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等待张易下课的时间里,路勤找同事打探过恶魔女长的事情,那个老姑娘居然把张易的底细查得清清楚楚,唯一不清楚的地方,是自己当了张易班级的辅导员。

    这可是十几年的同学兼闺蜜,中学到大学时,都和自己形影不离,只是自己结婚生子,忙着孩子的事情,才稍微疏远了一些,她居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来上班。

    老姑娘讲了两个版本的故事,随后恨恨说:“张易没有做任何违反校纪校规的事情,前一阵被传出这个绰号,完全是其他雄性的自卑,结果,张易现在的武馆,已经正式宣布不招收男生,彻底与我们女性为友了,妹妹我听得真解气啊,如果不是怕刀子伤了我弹钢琴的手,我都要去报名防狼班了。”

    路勤当时就笑着说:“你就算了吧,你浑身都没有肉,狼找你吃什么?你不需要防狼的。”

    老姑娘立刻反唇相讥:“你的肉倒是很大,可是已经有两头狼在啃食,你打听女长也没有用,妹妹我小姑独处,还有机会。”

    路勤就问她:“你知道他辅导员是谁吗?正是大姐我。求我啊。”

    老姑娘立刻腻声:“啊啊啊,大姐,从初中开始,你一直是我大姐大的,小妹求介绍,要约会。亲亲,嗯嗯。”

    ……

    想着闺蜜对张易的介绍,再看着面前的男孩,锋锐,这是给路勤的第一感觉,整个人一看就不好惹,生人勿近,就算脱掉这身迷彩服,也能看出他是个军人,兵字已经刻在他脸上。

    张易看路大胖妞怔怔看着自己,好像在想什么心思,就对路勤继续说:“我知道比赛时间的,这两天,他们在教室已经说过多遍,想听不见都不行,比赛时,我会去赛场的,其他时间,就抱歉了。”

    路勤这才醒过来,对张易说:“能赢就行,是该让他们多出点力气,谁让他们更在乎的。”

    闺蜜说的自卑的雄性,就包括自己班级的男生,而且抵制也是从他们最先开始的,因为他们最先被掩盖光芒,也是最先自卑的。

    张易被士兵处罚,正是他们落井下石,说出主意是张易出的,结果张易用俯卧撑震惊了士兵。

    路勤忽然笑了,闺蜜讲了完整故事,对张易抓周抓到什么,非常感兴趣,因为这是个未解谜团,是好多人听到这个故事后,都会进行猜想的,答案看起来好像很显然,却又不能肯定,因为讲故事是一定要抖包袱的,那个抓到的东西,一定是想不到的大包袱,反正路勤听完后,就肯定不是刀。

    路勤想到这里,忽然问张易:“你当时抓周时,到底抓到什么?”

    张易想不到这胖妞还这么八卦,就严肃地对她说:“这个不能说,我当时多做了三百多俯卧撑,都没有说出来,怎么就能随便告诉你?我离开军营前,帮我们军训的那个士兵王猛,拿着酒杯在我面前喝,都是一两一杯的,就是让我告诉他这个秘密,结果他连干了十二杯。”

    路勤立刻说:“既然你已经说了,那么就不是秘密,现在怎么就不能告诉我?”

    张易说:“他干了十二杯就倒了,谁告诉他了,如果告诉他,现在已经不是秘密,等他找我喝酒,喝满三百九十八杯后,我再告诉他。”

    路勤就说:“这样吧,他还欠多少杯,我来替他补上,补上后,你告诉我,怎么样?”

    张易看着她说:“你想约我喝酒,想用这个做借口吧,算了吧,等我毕业时,再告诉你,只告诉你一人,这个故事能够在学校传多久,就看你能把这个秘密守多久。”

    路勤笑着说:“那就一言为定。”

    她发觉张易太机警了,她真是想用这个借口约张易出来喝酒的,不关**,她路大姐重新出山,就要先立威,把恶魔女长变成自己的好兄弟才是目的,因为她是大姐大。

    结果,张易直接破招,先明着揭破她的借口,然后给她一个约定,毕业只告诉你一人,而且把秘密散发的决定权交给她。

    一个并不好笑的故事,就因为没有谜底,才变得不凡,被人念念不忘。

    看来张易很懂这个道理,因此对谁都不说谜底,就是让人记住他,真是太有心机了。

    他的故事被人传诵,其实没有几件事,因为涉及军事秘密,他在军营中,除了军训第一天的事情,其他就是兵王称号。这是军训结束时,军队和学校交涉时说出来的,之前连同学都不知道。

    然后再算上学校这一个多月的几件事,但是就能让所有男生羡慕嫉妒恨,就能让女人发花痴。

    这里面有偶然,却也有张易自己布局的因素。

    路勤感叹,面前这个刀一样的男孩,其实是心机BOY,确实是恶魔女长,从来就没有叫错的绰号。

    对男人来说,他就是让人自卑的恶魔,对女人,他却能通吃,他是女长。

    张易和路大姐告别后,就去食堂吃饭离开了。最近吃饭排队时,女生看自己眼光更热切,男生眼神反而有点幽怨的色彩,好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张易知道,因为自己拒绝让其他男生去体操馆跟着学拳,才让其他男生感到受了歧视,最早他们对自己都是敬而远之,暗中疏离,现在是自己明着拒绝,让他们很受伤。

    几百女生聚集的地方,还是最空闲的下午时光,他们连看都不行,想想就心痛,怎么就猪油蒙住心,不在一开始报名学武呢,两百块啊,只要两百块,就能和那么多女生一起练武,可以当校花系花的大师兄啊,多么好机会啊。

    面对这些人的幽怨,张易才不用理会,继续当男生公敌挺好。

    等篮球赛后,所有人就知道,敢当男生公敌的,是有实力碾压男生的雄性。

    连着一周多,张易除了纠正女生刀法姿势外,就是自己捧着书在看,锻炼基本功的女生都在自觉训练,听得张易哨声后,自动换到另一个项目进行训练,不要催,不要管,四百多女生已经被张易训得像猫咪一样乖巧。

    这不是张易严厉,而是张易不管,无为而治,完全把她们当成广场舞的大妈,早来晚来不来都行,不影响别人训练就行。

    越是这样,女生来了后,就越自觉,她们知道是为自己训练的,

    张易从来没有问过任何一个人名字,从来没有点名,队列都是她们自己站的,分组也是她们自己分的,除了教刀法,其他不扯淡。

    他们在训练,张易就坐在鞍马上看书,她们中有人读过这本《战争论》,当时感觉是读不下去,可是张易就能读得津津有味,不时还拿笔在边框上写写感悟。

    可以说,她们来这里,跟张易学到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自觉性,尤其是体操队员感觉最深刻,她们可以比较。

    秦教练带着她们训练时,其实管得并不严厉,可她们经常对着秦教练喊累,因为她们感觉自己拿了学校工资,是被秦教练逼着训练的,动作还枯燥,练烦了就觉得为了六百块,不值得这么拼命,然后就会觉得更累。

    张易从来不逼着她们训练,你爱训不训,我认真教就行。过了这个时间,我转身就走。

    遇到危险,因为力气小出手慢,吃亏了也不能怨我,收你两百块只是教技术,体能和熟练度得自己来练。

    如果秦教练再来体操馆,看到同样的动作,女生挥汗如雨,依然在咬牙坚持,肯定会感到不忿:我是跟学校要钱给你们,你们还不认真,这小子跟你们要钱,你们却这么积极,你们这是欺负老实人。

章节目录

天和前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灵山尊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灵山尊者并收藏天和前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