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两人认识张易一年多了,也看到女同学提到张易时,都眼冒金星,可是因为军营中一直被张易的‘你好’隔绝,女生已经沉稳得多,想不到面前这少妇居然比小姑娘更加追星。

    他是你学生好不好,他再厉害,和你也就是学生这层关系了。

    体育委员就在边上给辅导员泼冷水了,希望她清醒一些:“张易是从来没参加我们班的集体活动,你召开的几次班会,他都没有来,我们害怕他也不想参加篮球赛。”

    结果辅导员听了他的话后,把拳头一挥:“班会不参加是小事,他教防狼班的事情更重要,但是我们的篮球赛,他是必须要参加的,这个我来说。”

    辅导员的气势一下子就转变了,两人有点恍惚,这面前的少妇,太擅长秒变,前一秒还是花痴一样,转眼就变成女强人,两人一想辅导员的经历,就明白了。

    也是啊,这少妇可是当过学生会会长的,只是暂时被小伟杰的尿不湿遮住了目光,撕掉尿不湿眼罩后,还是当年的女汉子,雌风依旧昭日月。

    两人对视一眼,就对辅导员告辞:“马上快上课,我们回教室,张易下课就走的,您得逮住他才行。”

    辅导员把手一挥:“快去上课吧,今天上午,我会搞定。”

    两人立刻就离开了,心里也欣喜异常,有老会长大人出面,张易就没跑了,那么冠军也就没跑了,篮球赛是集体项目,个人再厉害,冠军也是大家的。

    这是集体荣誉。

    辅导员能当校学生会会长,当然是雷厉风行的人物,从怀孕到哺乳期一直歇在家里,来上班也不过是这个学期的事情,前一阵因为刚开学,也没有让她感兴趣的事情,压根就没有想到班级能夺篮球赛冠军的事情,一般来说,体育桂冠都是能特招特长生那些院系的事情。

    他们是历史系,以后是走仕途的,运动员特招进来,然后去当体委主任吗?体委主任要学历史?

    她当会长时,遇到赛事,忙活半天,都是给其他院系忙活的,从没有想过自己这个小系里,能得到体育殊荣。

    峰回路转,本系,现在是她当辅导员的班级,来了一个兵王,正宗兵王,那么当然要好好利用的,从篮球赛开始,还有明年的校运会,需要哪个项目的冠军,直接放张易,兵王一出,谁与争锋?

    她能够当上会长,智慧当然是出色的,历史系博士生,考虑问题比班长和体育委员深远得多。

    她刚才激动,可不仅仅因为篮球赛,恶魔女长这个传说中的人,居然落在她手里,这才是她高兴的事情。

    院领导最近的讲话,可是专门提到防狼班的重大意义,拔得很高,好像女生从防狼班毕业后,就能隔绝一切伤害一样。

    她当然理解,校领导已经拔高了,因此下面的院领导只能拔得更高,要表示出很重视的意图才行,当时开会时,她没有注意,因为觉得那个很遥远,自己至少要等哺乳期结束,要减肥时,才会去报名学放狼刀,女汉子当然要会这个绝技。

    现在,防狼刀的刀柄忽然摆在面前,这才是她惊喜的原因,她急切要见到传说中的恶魔女长,打了电话把张易了解全面后,瞄了多遍腕表,终于从办公室起身,到自己班级教室外面立等。

    距离下课时间刚好两分钟,掐准时间出现,才不能让张易溜掉,体育委员不提醒,她都不会让张易溜掉的,她也从学生过来的,特立独行的学生见多了,那都是老师说下课的下一秒,就会出现在门外的主。

    她忽然想起来,自己不认识张易,如果从眼皮下溜掉怎么办?虽然看过照片,但是高中时的头像,明显是阳光少年,变成兵王后,不知变化多大呢。

    她也不矜持了,几步就走到教室前,透过窗户就朝里面看,然后就看到班长,已经用手指指着前面那个迷彩服男生。

    在各种休闲服中,一件沙漠迷彩是特别醒目的,不少同学都朝窗外看辅导员,唯有迷彩服一动不动,专注听老师分析,就算他前面的人扭头看他,然后再看窗外,试探吸引他朝外面看,都没有引起他的任何好奇。

    辅导员很快就从窗户前离开,现在上课的教授是她以前的老师,影响老师上课,显然不合适,反正认识了就跑不掉。

    下课了,第一个冲出来的,不是迷彩,随后出来的一群人中也没有迷彩,辅导员也不等了,直接朝教室走,还没到门口,就看到迷彩和老师一起往外走,正在说话。

    辅导员就跟在后面,一直尾随着两人走了几十米,终于迷彩和老师告别,老师还回头指了一下辅导员,然后对辅导员点一下头才离去。

    张易出了教室,就看到有个胖妞盯着自己看,随后还跟在自己走,可是正在和老师探讨问题,也就没有理会,直到教授说一句:“晚上我找一找,有没有这方面的书籍,找到了给你带过来,路大姐找你,肯定有事。”

    教授一说路大姐,张易就知道这胖妞是自己班的辅导员路勤,路是很少的姓氏,根本不会错,也从同学聊天中,知道路大姐是曾经的大姐大,学校前几年的风云人物,只是从来没有见过真人。

    张易告别教授后,就转身走过来,直接打招呼:“你好,找我有事吗?”

    路勤把手一伸,嘴里说:“路勤,叫学姐也行,第一次见面,确实是有事找你。”

    张易伸手和路勤一握就松开,也知道面前的女人厉害了。

    看起来很谦虚随意,话里包含很多信息的:我是你老师,你一直不参加班会,我们才刚见面,是我主动来找你的,是有事分配给你。

    张易就点头说:“请吩咐。”

    路勤说:“学校要组织篮球赛,我们班有你,当然要争取冠军,你抽时间和他们一起训练一下。”

    张易摇摇头说:“训练就不必了,他们是主力,我当替补就行,咱们班拿到冠军是目的,谁上不重要,比分落后我肯定上,之前应该多给他们表现机会,至少让他们独自赢几场,刷点存在感,得冠后,幸福感才会多点。”

    路勤一听就乐了,眼前这恶魔女长真狂妄啊。

    这是把所有人都看成土鸡瓦犬了,但想想也是,人家是兵王,有资格这么说,话也是有道理的,也是替别人着想的。

    除了听起来不顺耳,没毛病。

    路勤也只能替其他同学感到悲哀了,和这种人当同学真是不幸。

    因为太阳升起后,就见不到星星了。

章节目录

天和前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灵山尊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灵山尊者并收藏天和前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