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强云爆弹爆炸后,浮空战舰一样的云台中一片混乱。

  云台审讯犯人的密室中,空间中凝聚实物,程攀出现了。

  可以说程攀一直俯视这个战场,整个战场上每一道能量的散发程攀都了若指掌。

  每一丝能量爆发的一纳秒内,程攀都能瞬间阻止一切细微的变化。

  可是正所谓物质规律固定,但是人不定。

  程攀唯一没法控制的就是最终变量扰动世界的变化。

  低阶基因锁不代表战力,主神空间众多基因锁强者其实都被主神限制住了战斗力。

  想要真正限制住一个人,被绑住手脚的人,和一个正常自由活动的人,在境界上是相同的,只是在力量上不同。

  正常人的手脚,这个自由扰动世界的能力没有受到控制。

  三十三位被俘虏的持剑者,大约二十八位是基因锁解锁成功,在最后生死爆发全部潜力后昏迷被俘虏的人。

  他们在外部用刀枪战斗的战场上已经被天阙的士兵们打败了,但是在下面的自己身躯以及思维的战场上,没有失败。

  各种酷刑传达痛苦的信息根本打不碎他们的意志,在续命丹药耗费了很多,就连搜魂这种对人体量子能量循环的破坏手段都用了,就是没能取得到多少有用的信息。

  在自我身躯这个战场上,基因锁战士已经胜利。

  接受痛苦,是持剑者的家常便饭。

  战场上的持剑者大多数都取得过高温燃烧武器的使用权限,为了持剑,所以承受这个代价,所以在俘虏无望后,为了自己在世界的最后一口气,也没有让敌人如愿。

  这种大范围英勇无畏的人出现,让刑讯者都感到为难,因为搞不清楚是什么信念支持,所以无法打击这种信念。

  突然出现在刑讯室的程攀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无论是刑讯者,还是受刑者。

  “阁下是何人?”满脸横肉手持火热铁链的刑讯者小心翼翼地问程攀,从程攀降临的方式来看,刑讯者觉得事情有点大条。

  程攀随手一指,所有的刑讯者全身所有的粒子运动乍然停止,身躯上物质能量不在传递,也就没有感觉,对于刑讯者来说他们感觉中的时间静止了。

  程攀径直走到五位尚未解锁的战士面前说到:“下面你们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我会让你们的记忆消失,大约你们的拷打的这一段经历保留,获救的这段的记忆断掉。”

  说话的这段时间内,所有受刑的战士,发现自己的身躯在肉眼可见的愈合。

  他们都知道自己受的伤到底有多重,可以说是敌人不让他们死,以折磨为目的在保住他们的命。

  然而种种伤害在一股暖流下,尽数回复。

  看到程攀隐隐将五个人和其他战士分开,一旁解开基因锁的一位战士说到:“导师,为什么要删除我们的记忆?”

  程攀说到:“你们用不着删除记忆,而是他们。你们已经达到一种程度,换上完美身躯,然后努力学习知识,一条道路自然向你们展开,而他们还没有到达这个程度。”

  一位没有解开基因锁的战士不服气的说道:“我们也没有叛变。为什么?”

  但是程攀一阵传音让他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但是,已经动摇了不是吗?”

  这位战士满脸通红想反驳,但是看着程攀平静看似能透过心灵的眼神。但是随后强辩道:“你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黑之无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卡夜阁只为原作者战栗的源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栗的源泉并收藏黑之无限最新章节