不能把事情闹的太大,否则麻烦更多。

    我知道这事情有些难度,就当是你成为巡夜使之前的考验了。

    未到七品便成为巡夜使,你总要有点拿得出手的功绩不是?”

    “是,大人。”

    顾诚点头应是,他随后迟疑了一下道:“上面那位大人这么做,会不会跌了我靖夜司的威风?下面的人做事如此束手束脚的,岂不是太憋屈了些?”

    崔子杰轻哼了一声道:“憋屈?你可知道大乾五十一郡当中,东临郡可以说是出问题最少的一郡。

    不是没有问题,而是有任何问题,都被上面那位给压了下来。

    每年靖夜司总部的镇抚使评定,上面那位都是排在前列的,受到的奖赏可不少。

    所以在那位的麾下,憋屈你也要忍着。”

    顾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崔子杰虽然胖乎乎的,一副很和蔼的模样,但其做事的风格却也是果断的很,并不是那种优柔寡断之辈。

    想必他在那位镇抚使麾下,也是很憋屈的。

    “对了,这些事情出去莫要乱说。”

    等孟寒堂去京城之后顾诚便会成为罗县巡夜使,也算是崔子杰的心腹了,所以他才会跟顾诚说这些有些敏感的话题。

    “是,大人。”

    既然话题敏感,顾诚也就没有多问,而是转身去为了长乐帮之行做准备。

章节目录

通幽大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封七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封七月并收藏通幽大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